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討論-第5129章 說最狠的話!閲讀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没人能回答赤龙的终极灵魂拷问,除了男女双方当事人。
看着罗莎琳德的速度,赤龙终于明白哈帝斯之前所说的话了,他懊恼的跺了跺脚:“我还不如个女人,跟她相比,我真的就是在坟头蹦迪。”
难得能见到赤龙这个习惯性骄傲自满的家伙流露出了如此挫败的模样,哈帝斯忽然感觉到心情非常不错。
不过,他也难得安慰了赤龙一句:“这一点你不用懊恼,因为,全世界男人,几乎都不是这女人的对手。”
星际争霸的星际世界 生之彼岸
苏锐看到军师和夜莺一起出现,稍稍地克制了一下内心的情绪和冲动,并没有一把将军师揽进怀里,他知道,或许,以军师的性格,同样也不想把她和苏锐之间的关系在这个时候公之于众。
“你们,受苦了。”苏锐的目光从两个姑娘的身上扫过,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看到夜莺身上的好几道伤口,看着她身上的血痕,苏锐的眸光里涌动着后悔与愤怒。
如果早知道,自己一定会想办法保护好所有和他有关的人。
当然,这也只能是事后想想而已,想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敌人只要想从这方面下手,总是可以钻到空子的。
而军师的衣服上同样有很多口子,脸上也露出了非常明显的苍白之色,苏锐知道,如果不是高科技防护服起到了作用的话,现在军师的伤势可能要比夜莺重得多。
“我没事,多亏了姐姐和他们几个天神,还有罗莎琳德姐姐。”夜莺笑了笑,说道。
风起罗马 有腹肌的园长
不过,她笑了这一下,似乎是牵动了伤势,紧接着便倒吸了一口冷气,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其实,能够让夜莺控制不住地流露出这种神情来,足以说明,她体内的伤势和疼痛,可能比众人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不过,这姑娘的毅力真的很惊人,这样硬扛着疼痛,让周围的几个男人都不禁有些动容……和心疼。
“我一定要把欧阳中石那帮人碎尸万段。”苏锐冷冷说道,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浓重的寒意,让周围的温度都猛然下降了好几度。
当然,苏锐也是在刻意压制着心中的情绪,尽管他胸中的愤怒已经滔天了。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要再参与这场战斗了,立刻去治疗伤势。”苏锐对军师和夜莺说道。
看着这两个妹子的虚弱样子,苏锐真的很担心这样的伤势会给她们留下后遗症。
“让夜莺去治疗吧,我没事的。”军师笑了一下:“毕竟,我是靠脑子来做决定的,你让我远离一线,很多临场判断都没法做出来。”
滿 朝 文武 愛 上 我
玄幻 小說
“不行。”苏锐双手扶住军师的肩膀,瞪了对方一眼:“这是命令!听话!”
听话?
你难道不该说“服从命令”吗?
这句话看似是在命令,可实际上……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军师的俏脸立刻红了起来。
用最狠的语气,说最撩拨的话吗?
“对于你这个命令,我不同意。”军师微微红着脸,不看苏锐。
赤龙哈哈一笑,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哎呀,太阳神殿的老大和老二要打起来了,我们有好戏看了。”
哈帝斯没好气的看了旁边这个后知后觉的傻子一眼,懒得再对他提醒些什么。
人家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你跟着掺和什么劲?还真以为有热闹能看啊?
这一男一女就算是真的要打架,那也是要到床上去打的好不好!
罗莎琳德已经去追欧阳中石父子了,以这妹子的暴力输出,估计这两人跑不了,苏锐看到军师的倔强劲头,于是把她拉到一边,看起来很凶地说道:“你给我过来!”
不过,嘴上放话虽然够狠,可是,拉扯军师的动作却很轻柔,明显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
军师见状,唇角轻轻翘起,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垂着头恭顺听命的模样。
苏锐拉着军师走开了十几米,才小声说道:“疼吗?”
“不疼。”军师闻言,眼光顿时温柔了起来,她轻轻笑了笑,说道:“我的伤势,比小莺的要轻得多了。”
“在那么多人面前,不听我命令,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呢。”苏锐低声恼火地说道:“回去养伤,听到没有!”
“没有听到啊。”军师的笑容很灿烂。
“你信不信我打你屁股?”苏锐直接抬起手来。
“我不信你敢在这里打。”军师笑吟吟地说道。
看起来似乎是有点撒娇的感觉。
不过,苏锐的这句话,莫名的让军师觉得有些莫名的……蠢蠢欲动。
那是一种来自于身体最深处的悸动,想要将这种情绪和感觉强行压下去,无疑是在和身体的本能反应作对……咳咳,这是不道德的!
既然是本能,那么就该顺从才是啊!
可是,这里人太多了!
军师说的没错,在这种情况下,苏锐也是下不了手的。
尽管他很怀念那种手感。
“这次就放过你,等到下一次,我绝对打得你当场喊爸爸!”苏锐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随后走了回来。
而军师站在原地,听了这句话,俏脸瞬间遍布了红晕,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儿,双腿莫名地发软,差点没能站得住。
夜莺看着苏锐和军师的样子,也笑了笑,其实她的心里面虽然对此有些羡慕,但并不会因此而产生任何的嫉妒之意,相反,夜莺对此事的祝福要更多一些。
毕竟,那是自己的姐姐,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夜莺最大的奢望不是让自己幸福,而是让受尽人间苦难的姐姐得到她最想要的生活。
而现在,似乎,姐姐已经得到了,但是,在夜莺的眼里面,好像自己姐姐还不够勇敢。
咬了咬嘴唇,夜莺觉得,自己是不是该给自己的姐姐来上一波助攻呢。
可惜,夜莺现在并不知道,苏锐和军师都发展到哪一步了……其实,就差喊爸爸了。
她的思绪飘远了,似乎身上的疼痛都因此而减轻了不少。
苏锐走回来,看着赤龙和哈帝斯,说道:“谢谢了。”
哈帝斯微微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而赤龙则是用胳膊肘捅了捅苏锐:“喂,你还没跟我说呢,你到底是怎么搞定那个黄金家族的人形母暴龙的?”
苏锐见状,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说来话长,不过,也算是阴差阳错。”
赤龙说道:“我可听说,亚特兰蒂斯的族人,不管男女,不是都自封自己为骑士的吗?”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那你俩在一起的时候,是你骑她,还是她骑你?”
苏锐没好气地往赤龙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随后,他看了看远处的炮火,显然,迂回而出的那一拨太阳神卫们,已经和敌人遭遇上了。
“哈帝斯,你们护好军师和夜莺,别让那个大祭司死掉了,我去支援罗莎琳德。”苏锐说道。
以他对欧阳中石的了解,后者必然准备了其他的应急预案,就像是之前明明要在谈判的时候倒数十个数,结果却突然选择强行突围一样——这个老男人出其不意的地方着实是太多了,苏锐生怕罗莎琳德落进了他的圈套里面。
“哎,你带上我啊!”
赤龙喊了一声。
然而,他的话音尚未落下,却见到苏锐以不次于罗莎琳德的速度迅速离开!整个人的身形简直仿若一道流光!
赤龙悲催地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
“妈的,什么时候把自己变成快男了!”赤龙不爽地喊道。
没办法,追不上苏锐,他只能拿那个大祭司德斯出气了。
后者被暴力的罗莎琳德差点生生锤爆,两拳下去,就只剩一口气了。
当然,罗莎琳德虽然强悍,可这并不是双方之间的真实实力差距,毕竟大祭司德斯完全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强悍的妹子。
“就凭你们这种垃圾,还想染指黑暗世界?”赤龙往这大祭司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结果,这一踢之下,却有不知名的液体溅到了他的鞋上。
“我去,这什么味儿啊!”赤龙捂着鼻子,一脸嫌弃:“被那母暴龙给吓尿裤子了?对哦,随地大小便,是你们海德尔人最擅长干的事情了。”
被赤龙这样侮辱,那大祭司可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现在完全失去了对于下半身的知觉,整个人也奄奄一息了。
赤龙拉着他的胳膊,就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他拖着走,在地面上拖出来一道长长的黄色痕迹。
“嘿,远看像死狗,近看像死狗,打你你不动,一拖你就走!”赤龙一边拖着德斯,一边说道。
哈帝斯一脸嫌弃地看了看赤龙,觉得黑暗世界天神的脸都被某人给丢尽了,随后他问向军师:“他是疯掉了,还是傻掉了?”
军师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他是傻掉。”
…………
而在这个时候,罗莎琳德已经开始大开杀戒了。
是的,欧阳中石果然还有后手。
就在那个祭司带着欧阳中石父子疯狂逃窜的时候,那对黑暗佣兵团造成不小损伤的外围伏兵们,又开始阻拦罗莎琳德了。
当然,他们的这种行为,只会把自己更快的送进地狱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