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 txt-第二百八十四章幽神降臨,生死對峙鑒賞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乌亚,你不得好死!”
“神啊…我来了…”
祭坛上,奔溃的怒骂、癫狂的祈祷响成了一片。
乌亚大祭司满眼绿色幽火森然一笑,毫不在意。
他莫名想起了幽朝国都无望城,从踏入那个地方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一切皆是虚假,为了自己的利益,所有都能牺牲。
那些狂信徒都是傻的,真正的上位者都是口号喊得响亮,在神教中攫取自己的利益。
至于那些头脑清楚的,只能怨他们时运不济,他乌亚何尝不是经历一次次生死,才爬到这个位置。
幽朝也曾是古人族的一只,按布照搬修炼,在邪魔恶神夹缝中生存。
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或许,当第一个人发现通过血祭可以轻易获得力量,整个王朝就注定了今天的命运…
大唐贞观一书生
抛去心中杂绪,乌亚看向了远处如高山一般,趴在地上蠕动的入魔山祖。
神教信徒分为两种。
一种是被神力强行度化,就像前几日快要成功的东洲敌人,他们会失去自我,被称为皈依者。
另一种则是像他们这样,通过一次次血祭获得力量,虽然保持着一定理性,却被永远绑定在了幽神教这棵大树上,死后化为其粮,除非成为神使。
当然,血祭力量也不是没有缺憾,若肉身和精神强度不够,就会彻底崩溃。
而要想召唤幽神的分身降临,唯有眼前山祖这种古神,才能承受。
只要召唤出神的分身,血祭东洲,夺取古星舟,前往月宫扩大地盘,那么他就必然会成为神使。
想到这儿,乌亚大祭司再没有一丝犹豫,割破手腕,将鲜血涂满了面颊,随着怪异的祈祷声响彻天地,巨大祭坛震动的更加激烈。
“啊…!”
随着一声声惨叫,祭坛上的所有人血肉渐渐干枯,神魂被抽离分解,最后彻底化为飞灰。
与此同时,祭坛的震动也达到了极限,咔嚓嚓,在大地的轰隆震颤中,一道道裂纹出现,数百米处的绿色火柱冲天而起,昏暗阴雾散去,绯红色的星空再次出现。
这一次,天空中的黑色漩涡更加庞大,甚至不再是虚影,彻底遮住了占据半边天的月亮。
乌亚跪在地上望着天空,两眼血丝暴突,额头满布青筋,喉头发出“嗬嗬”的无意识声音。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那是盘踞在星河中的巨大黑袍人,周围星球死寂暗淡,虚空中一个个难以想象的巨大祭坛悬浮,无数黑影在幽火中疯狂起舞…
轰!
一个巨大祭坛幽火突然暴起,磅礴死寂的绿光穿过幽暗深邃宇宙,向着这里直射而来。
另一边山谷之中,吞噬了海量阴间怪异的山祖盘膝而坐,身后巨大黑色圆光翻涌奔腾。
吼!
似乎察觉到了危机,入魔山祖对着天空疯狂怒吼,身后一条条由无数残肢组成的粗大触手疯狂扭曲,周身竟然形成了蛋壳状的黑色光晕。
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森然死寂的巨大绿光从天空漩涡中轰击而出,击碎了黑色光晕,将入魔山祖彻底笼罩。
黑光、绿光疯狂纠缠,痛苦的嘶嚎声震动整片荒野…
……
黑雾昏暗翻涌,张奎通天法相拨开迷雾,脚下死寂旷野不断后退,有阴间怪异疯狂追逐,但转眼就被远远落在了身后。
阴间地气不明,天机混乱,一切推演术全都失效,张奎干脆凭直觉前行。
但其实也有猜测,幽朝大军所用的挪移术肯定无法回到阳世,甚至距离也不会太远。
而他们最佳的选择,无疑就是前来的道路,因此张奎将目标放在了神屿城西面。
但以防万一,龙骨神舟和护法猿神将留在了神屿城防御。
张奎两眼日月光轮旋转,通幽术洞照天地寻找目标,同时心中却在想着其他事。
那就是神朝军队在今后面对“天外来敌”那种感染性的神光时,该如何防御。
这种东西的厉害,他已经见识过,普通大乘境也会中招,简直就如同瘟疫…
瘟疫?
张奎心中忽然一动,即是瘟疫,最好的办法就是隔离。
地煞七十二术中,生光术可护住周身,万法不侵,可惜这东西说是万法不侵,其实与自身修为有关,要不他也不会在玄阴山时中了招。
况且此术要想修炼精通,远非普通修士能够做到,除非转化成人族神道神术…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阴森的意念从天而降,而在远处天边,则有一道针细的绿色火焰直冲天际。
糟糕!
这帮家伙又召唤了邪魔,而且远比上次还要强大,到底在做什么?
张奎满眼杀意,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到了那片峡谷旁边,看到眼前场景,顿时愕然。
“这是…入魔山祖?”
只见巨大峡谷盆地中,山峦般高大的山祖捂着大脑袋跪在地上,身后黑色圆光不停扭曲,周围一黑一绿两片汪洋般的神光疯狂纠缠。
黑光疯狂绝望,
绿光阴森死寂。
幕府风云 克里斯韦伯
两股力量虽然同样磅礴,但那阴森惨绿神光明显高出一筹,渐渐将黑光感染压制。
“附身夺舍!”
张奎如今见识非凡,瞬间猜出了对方想干什么,一声怒喝,“休想!”
幻兽少年 小猫yellow
说着,抬手便用出了曝日术,轰的一声巨响,炽烈的白芒顿时照亮了整天天空。
这东西给他的危机十分强烈,若是让此邪神降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因此一出手就是攻击力最强术法,甚至用上了登抄术加强。
炽热的光线中,旁边山上正跪着的乌亚大祭司筋疲力尽,根本来不及反应,在白芒中化为黑灰。
他身下那巨大祭坛原本就濒临崩溃,如今更是碎裂成无数块,被炽热风暴卷走。
盆底周围怪石嶙峋的黑色山脉,同时轰然碎裂倒塌,在热风气浪中被摧毁。
然而在曝日术的中心,一黑一绿两股神力依然肉眼可见,只是被迫收缩,黑色疯狂的光芒被一点点吹散,绿色神力则缩成一团,巍峨不动。
不好!
张奎眼皮直跳,连忙中断了术法,警惕地望着前方。
那黑色神光明显是依旧在抵抗的山祖,却被他无意中削弱,帮助了那降临邪魔。
只见山祖盘膝坐在地上,身后那原本巨大的黑色圆光,竟然呼的一声燃起了惨绿色火焰,就像绿色的太阳悬挂在身后。
山祖缓缓睁开眼睛,漆黑一片的眼球已经变成了碧绿色,带着无尽的沧桑与古老。
轰!
随着那双眼睛睁开,张奎只觉脑中轰鸣作响,眼前幻象纷呈,悠远宏大阴森的祭祀声不断响起。
“滚!”
张奎一声怒喝,脑海中银色莲台瞬间将这些声音驱逐。
周围一切也变得正常,唯有被邪神附身山祖那巨大的绿色眼睛,冷漠、死寂、古老…
张奎瞬间有种明悟,眼前这东西根本不是人,也无法交流,还好只是分身,否则自己根本无法承受。
自己看到的那邪神远超想象,但受制于山祖实力,所以自己才能够直面。
可这家伙为什么不动弹?
想到这儿,张奎两眼日月光轮旋转,顿时看到山祖庞大的身躯内,惨绿色神光已经占据了大片,唯有一团绝望疯狂的浓郁漆黑始终牢牢占据,既无法侵染,也排不出体外。
这种力量…
张奎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森然笑容,“怪不得傻乎乎坐在那,原来吞了颗毒丸。”
没错,那股力量非常熟悉,似乎是山祖神力与阴间怪异力量结合后的产物。
经过这些天探索,张奎早已发现这些阴间怪异也拥有某种破碎混乱的法则力量,但即便他的寂灭神光也无法吞噬,只能剥离毁灭。
那股黑暗能量压缩浓郁得如同沥青,并且如活物一般缓缓蠕动,这邪神分身怕是耗费了大半力量在压制此物。
想通了这些,张奎也不再茫然出手,毕竟现在的状况有些微妙,不论那正在对峙的双方谁获得胜利,都会变成巨大的麻烦。
然而,邪神附身的山祖却没有等待,突然张口,发出了怪异宏大的声音。
周围虚空中,一个个绿色的幽火突然凭空出现,旋转中越变越大,竟然成了无数身高百米的人形、兽形火焰,血红的眼睛杀气四溢。
张奎见那幽朝先遣军队结阵召唤过这东西,好像叫幽火虚灵,但和眼前这些显然不是一个档次。
黑雾冥冥,幽火煌煌。
一个个幽火虚灵周围空气都烧得噼啪作响,火光闪动间,已穿梭虚空将张奎淹没。
锵!
龙吟般的剑鸣自幽火中心冲天而起,上万道剑光卷起了紫色风暴。
这些幽火虚灵很难缠,幽朝先遣队召唤出的弱小者,夜叉妖王用神通力场都无法切碎。
当然,面对张奎这来自天外的恐怖放射性剑光,幽火虚灵也被绞成了满天碎片。
但它们却依然没有消亡,而是再次融合到了一起,化作了一个个三头六臂的恶神模样。
“嗯…”
张奎眉头微皱,二话不说又是满天剑光,将其搅碎后,直接捏动法诀,鼓起腮帮子一吹,血色红莲业火狂风起卷。
他已经发现,这些幽火虚灵有些天地灵火的特性,与地煞阴火有些相似,却带了一丝死寂,应该是此界特有的灵火。
而且很有可能,像那太阳真火一般,被此邪神掌控了本源,对付这些东西,灵火更加有效。
果然,血色红莲业火包裹着幽火,似乎变得更加兴奋,竟然自行展开了追逐,很快将对方吞噬一空。
张奎看得眼睛微眯。
这种情况…莫非此界红莲业火的本源还未被掌控?
来不及细想,张奎耳边就又响起了嘈杂的祭祀声。
这次不是神力侵染,却是单纯的诅咒,整片峡谷空间都变得扭曲,地面化作腐败脓液,空气中满是绝望凄惨的叫声。
张奎半截身躯都开始崩溃,但转眼就回复如初,同时捏动法诀。
“生光术!”
“解厄术!”
“穰灾术!”
万丈神光中,天地一片祥和,那股诅咒力量也瞬间消散。
张奎浑身金光飞在空中,死死盯着邪神山祖那巨大的绿色眼睛,冷哼一声。
“继续!”
邪神山祖:“……”
“来啊!”
邪神山祖:“……”
似乎彻底放弃,邪神山祖不再理会张奎,专心化解起了体内的阴间怪异力量。
张奎则在旁边两眼神光大放,使出通幽术强势围观。
如今这情况,冒然出手可能坏事,必须找出对方破绽。
阴间昏暗的峡谷中,出现了一副诡异的景象:
旁大的山祖盘膝而坐,周围绿光黑光不断闪烁,两只碧绿的眼睛冷漠盯着张奎。
张奎浑身金光四射,通幽术更是放出两道神光,肆无忌惮探查邪神山祖。
大眼瞪小眼,都在等待时机,直接灭掉对方。
渐渐的,张奎查觉到了一丝不对,邪神山祖似乎将大部分力量用作了改造身后圆光上,那东西惨绿光芒越来越浓,竟然渐渐转黑,有实质化的倾向。
好像…一个悬挂着的祭坛!
与此同时,在天元星大洋对岸,遥远的幽朝大陆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城市中央的祭坛燃起绿火,缓缓悬浮…
“神降临啦!”
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无数黑袍惨白皮肤的幽朝人跪在了地上狂热祈祷。
阴间…
“原来如此!”
看着那隐约扩散出的波动和领域,张奎眼睛瞬间一亮。
这些神将掌控的规则和神力实质化演变成祭坛,形成某种穿越空间的共振,以此将触手伸展到宇宙各处,吸纳信徒,进行血祭,不断壮大自身。
虽然其中还有许多不明了,但估计八九不离十。
亲亲魔药之书II希望杯
与此同时,在那祭坛的领域力量下,邪神山祖体内的阴间怪异力量也被渐渐撕碎湮灭。
邪神山祖眼中绿光越来越甚,张奎也露出森然笑容,额头“长生眼”猛然睁开,粗壮的寂灭神光猛然轰在了祭坛上。
一道道法则被剥离吞噬,“长生眼”就像遇到了绝世大餐,变得更加炽烈凶猛。
弱者邪神不凝聚祭坛还好,张奎面对这逸散的神力,就像石头砸水毫无办法,但化作实质祭坛却正好被“长生眼”克制。
这下,就连不动声色的邪神山祖绿色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最后张奎脑袋一懵,嘈杂祭祀声响起,再次被邪神意念侵入。
随之,银色莲台大放光明。
寂灭黑光轰击在祭坛上变得越来越粗,邪神意念不断入侵,试图突破莲台。
双方就像展开了一场拉锯战,磅礴的力量疯狂纠缠,天空轰鸣,大地碎裂。
不知过了多久,邪神山祖体内阴间怪异力量终于被清除。
但他如今也无余力反击,因为吞噬了海量祭坛法则后,张奎的寂灭黑光已经越发粗壮,那黑色祭坛也开始片片碎裂。
张奎只觉额头胀痛要开裂,满脸青筋,咬着牙使劲坚持。
轰!
巨大的祭坛轰然碎裂,随后寂灭黑光偏移,瞬间将邪神山祖切成了两片。
那磅礴的死寂意念随之消失,张奎抬头,只见绯红色的星空中,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带着无边杀意渐渐散去…
张奎强忍着剧烈头痛,对着天空狠狠比了个中指,随后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在他额头上,原本只是符文法阵和黑光形成的“长生眼”,竟然渐渐变成了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