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951章 讓天竺人開開眼界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不,一点也不贵,那甘迪砂糖铺子的糖霜价格,跟我们的几乎还是一模一样,这才是我急急忙忙的过来的原因。在我过来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在那里买糖霜了,生怕买的晚了,他们就涨价了!”
安巴尼的这话,让米塔尔和安塞洛两人心中同时一沉!
蒔 舞
果然是出大事了!
“走,我们去看看!”
米塔尔果断的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安塞洛缓了缓神,也立马跟在后面。
“不可能,我们的糖霜铺子,卖的价格并不高,走的都是薄利多销的路子。如果我要是能够制作出雪白的糖霜出来,售价至少也要翻一番啊。”
安塞洛一边走,嘴里面一边念念有词。
糖霜的颜色,最开始是有些发黑,比较难看。
甚至坎普奇兰城内,还有不少糖霜铺子售卖的糖霜是发黑的。
但是安塞洛的作坊制作的糖霜比较高级,颜色已经没有那么黑,反而有种偏黄。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让糖霜的颜色变得更加好看,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如今听到有人能够制作出雪白的糖霜,他心中的震惊,绝对是巨大的。
虽然刚刚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生产出雪白的糖霜出来,但是内心之中,理智告诉他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主人,如果真的有雪白的糖霜,价格还跟现在的其他糖霜一样的话,那些大食商人可能也会很快的知道这个消息。到时候他们要么会让我们提供这种雪白的糖霜给他们,要么会借着这个机会压低我们的糖霜出货价格。不管是哪一种,对我们来说都非常的不利啊。”
班吉尔在米塔尔身边低声说道。
“这个甘迪砂糖铺子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洁白如雪的糖霜更是闻所未闻,一切都等到去到现场之后再说吧。”
米塔尔皱着眉头,加快了脚步。
……
在坎奇普兰城外的一处村落,甘蔗有的栽在山坡上;有的种在平地里。
放眼望去,一各个小山坡紧挨着小山坡,甘蔗林是一片连一片,东看不到头,西望不到尾,到处都是甘蔗,无边无际。
姆加尔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作为一名农夫,靠着种植甘蔗,他取上了七位婆娘,剩下了十二个孩子,是村立面甘蔗种植面积最大的农户。
他的甘蔗林像是给家乡铺上了汪洋的翠绿色的大海,配合着蔚蓝蔚蓝的天空,置身其中,姆加尔觉得自己有点分辨不出哪里是蓝天,哪里是蔗海。
真是美丽而又神奇,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啊!
“姆加尔,今年的甘蔗又是一个大丰收啊,看这些甘蔗,每一根都长得又粗又高,看着就让人觉得非常喜庆呢。”
普拉巴有点羡慕的站在姆加尔身边,心中有点后悔自己年初的时候怎么非得坚持种植水稻。
要是跟着种植甘蔗的话,岂不是现在的自己也可享受丰收的喜悦?
听说城里面今年的甘蔗收购价格,不仅没有下跌,还有一点点上涨。
这跟普拉巴的预想完全不同。
“再让它们长几天,我就把它们全部都卖了!到时候我一定去庙里给湿婆大神重新镀上一层金身。”
姆加尔的心情非常不错。
之前,甘蔗的长势虽然很好,但是姆加尔有点担心收购价格会下跌。
这种情况,往年也有出现过,就是甘蔗丰收了,但是收入并没有增加。
可是昨天他去城里面打听了一下,发现今年的糖霜售卖的非常好,连带着对甘蔗的收购需求也增加了不少,相应的收购价格自然不会下跌。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嗯,我也去给湿婆大神朗诵一遍赞美的诗经,让他保佑我的水稻能够卖上好价钱,到时候去给寺庙的神像镀一镀金。”
很多人可能觉得天竺都是佛教徒,其实并不是。
在后世。印度教才是当地最大的最大的宗教。
哪怕是唐朝时期,佛教也只是在北方的戒日王朝以及周边的邦国比较流行而已。
在南部天竺,则是信奉湿婆大神等其他大神。
这个时候,也没有印度教的叫法。
“普拉巴,要我说你明年还是跟着我种植甘蔗吧,你要是担心自己没有种植甘蔗的经验,那你把家中的地给我种植甘蔗,我付给你工钱也可以。这肯定比你现在种植水稻要挣钱。”
姆加尔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他跟普拉巴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但是这些年,两人的身家却是明显分化了起来。
姆加尔如今已经是村子里面最有钱的人,而普拉巴却是一直坚持种植水稻,觉得只有种植能够吃的作物,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
“到时候再说吧!如今村子里八成的土地都种上了甘蔗,就连大家吃的大米,有时候都需要去城里面购买,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大家可是连肚子都会吃不饱的。”
“哈哈!普拉巴,你太搞笑了!我们这里的土地这么肥沃,气候这么适合庄稼的生长,什么时候出现过百姓们没有东西吃的情况了?你这完全是多虑了。难怪这几年,每次我劝说你去种植甘蔗,你都不听!再这样下去,你们家就要成为村子里最穷的人家了。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们着想啊。像是我家的长子,如今还没有到婚配的年龄,就已经有许多人家想要把女儿嫁给他了。可是你呢?”
男人的钱,就是自己的胆气。
口袋里比较殷实的姆加尔,在普拉巴面前显得非常意气风发,仿佛自己就是这一片土地的掌控者。
“我家中还有一点事情,先回去了。”
普拉巴脸色变幻了一下,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反驳的话。
现实很残酷,他普拉巴现在确实是村子里混的最不好的人家。
这人一穷,就容易变得自卑,哪怕是不认可姆加尔的话,也说不出反驳的意见出来。
……
“排队!大家排好队!不用担心砂糖没有货,你们想要买多少,我们就有多少!”
坎奇普兰的一处街面上面,瓦哈拉尔正在全力的维持铺子的秩序。
这间甘迪砂糖铺子今天一开业就吸引了许多路过的行人的眼光。
铺子两边插着一排幌子,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标语。
“洁白如雪的糖霜大甩卖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错过就后悔!”
“你没有听过,并不表示它不存在!”
再加上瓦哈拉尔在门口摆了一排长桌子,上面放着一些试吃的砂糖,甘迪砂糖铺子几乎是在开业的第一个十分钟,就人气爆棚。
并不是只有华夏的百姓爱凑热闹,天竺的也不例外啊。
“甜的,居然真的是甜的,味道跟其他家售卖的糖霜相比,一点也不会更差,甚至让人感觉似乎更甜。”
“这家甘迪砂糖铺子的掌柜真的是好人啊!这么上等的糖霜,价格居然跟其他家的一模一样,这才是值得我们爱戴的商人啊。我要买一斤回去,也许过几天他们就会被逼着涨价了。”
“是啊,我也要买一斤回去!用这种雪白的糖霜冲水喝,感觉会舒服很多啊。”
“不可思议,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白色的糖霜,这简直就不是凡人可以做出来的,一定是湿婆大神显灵了啊。”
“这些糖霜细致的如同沙子,难怪他们把它叫做砂糖,还真是贴切啊。”
人群之中,不断的有试吃了砂糖的百姓发出惊讶的声音。
虽然试吃只允许大家用手指轻轻的沾一点糖霜含在口中,但是已经足以让大家对这个砂糖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了。
至于这种试吃卫生不卫生,安全不安全,根本就没有人在意。
天竺人吃饭都是直接用手抓的,试吃砂糖用手指沾着不是很正常的吗?
有些鸡贼的百姓为了试吃的时候多沾点砂糖,还故意把手指放在嘴里面含了含,沾满了口水之后插入到装满糖霜的盒子里面,这样就可以让整个手指都沾上雪白的砂糖。
这些行为,让已经习惯了大唐生活的瓦哈拉尔,心中忍不住升起了几分鄙视之情。
难怪大唐百姓把他们叫做蛮夷,还真是没有叫错啊。
“瓦哈拉尔,怎么样,还应付得过来吧?”
这个时候,甘迪也从铺子里面出来了。
眼前的这幅场景,让他非常开心。
他就不相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后,坎普奇兰城的商家们,还会不来找自己。
到时候,主动权就在自己手中了。
“主人,没有问题!虽然人有点多,但是我们有顺丰镖局的护卫帮忙维持秩序,狠狠的教训了几个不遵守规则的人之后,大家都老实了很多。”
瓦哈拉尔虽然如今再次的穿上了天竺百姓的服饰,但是整个人已经彻头彻尾的唐化了。
对于欺压坎普奇兰城的百姓,他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嗯,秩序不能乱,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主人,我发现不少人都重复的排队,为的就是多一次免费试吃的机会。但是我们的人手有点不足,没有办法把这种人挑出来。这些贱民,真的是天生就下贱,让人看不起。”
“没关系!只要他们试吃的时候遵守规矩,他们愿意重复排队就让他们排吧,我们不差这一点砂糖!”
甘迪之前还想着要不要找几个托,现在发现不需要自己安排,就已经有人主动的担负起了“托”的角色,怎么会去驱赶呢?
“那好吧!主人你就是太过仁慈,太过善良了,让这些下贱的人占了便宜!”
瓦哈拉尔跟甘迪说的都是唐语,也不怕其他天竺人能够听懂。
虽然大唐帝国如今是这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强大国家,但是整个天竺,会说唐语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瓦哈拉尔根本就不认为排队的这些百姓之中,会有谁能够听得懂唐语。
自从加入到长安县的户籍之中,成为一名真正的唐人,瓦哈拉尔跟甘迪就很少说天竺话了,如今也就是为了挣钱,在与百姓们沟通的时候,他才会再次的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天竺人。
……
“主人,就是这一家,他们售卖的糖霜,跟我们之前见过的完全不同,不知道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甘迪砂糖铺子外面,安巴尼指着人群前面的那一条长桌,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安塞洛。
“你刚才已经排队过去试吃过了他们售卖的糖霜?”
安塞洛看着长长的队伍,心中的担忧更甚了。
“是的,我亲口尝试过了!我很确定,他们售卖的就是糖霜,只是不管是颜色还是外观,都比我们作坊里面生产的要好看很多!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售价真的太低了,我想象不到他们这样还怎么可以挣到钱。”
安巴尼作为安塞洛的得意下属,自然也对制糖的工艺颇为了解,甚至可以说他的制糖技术,在整个天竺来生,都算是比较高超的。
“安塞洛,你觉得这个雪白的砂糖,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一旁的米塔尔觉得如果安塞洛也有办法生产出雪白的糖霜的话,那么眼前的问题就好解决很多,哪怕是他们制作的白砂糖,价格很高昂。
如果不行的话,那么局面就很被动了。
“米塔尔,说实在的,我做梦都想把作坊的糖霜加工成这个样子,但是这么多年来,哪怕是我们的制糖技术已经提升了很多,但是我也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把糖霜长成这个样子。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整个天竺,就没有哪一家制糖作坊,能够生产出这样的糖霜出来。要不然我早就得到消息了!”
“这么说,你认为这个甘迪砂糖铺子,不是我们天竺人开设的?”
“虽然甘迪这个名字是天竺常见的名字,我看那个忙碌的伙计,也是典型的天竺人。但是在维持秩序的护卫当中,我似乎看到了唐人的身影!”
“唐人?”
米塔尔惊叫了一声。
作为坎普奇兰城最大的贸易商,他自然是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国家叫做唐人,自己经营的丝绸和瓷器,就是从大唐而来。
如果这个甘迪砂糖铺子售卖的糖霜是从大唐而来,那么他们可以做到洁白如雪,那就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