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線上看-第二十三章 雷的疾馳熱推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对斑来说,目前为止所有的行动和战斗,带来的结果,都只是纯粹的坏消息罢了。
毕竟打退琉璃这件事,并不值得他欣喜。
琉璃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意志与理念完全与他背离的同族后辈而已。
击退这样的后辈族人,要说值得高兴,那简直是对自己的羞辱。
不,光是被后辈逼迫到这个境地,连武器都被夺走,就已经可以称之为最大的耻辱了吧。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自己,这样等级的忍者,连让他正眼看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他无论是过去,还是此刻,心中所认可的对手,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初代火影,名为千手柱间的男人。
既是对手,也是挚友。
哪怕是此刻,他也凭借着这名对手兼挚友的肉体,才攀登上了更高的境界。
坐在新的据点中低声喘息着,比起之前的状态更要糟糕一点,眼球深陷,脸上的皱纹像是坏死的老化树皮。
“不愧是斑大人啊,轻轻松松就挫败了敌人的锐气。这样一来,我们这边也算是扳回一次劣势了吧。”
阿飞这个时候恢复过来,皮肤变成了白色,不像是之前那样被吸干精力的灰白色彩。
“扳回劣势?阿飞,你是在寻我开心吗?”
斑转过头,望了一眼正在自我安慰的阿飞。
“呃?斑大人……”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所有的底牌都差不多暴露出去了,你如果将这称之为扳回了一定的劣势,阿飞,我会重新定义一下你的脑子有没有问题。”
斑红色的写轮眼中露出了冰冷的色彩,气场威严冷酷的让阿飞身体发抖。
“哈哈,那个,斑、斑大人……”
阿飞语无伦次的开始后退。
斑现在给他的感觉,是真正的在愤怒,而不是在故作冷静。
该不会直接把他打成大便吧?
“记住,阿飞,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只允许你失败一次。”
“是、是。”
阿飞耸着脑袋,冷汗不断从额头上流淌下来。
斑这种冷酷的态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话说回来,刚才的那个白绝呢?”
阿飞没有发现那个跟他一起回来的白绝身影。
“没注意把他也波及进去了,不过那种情况下,我也很难收住手。怎么,你是想给他收尸吗?”
斑平静的问了一句。
阿飞不敢说话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他要是再敢说出什么令人不高兴的话,下场一定是被塞进马桶里变成大便冲掉,不会有第二个下场。
“那接下来要把外面的‘触须’全部收回来吗?”
阿飞指的是那些正在五大国境内收集情报的白绝。
“不用。失去外面的情报收集,那样我们的处境会更加被动,也会显示我们这边的虚弱。一头迟暮之年的森林之王,不值得狼群们忌惮,他们只会越加凶狠的上来撕咬我的血肉。”
斑很清楚此刻自己的处境如何,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向外人示弱,那样做的后果很严重。
自己之前展示的力量,应该足以形成一种强大的震慑力,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时间。
要充分利用好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给敌人营造出一种即使是迟暮的森林之王,也留有余威的震撼力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任意挑衅的。
所以,保持现状不变,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人们往往会对未知的存在,保留一定的敬畏与忌惮心理。
斑想要给阴影中的敌方棋手,营造的正是这一种模糊的形象。
神秘。
“去吧。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说完,斑就闭上了眼睛。
“是。”
阿飞不敢在这里多待,钻入土层之中很快从斑的面前消失。

城镇的一家高级旅馆之中。
我真不想当海贼啊
琉璃身上包裹着一件浴巾,头发盘起,整个人躺在温泉之中,神经总算是放松下来一点。
看着夜空中悬挂着的月亮,长长出了口气。
“那就是须佐能乎的力量吗……”
回想起在地下山洞中,见到那传说般的恐怖力量,至今还停留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放起来。
那是从未有过的兴奋与愉快。
过去见到的尾兽也好,与三代目火影的交手也罢,都无法带来这种因战斗产生的喜悦。
“哼哼,让我亲眼见识了那种力量,心情怎么可能平复下来啊……”
琉璃嘴角微扬,心情非常开心,没有因为敌人强大,就产生所谓的畏惧。
不如说,见证到那种力量之后,反而越来越有一种想要超越传说的期待感了。
但也深刻明白一点,那就是现在的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翻越那座高山。
手段也好,计谋也好,在那种力量面前,都毫无意义可言。
想完这些,琉璃直接动身从池子里出来,朝换衣室里面走去。
穿上衣服之后,拿起这次好不容易得到的战利品——焰团扇,琉璃就走出了换衣室,向着餐厅位置走去。
羽火正坐在餐桌旁大吃大喝,桌子上和地面上都是骨头,头上和身上缠裹着医用绷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上面的食物都是顶级的食材,而且是全鱼宴,是琉璃答应过羽火的大餐。
“琉璃大人,您已经洗好了吗?”
羽火嘴里含着食物,口齿不清的说着。
“吃饱了吗?”
琉璃不答反问。
“嗝~差不多了。啊,真是太饱了,好久没吃的这么爽了。感谢款待。”
羽火打了个饱嗝,拍了拍鼓起来的肚皮,脸上露出无比享受的神情。
“不用,这是我本来就答应你的事情。好了,我们出发回鬼之国。”
琉璃把锁链缠在腰间,焰团扇和镰刀也都放在了背后。
“诶?天色这么晚了,不休息一晚再走吗?”
羽火诧异问道。
“这边距离土之国很近,我不想引人注意。”
琉璃解释道。
她现在还是叛忍的身份,虽说土之国的岩隐忍者,并没有大方到会替木叶追击叛忍的地步,但宇智波的血脉,终究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明白了,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
羽火也很干脆,把嘴上的油脂快速擦去,动身和琉璃离开这家高级旅馆。
琉璃支付了十几万两的费用后,在旅馆工作人员殷勤的欢送下走出旅馆。
在城镇外面,羽火在那里已经准备就绪,背上了平时露宿用的行礼,和琉璃快速朝着鬼之国方向赶路。
从这里赶路的话,大约只需要一天半时间,就可以抵达鬼之国疆界。
目前土之国的岩忍正在和木叶忍者交战,可以说是全国戒严。
但这些岩忍对琉璃自然无法造成什么阻碍,轻松就穿过了这些岩忍的巡逻范围,从近路向鬼之国前进。
——黑夜下的荒野寂寥无人。
一支十几人的小队快速向前奔驰。
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们统一穿着白色的单肩皮甲,并且佩戴着雷之国云隐村的忍者护额。
为首一人是一名年纪接近五十岁的高大壮汉,雷之国特有的深色皮肤,淡黄色的长发,在右肩位置,有一个显眼的‘雷’字标记。
在他右边袒露出来的胸口上,有一道比‘雷’字更加显眼的闪电型伤痕,比起是功绩,更像是耻辱一般在这里显示,时刻鞭策自己要变得更加强大。
在这名壮汉的背后,清一色的俱是云隐忍者村的上忍与特别上忍。
队伍中只配备了一名感知忍者,一名医疗忍者,其余俱是擅长突进的上忍。
于是,这名率领他们突刺奔驰的五十岁壮汉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云隐村现任领袖,三代雷影·艾。
在忍界之中,享有最强之盾与最强之矛的称号。
是忍者中为数不多可以凭借身躯与尾兽肉搏的怪物中的怪物。
当代五影之一,忍者之中的顶级存在。
而在他们前方,正是与雷之国齐名的五大国之一——土之国。
他们奔走产生的疾风掠过荒野,无论是多么险峻的环境,都无法让他们的速度减弱分毫。
在雷影本人的率领下,十数位云隐上忍的目光中,充满了对这次任务的信心与坚定。
无论遇到何等强敌,遇到何等危急情况,眼前这位雷影,就是他们的信仰。
哪怕身死战场,也视之为荣耀加身,人生无憾。
“雷影大人。前方有情况。”
负责感知的云隐上忍加快脚步,来到三代·艾的身旁,轻声开口。
“怎么了?是岩隐的巡逻小队吗?”
三代雷影·艾侧头询问。
“不,不像是岩隐巡逻部小队的人员规模。目标只有两人,查克拉却非常强。其中一个人的查克拉,只有雷影大人您才能够超越。”
“只有两人?”
三代·艾皱起眉头。
他的查克拉是足以媲美,甚至超越一般尾兽的强度,在当代五影之中,毫不客气的说,他的查克拉算是最多的类型。
但他这次带来的十数位下属上忍,不敢说都是云隐数一数二的精英,但也是身经百战,其中不乏有精英层次的上忍。
根据情报,这个方向的岩隐巡逻部队,防御力量应该是最薄弱的才对。
在查克拉方面,竟然要超过他们云隐的众多精锐上忍。
难道是在岩隐收集情报的云隐间谍,出现什么意外了吗?
“去看看。”
“是。”
那名感知忍者为队伍指明方向,三代·艾一马当先在原地加速,以上忍都难以看清的速度冲向目标所在的位置。
“BOSS真是的,又撇下我们,一个人单独行动了……”
看到这一幕的云隐上忍,都是露出会心的无奈笑容。
“没办法,谁叫他是我们的雷影呢。不过也正因此,和这样的BOSS并肩作战,才是我们云隐忍者的浪漫啊。”
每一场战斗,无论大小,都亲自身先士卒,与同伴出生入死。
这在其余忍村忍者的眼里,很不可思议吧。
身为一村领袖,竟然如此不顾自己的安危,在每次战争中,都出现在战场最危险的地方和敌人作战。
不过,以云隐忍者的个性,也无需理会其余忍村的叫嚣。
即使遇到那些人,也只会骄傲的说一声:‘这就是我们的雷影’!
——琉璃和羽火正在赶路,夜色下,耳边只有轻柔的微风拂过。
“琉璃大人。”
羽火轻声叫唤了琉璃一下,提醒琉璃前方有敌人。
琉璃会意,一般的敌人,羽火不会是这种表情,也就是说,敌人是足以认真对待的等级。
“可以看出是哪边的忍者吗?”
“不,我从没有感觉到过这样的查克拉,非常强大……”
羽火颤抖着身体,为身份未知的敌人,所拥有的查克拉感到震惊。
除了那个宇智波斑外,这绝对是它猫生中见到过的最强查克拉。
琉璃睁开三勾玉写轮眼,鲜红的光芒在黑暗中绽放。
“琉璃大人,快退!”
羽火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嘶吼着嗓子对琉璃提醒。
不需要羽火提醒,琉璃也知道前方遭遇到的家伙,是何等的强大。
在黑暗中奔走的蓝色闪电,携带着的狂暴力量,眨眼间冲到琉璃面前,手臂也在瞬间自上向下落下。
轰!
那是不亚于高等级忍术的全力释放才能产生的破坏力。
“火遁·豪火球之术!”
琉璃闪避开之后,立刻释放出火遁术,吐出一颗直径超过五米的巨大火球,吞噬了那道包裹雷霆的壮硕人影。
壮硕人影毫不避让,任何火焰吞噬自己的身躯。
随后,他轻轻一挥,就像是轻拍蚊子一样,火焰被查克拉爆发引起的风暴弹开。
雷电更加闪耀在壮硕人影身上奔走,滋滋作响。
壮硕人影也略微挑眉,看着避开自己第一击的琉璃,一边拍着身上,把残留的火焰扫开,一边开口称赞说道:
“了不起的小姑娘,在忍界中轻松避开我一击的忍者可不多见。”
这种称赞之语,琉璃脸上无悲无喜,只是平静回应他的称赞:
“身为五影之一的雷影阁下,这种时候来这里有何贵干呢?”
琉璃认出了这名壮硕人影的身份。
当世五影之一的雷影。
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 温世仁
号称最强盾矛的人型尾兽。
“雷影大人!”
那些云隐上忍也追赶了上来,分散在雷影身边,用警惕和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琉璃。
“这家伙是木叶的……”
这些云隐上忍认出了琉璃的身份,露出惊讶之色,纷纷都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遭遇到木叶的叛忍。
曾经身为木叶宇智波的一员,而且还是能够熟练应用三勾玉写轮眼的忍者,在各国之中,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名气。
而对木叶颇多关注的云隐,自然也收集了不少关于琉璃的信息。
实力方面还有待评估,但宇智波和写轮眼本就是名望的代表,不得不让人留意一番。
“小心点,这个女人不仅是宇智波的,据说曾经还是木叶白牙小队的成员。”
云隐上忍小心交流。
“那个木叶白牙吗?的确不能小瞧。”
其余上忍心神凛然,不会因为琉璃是女流之辈而有所小觑。
实在是那位木叶白牙的威名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连遭遇过木叶白牙的云隐上忍,都曾经说过,不想要第二次与其战斗的害怕之言。
这可不像是集体出来春游的啊。琉璃心中暗道。
看到云隐展现出来的阵容,攻占一个小国都绰绰有余,而且还是雷影本人亲自带队,如果是为了出来春游,实在是太奢侈了。
而已云隐的作风,显然是别有用心。
“我只是路过,我们双方能和平收手再好不过了。”
见识到斑的力量后,琉璃只想快一点回去修炼变强,暂时没有兴趣和五影之一的雷影交手。
而且这些云隐上忍个个气势汹汹,也算是不小的麻烦。
“区区叛逃忍者,不要在这里放肆!”
琉璃的话语并不能让云隐忍者认可。
说着,那十数名云隐上忍立马冲了上来,并不打算给琉璃准备交涉时间。
而且云隐和岩隐不同,还没有堕落到需要和叛逃忍者谈判交涉的程度。
“真是麻烦,一群听不懂人话的家伙。”
琉璃带着羽火向后撤退,一旦被纠缠住了,局势就变得非常麻烦了。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这种招数——”
见到琉璃只是释放豪火球之术出来,云隐上忍纷纷感受到了琉璃的羞辱。
琉璃毫不犹豫拿出背后的焰团扇,用力对准自己吐出的火球一挥。
云隐忍者们瞪大眼睛。
火球立马增大了数倍,杀伤力大大增强。
“水遁·水阵壁!”
爆涌的水流阻挡火球,然后只是阻拦了一瞬,就被火球冲开。
这也给其余云隐上忍争取了闪避时间,绕过火球的攻击范围,纷纷展开自己的雷遁忍术。
疾走而至的闪电,琉璃拿出焰团扇在前面一方,所有的闪电都在焰团扇上消失无踪。
“那是什么武器?竟然吸收了我们的忍术!?”
并不认识焰团扇的云隐忍者们,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刚才全力释放的雷遁忍术,其中不乏有B等级的高级忍术,破坏力极强,没想到什么建树都没有就被吞噬了。
琉璃举起焰团扇,让云隐忍者们警惕。
不过琉璃并没有朝他们挥去,而是立即转身,对准身后挥动焰团扇。
三代·艾正好出现在那里,闪烁雷霆力量的拳头凶猛落在焰团扇上。
琉璃嘴角微扬。
三代·艾睁大眼睛,感受到了汹涌反击回来的力道,让自己无法寸进。
无数的闪电从焰团扇中释放而出,那是之前云隐上忍们释放的强力雷遁忍术,在这一刻全部反弹出来,与三代·艾的拳头激烈冲撞。
轰!
雷电产生爆炸。
琉璃和三代·艾都是向后一退,拉开安全距离。
三代·艾对琉璃出拳的手臂微微震麻,这种感觉很快散去,但也亲自证实了,眼前这名宇智波的小姑娘,实力非同小可。
“今天就到这里,雷影阁下。如果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较量一番吧。”
琉璃微微一笑,向后一跳,羽火也跟着一起离开,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
云隐上忍们想要追击上去,三代·艾伸出手拦截住他们说道:“算了,让她离开吧。”
“雷影大人?”
云隐上忍惊讶回头。
“那个小姑娘是个不简单的忍者,想要消灭她,我这边付出的代价太大。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这里寻找叛逃忍者麻烦的。”
三代·艾深深望着琉璃离去的方向一眼,散去了身上的雷电铠甲。
“是。”
云隐众上忍了然。
我 殺 了 他
比起追击木叶的叛忍,接下来的行动,才是他们此次前来的任务核心。
要是为了追击叛忍,让这次的行动失败,反而得不偿失。
为了一个不确定能否到手的写轮眼,不足以冒险。
更何况,相比宇智波的写轮眼,日向的白眼才更值得他们云隐去占有。
如果拥有那种战略级的血继限界,云隐的行动会更加方便。
刚才的手感,和我交战之前就受了伤吗?重新上路的三代·艾,回想刚才和琉璃的短暂交手,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随即也没有多想,身为云隐的雷影,能顺手清理掉叛忍自然最好,清理不掉,就让木叶去头疼好了。
木叶在战争期间,损失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对云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与雷影率领的云隐小队分开之后,琉璃没有急着赶路,而是寻找一个隐秘的岩石后面休息。
刚才和雷影交手的时候,她身上的伤口再次复发,继续战斗下去,对她来说十分不利。
见到雷影没有从后面追来,就知道云隐方面已经放弃了。
比起追击她这个无足轻重的叛忍,显然云隐还有更大的图谋。
这里距离土之国最近,不难猜测出云隐的目标是岩隐忍者。
“没有去进攻火之国,反而向土之国发起进攻,在我离开的这些天,忍界看样子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琉璃喝了口水,云隐的异常动向,在忍界大战之初就已经被各国熟知了。
很多人都在猜测,云隐的异常动向,是打算对最强的木叶动手,联合砂隐和岩隐,将木叶拉下神坛。
只是经过刚才的事情,琉璃看得出云隐有自己的一套战略。
不过这个战略和琉璃本身并无关系,没有过多纠结这件事,带着羽火继续赶路,向鬼之国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