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糯米滋海豹-1038.歷史垃圾桶裡的兩個老人展示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面对一点距离感都没有的路德,玛俐接受了路德的邀请,成为了他的导游。
电话那头的聂梓皱起了眉头。
“你,导游?”
不管聂梓会有这种反应,他可太清楚自己的这个妹妹了。
和熟悉的人相处还好,表情多少还显得正常。
但是如果是和陌生人相处…
好听点说是喜怒不形于色。
中性词是面瘫,近似三无。
难听一点就是成天冷着脸,拒人千里之外。
而且说话声线跟她冷着的那张脸一个样,没什么温度。
聂梓都能想象玛俐给路德介绍尖钉镇的景点的样子了。
“这是很有年代感的酒吧。”
“这是古建筑群。”
“这是旧住宅区,只有游客才会觉得有意思,本地人看你拍照会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聂梓想的没错,玛俐就是这么和路德一行人介绍的。
这也导致路德游览的一圈下来,最大的疑惑是,自己都逛了些什么?
“你不是一直在抢速度拿连胜吗,为什么突然慢下来,开始参观比赛当地的风景了?”
玛俐问出这话其实也没想着得到回答,毕竟这涉及到路德的个人安排。
她也不傻,早早看出路德出现在伽勒尔背后有着神奥联盟的影子,牵扯的事情错综复杂。
然而路德回答了,而且他的回答坦率得让玛俐怀疑自己的耳朵。
“哦,控制一下节奏。”路德说,“我稍微摸索了一下你们的排位赛制,有一些心得体悟。”
“我只要控制好比赛的速度,就能保证系统依照我的胜率和胜场这两个数据匹配的对手全部都是实力不济的训练师。”
“只要掌握好这个尺度,我可以慢慢拿到一百连胜。”
玛俐瞪大了眼睛,短短一阵子相处,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被路德的言行震惊到了。
“你就不担心丹帝抢先一步达成这个记录吗?”玛俐问。
路德嘴角微微上扬,他揉着手里的妙喵,笑着说道:“丹帝现在要面对的对手只会越来越难,而且换个角度去思考,他正在帮我阻止别人连胜,因此我还真的不担心。”
“那,你也不担心我把这些话告诉伽勒尔联盟的人?”
玛俐紧盯着路德,想要看出他说这些话的真正用意。
他不相信能被神奥联盟派来搅局的人是这样嘴巴不牢靠的人,也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这样厉害的训练师把自己的意图全盘托出。
“聪明的你猜猜看,我现在说这些话,是希望你不告诉他们,还是希望你当传声筒,告诉他们?”
听着玛俐的描述,聂梓都能回想起路德报名用的证件照上那张略带讥嘲之意的笑脸。
难怪第四天时候路德连胜了二十五个大场,但是今天只有十个大场,而且还有心思在比赛之余游山玩水。
他是在有意地在控制比赛节奏,利用他摸索出来的匹配机制特点,强行让机制为他的连胜服务。
那他为什么要告诉玛俐?
玛俐想得头疼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聂梓也是如此。
路德完全可以闷声发大财,就这么利用机制渔利,直到完成记录再公开这个操作方式,引得伽勒尔联盟被嘲笑。
他被神奥联盟派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无论如何,排位机制的漏洞被利用是显而易见的,聂梓只能把这个消息告知高层。
高层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上的表情更加拧巴了。
“又是路德,又是他!”
“比赛才进行了五天,怎么什么事情都有他的身影,匹配机制的算法他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摸索出来?”
“他第一天就开始连败,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算法,我们是不是有被神奥联盟收买的内鬼!”
“你们别这么激动,一个个想要去清查设计匹配算法的人说不准正是神奥联盟想要我们做的事情呢?”
“先问一下负责算法的那几位吧,问清楚路德说的是不是真的。”
几位负责为伽勒尔锦标赛设计匹配机制的大佬连夜被叫到了总部开会,然而在听到路德的描述之后,他们却无奈地笑了出来。
“你要说是算法漏洞也说得通,只是我们真的没想到,有人能连输这么多场啊…”
“匹配机制基本就是按照胜率,胜场,积分三者相结合,进行智能匹配,可是当路德输太多之后,匹配系统就会默认他是实力最差一档的训练师。”
“未来一段时间里他能,且只能匹配到失败场数极多,胜率极低的训练师,如果没有,才会向上取…”
“所以这真的不是系统的问题…这是,这是…”
说话的大佬说了几句之后不说了,无可奈何地又笑了笑,玩起了手指。
但是看着他眼角余光瞅着伽勒尔联盟高层,他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系统没太大的问题,匹配机制虽然有不合理的地方,也不是太严重…
问题只出在规则和审核上。
归根结底,路德这样疯狂演人的训练师就不该能在这个锦标赛上继续活跃。
然而你们不敢封禁他,让他肆无忌惮,那匹配机制自然受不了他的折腾。
等到高层送走这几位设计算法的大佬之后,有人不满地指责道:“他们的算法本来就有问题,可现在他们却不承认,你们居然一言不发?”
“消停点吧,算法是有问题,但是我们也只能帮他们擦屁股了,不然你想怎么样?”一位老者瞥了一眼说话的人,“你难道想要告诉其他来参赛的训练师,我们精心准备的匹配机制有点瑕疵?”
“现在他们回去就是连夜重新布置人手,重编算法,把一些漏洞堵上,以防有人有样学样。”
有人说:“他们其实问题不大,而且他有一点说的没错,问题出在路德身上,你没法阻止他,他就会让更多的问题暴露出来,届时锦标赛…恐怕要成各个地区的笑柄了。”
“怎么阻止,你也听他们说了,现在路德能且只能匹配到系统默认为实力最差的那群训练师,我们根本没有一个人处在那个匹配范围!”
如果锦标赛开赛之前有人告诉伽勒尔高层,一个训练师就能让他们每天晚上血压升高,他们一定不信。
现在他们不得不信。
这样下去别说血压升高,怕是血管要炸了。
“忍忍吧,路德的积分就快进入正常匹配范畴了,为了横扫各种记录,他必然不会再输下去。”
“可还有个问题,你们还没讨论过。”有人忧心忡忡地开口,“如果我们派去狙击路德的训练师,打不过路德怎么办?”
锦标赛开始的第六天上午。
水舟镇港口,风尘仆仆的灰石拿着一口大箱子走下了客轮。
衬衫几乎没法盖住他几欲撑开衣服的壮硕肌肉,阳光照射下,他古铜色的皮肤充满了一种狂野的美感。
如果不看他满头的白发,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年轻人。
找准地址,灰石在水舟镇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推开了一间酒吧的大门。
喧闹嘈杂的声音,年轻人大白天纵情畅饮的浓重的酒精气息迎面而来。
酒吧侍者看见灰石立刻迎了上去,礼貌地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他的。
“我找你们老板塞勒,他没死的话,就通知还在伽勒尔地区的老伙计今晚见个面。”
说着灰石给侍者留下了一张带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径直离去。
午夜时分,水舟镇郊区附近的一个大排档前,灰石大马金刀地坐在一条长椅上,面前是慢慢一箱啤酒,以及刚点上来的卤煮和烧烤。
灰石拉开一罐啤酒,喝了两口,回过头看向大排档的老板。
“塞勒,我不知道你有了酒吧还跑出来经营大排档,这算什么,体验民生?”
塞勒是个和灰石差不多身材的老爷子,刀削斧劈的刚毅面孔,凌厉的眼神,光是看人一眼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路德在这里一定会讶异地在他和灰石之间来回扫视。
路德曾听说灰石以前的同伴一个个都是不逊色于他的狠角色,可从未得见。
未曾想,其中一位,就在伽勒尔。
也不知道这样的人经营大排档,什么人敢来光顾。
忙活了一会,塞勒拿着一盘油汪汪的炸素丸子坐到了灰石身边。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吃什么都重油重盐,这么吃你居然能一点病没有活到现在,真特么是个奇迹。”
灰石忍不住感慨。
说完,他拿起酒杯和塞勒碰了一杯,然后不约而同站了起来,把酒缓缓倒在地上。
“抱歉,我不知道他们已经过世了。”再度坐下之后,灰石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悲伤。
塞勒不意外然地笑了笑:“你说得对,我应该是属王八的,整天糟蹋自己身体,不注意饮食,不爱惜身子,但是偏偏一点事没有,活得好好的。”
“他们呢,一个整天把养生放嘴边,为了孙子戒烟戒酒戒女人,什么都戒了,结果病一来,身子一僵,没了。”
“一个呢,搭档精灵过世之后整天郁郁寡欢,一听到精灵对战的声音就掏出精灵球,紧张兮兮的,最后选择上吊解决了。”
“真想把我的寿命分他们一点啊。”
塞勒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然后美滋滋地把丸子放到嘴里,用力一咬,汁水四溢,烫的这家伙不断地“嘶哈嘶哈”。
这德行,跟当年灰石和他解决了盗猎团去路边摊吃饭时候一个样,几十年了,没改过。
“我听说你几年前就退休了,过得怎么样?”塞勒问,“要是实在不如意和我一起来经营大排档得了。”
我是军火商 小胖吃排骨
“如果你喜欢和年轻人们打交道,酒吧给你玩也行,总之你死慢点,别又死我前头了。”
塞勒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了:“每次死人我都得穿得整整齐齐,正正式式的去给他们送葬,在葬礼上还要按照礼仪走流程,一套下来麻烦死了。”
“我求求你,死我后面,别折磨我了。”
“你身板好,到时候你和我家那个兔崽子领我骨灰时候小心点,不要一想起当年我们的破事一激动给我扬了。”
灰石依旧无法欣赏塞勒的幽默,他从以前开始就是喜欢说烂话的人。
哪怕是面对数倍于自己的盗猎者包围自己,他依旧能开自己,开盗猎者的玩笑。
不过这一次灰石还是听出了塞勒话里别的意思。
“我退休之后也想把精灵托付给别人,上吊完事了。”
灰石的话让塞勒手里的丸子掉了下来,紧张地看着灰石。
“不过后来这个念头打消了,有个人让我重新活了过来。”灰石说。
“靠,让一个老古板起死回生,这能力牛叉了,这等厉害人物赶紧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愿意称他为死灵术士。”
看见灰石脸色不悦,塞勒愣了一下,一直在说烂话的他擦了擦因为手抓丸子变得油腻的手,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抱歉,你知道我一直是这么个人。”塞勒说,“看来那个人真的对你很重要,你很在乎他。”
“非常在乎,我这次来伽勒尔也是为了他。”
塞勒深呼吸,说:“行吧,只要不是伽勒尔联盟的重罪犯,我多少能靠关系拿到一些消息,如果是…灰石,你知道我最痛恨的是什么。”
“徇私舞弊,包庇罪犯。”灰石回答道,“你想太多了,他是个善良的人,做过最黑的一件事不过是把一个人拆了。”
恶少爷的冷漠女佣
“字面意义的拆?”塞勒愣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如果你希望我描述细节,我可以说说。”
“不了,你对善良的定义什么时候这么…叹为观止了?”
灰石不知不觉又被塞勒带进了烂话沟里,为了避免这样的对话节奏,他索性把自己和路德的事情细细地说了一遍。
“你说的这个路德…有点耳熟。”塞勒摸着胡子思索道。
“他刚刚把你们伽勒尔的排名榜单刷了一遍。”
塞勒一擂拳:“哦,这不是我孙子觉得很酷的那个最速传说吗,没想到是你的恩人啊。”
灰石听到最速传说这几个字脸上不由得出现了笑意。
即便是不怎么关注精灵对战的塞勒也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路德,可见路德这回是真的火了。
“你想让我帮他做点什么?”塞勒问。
电影世界逍遥行
“你是伽勒尔的地头蛇,联盟,国际刑警,甚至三教九流你都门清,所以我希望你能在伽勒尔联盟下黑手前,提醒一下我。”
灰石猛灌一口啤酒:“让我去会会那些人。”
一直说着白烂话的塞勒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
“现在的联盟都是有底线的,又不是我们父辈经历的那个时代,别想太多。”
灰石摇了摇头:“在遇到路德之前,我一直很悲观,你懂我才对的。”
“最好的情况就是相安无事,证明我多心了,也证明我这样的人就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里,学着你这样没心没肺的过日子。”
“塞勒,其他地区的老伙计已经老到动不了了,有几个我去看的时候插着管子正在病床上吊命,还有的坐在轮椅上与我击掌,像是返老还童一样大喊着为我加油。”
“他们都找到了自己后半生的意义,幸福地度过了一段美好的光阴。”
“可是我比较晚,我一直到几年前才遇到路德,才真正地享受另一种生活。”
“我还期待着他和麻衣,或者别的什么人生孩子,反正孩子越多越好。等他的孩子长大了牵着他的手,我会把我的知识都教给他,让他喊我爷爷…”
“这是我的愿望…你懂我的意思吗,塞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