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91o非常不錯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一百六十六章 心有千結鑒賞-ts3ed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地契好了,一共三份,请城主过目。”司库像是个机器人一样,完全不看火候,在最尴尬的时候走到屈雍身前。
这时,他仿佛才刚刚注意到,这位城主姿势怪异,疑惑问道:“城主,身体不适吗?”
丁潇潇眼疾手快,从司库手里抽出自己那份,火速塞进怀里。
“事情也解决了,本宫告退。”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想快点走,除了盐矿的地契,根本顾不得其他。
屈雍勉强直起身,也跟了上去。
老夫人大喝道:“两城正在探讨盐矿分配,你身为城主,是要去哪里!!”
當冷漠遇上溫柔 綠上蒿
屈雍冷冷道:“母亲决定就行了,我在这也是个雕塑,摆哪都一样。”
丁潇潇假装听不见宋安的哭声,假装听不见所有人的窃窃私语,快步出了城主府,越走越快。
屈雍用尽全力才勉强能跟得上,二人一前一后,丁一开始还能勉强跟着,侯兴则是从出了城主府,就觉得眼前一阵风。
“人,人呢?”
初秋,到了下午的风逐渐凉了,一头汗的丁潇潇被风吹了一阵,终于冷静了几分。本来以为她竭尽全力,肯定将屈雍甩开了,毕竟,她是受过那个女怪人灌顶的,磨骨噬髓的罪也不是白遭的。
可她刚停下没多久,一个呼哧带喘的声音传了过来,之后,一个急赤白脸又极其想掩饰住自己狼狈的身影,扶着树,出现在丁潇潇身后丈把远的地方。
看着他分明跑的喘到直不起腰来,却还在拼命想要保持一个威仪的城主模样,丁潇潇突然觉得想笑。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我,我,怎么了?”屈雍动了真气,想要将气息稳住。
丁潇潇看他一副理直气壮,开始教育他了:“大庭广众,未经过女性允许,偷偷摸摸发生肢体接触,这就是性骚扰啊。”
“什么骚扰?”屈雍浓眉一皱,“再说了,这种事情,你会同意吗?”
丁潇潇拼命摇头:“绝不可能。”
屈雍一抖肩膀:“那不就得了。兵家之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既然你也不能同意,我还商量什么?”
重生之体修无敌
無限貫徹
分明是自己吃了亏,但是面对这家伙如此理直气壮,丁潇潇突然词匮语乏,半天也没指责出一句。
屈雍却缓过劲儿来,继续说道:“你在大殿上写那种东西,有考虑过我的面子吗?”
“你的面子?”丁潇潇一愣,“这和你的面子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上次见面,你是不是让我尊重老夫人,她的吩咐,我自然要听啊。”
屈雍冷眼看了她一下:“你不是不打算进我家门了,干嘛还在乎婆婆的看法?”
丁潇潇心头一抖,婆婆,这种婆婆她不要,她手里就一个三,要不起。
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
中华再起
“你是不是真的决定,从今往后,你过你的,我走我的,之前种种就当是过眼云烟?你之前说的敬我爱我全是假话吗,说不要了就能不要了是吗?”屈雍突然很严肃的问道,同时朝丁潇潇靠近两步。
刑天傳人在都市 蕭逆天
这时候,一路疯跑的丁潇潇才发现,自己没头没脑,冲到一个人迹罕至的荒凉之处。眼下真是出点事情,她喊破嗓子也不一定能叫出一只鸟来。
感觉到对方情绪不对,丁潇潇下意识后退两步,堆起一脸笑容:“这怎么说的,怎么能说是我不要你了呢,您可是城主啊。现在这个情况,不是老夫人不喜欢我吗,咱们总不能顶着来吧,对不对。”
屈雍抬起头缓缓道:“原以为你去承阳府疯几天,到了撞山节我就亲自上门提亲,让宋和、宋安无话可说,风风光光将你迎娶进门。”
丁潇潇眉头狠狠提起,她从来没想过屈雍是这样想的,她一直以为自己从城主府离开,是屈雍愿意看到的结果。
一想到原本会出现的剧情,屈雍带着撞山礼长驱直入,在少姬嫉恨得出血的眼睛前面,与屈雍风风光光的走出承阳府。
想一想,都很爽啊。
“可是没想到盐矿出事,婚事不宜。眼下,母亲又回来了。”屈雍微微叹了口气,“她一直想要借助承阳府的力量,但从不想如何节制,少君的野心何止是当城主的大舅子,他是看中了我这个位置,虎视眈眈。”
丁潇潇收回思绪默默不语,她知道屈雍最近举步维艰,自从他执意用盐矿换郡主开始,在西归城的各种矛盾,便已经开始激化。
当初,他想娶丁娇娇是想控制住自己的癔症发作,可最后,也没娶到,反而带回来自己这么个要命的麻烦。
“给您添堵了,不好意思啊。”丁潇潇不由自主的道歉出声,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住了。
分明就是他偷亲自己,怎么还道上歉了?
屈雍也是一愣,尔后像是不可思议一般看着丁潇潇:“我要的是一句道歉吗!?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为什么总是要跑的远远的,生怕我靠近你?”
“我什么民意、臣谏都不管不看了,只为了你,潇儿,在你心里到底怎么想我的?”
“我……”丁潇潇刚想开口,抬起头却突然呆住了。
这是她很熟悉的脸,五官到肤色都是她一笔一笔描摹出来的。
首富楊飛 拾寒階
这也是她从未见过的脸,哀伤不解与希冀拧成了一股忧郁,她写的男主,不该是有这个表情的。
西归城主,有武神之称,张扬热烈。
丁潇潇有些不由自主,她的手抬起来想把屈雍老是拧在一处的眉毛展开。
屈雍揽过她,拥在怀里,无比踏实的长长舒了口气。
“你像个风筝。”
“你才像,你全家都像。”丁潇潇回嘴。
“现在也得了一座盐矿,又有布庄,心里可踏实了?”屈雍问道。
丁潇潇在他怀中一愣,这才发觉,自己的惴惴不安,自己的忐忑翻转,这个人,他懂,他居然一直都懂。
扬起脸看着屈雍,丁潇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眼圈红了,面前熟悉的脸猛然模糊,却分明的越来越近,只觉得屈雍的鼻尖几乎要触到她的睫毛了。
心动,确实是心动的感觉,丁潇潇蒙着泪眼,没打算躲开。
“爹!您,您,真能跑啊!”侯兴气喘吁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