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龍王殿 愛下-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開天分享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天空中,那缓缓而来,让整个反古岛修士心生恐惧的玄龟,正在慢慢向反古岛外退去。
这说明什么?
那玄龟之上的人,不敌了!
那让七重神族拨云强者十几招便陨落的恐怖存在,这不知从何岁月活到现在的恐怖存在,这图谋甚大,甚至想让整个反古岛为他再活一世成为祭奠的禁忌存在,竟然在张玄面前,不敌了!
玄龟驼山的道场,这若是传承,就是现在已出土的传承而言,这将会是最恐怖的一个传承,可竟然败了!
败在张玄手里!
败在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手里!
张玄,当为当世天骄!
也为人族当世第一人!
“我已退。”天空中,那玄龟之上的恐怖人影发出声音,他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让人听着就有一种空洞之感。
“刚才不退,现在想走,已经没机会了,我族之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张玄的声音响起。
天地间,无数剑芒充斥。
白衣剑仙!
这四个字,是对此时的张玄最完美的诠释!
当真就如那绝世剑仙一般,一人,战的那禁忌存在溃败。
“你当真要与我死斗!”
“不杀你,我族不得安宁。”
天空中,巨大的混沌剑芒凝聚而成,那云层裂开,这一剑,仿佛要将整个天空,都斩为两半。
“开天!”
张玄口中轻喝一声,他伸手立出剑指,剑指指天,用力向下一划。
那巨大的混沌剑芒,猛然斩下。
那一股锋锐,充斥在整个天地间。
站在地上观战之人,甚至都听到了一阵剑锋的*。
如龙城内,那各大店铺所挂的牌匾,都在这一刻齐齐从中间断裂开来,断裂的高度相同,整齐度也一样。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出现耳鸣。
所有人,都看到一道光,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这是绝世一剑。
一剑之下,悄无声息,那玄龟开始坠落,大片黑血从天空洒下。
玄龟背后的重山开始坍塌,而这一切,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寂静无声!
人们静静的看着那玄龟从天空栽落,落入海面当中,海水被掀起巨浪,众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一道声音,打破天地间这片寂静。
“众道场听好,大势已然,你等出世我不插手,但若有人,想以吞噬之法,谁若敢于道场外行凶,必杀之!”
这声音,来自张玄!
甜 妞
张玄出声,直接昭告众道场,谁若敢不听,直接杀!
霸道!
很难想象,这种霸道,是来自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这分明就是一个在位多年的帝王!
无尽大海之上,一座孤岛之中,一人站在这孤岛上,他遥望那反古岛上方的身影,双手背负身后,脸上挂起微笑,嘴里喃喃,“人之君主,魔之帝王,你都算不上,你不是人皇,也不是魔主,你就该是你,张玄,楚铮啊楚铮,你若看到这一幕,该欣慰了,你所创饮月曜日,不就希望这两种不同的属性集结到一个人身上么,那一天马上就要来了,人皇跟魔主之争,这小子,将会成为一个异类啊。”
返祖岛上空,张玄一人,说出宣判之言,告诫天下道场。
那大海之上,有十数道灵气冲天而起,这是已经觉醒的道场,还不被世人所知,此时都在回应张玄。
张玄一剑开天,斩杀玄龟,他已经用实力,让这些道场的主人折服。
张玄挥手,一卷竹简漂浮天空,正是陆衍所留下的祖兵,兵器谱。
战瘾 愚孤
“姜家传人,借山河图一用!”
张玄大喝一声。
光明圣城内,姜家传人手中山河图化作流光,直奔反古岛边缘而去,落于张玄手中。
张玄手持山河图,看向脚下。
“山起!”
山河图舒展开来,那下方坍塌的地面,突然升起一座大山,大山巍峨,直指天迹。
漂浮在天空的兵器谱,落于那大山之顶,接近苍穹。
“我族修士,若有道场之人来犯,可登顶,揭兵器谱,而后日子,尔等尽心修炼。”
张玄话落,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天迹。
所有人,有些呆滞的看着那座突然拔起的大山,内心当中,竟都莫名出现一股豪气。
张玄返回光明圣城之时,光明圣城内,响起一阵欢呼声。
这几天,张玄的出现,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江南雨自默默
先是大败二十一名拨云,又是斩杀见天,此时,又一剑开天,斩杀禁忌道场,这等手段,竟然只来自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若给他时间成长,将会成长到何等地步?
众人已经不敢细想下去了。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个王者诞生。
而这个时代,张玄便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网游之八连杀
在一片欢呼声中,张玄回到古堡当中。
白池等人立马围了上来。
“未来怎么样了?”张玄一见人,便开口问道。
白池微微摇了摇头,“还没醒来,已经让医生看了,生命特征全部平稳,可就是一直陷入昏迷当中,无法苏醒。”
最是木槿香 木樨花殇
张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远古意志,本身就是神奇之物,而邪神又说,这天命意志,在远古意志当中,都属于最为神奇的,未来身上发生这种状况,还真没什么好解决的办法。
张玄来到未来所休息的房间内,未来正安静的躺在床上,在床头上,还放着未来之前所写的那张纸。
那纸上所写的仙字,带给张玄一种莫名的压力。
张玄不知这仙字指的是什么,但绝对不是那些道场。
“有真正恐怖的东西要来临了么。”
张玄口中喃喃。
如今,随着实力的增长,某些事情,张玄已经躲不过去了,那都是他必须要面对的。
张玄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未来。
“你放心,这既然是你拼了一切给我的提示,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房间内,并没有其余人跟进来,所有人都在门外等着。
半晌后,门开,张玄从门内走出。
林清菡等人,都在门外站着。
“老大,接下来,我们去哪?”白池问道。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