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a4s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低調大明星 雨雪紫冰辰-【266】武俠盛世相伴-hcsrt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商宫羽作为寿星,自然是今晚关注的焦点,与张扬一番交谈很显然有所触动,不过也没能在这边坐多大会,很快就去了别桌。他离开不久,江映雪的父母过来坐下寒暄了一会儿,江母名叫墨仪,端庄优雅,话并不多,江父名叫江景天,倒是颇为健谈,且对小说、音乐、诗词、书法都有涉猎,言谈之间来看,也并非只是兴趣,颇有造诣。
张扬有宿慧宝藏支撑,加上宿慧之后也做了不少「准备」,倒也不会露怯,小江映雪挨着杨雨婷和老妈坐在对面,看着他跟自己老爹谈笑风生,清莹明澈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惊叹佩服的神色来。
宴席散时,江景天夫妇才带着女儿一同离开,小江映雪走的时候还不忘与张扬也道别,张扬笑着朝她挥挥手,好一会儿没收回目光。
林依然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低声问道:“怎么啦?”
张扬目光从杨雨婷身上掠过,朝林依然露出一个笑容,有些感慨地道:“就是有点意外……她看起来听乐观开朗的。”
林依然笑道:“这是好事嘛。”
杨雨婷大概留意到了张扬的眼神,笑了笑道:“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其实也蛮乐观的。”
林依然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又瞪一眼张扬,本就是随意一句感慨的张扬遭池鱼之灾,却不好辩解什么,好在杨雨婷并未放在心上,朝他一笑,柔声说道:“小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几年的时间就漫长得好像一生……越长大,越觉得时间过得快。”
作为「正常人」,在这方面不论怎样劝她,都难免会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张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杨雨婷察觉到了他的心思,有些忍俊不禁地道:“我没那么小心眼……好啦,走了。”
与主人家道别之时,商宫羽对张扬提出了下次见面的邀请,张扬自然应下。
由于是陪张扬来,林依然并未让更稳重老练的袁通来送,坐的是张扬的车,两人上车的时候,张洪康正在打电话,见他们过来,这才挂掉,张扬笑道:“又不急着回去,师兄你先聊就是了。”
张洪康道:“我弟的电话,又没什么事。”
话虽这样说,但他似乎还是有什么心事,张扬与林依然都有些奇怪,虽是雇佣关系,然而张扬对张洪康仍是以师兄看待,并没有因此而有过什么轻慢之心,也知道这个师兄性子本分淳厚,见他这副样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跟我还见外啊,有事直接说就是了。”
张洪康一边小心开车,一边道:“不是……没什么大事……我就是在想我弟,他跟我一样,也不好好念书,估计也没什么出息……我就想要不让他当兵去算了,想问问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张扬失笑道:“不会是因为上个月袁叔叔虐了那个什么教练一顿吧?”
张洪康倒也不隐瞒,道:“有点关系……我弟自己也不大喜欢练武,又不爱读书,文不成武不就,还能干嘛?”
张扬想了想道:“当兵是不错,不过只有两年的服役时间,未必能留下,到时候还是要回归社会,自己找工作。”
张洪康想了一会儿才道:“我没想这么多,就觉得他去当个兵,磨磨性格也好,不然整天这也不服那也不服,总觉得老天爷第一他第二的样子……早晚得吃亏。”
张洪康平日里话不多,尤其是林依然在的时候,话就更少了,难得说这么多,林依然不禁有些惊奇地多看了他两眼,大概没想过这个平素沉默寡言的师兄居然会考虑这么多。
张扬道:“这靠谱,部队就是专治各种不服,锻炼人这点肯定没得说……其实我自己也挺想去当兵的,不过好像不大现实。”
林依然道:“你也可以去嘛,反正就两年,退役之后再来上课好了。”
张扬握着她细嫩光滑的手掌笑道:“那不是也得跟你分开两年。”
林依然道:“分开就分开呗。”
“那不行,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分开最久的也就是暑假了,要真是一两年见不到你,我还不得疯?”
“嘁。”
好好咨询问题也被塞了一把狗粮的张洪康重新沉默下来,张扬倒没忘记初衷,哄完媳妇,重复道:“真挺好的,他要是愿意的话,至少可以去试一下……当然,也得先征询师傅的意见才行。”
张洪康应了一声,又道:“那该怎么报名啊?”
张扬“呃”一声,“我也不大清楚,你弟今年才高二吧,暑假之后高三……回去查一下征兵政策,高中毕业当兵好像挺多的,当然能考上大学再去当兵更好。”
张洪康自小到大,还没真正自主地拿过主意,这次却要替弟弟做出可能会影响人生的决定,难免心里没底,听张扬说完之后,明显踏实多了。
张扬这才与林依然说起拍电影的事情,今晚与葛隆算是正式地确认了合作的意向,本着既然做了,就不能坏了自己天才名头的想法,以及「多领域开花,收割不同喜好的粉丝,早点让洛神这个碍事大灯泡滚蛋」的念头,张扬对这拍电影的事情一直都还是比较认真的,只不过之前有点犹豫,担心会糟蹋了《让子弹飞》,今晚发现葛隆似乎也有比较靠谱的一面,才终于下定决心,就拍它了。
导演人选非常重要,首先想要尽可能地还原出「原作」的精髓,这个导演肯定要有自己的坚持与操守,但为了防止意见不合,还得要这个导演识时务才行,至少要明白「意见一致的时候听你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听我的」这个道理,不然对方要是忽然来个异想天开的念头,改来改去,或者说拍到一半撂挑子不拍了,自己不得头疼死?
最好找一个遭受过社会毒打的有坚持有梦想的导演……有理想有追求,才能拍出水平,遭受过毒打,才懂得妥协……
张扬在沉思,林依然却很担心他这样到处乱「蹿」,容易分心,到时候什么都做不好,低声道:“马上《神雕》就要拍了,你还有心思忙电影啊?再说我们都不懂这些,电影可不比电视剧,很容易亏得血本无归呀。”
张扬道:“我知道,我只提供一个本子,其他的事情有专业的人来做……当然,钱肯定要出的,也得找信得过的人盯着,钱咱们这边有人,不过拍电影的话……还得先看看敦煌那边有没有想法。”
林依然道:“想法肯定有,我年前问过,不过他对这方面也不是很了解,你回头把剧本给我,我给他看看,或者你自己找他聊?”
张扬想了想道:“算了,还是你拿吧,我总觉得你爸看我不大顺眼,估计心里还是不忿我拐走了他的宝贝闺女,我还是尽量少在他眼前晃比较好,免得吃亏。”
林依然有些好笑地在他肩上捶了一下,又轻轻靠在他肩头,抬起晶晶闪亮的眸子望着他,眼波如水,闪耀着好奇与疑惑的神彩,撅着嘴巴,有点撒娇的语气柔柔地道:“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就能有这么多的创意啊,又是小说有是电影的……我每天除了上课就是上课,还总学不好。”
“你这还叫学不好啊?”
张扬有点好笑,用手轻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别忘了上学期总成绩,你是上中品,我才中上品,差了两级呢。”
张扬虽然是特招,但有宿慧记忆作为后盾,平日虽然也会有请假,学业上整体也是比较努力的,混个上品原本也不难,可惜宿舍有一次被突击检查时扣分,最终以一分之差,没能评进上品。
这直接导致他春节在家都不意思提期末考评的事,不过爸妈问起,自然还是得说,张守一和方浅雪都知道他连出两张专辑,又要写小说,学业难免会有疏忽,也没有多么苛责,平日也装没这回事,免得这个心高气傲的儿子难堪。
“那又不一样。”
林依然嘟了嘟嘴,看起来有点幽怨为什么上苍不给自己这样一个聪明的脑袋,有师兄和洛神两个大灯泡碍事,张扬没办法用行动告诉她她这时候撒娇的模样有多祸国殃民,笑道:“天选之子听说过吗?就是我这样的。”
林依然见他嘚瑟,皱皱鼻子,哼了一声,又问:“你真准备去跟商宫羽好好聊聊写小说的心得啊?”
“当然啊,一枝独秀不是春,你也觉得我说的网络小说的崛起不大现实啊?武侠小说没几年市场了,多产生一点经典,多留下几个好作者,以后在网络时代继续出现好作品的可能就更大一些……”
由于历史改道的影响,加上政策禁锢,武侠小说的辉煌比前世晚了三十年,再加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提前到来,张扬很担心武侠小说是不是还能有足够的时间,去绽放出足够多的娇艳的花朵,即便在前世,金庸武侠虽然被公认为最具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武侠作品,他一个人也远远不能代表那个武侠辉煌的时代,甚至于对于许多人来说,金庸封笔之后,百花齐放的武侠才是真正的辉煌。
张扬不准备把金老所有的作品都借用一遍,随着以后越来越忙,他也很难有时间和精力继续保证每周的连载——与他而言,听写并不是很难,但对于外界来讲,这样一个涉足多领域、持续保持高产高质量的人,难免有些过于可怕了些。
为了保证在武侠小说上的统一性,张扬不大可能去借用旁人的作品,至于金老的一些短篇,完全可以留作以后漫长时间里偶尔的「随笔」,这样才显得作为武侠作家的张牧之更加生动、立体、真实。
受张扬影响,准确说是见张扬看过网络小说,林依然跟着看了一些,很快就羞得面红耳赤,捂着他的眼睛不让他看,对于给她留下这样印象的作品,张扬说它们以后能「走向辉煌」,林依然即便再相信他,也有些迟疑与犹豫。
“放心吧,慢慢看的人多了,上面会管理的,不可能让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传播开,尤其是许多读者都是小孩子,该有的管控还是要有的。”
林依然点点头,暂且掠过这个话题,留给时间验证,“那你准备跟商宫羽聊什么呀?”
“就随便聊聊呗,其实……嗯,我关于武侠小说的创意还挺多的,不过没那么多时间一一写出来,他有空,就让他去写呗……比较可惜的是,他在金榜,没办法拉到寒窗来,总觉得有点便宜了外人。”
张扬虽然如今正处于上升期,但截止到目前,高度有有限,心胸眼界说不上狭窄,却也有些局限性,对于这件事情多少有点纠结,总觉得要是能把商宫羽拉过来就完美了……问题是四大家其他人他也不认得,白白地过去送创意,人家铁定以为他要么有阴谋,要么脑袋被门夹了……
想到这儿,张扬才记起四大家之一宋雅风,原本是寒窗的顶梁柱,自从他来了之后,就退居二线,不过她的基本盘是女性读者,随着寒窗销量一路走高,宋雅风的「番位」虽然掉了,人气其实一直在水涨船高。
不过两人从没有过任何形势的交往……但既然是给媳妇家挣钱,以后找机会也可以「点拨」一下……毕竟论文笔我不如你们,论见识,我背后可是从武侠到网络时代半个多世纪的同领域精英!
张扬想到这儿,不禁精神一振,觉得自己能做的似乎比以前想到的更多。
回到家中,先把《让子弹飞》的完整剧本发给林依然,然后通过网上找来商宫羽提到的那本《绝情刀》,看了几回之后,发现确实不错,已经有了点自成一家的雏形,于是想了想,给汪祺远打了个电话,寒暄几句,就问:“汪伯伯,你看过《绝情刀》吗?在侠客连载的一本武侠。”
“知道,这两年很出彩的一个新人……怎么,你也有空看别人写的武侠了?”
张扬干笑两声,道:“写得挺好的,有自成一家的潜力……您有让人接触过吗?能不能挖过来?”
汪祺远沉吟了两秒钟,才道:“应该有过,但没什么印象,应该是没花什么力气吧,怎么,你这么看好他?”
张扬道:“我觉得可以试一下,嗯……我有几个小说的构思,写法跟我现在不大一样,我怕自己写不出来那种感觉,觉得他挺合适的……当然,我就提个创意,愿不愿意写,写成什么样子,还是得看他自己的意愿。”
汪祺远道:“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时间长着呢。”
张扬笑道:“我这不是忙嘛,有心无力呀。”
汪祺远也曾听张扬说的关于网络小说的事情,他是做这一行的,且寒窗对于网络这方面一直比较重视,加上智能手机的迅速风靡,也很清楚「电子化阅读」时代变革的必然性,想了想道:“那我试一下,尽量把他拉过来。”
挂掉电话之后,张扬想了想,觉得这样下去似乎也蛮好玩的……如果有一天这些事情被人爆料出去,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形象?伟大无私,还是图谋更大?
不过反正都要影视化的,提前用小说拓展一下影响力,总也不会有多大坏处,用流行的话来讲,这叫孵化IP(我尽量不想让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出现英文,但这个概念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名词,之前出的对照翻译表也没有找到,容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