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x8m優秀言情小說 修羅戰神-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趙家來襲讀書-sig6v

修羅戰神
小說推薦修羅戰神
韩如梦一见夏乘龙松了口,眼神之中当时也是闪露,出了一抹兴奋的光彩,而此刻的夏成龙嘴角,则是勾起了一抹无奈的苦笑。
不过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反正自己都已经答应这个小妮子了,夏成龙倒是,也没再抱怨些什么。
“先来说说吧,这个赵家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两方到底有什么恩怨?我记得你当初不是说你们寒假是在这一片地界上,最厉害的家族而且没有之一吗?”
夏成龙说着,就朝着韩如梦这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极为复杂的光彩。
诡夫,不要吓我
韩如梦听到夏乘龙这么说,就知道他是在嘲笑自己,这个时候的韩如梦当时也是重重的谈了一口气,眼神之中划过了一抹无奈的神色。
“哎,先前的话的确如此,可是赵家这一次趁着我父亲出事,大肆的招兵买马,蠢蠢欲动,现在因为韩家失去了我父亲,实力大损,元气大伤,所以这个原因你清楚了吗?!”
夏成龙点了点头:“这个倒是清楚了,不过你们和着赵家的恩怨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的韩如梦则是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一五一十的对着夏乘龙就开始讲述起了韩赵两家的,恩恩怨怨。
穿书之我家竹马是反派 最爱梅子酒
韩如梦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其实该怎么说呢,原本还找两家,其实是相处不错的朋友,但是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我父亲和赵家的赵德佑,两个人发现了一个赤阳石的矿脉,一切都因为他们而改变了。”
“赤阳石的矿脉?这赤阳石虽然说不上是珍贵无比,但也算得上是举世稀少,不少的人也是为了这赤阳石争的头破血流,不知道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韩如梦轻轻地点了点头,笑了笑:“你说的的确没错,这赤阳石虽然说不上珍贵无比,但是当它的数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算得上是珍贵无比了,而且这赤阳石矿脉当中,所产出来的赤阳石,纯度在九成以上。”
為幸福留扇門
夏成龙听到韩如梦说,这产出的赤阳石,纯度在九成以上的时候,当时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神之中闪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什,什么?这产出的是赤阳石,纯度居然能够达到九成以上,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子衿
韩如梦撇了夏乘龙一眼,不过他对于夏乘龙的反应倒还没有多说些什么,毕竟所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差不多第一反应都是像夏成龙这样。
韩如梦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不是吗?”
“小家伙,这个忙绝对要帮,我估计在这赤阳石矿脉的背后,应该有血精,这血精可是好东西,里面的血气精纯无比,你若是将其吸收之后,我还可以教你一门特殊的功法。”
夏成龙听到逍遥游,这么说的时候,眼神之中,当时也是闪过了一抹极为复杂的光彩,这个时候的他面露一股疑惑之色。
“一门特殊的功法?你们怎样的功法,你倒是先来和我说说看。”
花都里的道士 腾飞吧鸵鸟
“天魔诀,这天魔诀乃是魔族的天魔王所创,端的是霸道无比,只不过想要练就这天魔诀的话,需要十分惊纯的血气,一搬的人为了练就这天魔诀,或许会杀人,成就血魔之躯,只不过靠着杀人所炼成的功法,到了最后多半会走火入魔,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那这血精?”
一胎双宝:爹地敢不投降? 火玟
“血精则是就不一样了,血精当中所蕴含的血气精纯无比,倘若是你用这血精练功的话,就完全不需要担心会走火入魔了。”
此时的夏成龙沉默了半刻钟左右没有说话,面色还是阴沉不定的。
而这个时候的韩如梦则是生怕夏成龙会拒绝自己,毕竟韩家面对着这种多事之秋,韩如梦也的确是需要夏成龙的帮助,而且此时的她显然也是已经达到了一种走投无路的地步。
絕寵神棍妻:傲嬌傅少,寵上癮!
傲娇萌妻
夏成龙转过头来,朝着韩如梦这边看了一眼,但他看的韩如梦那乞求的眼神之后,想了想就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等到击退了这赵家之后,你要答应我,让我进入这矿洞当中,我进入这矿洞当中只待三天,你看如何?”
韩如梦听到夏乘龙这么说之后,眼神之中当时也是闪露出了一抹极为复杂的光彩,到了最后的她迫于无奈也就只能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夏成龙笑了笑:“既然这样的话,那完全没问题,你们和赵家这件事情打算怎么解决?”
“比武,双方各派出三人,这三人不限年龄,不限修为,一方获胜之后,那个人可以继续留在这擂台上,到了最后双方最后能站在那擂台上的人,取胜。”
夏成龙点了点头:“那你们找到了几个人?”
“一个。”
夏成能听到韩如梦这么说,当时也是别有深意的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照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你是吗?”
韩如梦点了点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错,就是我。”
“那为什么没有其他的人呢?其他的人都去哪儿了,总不能你们一个诺大的韩家,没人来帮你吧!”
轉職成神 天道悠閑
韩如梦听到夏乘龙这么说之后,居然就直接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声十分的悲切。
这个时候韩如梦哭着哭着,居然一把抱住了夏成龙,此时的夏成多少的也是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到了后来也就任由韩如梦抱住自己了。
夏成龙轻轻地拍了拍韩如梦的肩膀,哭了一会儿之后,韩如梦倒是止住了哭声,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她眼眶红红的,叫夏成龙也是一阵的心疼。
“这些人,我父亲在的时候,是一个样子,我父亲不在的时候又是一个样子,当时赵家的人派人过来,想要叫我嫁给他们家那个傻儿子,两家和亲,我当然不可能同意。”
韩如梦说到这就又哽咽住了:“结果,整个韩家上下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