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笔趣-第六百四十一章 秦良玉,大明的第一女英雄鑒賞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顾炎武越发觉得眼前的少年郎深不可测了。
同样差不多的年龄,对方可能看起来比他还要年少,也更加有为。
从敦煌到了现在的汉中,对方似乎对什么都知道一点点。
到现在。
他也只知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还没有到那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
更不用说,他所说的那些个想法,在江枫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就像是他所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其实原话是“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然后被江枫从中提炼出来八个字,早了几百年,出现在了大明时代周刊上面。
也正是因为这八个字,顾炎武的名气才更加出众。
不然,陈良谟也就不会请顾炎武为自己惩治亳州郡丞的事情写稿文了。
汉中之地在六月时,温度也有一些高了,再加上地处盆地,气候自然和北方之地又有了大不同。
江枫的身体早已经经过了系统的强化,而翩翩的身体也在吃了丹药之后,更加健康。
多少也有了一些无垢之气质,跟在江枫的身边,耳读目染之下,也有了一些不属于人间的缥缈之韵味。
顾炎武在这一路,跟着江枫吃香的喝辣的,却也面色红润起来,不再是最开始那个虽然整洁干净却还是一种憔悴和风餐露宿之后的体弱之感。
然而到了汉中之地没几天,就因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再一次生了病。
“你这身子骨倒是要多锻炼锻炼才行,连翩翩都跟不上。”江枫一边说着,一边从瓷瓶之中倒出一颗金黄的丹药。
“这是从益州拍卖会买回来的仙丹,你吃下之后,应该就能够药到病除了。”
躺在床上的顾炎武,听到江枫的话,顿时拒绝起来。
“无功不受禄,这些时日,一直备受你的照顾,我已经有了写愧疚之心,本想要这些恩情,以后再报答。
现在看来,是报答不成了。
这仙丹我早就听说了,到如今,一颗也要二十五万两,我就算是还一辈子,也还不清啊。”
“我这丹药也不是白吃的,你的才能也算得上是天下少有,就此泯灭于众生,实在是有一些可惜。
所以我才会花钱买来这颗丹药,等你吃了之后,就能恢复身体,到时候用你的学问给万民造福。”
江枫说完就直接把丹药塞进了顾炎武的嘴中,然后给他喂了一口水。
仙丹已经被江枫塞进了嘴中,拿出来肯定也不可能被别人再吃下去了。
顾炎武见此,只好喝下了江枫喂的水。
“大恩不言谢。”顾炎武喝完之后,对江枫说道:“以后你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向我言明,如若我能够帮得上忙,必然会出手帮忙。”
江枫点点头,说道:“一诺千金重,你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就许下什么诺言,我也不过是看重你的才能,大明当真要是没了你顾炎武,有可能万古如长夜了哟。”
吃了仙丹之后的顾炎武,不到一会儿就恢复了精神气。
这让他感觉,自己吃下的仙丹好想并不是那种二十五万两就可以买下来的仙丹。
但是恩情已经许诺出来,他不可能还会说什么救命之恩的话来。
有一些情义,记在心中比挂在口中更要让人信服。
恢复之后的顾炎武随着江枫一起来到了汉中城。
这里随处可见的不少奇装异服之人,他们的装扮和大明一般人的装扮有一些不同。
因为在这汉中之地,有着不少夷族之人。
而治理汉中之地的正是大明崇祯时期非常有名的一位女将军—秦良玉。
丈夫马千乘是汉伏波将军马援后人,世袭石柱宣慰使 ,马千乘被害后,因其子马祥麟年幼,秦良玉于是代领夫职。
秦良玉率领兄弟秦邦屏、秦民屏先后参加抗击清军、奢崇明之乱、张献忠之乱等战役,战功显赫,被封为二品诰命夫人。
秦良玉死后后世文人赞颂秦良玉所作的诗词非常多,近代冰心、郭沫若也对秦良玉大加称赞,爱国将领冯玉祥也曾说到:“纪念花木兰,要学秦良玉。”
明朝灭亡后,南明王朝追谥秦良玉为“忠贞侯”。
算得上是一代巾帼英雄。
而汉中也正是因为有着秦良玉的镇守,才会一直安稳地发展。
没有受到八大王之乱的影响,也没有受到叛军又或者是异族之人的攻占。
汉中白杆军,那可是大明戚家军之后最为强大的一支大军。
主将秦良玉每战必定是身先士卒。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枫和顾炎武两人才会从敦煌一路到了汉中之地。
就是想要见识一番这位大明奇女子。
在这汉中之地,明显感觉到了一种繁花似锦的民生,和陕西之地的粗犷不同。
汉中之地可能因为有着夷族之人的存在,所以大家的相处多少还是有一些礼节,犹如江南水乡一样。
进入了汉中城内,见到的是人来人往的主街道,两边各种各样的商贾,在推荐自己的货物。
翩翩对于这些琳良满目的物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感觉自己的双眼都有一些看不过来。
就在这时。
“噹!”
一声锣鼓响起,旁边的那些人连忙让开了一条道。
江枫和顾炎武见状,也随着人流让开了。
只见前面有着司仪的队伍,扛着牌子,还抬着一个打铜锣,一人敲打铜锣,用来开道。
而紧跟其后的乃是一青年,骑着高大的骏马,身穿红色的新郎服。
嫡女锋芒之狂妃
这应该是迎亲的队伍。
“这是谁家迎亲,竟然如此大的阵势?”顾炎武对身边一位小哥攀谈起来。
“你这算是打听对了人,我告诉你啊,这是巡抚刘大人的儿子,他要迎娶宣抚使之女。
这两人可是天作之合,如今整个汉中都在庆贺了。”小哥欢喜而又自豪地说着。
可以看得出来,只要是关乎于秦家还有马家的好事,汉中之人似乎都很开心。
顾炎武却微微皱眉,一个宣抚使一个巡抚,两家结亲,总有一些不明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