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文潞公耆英會圖》 (更新完畢)分享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北宋时期的《文潞公耆英会图》?
向南听到布罗迪·泰勒口中说出的是这幅古画时,整个人都忍不住轻轻一震,这幅古画,来历非凡啊!
据说,北宋王安石在变法期间,因反对变法而被出判河南府的名臣文彦博留守西京洛阳,当时正好退休的宰相富弼也闲居于此,两人仿照唐代白居易“香山九老会”的形式,组织了十三名退了休的朝廷高官元老,办了一次诗酒雅会,史称“洛阳耆英会”。
为了纪念这次难得的雅事,文彦博会后聘请了著名画工郑奂,在洛阳妙觉寺的影壁上画了一幅写照图,被时人广为传颂。
与此同时,当时参会的诸人,也各自延请名家,按照郑奂的原本,摹绘绢本珍藏于密室之中,以示荣耀。
《洛阳耆英会图》的宋代摹本,在著名的典籍《宋史》、《梦溪笔谈》、《绳水燕谈录》、《龙文鞭影》及文彦博的《文潞公集》中都有过记载,京城故宫博物院的清宫藏画中也存了两幅,但民间留存的,数百年来都没有过记载。
2012年在京城举行的春季拍卖会上,曾出现过一幅北宋《文潞公耆英会图》,当时以1.8亿元的天价得以成交。
如果向南没有猜错的话,布罗迪·泰勒手中的这画古画,就是在拍卖会上出现过的这一幅。
事实上,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价值不可估量,远远不是1.8亿元能够衡量的。
汤小洋的故事 文荨
据文献记载,郑奂当初在画《耆英会图》前,对与会诸人的形象大部分都有了解,没见过的两人在后来也都亲自上门拜访,因此图中的人物形象都是本人的真实面目。
而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是按照郑奂原本临摹的,因此十三位参会者的形象都有可作为标准像列入文献典籍的可能,这是对史籍资料极为重要的补充。
其次,这幅古画气势恢宏、形象生动,山峦的皴擦笔触精纯,山顶呈平头,正是北宋著名画家范宽的风格,而树木的刻划,以点染为主,又与北宋大家李成的手法一致,因而作者虽然佚名,但不难看出是北宋一位绘画高手。
最后,这幅古画,很可能是文彦博请人为自己临摹的那幅原稿。
一般情况下,如果这幅画不是文彦博家传,后来填上的画名应该是“洛阳耆英会图”,这样才与传统的名称一致,而“文潞公耆英会图”,可以解释为文潞公(即文彦博)家藏的“耆英会图”。
如果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真是文彦博请人摹绘的原作,那它的价值就真的无法估量了。
可是,这幅《文潞公耆英会图》在几年前还参加过拍卖会,怎么就忽然受损需要修复了呢?
冷酷少爷你别跑
向南一肚子的疑问,可现在显然不是提问的好时候,人家布罗迪·泰勒正在给他出难题,问他敢不敢上手修复呢!
向南深吸了一口气,和布罗迪·泰勒对视了一眼,一脸淡然地笑道:“泰勒先生这是在考我了,文物修复师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修复文物吗?有什么敢不敢的?”
“哈哈哈!”
布罗迪·泰勒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和向南的杯子轻轻一碰,说道,“是我小看向先生了,那明天早上的时候,我就在博物馆里静候您的到来。”
说着,他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和向南笑了笑,又和戴维斯等人打了声招呼,这才施施然地离开了。
这时候,酒会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到场的收藏家们纷纷走上前来和向南搭讪、道别,这些人原本就是生意场上的精明人,自然懂得“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道理,搭讪归搭讪,但在没见识过向南的文物修复水准之前,没有一个人会直接开口邀请向南为自己修复文物。
向南也不是第一次跟收藏家接触,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失望的情绪,谁来搭讪他都是一副笑脸相对,态度好得很。
龙眼 文无盐
站在一旁角落里的朱熙看到向南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老板原先不这样的啊,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是为了赚钱养活你们这一帮子人?”
谍海王者 淡淡的平常者
身为一个公司大老板的闫君豪对此倒是很能理解,他说道,
“向南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场合,可既然想要修复文物赚钱,那就得习惯这种场合,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要是有的选择,向南宁可躲在屋里一天到晚都修复文物,那样的生活,多清净。”
说着,他又瞥了一眼朱熙,“小子,你可学着点吧,身为朱家唯一的接班人,你以后也得咬着牙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朱熙一脸无语,过了好半天,才说道:“我爸妈还年轻,要不,我回去劝劝他们生个二胎,给我添个弟弟?”
朱熙在这边考虑着怎么让爸妈答应给他生个弟弟,好代替他继承家里的万贯家财,另一边,向南和戴维斯正忙着将那些收藏家们一个个地送出门去。
降龍伏虎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等到收藏家们都离开之后,酒会现场顿时空了下来,只剩下一地狼藉。
戴维斯拍了拍脑袋,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东西就暂时先放在这里好了,等到了明天,我再打个电话给家政公司,让他们派人过来收拾干净就行了。”
顿了顿,他又对向南说道,“向,你明天一早还要到泰勒艺术博物馆去修复文物,那今晚就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戴维斯,只是正常修复一幅古画而已,用不着那么紧张。”
向南还没有开口,闫君豪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笑呵呵地说道,“向南的修复水准究竟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
紧跟着过来的朱熙也笑着说道:“嗨,戴维斯,我记得你昨天可是说过,今天欢迎酒会上,到场的收藏家的热情会把我们给惊到的,可看今天这样子,他们得热情好像不够啊。”
戴维斯:“……”
原本他们应该是很热情的,可这不是被约翰·威尔逊给搅和了吗?
这能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