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35章 老夫當年也曾勇冠三軍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是被沈丘亲自出马带进了宫中。
王忠良就坐在外面,衣襟上全是血,目光茫然。
老王这是受了内伤,起不来了?贾平安下意识的想到了葵花宝典,“这是……”
两个医官在边上一脸凝重的诊脉,仿佛王忠良下一刻就会暴毙。
“武阳侯,你送的酒有毒!”
一个医官面色凝重的道。
贾平安不用回身,就知晓身后来了十余大汉。
娘的,敬业在不在?
“毒酒?”
贾平安突然捧腹大笑。
两个医官面色铁青,“幸而是王中官先试毒,否则陛下一旦饮了……”
“其实……”
邵鹏在边上很纠结,“咱也喝了。”
“你喝少了。”
一个御医毫不犹豫的道。
身后的脚步声逼近。
剑亭 谮越
刀斧手?
贾平安说道:“给我来一碗。”
操蛋,他身体这般强壮,一碗人参酒下去,不特娘的喷鼻血才怪。
“他想自尽!”
“谁特娘的扯淡?”贾平安回身,就见到十余千牛备身站在身后,手按刀柄。
说话的是陈二答。
肥头大耳的陈二答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但贾平安却想到了猪圈里的种猪。
“得,我说什么都是扯淡,如此,请了卢国公、梁大将军和苏将军来。”
“这是何事?”武媚来了。
她的肚子微微凸起,身边是周山象在搀扶。
“皇后,王中官喝了武阳侯进献的酒水之后中毒了。”
王忠良在那里抹了一下鼻子,竟然还有血。
这鼻血真心流的够多了,贾平安都为他感到了虚弱。
武媚一怔,“这是献给我的酒,平安怎会对我下毒?”
“可……”
可你不是转送给了陛下?
“这是人参酒。”
贾平安捂额,“昨日卢公他们才将喝过。”
此刻的人参更像是一种零食,直至明朝,人参才会大放异彩,蛮清通过贩卖人参竟然挣了不少军费。
晚些,程知节等人来了。
“中毒?”
程知节纳闷,“陛下,老臣只是浑身发热,精神抖擞!”
苏定方和梁建方也是这般反应。
“王忠良为何流血?”
“陛下!”贾平安说道:“这酒药性太大,一次只能一小杯,不知王中官喝了多少?”
王忠良看了边上的大碗一眼。
没喝死你真心运气!
程知节看看那个碗,“昨夜老臣喝了这么大碗一成不到,就精神的不行,他这个……怕不是精神过了吧。”
梁建方说道:“此事倒也简单,喝一顿。”
“对对对,喝一顿。”
“老臣愿意试毒。”
咦!
李治发现三个老帅有些迫不及待,程知节甚至在舔嘴唇。
连下酒菜都没有,你们这个……
“弄碗来!”
程知节觉得这活自己一人都能干了,“老臣一人试毒。”
程知节笑的豪迈,可骨子里却是为贾平安背书的担当!
“卢公,不能喝多。”
这是老参,后世上百万一根,泡的酒能拿碗喝?
贾平安怎么也不能看着老程喝出事儿来,无奈的道:“我来喝!”
一碗酒下去。
贾平安觉得屁事没有。
“奴婢也喝一碗。”
说小贾下毒,这特娘的没动机啊!他毒谁也不会毒皇后……邵鹏主动请缨。
老邵,够意思。
二人在外面转悠。
“有些热!”
“热就对了。”
这酒贾平安不准备给皇帝了。
回头谁要都不给,自家买去。
“哪来的毒?”武媚冷着脸,令两个内侍也一人来了一碗。
“没了。”
安逸!
贾平安不禁乐呵。
两个时辰后,贾平安有些瞌睡来。
没办法,大白天喝酒就这尿性。
他靠在殿外打盹。
“武阳侯!”
“武阳侯!”
“啥事?”
贾平安睁开眼睛。
“回去了。”
“可以走了?”
王忠良点头,一脸尴尬。
好不好的进献美酒,都说了一次只能喝一小杯,你特娘的喝一大碗……
贾平安出宫,对送自己的邵鹏说道:“老邵,以后除去阿姐和太子之外,别人想要东西,没有!”
本来他也没想过送给皇帝,没想到阿姐却好心办坏事。
回到家,他把事情给卫无双和苏荷说了,“以后宫中要这个酒,除非皇后,否则不给!”
卫无双捂胸,“好险。罢了,以后皇帝那边别送东西。”
“阿耶!”
兜兜跑了进来,脸蛋红红的,“阿耶,大兄玩泥巴。”
“大郎!”
卫无双柳眉倒竖。
“玩泥巴就玩泥巴吧。”
贾平安自己小时候也是玩泥巴长大的,不觉得有啥不好。
“泥巴脏呢!不小心就怕生病。”
卫无双和苏荷站在统一战线上。
二比一!
“适度就好。”后世那些太爱干净的孩子反而容易生病,贾平安见卫无双不信,就皱眉道:“新学里有这方面的学识,孩子刚出生,浑身上下都无比纯净,可世间却很脏,无数病菌无孔不入。
孩子触摸东西,呼吸,以及吃喝都是在和那些脏东西接触,刚开始会生病,可渐渐的就有了抵抗力……
这等孩子长大后才壮实。不过注意要给孩子洗手,别让他用脏手去触碰眼睛和嘴巴……”
“夫君!”卫无双觉得这个理论毫无道理,“接触脏东西还是好事?”
“是适合而止。”贾平安说道:“你自己想想,是不是那些乡野的孩子比权贵家的孩子更壮实?”
咦!
卫无双仔细一想,“那些从小脏兮兮的孩子,生病的反而不多。”
当然不多,但也得看运气,运气不好碰到了厉害的病菌,又不讲卫生,自然也跑不掉。
“阿耶!”
兜兜伸手。
“兜兜为何喜欢告状?”
这个小棉袄经常漏风,让贾平安也无可奈何。
兜兜挣扎着下地,“扫地!”
咦!
苏荷得意的道:“看看,我教的孩子厉害吧?”
卫无双也颇为意外,“比大郎出息。”
小棉袄变成温暖牌的了。
贾平安不禁老怀大慰。
兜兜寻了扫帚,有模有样,但却很吃力的在扫地……
案几上也要扫呀!
兜兜奋力举起扫帚。
我……扫!
“兜兜!”
苏荷刚起身。
案几上的水壶呯的一声落地碎了。
那可是贾平安喜爱的水壶啊!
完蛋!
兜兜瘪嘴,“阿福!”
阿福闪电般的窜了进来。
兜兜回身伸手,“哇!”
阿福叼住她的衣裳,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三个大人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鬼?
外面传来了嘀咕声。
“阿福,阿娘凶。”
“嘤嘤嘤!”
苏荷黑脸。
“阿福,大娘凶。”
“嘤嘤嘤!”
卫无双抬头望屋顶。
……
三家人聚集了。
数十人的队伍,都带着兵器。
庄户夏五上次被贾平安指派去北方寻人参,后续怎么制作干参也琢磨了出来,此次他将带队前往。
三个老帅出马,过所轻松到手。
那些大汉个个都体型彪悍,杀气腾腾。
“郎君,都是杀过人的。”陈冬低声道。
娘的,这些老家伙不知道弄了多少这等好手在家中。
几个大汉聚在一起,目光不时扫过贾平安。
“说是指挥若定呢!”
“在吐谷浑一战出彩了,大将军说,此后武阳侯可独挡一面。”
“……”
声音大了些,被贾平安听到了。
“耶耶们以后老了,大唐还得要看你们的!”
程知节唏嘘着,突然一拍贾平安的肩膀,“不过这酒喝了之后,老夫觉着自己年轻了二十岁,又能冲阵了!”
“卢公,千万别喝多,会烧死人的。”
老年人有些阳气不足,喝点人参酒补补正好,但喝多了就成了毒药。
老程他们这种喝多了人参酒燥热,洗冷水澡不靠谱,只能去睡女人……大把年纪了,娘的,那玩意儿还有用?别到时候心中火热,腰子却不给力,给你来个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活活能憋疯。
老帅们前脚才走,高阳一袭红裙远来。
“说是你给皇帝下毒了?”
高阳气咻咻的,“说话那人被我抽了一鞭子,说是去大理寺告我。”
“这谣言传的……”
贾平安压根不想理。
“走,打马毬去!”
高阳兴致勃勃。这婆娘的日子太潇洒了,贾平安准备回头劝劝家中的两个婆娘,也时常出去转转。不说什么跳广场舞,至少也能结识几个背后不捅刀子的闺蜜,岂不美哉?
但作为一个爷们去看一群妇人打马毬……贾平安宁可带着孩子去曲江池转悠。
谁来救我?
韩玮带着滚滚浓烟出现了。
“武阳侯,国子监把算学孤立了。”
“孤立了?”
“是。”韩玮恼火的道:“国子监不管了,什么都不管,只是拨给钱粮。”
高阳不禁怒道:“这是下狠手了!”
“见过公主。”韩玮顿时觉得皇家就是伟光正,高阳的脑后仿佛带着光晕。
可他不知道高阳只是因为贾平安的喜好站队。
“是好事!”
“好事?”
穿越契约:御兽
“当然是好事!”
贾平安和他去了算学,此刻算学人心惶惶,见他来了,有学生说道:“武阳侯,算学完了!”
属于国子监的算学被抛弃了,以后什么助教的安排,学生的安排……一句话,给你们钱粮,别的事儿国子监不管了。
魏俊毕竟是纨绔,近前低声道:“武阳侯,他们如此,算学就是孤魂野鬼,算学的学生出去没人认。那些父母送了他们来读书,要的就是前程……国子监这是釜底抽薪呢!”
小子肚子里还是有些牛黄马宝的。
“安心读书。”
贾平安自信的道:“此事我来解决,必然让算学能在国子监出类拔萃。”
贾平安走了,师生们依旧沮丧。
韩玮和几个助教在外面低声商议。
“咱们算学在国子监本就不打眼,被国子监孤立后,学生们怎么办?”
“要不……寻王宽说说?”
新任祭酒王宽依旧是大儒。
国子监教授儒学,掌门人自然要在学问上能服众。
“祭酒!”
王宽神色平静的在写字,小吏进来说道:“武阳侯刚才来了算学,说是此事他能解决,定然让算学在国子监出类拔萃。”
王宽的脸很宽,他淡淡的道:“看他上蹿下跳,最后也只能狼狈而逃!”
……
作为户部尚书,唐临每日的事儿多不胜数。
“钱粮钱粮,一国之要,你等万万不可轻忽。”
早上的议事中,唐临依旧是郑重告诫下属。
“是。”
这位当初在大理寺任职时就有公正严明的美誉,来到户部后,严谨依旧。
唐临突然想起了什么,“老夫听闻原先户部有个较真的……为户部挽回了不少损失?”
两个侍郎面色大变,“唐尚书,万万不可把杨德利弄回来呀!”
“杨德利?”唐临想到了,“就是上次弹劾韩相的御史?你等……”
两个侍郎竟然惧怕一个御史,为何?
贪腐?
唐临冷着脸。
“唐尚书,那人就是个执拗的,当初……”
两个侍郎欲言又止,唐临干脆自己去问人。
“……那人每日查账,经常去寻仓库里的漏洞,连当初高尚书都被他寻到了错处,灰头土脸。”
“这般尽职尽责?”
唐临觉得这样的人就该重用,“这里面可是有什么情弊?”
小吏苦笑,“唐尚书,那杨德利……几斤粮食的错都能给你揪出来。”
唐临干咳一声,看看左右,“老夫今日很忙。”
小吏心领神会,“下官也未曾见到唐尚书。”
“唐尚书,武阳侯来了。”
“武阳侯?”
二人也算是许久未曾正经见面,唐临吩咐人去煮茶。
“千万别。”贾平安举手拒绝,“早饭吃多了。”
他始终没有隔一阵子喝一碗汤的习惯。
“唐尚书。”
贾平安看看值房里的布置,“太简陋了些。”
唐临对贾平安颇有好感,随口道:“老夫来了户部才知晓艰难。大唐的钱粮每日进出这么多,但凡错漏一点,各处军民就能饿肚子。老夫因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啊!”
着啊!
贾平安一脸关切的道:“唐尚书看着都瘦了许多。”
“是吗?”
唐临摸摸脸颊,“大唐各处都要钱粮……难啊!听闻你给学生们上课,提及了土地兼并之患,果真是目光深远。”
老唐是个真正的好人,做事认真,公正严明。
这个时代为何有那么多正直的官员?
贾平安觉得是环境问题。
贪腐的官吏多,蝇营狗苟的官员多,那么正直的人也会被拖下水。当正直的官员多,守规矩的官员多时,那等贪官自然没有容身之地,只能改变自己的性子,跟着大流走。
这便是后世所谓的酱缸文化,古今中外都不例外。
“我在华州长大,从小就见到的是田地……”
可怜的娃!
唐临的眼中多了些同情之色。
那是原身啊!
贾师傅就前世种过几天地,这一辈子双手不沾阳春水,过的和少爷似的。
“唐尚书,户部那些核算可精准?”
贾平安突然转换了话题,又做出了准备告辞的姿态。
胭脂帝国
老唐,上钩不?
户部什么最重要?
核算。
唐临起身,“如何精准?不过是多算几遍罢了。”
贾平安看着他的头发,神色黯然,“唐尚书比上次苍老了许多。下次若是核算有问题,只管来寻我。”
唐临笑道:“户部核算的人何其多,你一人……新学听闻有这个学问……可你一人也难啊!”
让贾平安来户部帮忙,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贾平安点点头,“新学是有这个学问,不过都在算学里,告辞了。”
唐临身体一震。
贾平安已经走到了门边。
老唐没吭声。
这个……
A计划失败!
准备B计划。
贾平安刚准备回身……
“武阳侯!”
别急,多走一步。
这一刻贾师傅就是人类心理学首席专家。
“小贾!”
唐临的声音有些急切。
而且从武阳侯换成了小贾。
情绪的变化代表着他心情的变化。
妃不从夫:休掉妖孽王爷 千苒君笑
叫武阳侯是公事,叫小贾这便是私人关系。
我特娘的真是个天才!
贾平安回身,“唐尚书有事?”
唐临笑吟吟的,就像是一头老狐狸,“小贾啊,当初你刚到百骑时,陛下让老夫来看看你是何等人,老夫回去说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老唐开始套交情,这是有事相求。
贾平安拱手,“当初多亏了唐尚书。”
咱是个讲究人,恩怨分明贾平安。
唐临笑吟吟的把他弄坐下,回到对面后,叹道:“小贾,老夫……难呐!户部各处都要核算钱粮,每日让老夫焦头烂额……”
贾平安一脸同情。
唐临一边说一边看着他,见他面露同情之色,心中暗喜,“小贾,算学虽说核算的本事不小,可户部原先也进了不少这等人,不堪大用。”
就等你这一下!
贾平安随口道:“算学里这等人才多不胜数,但凡算学出来的……核算钱粮都是大材小用……”
他一脸自傲。
但这也是实话。
“当初我那表兄跟着我不过是学了半年,进了户部之后,查找出来的漏洞多不胜数。而算学的学生学了两年,不是贾某吹嘘,他们能把那些贪官污吏的亵裤都给查个一清二楚。”
“小贾!”
这便是老夫要的人才啊!
唐临起身,“走,去算学看看。”
擦!
老唐这就上钩了?
“晚些再去吧。”
贾师傅有些贱!
唐临瞪眼,“怎地,老夫请你帮个忙还推三阻四的,信不信老夫……”
老唐举起拳头,“老夫当年也曾勇冠三军。”
是勇冠学堂吧?
贾师傅半推半就的和唐临去了算学。
一进去,所有人都懵逼了。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