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47e火熱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474章 魔神飛廉-zrjmh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我的意念沉浸其中,一尊尊强悍法相在眼前闪过,那些通体宛如实质的,都是已经掌握了的法相,比如十二金仙、吕洞宾八仙法相等等,都是早就掌握明白的法相。
和它们同级的法相也大多掌握了七八成,只不过,我个人偏爱使用八仙和十二金仙罢了。
包子,咱们回去种田吧 苏念寒
但对战强横无匹的古镜,只凭这等阶段的法相可不够看。
魔僧古镜御使的乃是佛宗最顶级法相,不管是大日如来还是阿弥陀佛,那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佛陀。
因而想要抗衡,就得是同级的道家大能法相,甚至得比大日如来还要高一层的存在才成。
浏览着千百种法相,我的目光盯住了诵祷法相术最高端的那些内容。
《考召丹书诵祷法相秘法杂论》第二册,跳跃到眼帘之中。
第一册的内容都没能完全融会贯通呢,第二册中,我目前只掌握了三种神兽法相的用法,但说实话,只凭这个还对付不了古镜,如是,眼神锁定了第二册中的‘上古魔神法相’。
至于那十九尊神兽法相?下意识的忽略过去。
跳过第一册中的三清、四御等道家正统大神,却盯住了第二册中的上古魔神?我这种做法可以说是急功近利的真实体现了。
道家长辈经常告诫后辈,此等做法极其容易走火入魔。
可三清四御的等级和对方驱动的佛祖法相基本相等,而自家战力比古镜低,使用同等级法相拼战,最终还是我吃亏,想要打败甚至斩杀古镜,就得拿出比大日如来这等大神通者更强的存在来。
按照历史来算,上古魔神出现的时间远远早于正统的佛宗,所以说,它们更有力量。
魔神,入魔了的神灵!
他们不分善恶,只看谁人去用。
用之行善就是正道神邸,反之就是邪道魔头。
星际矿工 梦里赏花
魔神法相的缺点很明显,容易影响心智,产生嗜血好杀等性情。
这方面我还是有自信的,能够抗衡负面影响,以往不能修行魔神法相,差的还是修为,按照它的陈述通天境初期可修行排行第十的魔神法相,中期可往上修行两尊,后期再往上修行三尊,最顶级的四尊魔神法相,需要通天巅峰道行才可修行。
眼下,我是器灵辅助状态,借助外力提升到高端战力层次中,那符合修行魔神法相的基本条件吗?
“能不能成,试一试就知道了。”
我的心神落到排行第十的魔神像上。
遁神银灵子。
就是别名亮银兽的银灵子,其本体乃是一尊魔兽,没被分类到十九神兽法相之中,却被划归到十大魔神中,可见此魔兽的实力在传说中多么强横,那它的法相也必然恐怖。
心神接触银灵子法相,灵魂就是一震,某种感觉袭上心头。
“可以修行了。”
我忍不住想要狂笑了,忍了好几下才停住。
“归纳一下,就是说,外力提升的战力等级,也是可以用来参悟上古魔神法相的,这是个漏洞啊,要是随便一个法师就这般做……?
等一下,这是发傻了吗?这哪是随便一个法师就可以的?我之所以可以用此取巧方式来参悟魔神法相,是因为意念领悟权限的缘由,其他法师没这种手段,即便使用禁术提升到通天境以内了,能维持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就这点时间,参悟个毛啊?”
想明白了这点,我更为深刻的意识到意念领悟权限多么的逆天,这是不该出现在中等位面的大手段,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總裁的呆萌男妻
摇摇头,将想不明白的东西抛诸脑后去,眼神越过银灵子法相,向前去看。
瞬息间已将十大上古魔神法相浏览个遍,除了排行最高的那四位不能参悟,其他六尊全部解禁了。
我对这方面了解的更多了。
只一种外力所提升的道行等级,可以用来修行法相术。
因为,我此刻已经具备巅峰第一重战力了,但人家没给算。
它计算的只是器灵附身后振幅到的层次,后头的墓铃之笠和法相附身叠加出的战力水准不给计算了。
选取的应该是最强的那种外力为等级依据……。
宝贝诱情:总裁的乖乖小女人
“啧啧,这规则真够复杂的,要不是亲身体会,如何能搞懂其中的弯弯绕儿?”我感叹声声的。
按从高到低排序,第二册中纪录的十大魔神分别是魔神蚩尤,轩辕黄帝,战神刑天,星神夸父,风伯飞廉,雨师屏翳,火神祝融,水神共工,魔星后卿和遁神银灵子。
领头的自然是蚩尤,这个没有异议。
这份榜单和方内世界民俗传说中的十大魔神有些许出入,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杂论第二册中就是这样排的,我又有什么资格质疑?
以我第一外力加持的基本道行去算,蚩尤,黄帝,刑天和夸父法相都不能去参悟,其他六尊已经可以参悟了。
穿越火線之末世來襲
有关于小丑的怪奇神话
盯住了魔神榜排行第五的存在。
比他高的我无权参悟,比他低的没必要去参悟了,需要最强力法相,就是他了。
风神飞廉!
传说中其本体是个鹿身雀头蛇尾的庞然巨怪,但其有段时间化为人形,是个看似和蔼的白发老头。
总之,它的形象在不同的地区出入很大,但有一点是没有异议,那就是,魔神飞廉掌控的力量是飓风,破坏力最强的龙卷飓风,那就是它的杀手锏,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超级大术。
杂论第二册中的飞廉呈现着白发老头形象,别说,这样子让我感觉亲切了许多。
选定了目标后,自然不再犹豫,全部精力投注到风神法相研究中,时间飞逝,不知日月。
根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间,某刻,浑身一震,明悟诞生于心头,始终不能领悟的关键节点被轰破了,豁然开朗的感觉让我心神爽快。
风神飞廉法相,掌控成功了。
“回去。”
我整理一番情绪后毅然下令,眼前色彩缤纷斗转星移,意识回归本体,眼神重新清朗,宛似冻结的画面再度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