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txt-第兩百零二章 任性閲讀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将军!”
一大早,武勤安便从帐外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穆寻钏私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这武勤安平常虽然也不是特别稳重的类型,但断也不会如此莽撞。
“发生何事了,这般阵仗?”他早已衣着整齐地坐在桌后研究兵书,争取能够早日找到对付临军的办法。
若是楚国战无不胜的威名被他毁在手里,那可不妙了。
“穆将军,属下今日辰时在帐外打水洗脸时,忽然一个东西就从属下的头上砸下来,属下还以为是军营里进了刺客,没想到属下定睛一看,那东西竟然是一本书,而且还是与巫蛊之术有关的书!将军你快看看!”武勤安将东西迫不及待地呈递了上去,倘若里头记录的东西是真的,那么他们楚军可就有救了啊!
穆寻钏将那本东西接过,外头是什么也没写的纸纸封,里面的纸张也很是古旧。
然而他越看里面的字越是心惊,那些字在他眼中连成句子,刺得他浑身热血翻涌。
穆寻钏握着古书的手缓缓收紧,这竟然……竟然真是巫蛊之术的解蛊之法,虽然他是个外行,但他也是中过蛊的人,其上书写的一些中蛊之后症状与他先前表现出来的一些症状不谋而合,所以叫他不相信也难。
但他一个人的判断还不够,如今必须谨慎行事。
“你去将容儿叫来。”穆寻钏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武勤安走出营帐,唤人将穆习容叫来。
不过多时,穆习容便到了帐外。
她以为是大哥发生了什么状况,于是动作分外利索。
惹爱成瘾:邪少的宠妻
“大哥,怎么了?可是你那里觉得不舒服了?”穆习皱着眉不无担忧地问道。
穆寻钏摇了摇头,“我无事,容儿,你先上前来看看这个。”
穆习容依言上前,去看穆寻钏递过来的东西。
“这……”穆习容原本紧紧皱着的眉头此时却渐渐松开了,眼神中绽放出惊喜的神采来,“大哥!这书你是从何而来?!”
也无怪她如此反应,这书中记载的就是她之前想破脑袋试破脑袋都没有研制出来的解除巫蛊之术的药方。
没想到在这本其貌不扬的书中出现了,这可不是天赐之喜吗?
“容儿,你可有看出什么吗?”
穆习容不掩激动神色道:“大哥,这书里头记载的,正正是能够解蛊的药方,这书大哥是从何而来?这下那些士兵身上的蛊就都能解除了,我们日后也不用怕临军耍那些阴招了!”
这书的价值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急火之中的一盆天上之水,对他们的意义不可谓不大。
“这是武勤安在辰时发现的。”至于发现的方法有些啼笑皆非,穆寻钏就没有仔细说下去。
“诶,这一页是什么?”既然穆寻钏已经说了,穆习容也就没有多纠结,但她翻着翻着,忽然看见书籍中一处格格不入的一页。
她将那上头的文字念了出来,“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这诗并不难懂,诉说地正是相思之情。
“这字迹……”穆习容念完之后看见那页纸上的字迹,却是心头一惊,这字迹怎生这般眼熟?
尔后她脑中闪过一些什么,那些画面也与这眼前的合在了一起,让她很好地识别出了这是谁的字迹。
她喃喃着说道:“这是……这是宁嵇玉的字迹……”
穆寻钏听到了她的低语,也有些诧异,这书中竟然有宁嵇玉的字迹,也就是说这本书可能就是宁嵇玉派人送出来的。
“容儿没认错?”他反问说。
“我不可能认错,这就是他的字迹。”先前她没往那方面想,如今确认了后便很笃定。
所以他这是在临沧找到了解巫蛊之术的书,而有借由这本书来向她诉说相思之情吗?
穆习容想到此处,心头有些热,那为何他还不回来呢?莫不是在临沧遇见了难以解决的危险?:
穆寻钏叹了口气,“宁王连这密书都送出来了自己却没回来,看来临沧那边确实是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抓他。”
穆习容听言没说话,沉吟了片刻,说道:“大哥,我想去帮他,至少不能让他一个人陷入危险之中。”
“容儿,并不是大哥故意要给你泼冷水,只是如今临沧戒严,去临沧难上加难,恐怕行不通。况且,那边情势危急,你去了也恐怕并无助益。”穆寻钏继续道:“大哥相信宁王既然能够传出此书,就一定会有自保的法子的。”
这些道理穆习容自然都懂,但懂是一回事,可她仍旧想要去到宁嵇玉的身边,陪他一同渡过难关。
她知道这是任性的想法,可若是她深陷泥沼,宁嵇玉估计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到她身边陪着她一起渡过难关。
所以她也一样。
穆寻钏见她不说话,缓缓叹了口气,道:“大哥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决意要去,大哥也不会拦你,你真要去的话,就把纪携带在身边吧。”
“谢谢大哥。”穆习容道。
狼兄
纪携为人确实不错,处事不惊,谨慎小心,上次他们经历的事便可以说明一切,有他帮忙是再好不过。
不过她怕纪携会觉得在她身边做事是大材小用了,此事还得先问过他本人的意见才行。
“既然这本书可行,那接下来大哥便让军医去下发给每个将士,届时不怕他临沧再使这些阴诡的招数。”这巫蛊之术解除有了希望,穆寻钏心头压着的那块石头也稍稍抬起了一些,让他难得地能喘了口气。
当然,这一切自然还是要归功于宁王。
如果没有他深入临沧,恐怕楚军还要长久地受这巫蛊之术的压迫。
也无怪他妹妹对宁王这般痴心了,所幸宁王也并未辜负穆习容。
“好了,如今最紧急的事情解决了,容儿你可以好好休息几日了,听武勤安说这阵子你睡得很少,有次甚至在给士兵把脉的时候昏倒了,你还年轻,更要仔细照顾身子才是啊。”穆寻钏语重心长道。
穆习容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只不过是太过困了而已,他们言过其实了,眼下事情有了着落,容儿自会好好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