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736章 暴力型與溫和型看書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想一想,周术保便答应一起吃饭。
今天的事情,如果石东富见自己之后,自己立即招宋世洪来县委见面。那说明什么了?会不会给别人以为自己怕了石东富,或者,误会自己真有什么心虚的事情。
私下见面,警示跃飞建筑收到效果,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时间还早,周术保回到办公桌,将抽屉里的一份资料拿出来。这是一份在他授意之下做出来的方案,内容是关于城南市场改建工程项目。
这个项目启动,会牵扯到非常多的事情,在正式提交县常委会讨论之前,要做好种种充分的准备。
一 更
这几天的精力都在这上面,周术保对做这样的工程项目是有好几次实战经验的,牵涉虽大,但难不倒周术保。
不过,在拆迁这一块工作,确实要谨慎有谨慎。因为县里目前不是统一的阵线,石东富等一些常委会有什么态度,会有什么也的做法,他也猜不准。
拆迁这种事情全国每天都有人在做,虽说各种各样的模式,但归结起来也就两种模式:暴力型与温和型。
温和型确实稳重保险、风险小,可这样做工作的后果也难确知。有些拆迁人会高高喊价,不肯退让;有些人则不论给出多高的代价,都不能让他们让步,答应拆迁。
恋爱机率twice
遇上这样的情况是必然的,温和型的工作模式,会让一个项目拖下去,拖三五年都很正常。这不是周术保能够接受的事情,他在长坪县这边,会有多少时间?
暴力型呢?这种类型要求执行力强,要求推进的团队和决策团队,有着强烈的凝聚力。这是这一类型的基础。当初周术保在那边任县长,背后的书记和县里的常委们,步调一致,紧紧凝聚在一起,所以,哪怕再暴力的决策,都能够很好地贯彻落实。
在贯彻落实进程中,虽说也有阻力与种种质疑,比如对抗,比如向市里反应,比如传图片视频到网上等等,企图反对决策的推进和落实。但县里是统一思想的,这些种种问题,在县里异常坚决的势态下,那些人就会屈服、顺从,随即完成拆迁。
暴力型的办法风险大,收效也是非常明显的。只要压下去,问题户扛不住,甚至可在补偿上进行折扣,让执行的人群得到更多一些实际利益。以后,再有这类工作,执行成员会有更明朗的态度,也会更凶恶与坚决。这种势态也就更容易摧毁企图对抗者的群体意志,继而选择服从。
周术保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在推算,长坪县的城南市场的改造项目,最初是在十年前就提出来,到如今,县里讨论的次数都超过四五十次,可最终还是遗留在那里,没有丝毫改变。
为什么?说到底就是没有坚决的决策和意志,谁都怕担责任,谁都不想承担风险。
实际上,这块地拖得越久,城南市场的那五百余户之间,联系会更紧密。这些人也会想明白项目工程背后的利益有多少,会讨论出各种应对之策,让县里没办法来执行,推动这个项目的开展。
他们会提出比改造项目到利益更高一些的价码,甚至可能有天价。面对这样的情况,周术保想通过昌平建设来操作,拿下城南市场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周术保不是太在意这些难度,他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只要昌平建设有结果给他,只要这一块地能够有公司敢做,只要有老板敢掏钱买下来,至于最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到时候,他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正如之前任县长时所决策的乡村改造项目,全县各村都动起来,但他却到长坪县来担任县委书记,至于那边到底能不能执行,执行落实后,对县里和兴镇、村落,有什么利好,都不在他考虑到范围。
逆襲 小說
抗日之杀神白起
周术保所关心的,就是有没有项目在启动,有没有一笔笔的资金在流转。因为有这样的事情,才有他的机会。
目前,长坪县的主要工作方在刺梨种植项目,全境内都在发展产业。这个工作重心,确实不是初到长坪县不久的周术保能够扭动改向的。
但在产业发展的同时,市里提出了两条腿发展经济的工作定位,就给他有了足够的理由。其他区县会怎么去落实市里这个工作精神,不是长坪县所关注的,更不会去参考其他区县。
长河线的工程项目投入运行,紧接下来,就必须解决城南市场这个项目。对长坪县而言,城南市场确确实实有必要进行改建,这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哪怕石东富等人,也不可能直接反对这个项目的启动。
关于这一点,周术保还是明白的,田仁权也做过这方面的推算和汇报。周术保同时还找到最为有力的理由,那就是用这个工程项目来考量长坪县落实市里工作精神,考量长坪县新一届班子的凝聚力和工作能力。
想到诸多有利的因素,这些堂皇的理由,完全站得住也压得住长坪县其他人,周术保放松不少。明知石东富会在这些工程项目的推进上,会紧盯不放。可执行具体的事情,与他周术保有多少直接的关系?
将方案里的一些细节挑出来,要田仁权和昌平建设那边重新考虑,另找途径解决。换角度、换思路,有些事情,周术保不能直接说开,要田仁权或昌平建设的人自行领悟才行。
时间差不多,周术保叫了代新高将提出意见的方案,送往县正府那边,交给田仁权修订。自己出门,到门外上了出租车,到约定的吃饭处下车。
手夹着手包进餐馆,宋世洪已经先到了,点了菜等周术保到来。李倩琳在门外等候着,见周术保到了,也不声张,在可能被人看到的场合下,这个女人也很会做态。
两人才进包厢,李倩琳当即挽住周术保的手,让他的手臂感受到自己的弹力,说,“周书记,热了吗?”
周术保则故意踏错行走节拍,两人很自然地挤一挤。李倩琳自然感觉到他的故意,嘻嘻地说,“周书记,没想到你也会使坏啊。”
“李总,不是说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周术保偏着脸看李倩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