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顫慄高空-第838-839章 觀察看書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838章
李腾和NPC老婆连忙冲了出去。
四岁的妹妹坐在滑滑梯旁边的地上大哭,七岁的哥哥和十一岁的姐姐站在她旁边瞅着她发呆。
“怎么了怎么了?”NPC老婆冲到了三个孩子身边,很焦急地向他们询问着。
“她倒着爬滑滑梯,从滑滑梯上摔下来了,摔到头了。”十一岁的姐姐向NPC老婆比划着刚才的情景。
“宝宝没摔疼吧?”NPC老婆蹲下身子抱住了四岁的妹妹。
“好疼好疼!”四岁的妹妹继续大哭。
“老公!怎么办?快开车送她去医院吧?”NPC老婆求助地看向了赶过来的李腾。
李腾很头疼。
正常情况下,这时候他确实应该带四岁的小女儿去医院进行检查。
但是,剧情不允许他们离开别墅啊!而且一周内都不许离开。
“老公!你倒是给个主意啊!”NPC老婆见李腾一声不吭,不由得有些急了。
“我看看她的伤势。”李腾也走了过去,伸手在四岁女儿后脑处摸了摸。
情况不妙,居然肿了。
小孩子摔到前额问题都不大,摔到后脑是很严重的,而摔肿说明已经有颅脑损伤了,这种情况下不送医院会出大问题。
这剧情编得……
“疼!好疼!”四岁女儿继续大哭不止,然后还出现了呕吐的现象。
“她的情况有些严重,如果送她去医院,路上太颠簸会出大问题,我们还是呼叫120急救中心派医生过来吧,另外,你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冰块,再找个布袋、塑料袋之类的,我先给她冷敷一下。”李腾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NPC老婆找冰块去了,李腾拿起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医生交待不要移动患儿等他们过来再行诊治。
很快NPC老婆便拿来了冰块和塑料袋,让四岁女儿枕在了脑后。
四岁女儿躺下后变得昏昏沉沉,不哭也不闹,似乎沉沉地睡去了。
李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摔到后脑,小孩子大哭倒没事,但变得昏沉,说明伤得很严重。
这种伤,救护人员来到别墅,是没办法在这里进行治疗的,肯定会把她带去医院。
一旦他们带她去医院,就会把她带离别墅,剧情任务会当即宣布失败。
如果不考虑人性的话,李腾会选择不给她医治。
因为,剧情任务虽然不许他们离开别墅,但并没有说必须保证每个人存活……
这是有意在下套吗?
现在的李腾显然要在人性道德和剧情规则之间进行选择。
“她不会有事吧?都怪我,应该看着他们的,特别是小兔,才四岁,不该丢她和大柱、娜娜在一起玩,他们还没学会照顾妹妹。”NPC老婆无比地自责。
听到这三个孩子的名字,李腾楞了楞。
他在剧情世界里的三个娃,这次聚齐了啊!
娜娜都十一岁了吗?
李腾又仔细瞅了瞅娜娜,结果发现眉眼还真的和张萌迪身边的那个娜娜有几分相似。
不对,娜娜和另一个人更相似。
十一岁的娜娜,长得越来越像安娜了。
不只是眉眼,还有神态。
这是什么鬼?
身边的这个NPC老婆又是谁?
李腾不太好意思问她的名字。
闪婚之蜜宠新妻 深海里的小榆树
怎么问?
“老婆,你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
这种问话很容易引发夫妻矛盾。
还是算了吧。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别墅外面的大路上响起了救护车一路鸣笛冲过来的声音。
很快救护车就来到了别墅铁门外。
NPC老婆跑过去打开了铁门,救护车冲了进来,在NPC老婆的指引下停在了院中央,一名身穿白大褂的急诊医生走了过来,蹲下身子开始检查小兔的伤势。
“情况看起来很严重,需要用担架把她抬进救护车里,送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急诊医生给出了李腾差不多的判断。
“你看着娜娜和大柱,我陪小兔去医院。”NPC老婆向李腾说了一声。
李腾紧皱着眉头没吱声。
一名护工拿着担架走了过来,医生让李腾帮忙,小心翼翼地把小兔移到了担架上,护工让李腾帮他一起把小兔抬上救护车。
李腾犹豫了几秒,还是抬起了担架的一边,和护工一起把小兔向救护车抬了过去。
虽然他很在意自己一直以来保持的剧情任务不败金身,但是在人性道德和剧情规则的较量上,他仍然愿意选择人性道德。
就在小兔即将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居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抬在担架上,一骨碌从上面翻了下来。
李腾反应很快,及时伸手抱住了她。
“我不要去医院!”小兔看到救护车,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连声抗议着。
“但是你生病了,必须去医院啊!”NPC老婆小跑了过来向小兔说着。
“我没有生病!”小兔挣脱李腾的手臂向远处跑去。
NPC老婆连忙追了过去。
小兔跑得很快,跑去了滑滑梯那里,大呼小叫着在滑滑梯旁边绕着圈,NPC老婆追她喊她,她还哈哈直笑。
“咦?她这样子,看起来伤得不重。”急诊医生瞅着小兔的状态进行了判断。
“刚才挺严重的,后脑鼓了包,而且呕吐、昏迷。”李腾描述着小兔先前的病情。
“你别让她乱跑了,把她抱过来我再检查一下。”急诊医生向李腾说了一下。
“好。”
李腾连忙跑过去捉住了小兔,把她抱回到了医生面前。
一番检查,她后脑的肿胀居然消了,急诊医生对她进行的其他检查和测试,似乎都表明她并没有太大的脑部伤害。
“从现在的情况判断,问题应该不大,可能有轻微脑震荡,去不去医院做检查你们自己决定吧,如果不去的话,就密切观察她,看后序有没有呕吐、昏睡的现象,如果没有的话,三天后就能恢复正常了。”急诊医生让李腾做出选择。
李腾看向了NPC老婆。
“我们先观察几天吧。”NPC老婆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兔,大概也觉得去医院不太合适了。
“好吧。”急诊医生收捡东西回到救护车上,准备离开了。
第839章
李腾走到车边向他们表示了感谢,支付费用的时候,还加了急诊医生的微信顺手给她发了个红包。
“这别墅是你们买的吗?”急诊医生突然压低声音向李腾问了一声。
“是的。”李腾点了点头。
“这地方……建议你们最好不要长住……不然的话……”急诊医生犹豫着开了口,但说着又没说下去了。
“这以前出过什么事吗?”李腾问。
“以前我跑这里都跑过好几趟了,送过一些人去医院,然后都没有抢救过来,反正……有传言这是栋凶宅,也有说这是栋鬼屋,你们一家人看起来都挺善良的,我不希望你们出事。”急诊医生说着就进入了救护车。
随后救护车发动从院门处离开了。
“我也知道这里是凶宅鬼屋,但我没办法离开啊……”李腾叹气。
……
小兔出了事之后,李腾和NPC老婆没有再让三个孩子离开他们的视线了,随时在旁边进行着保护。
对李腾来说,这么做一是他在剧情里父亲的身份应该做的事情,另外,万一这些小孩子又有人出事,他又要面临是否外去就医的艰难选择。
小兔似乎是真的好了,脑袋后面的肿也消了,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呕吐和昏迷的症状。
快到晚饭的时候,NPC老婆跑去厨房忙碌了起来。
李腾在外面继续照看孩子。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NPC老婆忙得差不多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走进了厨房里。
“老公,可以叫孩子们进来吃饭了。”NPC老婆没有回头说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她,但脚步声仍然在向她靠近。
NPC老婆发觉情况不对,猛地回过了头来……
背后什么都没有。
NPC老婆瞬间汗毛直竖,她连忙跑去了厨房的窗边,向外面看了过去,发现李腾仍然和三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根本就没有进入厨房。
刚才的脚步声是怎么回事?
NPC老婆很疑惑地再次转回了身,结果发现……
厨房的桌案前,站着一个女人,女人手执一把菜刀,凶神恶煞一般,猛地冲过来向她劈砍着。
NPC老婆大叫了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叫声惊动了外面的李腾,他连忙冲进了房间里,来到了厨房,扶起了摔倒在地上的NPC老婆。
“你怎么了?”李腾向NPC老婆问了一声。
“刚才……刚才……”NPC老婆向厨房里四处张望着,哪有什么拿菜刀的女人?难不成是幻觉?
“饭菜做好了吗?孩子们都饿了。”李腾向NPC老婆问了一声。
“做好了,可以叫他们进来了。”NPC老婆努力镇定了情绪,看起来她确实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觉,又或者不想吓到孩子们。
李腾冲着外面院子叫喊了几声之后,三个孩子一起跑回了房子里,坐在了餐桌边。
“小兔你的头还疼不疼?”NPC老婆把饭菜全部端上来,也在餐桌边坐下之后,向小兔问了一声。
“不疼了。”小兔看着满桌子好吃的食物,情绪看起来很好。
“如果还疼,一定要和妈妈说啊!”NPC老婆交待了几句。
“嗯嗯。”小兔寻找到了一块蛋糕,迫不及待地拿到嘴边吃了起来。
网游之复仇女神 倾城月光
李腾则用筷子夹了一块牛排放到了自己面前的盘子里,然后又拿起刀叉开始对付起这块牛排来。
中西结合的吃饭方式倒也不错。
就在李腾切好牛排,准备叉一块到嘴里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牛排的下面爬出了一条蛆虫。
然后,更多的蛆虫从牛排下方爬了出来,在他的盘子里各种蠕动,看得李腾好一阵反胃。
重生学霸:我就是豪门 余斯叶
“老公?”NPC老婆的一声叫喊把李腾从某种恍惚状态中叫醒了过来。
他下意识地摇晃了一下脑袋,再次看向了面前盘子里的牛排。
一切正常。
翻过牛排,仍然一切正常。
李腾再次切下了一块牛排,送到了口中。
味道也很正常。
吃过晚饭,一家人一起去了三楼,三个孩子要看电视,于是李腾带他们进了影音室。
影音室的对面放着一张乒乓球桌,李腾和NPC老婆拿起乒乓球拍打起了球来,同时也可以隔着打开的两扇门看到对面影音室里的情况。
两人刚刚打了半局,对面影音室里便传来了吵闹声,还有小兔大哭的声音。
两人只好放下球拍,来到了对面的影音室里。
“我要唱歌,她总抢我的麦,往地上扔。”十一岁的娜娜很委屈地向二人告着状。
小兔啥也不说,就是不停地大哭表现着自己的委屈。
“小兔妹妹想看动画片,娜娜姐要唱歌。”大柱在旁边倒是观察得很仔细,向父母解释了起来。
“把我的手机给你看动画片吧。”NPC老婆取出手机递给了小兔。
小兔顿时不哭了,跑到沙发上坐下来喜滋滋地看起了动画片。
娜娜则拿着话筒唱起了歌。
“吵死了!”小兔向娜娜抗议着。
“嫌吵别待在这房里啊!”娜娜也很不高兴。
最后李腾和NPC老婆只好把小兔带去了对面的乒乓球室,拿了把椅子放在球室的墙边让小兔坐在那里看手机。
两人又打了一会儿球,但坐在墙边的小兔却是突然再次大哭了起来。
“小兔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NPC老婆连忙跑过去向小兔问了一声。
“小朋友老是抢我的手机!”小兔一边哭一边向妈妈告着状。
“小朋友?哪里的小朋友?”NPC老婆一脸的奇怪。
“就是那个小朋友……她……她跑了。”小兔指向了门的方向。
“那里哪有什么小朋友?小兔不要乱说话,撒谎不是好孩子。”NPC老婆教育着小兔。
“我没有撒谎!我是好孩子!”小兔委屈得又要大哭。
“爸爸相信你没有撒谎,小兔是好孩子。”李腾也走过来安慰了小兔几句。
他感觉着小兔可能确实没有撒谎,她应该是看到了一些他们看不到的东西。
差馆诡事 摆花街表哥
就像先前李腾在牛排盘子里看到的蛆虫一样。
夜越来越深了,这里既然是凶宅鬼屋,李腾估摸着正戏还没有上演。
越是夜深,阴气就越足。
今晚恐怕会是一个难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