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854.舞臺大成!三瓶好酒,論84背後鮮爲人知的故事展示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舞台大成!三瓶好酒,论84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攻妻不备之夫贵难挡
“好。”
各部之间的配合愈发默契,整个舞台呈现出的效果已经超过了他最开始的预期。
而且时间还有,这意味着可以继续完善。
对于这台倾注心血的节目,秦键自然希望它能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除夕夜的晚上,尽管他没有参与这台节目的登台。
当然,并不是只有他倾注了心血。。
四日没见,林保国和马鹏愈发深陷的发暗眼眶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此时舞台上的歌舞可以如此完美。
次日晚。
秦键做东邀请了包括马棚在内的所有《我的祖国》节目参与方负责人。
他也邀请了傅华,只是傅华因身体不适没有来。
——
晚上林保国带来了三瓶酒。
这三瓶来自茅台镇的老酒成为了今晚的绝对主角。
用李风华的话说“嗜酒如命的林老头今天是拿出了一半的身家性命。”
妻骗霸道总裁 丛草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连马鹏都有些诧异向来抠搜的燕歌院团长今天是怎么了。
关于白酒秦键不懂,不过能让在坐几名大佬都虎视眈眈的琼浆玉液定不是凡品。
秦键也没客气,几杯入喉下肚之后,确实不同。
大概由于节目已经彻底成型,几位创作人都不同程度上的松了口气。
整晚的气氛都在一种轻松中度过,除了林保国的大嗓门时不时会吓到门口的服务人员。
最后的话题说到了84版的《我的祖国》。
在场只有李风华和林保国二人参与过那台节目的录制。
提及到当时的情景,李风华也是忍不住的感叹。
“条件着实艰苦。”
简单的六个字是哪怕作为今天春晚总导演的马棚都没有感同身受过的。
林保国更是直截了当的说:“演员们刚开始都饿着肚子通宵排练。”
说到这儿,李风华笑骂道:“还记得傅老头的酒吗?”
林保国咧着嘴哈哈直笑。
笑了一会,他又忍不住叹了叹,“哎,老家伙这两年身体越来越差了,早就让他退,非要熬到直不起腰。”
林保国说着提了杯酒,接着转向秦键和方宗尧。
“未来就靠你们了。”
金准提王 明意湖
“我们目睹了华国的第一个剧院建成。”
“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把华国的音乐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干杯。”
——
今天这晚,秦键不但喝了林保国的好酒,他还记住了几件事情。
第一件是1984年,华国建成了第一个剧院。
第二件是84春晚的《我的祖国》是为了纪念一件事情。
天命之猎神
第三件是傅华受命接手《我的祖国》排演工作,前后自己为舞台垫付了一万两千块钱。
也是经过这一晚,秦键大概明白了为何在排练初试林保国会表现出不高兴。
或许是因为傅华没有参与这次行动,或许是他一开始觉得这台节目少了点什么。
这一点秦键一开始并没有想到,阴错阳差间,秦键在看过第一次排演之后再琢磨开头部分的时候,他动了个小心思。
就是这个小心思让林保国满心欢喜,这一点也是今晚到最后秦键才知道的。
饭局结束前,秦键大概也是喝了不少,听了那么多曾经的事,他下意识的问到了‘叶颜凯’这个名字。
林保国和李风华在听到之后,纷纷露出了惋惜。
“天妒英才。”
李风华说叶颜凯是当年燕京文艺圈里的“第一奇才。”
林保国说叶颜开是当年燕京的“第一美男子。”
没人纠结这个名字怎么从秦键口中出来,只是后来秦键隐约听到了关于当年的那三个人的名字
一个是傅华,一个是叶颜凯,还有一个是叫什么,叫什么来着,李风华正说着那人的名字,他就趴在桌子上睡去了。
“冯曦。”
李风华感叹,“叶家出事之后,冯老头再也没有回国。”
——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时间来到了2月5日,小年。
下午15:30。
一号厅。
“哗——————————————————”
随着《我的祖国》最后一遍录制结束,台上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欢呼。
“最完美的一遍。”
马鹏和秦键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
这五天秦键除了练琴以外,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一号厅。
今天顺利完成了录制,他明天终于可以放心的回家了。
大家正处于兴奋之中,他偷偷的跑到后台,来到了一个休息间门前。
片刻后他敲了天王刘的门。
下一个节目就轮到刘天王的歌曲了,他怕一会时间来不及,就提前来要个签名。
这个签名是他榜李七叶要的,同龄人都在听当下最流行的歌曲。
李七叶却独喜欢港台金曲,其中华哥就是他最喜欢的那一位。
秦键能理解,就像他唯爱学友哥。
如果有一天学友哥邀请他出席一场演唱会,他会激动到不行不行。
哪怕只充当一个舞台上的钢琴背景。
是偶像,也是粉丝。
“我最近有听你的新专辑哦。”充满磁性的国语口音。
——
互换了签名之后,秦键满意的离去。
回到大厅时,舞台上已经在准备下一个节目的场景。
秦键临走前给马鹏打了声招呼,“马导,我明天上午10点半的飞机。”
他还记得对方半月前的叮嘱。
“好的,我知道了。”
马鹏现在正在忙,也顾不上秦键,只说:“明早我派车送你去机场。”
秦键本想拒绝,不过想想有车送也方便,便没在推辞:“那就麻烦您。”
两人约定了明早九点半华国学院门口,接着秦键离去。
离开一号厅秦键去了躺国美,花了五万多买了烟酒礼品。
接着挨家挨户的送了一遭,吴青,李三立,陈主任,李爽,还有陈唐杰家。
来燕京这一年多,唐杰一家作为本地人,不论是对于他本人还是社团都提供了诸多帮助。
唐杰妈妈极其热情道:“小秦你听阿姨说,马上饭点了,你吃个饭再走。”
轩辕十四法则 沙漠红狐
秦键抱歉道,“阿姨,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家了,一会还要去看老师,所以今天实在不好意思了,等年后我一定来家来陪您吃这顿饭。”
见此唐杰妈也不再挽留:“明天早晨几点?让唐杰去送你。”
陈汤杰在一旁跟道:“几点?”
听过秦键的解释之后,唐杰妈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帮我门给家里带声好。”
秦键离去后,唐杰妈自语道:“秦键真是出息,连春晚导演都给他安排专车接送。”
接着她忽然想到了前几日,转头问向陈唐杰:“儿子,你不是说秦键不参加今年的春晚了吗?”
陈唐杰:“他只是不上台,因为他要回家过三十儿。”
片刻补充道,“虽然不上台,但是他负责一台特殊节目的音乐监制,比上台还牛逼。”
唐杰妈好奇:“什么特殊节目啊?”
唐杰:“我们也不知道,说是对外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