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讀書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你完了!”
李暄幸灾乐祸的说道。
尹浩深有同感,点了点头。
家里有好诗词的女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喜爱。
结果贾蔷拿这样一阙连他们读着都惊艳的诗词,去哄一青楼女子,这不是作死又是甚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此事闹大后,绝难瞒过家里,贾蔷必吃不了兜着走!
贾蔷冷笑道:“这是吴凤良写的,又不是我贾蔷!”
李暄、尹浩都笑骂起来,贾蔷小声叮嘱道:“一会儿都惨一些,最好见点血。王爷,看你的了!”
前面婢女还在好奇,这都“中标”了,怎还不急着去见月仙子,反倒在此嘀嘀咕咕?
正纳罕间,菊字间包间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
贾蔷、李暄、尹浩三人对视一眼后,贾蔷与李暄使了个眼色:请开始你的表演。
李暄瞪了他一眼后,心里却觉得着实有趣刺激,转过头来破口大骂道:“瞎了眼的狗东西,你娘亲没教你孝敬乃翁?”
来人脸都青了,他们自忖身份何其高贵,几个青州来的土包子,居然敢如此辱骂羞辱他们,还是在丰乐楼这等佳丽遍地的地方。
颜面何存?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好球攮的!哪里钻出来的野种,以为这里是你们乡下,随你他娘的撒野不成?给爷自己掌嘴!”
进来之人,先看衣裳再看人,一眼瞧出三人衣着寒酸,愈发震怒。
李暄生生气笑道:“好忘八,爷还没见过比你更有种的!你娘怀你的时候,遇到熊瞎子了罢?不然也没这样大胆的道理。”
尹浩也喝道:“嘴巴放干净点!不请自入,着实无礼!”
来人陆续往里进,加上别的包间的过来凑热闹,一会儿就进来了一二十人。
听闻尹浩之言,引得哄堂大笑。
贾蔷冷眼旁观,见进来多人,竟无一认出三人来,心里暗松了口气。
想想也是,衙内圈子也是分等级的。
最顶级的那一波,今晚肯定不会前来。
一个醮夫再嫁年过二十五高龄的女子,哪怕有月仙子美名,他们也丢不起这个人。
年过十八的,怎么好下手?
他们可不是传说中癖好奇怪的某位国公……
而实际上,下面的圈子,也很少能见到顶级衙内圈的人。
贾蔷自不用多言,从不和那些人搅和在一起。
李暄就更不用提了,宗室里都是特立独行不与人来往的一个怪胎。
至于尹浩,尹家素来低调,他连化名都不用。
即便此刻有人曾远远目睹过三人的模样,可也绝想不到眼前衣着普通寒酸的人,会是那三个顶尖人物。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办了……
“跪下磕头!不然今儿个不把你们卵子捏出来,爷就不是李二郎!”
最先踹门的那位阴狠说道。
立刻有捧哏的在一旁介绍道:“这位是刑部右侍郎的侄儿,也是长安县令吴大人的小舅子……”
李暄骂道:“你就是刑部侍郎他爷爷,长安县令他祖宗,也不能不请自入,球攮的混帐!”
李二郎当即就要发作,被一旁一个锦衣年轻人劝住,笑道:“二郎,且等等。”
说罢,看向贾蔷三人,审视了番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却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笑道:“你们不是都中人士,许多门道不清楚,只当这是青州,一时鲁莽,约束不住野性,倒也能理解。给你们一个机会,把月仙子的名额让出来,再给李二郎磕头赔个不是,今儿这桩事就算了了。不然,挨一顿打是轻,扒了你们这身青衿,滚出京城都是等闲。至于能不能回到家,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敢辱骂刑部侍郎,长安县令……呵呵,今儿你祖宗来了也保不住你。”
这话李暄听了喜欢!
“好野牛肏的,敢情这朝廷都是你家开的。天子脚下,还有你这样的狂徒大放厥词?”
李暄可劲儿的吸引火力,趾高气扬道:“除了我们兄弟,今儿还有谁配见月仙子?”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只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蛤蟆眼里不知天高地厚。
云珍缓缓走出来,阴森道:“你看我配不配?”
旁边众人围绕着他,倒颇有几分核心大佬的气势。
孰料李暄看着他却摇头道:“你哪位?就这也有脸往外站……家里没镜子,总会撒尿罢?”
云珍:“……”
他恍惚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旁边有人忍笑小声道:“国舅爷,他说让你撒泡尿自己照照……”
贾蔷、尹浩哈哈大笑起来,这话绝了!
二人给李暄比了个大拇指,点赞!
云珍一张脸却狰狞扭曲到可怖,咬牙嘶吼道:“给爷打!打死了,爷负责!”
可以想象,这句话将会流传出去,而他云珍的名字,也会成为丑闻里的笑料。
这让近来志得意满,自诩成为顶级人物的云珍如何能接受?
“打!打!”
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门外虽有丰乐楼的管事想来劝架,也被人拦了下来。
七八个年轻浪荡子做帮闲,狞笑着上前,贾蔷给李暄使了个眼色,李暄暗骂了声后,却也使狠,迎着一个强壮些的过去,一步蹿前,用鼻子怼上了那人的拳头……
鼻血瞬间呲了出来,李暄也不堵不捂,任由鼻血往下流,很快衣襟沾湿了大片。
他又用手抹了把脸,头发上眉毛上都染红了……
贾蔷心里暗叹一声,这厮的确是个孝顺的,随即怒吼一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是想造反!”
说罢,上前朝一个拎起凳子朝李暄砸去的锦衣男一拳轰去。
这锦衣男耳边还簪着一朵花,不知作的甚么妖。
贾蔷力道何等重?
即便避开了要害,一拳打在肩胛处,也听到“咔嚓”碎声,锦衣男惨嚎一声摔落在地。
“好球攮的!还敢行凶害人!快打发人叫长安县衙来人!”
“叫刑部来人!”
“去叫巡捕五营的人来!”
“去叫兵马司来!”
“去叫立威营来!”
李暄一抹一脸血,厉声道:“尽管去叫!当爷是吓大的?一群杂碎就会吹牛皮,叫不来你们就是爷脚底板下的粪蛆!”
好家伙!
这下连看热闹瞎起哄的人也得罪了,本是虚张声势吓唬外省土鳖,这下为了体面,也不得不真的叫人了。
“一起并肩子上!不能叫外省忘八欺咱京城爷们儿没种!”
二十来人或抄凳子或抄花瓶,人潮汹涌的冲向三人。
贾蔷一手将李暄拉到后面,随手抄起身边一个椅子,他双手用力呼喝一声:“哈!”
实木交椅生生被他扯裂,劈下两个椅子腿,迎着见此已经愣住的一群人冲了进去。
随着一片鬼哭狼嚎声响起,李暄咧着一张血嘴也冲了进去,举起一把椅子,一下就将云珍砸倒,连砸三下,云珍嘴里已经开始吐血后,李二郎被贾蔷打的都快变形了,嘶吼道:“你们敢打国舅爷?!必要诛你们满门!”
三人同时住了手,似受到了惊吓。
李暄倒吸一口凉气,道:“哪个是国舅爷?”
周围人以为他怕了,指着他椅子下面那个道:“就是你砸的那个!”
李暄道:“果真要诛爷满门?”
众人纷纷叫嚣:“诛你九族!”
李暄咬牙笑道:“好!不诛你们都是忘八养的!”
说罢,又狠狠一椅子砸下。
就这时,丰乐楼管事引着一众长安县衙役进来,淡淡道:“闹事行凶的就在里面。”
七八个魁梧衙役进来,当头一个看到李二郎倒在血泊里朝他招手后,登时大怒道:“哪个忘八肏的敢在丰乐楼闹事?”
贾蔷见之同李暄道:“日宣兄,你老子的官儿好像比县令大些?”
李暄冷笑一声,使狠道:“长安县令算个球!”
贾蔷哈哈一笑,道:“那还等甚么?”
说罢,挥舞起两个椅子腿,将进来的七八个魁梧衙役,几下打倒在地,凶威滔天。
满屋子倒在地上的人,都有些惊惧了,这厮看着清秀绝伦,又诗才无双,怎还是一个杀坯?
未几,丰乐楼管事又领了一拨人进来,道:“刑部孙郎中带人前来拿凶徒!”
贾蔷问李日宣道:“你爹比刑部郎中还要大些?”
李日宣道:“刑部郎中不过五品官,算个鸟毛!”
贾蔷哈哈笑道:“好嘞!”
说罢,连当头文官在内,一人赏了一椅子腿,悉数撂倒。
丰乐楼下,五城兵马司副指挥胡夏刚过来,还未进楼,就被人拦下。
胡夏看到商卓唬了一跳,道:“商大哥,你怎么在这?”
商卓面色阴沉道:“哪个搬你来的?”
商卓道:“我小舅子派人报信,说……”
他是个机灵的,一看商卓在这,态度又这般,脸色登时难看起来,骂道:“商大哥,你可别告诉我,那个忘八肏的惹上了国公爷?”
商卓同情的看了胡夏一眼,道:“回去查查他的根脚,果断些送去戍边罢。”
胡夏闻言愈发心惊胆战,强笑道:“我岳家就这么一个……”
商卓摇了摇头,道:“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在这等着,一会儿该你上的时候再上。”
胡夏闻言,脸色难看的吓人,将他小舅子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最后带人躲在一边。
五城兵马司的人刚闪,步军统领衙门的人又来,之后,竟然连立威营的人也来了……
在七八个持戈之士的围困下,贾蔷三人似乎终于怕了:“你们连军队的人都调的动?果真是国舅爷?没听说过有这样年轻的国舅爷啊……”
地上一人啐骂道:“你懂个屁!这位是云家云珍云大爷!云皇妃怀有龙子,等生了后,即刻就为太子!云大爷是太子的亲舅舅!到时候,你们这些忘八,哪个也逃不了!”
贾蔷“啧啧啧”了声,问嘴角吐血还仇恨瞪着三人的云珍道:“不知者不罪。要不,让你打回来?我说真的。”
李暄也点头道:“你大人有大量……”
云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从地上抄起木棍,朝李暄脑袋上砸去。
李暄自然不可能让他打中要害,木棍还未打到,人已经惨叫一声摔倒。
云珍被闪了下也摔倒在地,又气出一口血来。
其余一些勉强还能动的,也挣扎起来,开始朝贾蔷、尹浩下手。
李暄和贾蔷的演技明显要比尹浩高的多,棍棒还未落在身上,就“惨叫”连连。
尹浩只有果真挨了打,才会痛呼一声……
云珍也不傻,可是他全身剧痛,着实没力气打狠,便对立威营的兵马道:“这三个是谋逆反贼,跑到丰乐楼来行凶,还不快快杀了!”
叫立威营来的是立威营内一参将之子,此刻也满身凄惨,胳膊断成几截儿,哀嚎道:“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周围人也都鼓噪起来:“杀了他们,这些人都是逆贼!”
为首校尉认出这些官家子弟,甚至有人身上就带着官位,就想做个顺水人情,左右打残了这么多官家子弟,这些人也活不下去,因此手一挥,厉声道:“与我拿下!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说罢,抽出身上腰刀!
尹浩在贾蔷身边小声道:“差不多了罢?连立威营都调动了,不要玩脱了,王爷在此……”
贾蔷点了点头,正这时,忽见呼呼啦啦一群人上楼来,厉声道:“五城兵马司办案,贼人何在?”
胡夏一马当先挤了进来,第一眼就寻到了贾蔷,随即又勉强认出了李暄,脸都白了,跪地道:“卑职五城兵马司副指挥胡夏,参见王爷、国公爷!”
又回头怒吼一声:“全部抓起来!不要放走刺客!”
满场:“……”
所有人几乎都觉得听错了,也完全不相信。
“不必了。”
李暄忽然开口,虚弱道:“人家是国舅爷,爷一个废物皇子,如何招惹得起?将来,必满门不保。”
又同贾蔷道:“贾蔷,送爷回王府,再给爷寻个郎中来,爷觉得快不行了……记着,不要寻太医,爷用不起。”
说罢,仰头栽倒。
贾蔷脸色铁青,将李暄抱起,披头散发,满身是血,一步步出外。
至门口时,丰乐楼老鸨并管事急急行来,赔笑道:“不知国公爷和王爷在此,闹了这么一出,请王爷和国公爷放心,此事小人东主必有交代。”
贾蔷却是看也未看一眼,带着李暄、尹浩离去。
半个时辰后,大批绣衣卫包围丰乐楼。
同时,宫中内侍前往恪和郡王府,传旨召人。
王府大门竟未开,只道里面在紧急抢救。
一柱香功夫后,皇后銮驾出宫!
半个时辰后,宝郡王李景单人单刀,自长安县令起,至刑部侍郎,至九门提督忠勤伯杨华,至立威营都指挥吴兴侯杨通,悉数带至恪和郡王府门前。
李暄但有损毁,皆斩!
随后,御驾出宫,诸军机相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