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541章 廢督裁兵(上)閲讀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在张汉卿逐渐安顿了两湖局面后,下一步动作已摆上案头。两广、云贵鞭长莫及(湘南、湘西诸地尚未平服,张汉卿以新兵1个师及靳云鹗旅围剿中,一边练兵,一边既作为西南、华南的缓冲)。
四川交通不便,且已四分五裂,短期难成气候,倒是直系扼守北方心藏,背靠京畿,又拥有河南、河北人口大省,兵员充足,为心腹大患,是统一北方的重要劲敌。
恶魔慈善家 万年老鱼
张汉卿决意东进安徽兵力薄弱之地,而后据皖观江浙沪,以取得在华东的重要财源支撑。此时安徽许世英主政期间所提出的反对贿选、撤督裁兵等的政策遇到了地方军阀强有力的阻扰,皖争迭起。
1921年10月许世英临危受命,在安徽省担任了第七届省长。上任次年,即宣布了倪道烺等包办的贿选省议员资格无效,进行重新改选,以支持全省各界人士反对第三届省议会贿选的斗争。
1914年在袁世凯为复辟帝制而首次解散国会(全国议会)之前,安徽省议会已被北洋皖系军阀、安徽都督倪嗣冲解散了,创全国解散议会之先例。
1916年,袁纪洪宪帝制失败,各省议会复活,皖省亦恢复省议会活动。
1918年在第二届省议会的选举中,倪通过私党“公益维持会”在幕后操纵,使所产生的108名议员中,十之八九皆倪氏私党。
第三届省议会选举,循例由“公益维持会”指定竞选人,公开收买选票,伪造选举册,使第三届省议员均为清一色的倪氏私党,因而反对贿选成了安徽人民斗争的主要目标。
在“六二”学|潮推动下,社会各界组织了“澄清选举团”,调查贿选情况,搜集证据,分别向就近的法院起诉。旅居沪、宁、京、津的同乡团体,也纷纷驰电声援。当时省长为聂宪藩,不敢召集省议会,恐舆倪嗣冲发生矛盾而辞职。
倪的胞侄倪道烺则以40万元巨款,买通国务总理靳云鹏发表李兆珍为安徽省长。因李兆珍是倪嗣冲的幕僚,为倪道烺的老师。
消息传开,安庆市全城罢市,拒李风潮,很快波及全省。李兆珍隐匿在省署视事八天,则感到呆不下去,即宣布决不恋栈而离去。李兆珍被逐后,安徽旅京同乡会提出“皖人治皖”的口号,并提议由许世英出任安徽省长。北京政|府采纳了此意见。
许世英于1921年10月底回皖担任省长。他首先宣布第三届省议会议员的资格有待法律解决,同时声言公开民政、财政、维持教育经费等。当时的皖境,军阀势力盘根错节,如不欲与其同流合污,将处处棘手,寸步难行。
许世英的表态,虽然受到了各界人士的欢迎,可是贿选议员在慌恐不安的同时,竞群集安庆,先行发难,他们强迫新任政务厅长王淮琛召开省议会,王淮琛被迫辞职。接着贿选议员复自行公告于 1922年1月19日召开第三届省议会。
许世英则针锋相对,以省长名义贴出公告,明令禁止。贿选议员不理,如期在该日下午三时开会,省府派警察厅长前往阻止,贿选议员不接受劝制,私推临时主席、议长、副议长。许世英又揭告示,宣布“此种自由集会无效”,并电呈北京政|府大总统、国务院、内务部、司法部。
贿选议员这时一面贿通许世英的左右僚属及亲戚故旧,对许威胁利诱;一面电内务部控告许世英“违抗教令、破坏法律”,自称自行集会行使职权,符合国际议会惯例。双方各不相让,各自派人赴京、津等地活动,霎时间,安徽政潮迭起,风浪滔天。
许世英因同时整顿吏治,得罪了各县的军阀余孽和饥鹰饿虎的爪牙,攻讦诽谤之声由此四面袭来。安庆城内,无是生非、无中生有地恶意中伤许世英的印刷品到处可见。
雷 古 魯 斯 決定 不當 聖 鬥士 了
面临这种情况,许世英沉稳应对,一方面借公布赈抚情况之机,对社会流言诬陷,加以批驳;另一方面继续推动反贿选运动日益扩展,自1921年冬至1922年春,先后由法院判决无为、桐城、宿松、舒城、广德等地第三届议员资格无效。
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
这时,诸贿选议员狗急逃墙,又分别去京、津、沪、宁、汉等地煽风点火,千方百计与许世英为难。
另一件棘手的事,就是执行裁兵的重大决策。
我 真 的 是 反派
1922年2月,华盛顿会议,继海牙会议之后,提倡各国裁兵,亦呼吁中国裁兵。远在武昌的张汉卿首开废督之先例,率先宣布辞去所兼陕甘巡阅使、甘肃督军职务。
接着韩麟春亦发通电,自辞陕西督军。张作霖、孙烈臣、吴俊升也不让人专美于前,相继宣布辞去本兼各督军职务。
这时奉系麾下各省均已达成文官治政,军人统一控制在人民军、关外奉军、东北边防军及东北护路军各司令部之下。彻底摒弃了民国初军阀林立,军人干政的不良风气—-张作霖父子要的是全国的“大政”,祸乱地方之弊端,当然不能在治下出现。
而且军人不干政,装备、军饷统一由总部发放,各路诸侯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自成体系,也间接地防止其拥兵自重,实在是一条控制军队的妙计,张作霖推行起来不遗余力。
各省也掀起了废督的口号:山西督军阎锡山也顺应民意,改督军为军务督办。粤、桂、滇、川、黔、闽、浙各省督军改为军务督理,虽然换汤不换药,却也说明军阀统治之不得人心。
在此大气候下,废督裁兵也成了皖省的舆论中心。
当时安徽的军队为倪嗣冲和张勋的遗产,全省成了倪嗣冲旧式巡防营的天下。倪嗣中被袁世凯封为安武将军后,该部亦改称安武军;张勋定武军的徐州镇守使所部,亦驻守在皖北境地。张勋复辟失败后,徐州镇守使张文生所率的定武军,即归属倪嗣冲节制,改称新安武军。
新委武军有40营(每营号称万人),旧安武军共五个混成旅。当时皖省岁入800余万,支出军费为其大宗,计旧军年380万,新军140万。皖省本贫瘠,灾歉之余,综计新旧债项,毛愈400万。
许世英认为皖省的财政因支付军费过巨,以至百业不振,为此他建议:先将新军的军费全部由中|央承担,并归中|央主持裁撤;旧军的裁撤,则照国务院规定办理。
炼体通神 猫熊
安徽的废督裁兵运动,得到了省内外各界人士的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