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洞螟 起點-第七百七十八節 柯千齡與羽幢峽看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降府府主夫人身边之人,是一个样貌俊逸的青年男子。
在师弋的交集范围内,并没有这个样貌的人。
甚至,就连与之样貌相近的人都没有。
这样一个人,正常情况下师弋是不大可能认识的。
然而,现实情况是师弋确实见过对方。
不过,并不是在现实环境当中见到的。
当年,师弋在得到心协镜碎片的时候。
曾经一度非常担心,心协镜的主人会因为碎片之事找到自己的头上。
为此,师弋不惜动用了一枚逆光珠,以碎片为源头回溯其主人的身份。
当时,师弋是想借此窥探出对方的身份,以此来决定心协镜碎片的处置方式。
那时候,师弋根本不知道真假秘境之事。
更不知道为了避免承负加身,心协镜的主人已经断开了一切与之相关的联系。
不知内情的师弋贸然动用逆光珠,等于将那人与心协镜之间重新建立联系。
一旦完成,因汲魂之地而产生的承负,绝对会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这种情况那心协镜的主人从一开始就想到了。
所有,师弋在时间长河之内。
刚刚回溯出来一丁点内容,就被对方所设置的暗手,在头上开了一个洞。
如果不是三苗氏血脉,可以无视头部弱点,那一次师弋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那一次动用逆光珠,师弋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甚至就连事主的长相都没有看见。
不过,师弋却通过过目不忘的能力,在瞬间记下了那人的所有体态特征。
而此时在降府府主夫人身侧的男子,他的体态与师弋所记下的信息,几乎完全吻合。
换言之,那人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心协镜的主人。
无论心协镜还是心协镜碎片,如今全都成了师弋的囊中之物。
骤然面对这样一个可能是原主的人,师弋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
不过,师弋转念一想。
便觉得对方不大可能是因为心协镜之事,从而找上自己的。
毕竟,承负对于要经历万劫的圣胎境修士来说。
那绝对是比任何妖魔鬼怪,都要可怕的东西。
沾上一点就会让所经历的万劫威力倍增,这是一个非常要命的东西。
就算对方明知道心协镜在师弋身上,也不大可能这样明着找上门来。
况且,对方知不知道汲魂之地已经没了,还在两可之间呢。
毕竟,天地规则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斩断联系那就要真的彻底断开,对方不可能一直关注着汲魂之地的状况。
现在汲魂之地消散不到百年,对方很有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一念及此,师弋稳定心神若无其事的朝着两人的方向飞了过去。
降府府主夫人看到师弋,连忙率先开口对师弋说道:
“师道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柯千龄柯道友,刚刚我在这里等师你的过程中,恰巧遇到了对方。”
降府府主夫人的这句话看似平常,但如果仔细推敲的话,就会发现破绽满满。
师弋已经知道了,降府府主夫人身边之人乃是心协镜的主人。
换言之,这柯千龄乃是一名圣胎境修士。
而降府府主夫人即便有赝胎在身,也达不到圣胎境层次。
那么,在阶级森严的修真界。
她又有什么资格,称柯千龄这个圣胎境修士为道友。
而最重要的是,那柯千龄并没有因为降府府主夫人的说辞,面露不满之色。
也就是说,柯千龄这个圣胎境修士默认用平等身份。
来和降府府主夫人,这个远不如他的赝胎修士相处。
这在以实力为尊的修真界,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就算师弋这个不搞实力尊卑那一套的人,也不会贸然插到低阶修士的圈子。
那样的结果只能是别人难受,自己也不自在。
随着境界越来越高,接触到的人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同阶之人。
所以,一个圣胎境和一个赝胎境聚到一起,本身就挺不可思议的。
甚至,降府府主夫人在介绍的时候。
隐隐将师弋也放在了,与那柯千龄同等的位置上。
发生这样错乱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柯千龄将降府府主夫人和师弋,误认成了圣胎境存在。
或者说,降府府主夫人故意引起了这场误会。
这其中有可能是降府府主夫人,察觉到了柯千龄的危险性。
为了稳住对方,才让柯千龄产生误会的。
不管经过如何,师弋决定配合降府府主夫人演好这场戏。
一念及此,师弋冷淡的对柯千龄点了点头算是问好,转头便笑着对降府府主夫人说道:
“让道友少待了,为摆平那五猖神,稍微花费了些时间。”
另一边,那柯千龄闻言,忍不住开口问道:
“敢问这位道友,那五猖神最后怎么样了。”
“嘿嘿,敢挡我的路,那自然是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师弋嘿然一笑,并说道。
“此话当真?”柯千龄闻言,有些不信的问道。
不怪柯千龄不相信,这域外的神祇不死不灭。
哪怕是变成一粒微尘,也能够重新活过来,可以说是非常之难缠了。
柯千龄虽然身为圣胎境修士,但是非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去招惹这些神祇。
受到质疑,师弋顿时面露不悦之色。
“哼,你做不到,并不代表老夫也做不到。
不相信大可亲自进出森林试一试,看看那五猖神的猖物还会不会出现。”
柯千龄见此,直接就朝着森林走了过去。
果然,他几次进出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那五猖神还活着的话,绝对不会容许有人这么挑衅他的。
事情得到验证,柯千龄完全相信了这两人与他一样,都是圣胎境同道。
之前,柯千龄从此处经过,无意间看到了降府府主夫人。
他当时就打算杀了降府府主夫人,并将她体内的赝胎据为己有。
谁知降府府主夫人的反应也很快,在发现危险降临时。
她立马就编了个圣胎境修士的身份,只说这个仅是她的赝胎分身。
面对这种情况,柯千龄马上就犹豫了起来。
毕竟,赝胎虽然珍贵。
但是,却也不至于为了这东西,去得罪一个同阶。
不过,柯千龄也怀疑对方是为求自保,所以才扯的谎话。
降府府主夫人眼见柯千龄心生怀疑,连忙又拉出师弋当挡箭牌。
直说还有另外一个圣胎境同伴的分身在森林里,要不多久就会出来。
柯千龄心想,这也费不了多少时间,索性就和降府府主夫人一起等师弋前来。
如果让柯千龄发现了端倪,他自然要将降府府主夫人和师弋两人一起收拾了。
然而,师弋比较机敏。
再加上心协镜的事情,师弋马上就读懂了降府府主夫人话中的意思。
配合着对方,一起忽悠眼前的柯千龄。
五猖神的死亡摆在眼前,柯千龄心里已经信了九成。
眼见师弋摆出一副倨傲的表情,柯千龄连忙笑着说道:
“倒是柯某孤陋寡闻了,道友能凭借区区赝胎分身斩杀一名神祇,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真不知道友本尊,又该有着何等恐怖的实力。
今天能结识两位,真是我三生之幸。”
做戏也不能太过火,眼见柯千龄致歉,师弋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
这场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不过有心协镜之事在前,这柯千龄始终是个不安定因素。
所以,师弋当即就表示,要和降府府主夫人上路离开此地。
特工 邪 妃
柯千龄见此,很自然的开口问道:
“不知两位接下来行止何处。”
对于柯千龄的问话,师弋早就猜到了,此时直接开口回道:
“我们准备往西行。”
对于这个回答,师弋是仔细斟酌过的。
师弋虽然不知道柯千龄要去什么地方,但是对方往西走的可能性最小。
毕竟,师弋他们现在地处森林的西面。
首先可以排除,柯千龄是从东边飞过来,然后与降府府主夫人撞上的。
因为那样势必需要飞过森林,柯千龄之前并不知道五猖神已死。
所以,他不可能去找这个麻烦。
排除掉东边,柯千龄飞来的方向就剩下西、南、北三个方向了。
以此地距离森林之近,无论柯千龄的目的地是三个方向的哪一个,他都不大可能会撞上降府府主夫人。
换言之,柯千龄是从那三个方向之一而来,往东边走。
这才撞上到了,落单的降府府主夫人。
所以,师弋才会说自己要往西走。
这样相背而行,基本不可能与柯千龄同路。
然而,师弋算得再准,但事情的发展往往是瞬息万变的。
柯千龄听到师弋说要往西走,他眼睛一转,便笑着说道:
“那可巧了,我与两位乃是同路,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吧。”
师弋一听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到柯千龄脸上。
师弋真想指着对方的鼻子质问,为什么临时改变行程。
正如师弋心中所猜的那样,柯千龄的原本的目的地确实是东边。
突然要往西走,确实是他临时起意。
师弋考虑了很多,但唯独漏算了一点。
那就是柯千龄这些设置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并不是一两个人的个人行为,他们是有组织的。
当初,师弋用逆光珠回溯出来的场景,就是柯千龄在游说另外一人加入他们。
如今柯千龄虽然不再打,师弋两人身上赝胎的主意。
但是,遇到两名没有加入他们的圣胎境修士,柯千龄又怎么能够放过。
没错,柯千龄选择跟着师弋。
就是打算找机会,游说师弋二人加入他们。
所以,无论师弋说要往哪边走,柯千龄都会选择跟过来的。
师弋静下心来,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关节。
面对柯千龄的纠缠,师弋暂时也没有甩开对方的办法,只能任其一路同行。
…………
师弋三人的修为都不低,飞行速度自然也很快。
不到一周时间,师弋等人就飞过了千山万壑,来到了第一个有人聚集的地方。
“师道友请看,这地方名为羽幢峡。
上面有两座斜倾的高山作为天然屏障,而在中间的山腹之内,就是众人的聚居之地了。”柯千龄指着前方的高山,对师弋解释道。
师弋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仅能看见深山密林。
这如果不是柯千龄指路,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决计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找到这里。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就好像现在这般,柯千龄面对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这两名“同阶”。
又是指路又是讲解,表现的十分热情。
就连师弋闭关修炼太久的说法,柯千龄也表示了理解。
“这次多亏了柯道友指路,不然我们二人还真的找不到地方。
不过,这聚集之所为何要选在这么险峻的地方。”师弋出言感谢了对方一番,又开口问道。
“哎,这域外实在是太乱了。
妖类吃人、野兽吃人、鬼物吃人,最后就连神祇也以人为血食。
人族在此地实在是太艰难了,如果不将聚集地修建在羽幢峡这样的隐蔽之地,恐怕早就被那些异类吃干抹净了。”柯千龄闻言,忍不住长叹道。
降府府主夫人见此,也接过话头说道:
“是啊,这域外相比于现世,可真是乱太多了。”
柯千龄闻言,不禁冷笑道:
“哼,现世能够有今日的安稳,还不是牺牲了域外的一切。
甚至就连你我,都在被牺牲的名单之内。
两位想一想,当初是不是在进阶圣胎境成功之后。
还没高兴片刻,就被九鼎直接扔来了域外。
我们这些圣胎境修士,不过是被当做抵御域外烂摊子的弃子,任人处置了而已。
现世之人安享太平,而我们却要在域外,与那些以人为食的异类争命。
两位,你们觉得这样对我们公平么。
我虽然不能逆转乾坤,但是却有办法向现世讨些他们欠下的利息。
怎么样,两位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呢。”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有些不明白柯千龄话中之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不过,师弋却知道柯千龄指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