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第四百一十三章 根本就沒有白起,又或者…看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陈嚣并非是常人,他家世显赫,名师高徒。
陈嚣祖上是陈国宗室,其先祖虞阏父曾为周的陶正,武王克商后,不等下车就封胡公于陈。陈国自从建国之后,便一直都无法避免中原的战争,动荡不安。到最后,楚国彻底灭亡陈国,将这里变成了自己的地盘,陈氏自然也就四处逃亡,有了如今遍布各地的陈氏后人与田氏后人。
田氏是因为陈公子完为齐国大夫,其后裔以田为氏,也就是如今的齐国宗室。
当初陈国覆灭之后,陈氏弟子四处逃亡,正好在这个时候,陈嚣这一支的先祖成为了一位儒学大师的嫡传弟子,那位儒学大师唤作公羊高,本来是齐人,后来来到南阳拜子夏为师。故而,陈嚣家传春秋,此刻的公羊高学说还是口传,故而这些嫡传弟子是非常珍贵的,当陈嚣长大之后,他也想找一位老师来更好的钻研春秋。
于是乎,他来到齐国,拜访了荀子,成为了荀子的门徒。
他做事认真,有大智慧,却没有追逐功名的心,茅焦非常的看重他,不只是茅焦,就是赵括也非常的喜欢他,大概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出于对荀子的好感,他对陈嚣也很有好感。陈嚣回到南郡之后,就将自己在陈郡所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了赵括,陈嚣他就是陈郡人,对陈郡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陈嚣认真的说道:“我几次说您不能来陈郡,樊於期非常的着急愤怒,他很想要让您前往陈郡,可是他治理陈郡并没有那么上心,我看到陈郡的情况根本不如南阳与南郡,您与他也没有交情,他的态度很有问题,而且我发现,他身边坐了很多我不认识的官吏…”
陈嚣结合自己对陈郡的了解,将自己所发现的诡异的地方都告诉了赵括,赵括听闻,忍不住的赞叹道:“见微知著,说的就是陈嚣这样的人了!”,听到赵括的夸赞,陈嚣当然也开心,赵括现在的一句点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这谁都知道…陈嚣再次说道:“还有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
“路无盗贼…”
陈嚣认真的说道:“我不敢隐瞒,陈郡因为靠近楚国,常年都有楚人逃入陈地为盗…”,“可以说,陈郡最不缺的就是盗贼,故而寻常路人都不敢单独出行,生怕遇到群盗…可是就在这样一个地方,我来往之中却没有遇到一个盗贼的身影…我还看到一些独自赶路的行人,这十分的不正常。”
“这与叛乱有什么关系呢?”
鳳 棲 桐
“因为武成侯前来而整顿治安,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啊。”,茅焦开口问道,陈嚣笑着说道:“您和辛梧将军都不能做到的事情,我不相信他能做到。若是他有这样的能力,陈郡也就不会那么不堪了…年年倒数…奇怪的事情背后肯定是有着阴谋的…”
赵括眯着双眼,他看向了一旁的茅焦,笑着说道:“很好,就请您对外说,我的病情恶化,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上路,另外给陈郡写信,让他请教那位名医,看看有什么办法…用我的名义给他写几封书信,问问他的情况吧,南郡的军队就交给我吧,我会平定这些事情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请您一定要小心,樊於期背后肯定是有楚人支持的…”,陈嚣急忙叮嘱着,随后,他又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武成侯怎么会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呢,果然,赵括笑了笑,他说道:“好的,谢谢你的提醒,我需要您赶往南阳,找到辛梧…”,赵括又吩咐了几句,这才让他们俩离开这里。
而赵括拿出一封楚地的舆图,认真的看了起来。
樊於期心里非常的着急,可是他着急也没有用,正好在这个最好的时机,赵括居然病了,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过的,不过赵括年纪也大了,有一次来到南方,病了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他只能希望赵括能早点好起来,最好要在秦国结束塞外战争之前好起来,不然,他就只能选择攻进南郡来抓住赵括了。
南郡太守的书信和赵括的书信也被送了过来,茅焦在书信里表达出了自己对赵括的担心,以及惶恐,他很希望自己能把那位名医派出去医治赵括,而赵括的书信里则是要他安心治理地方,不要担心自己,又询问了陈郡的情况。樊於期当然是急忙回信,安抚对方的心情,他已经觉得胜券在握。
他就这样开始了与赵括和茅焦的书信往来,很快,他就听到了赵括离开南郡,前往陈郡的消息,他派出去的密探也是回信,看到赵括已经坐上马车,准备赶来陈郡,这让樊於期非常的开心,他急忙派人告诉楚人,赵括正要往自己这里,随时做好准备,自己在抓住赵括之后就会联系他们。
门客们带着书信离开了府邸,樊於期自信的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要结束赵括不败的神话了,后世人谈论自己,想必都是击败赵括,并且抓住了他的名将吧,想到这些,他又忍不住的笑出了声。赵括完全不知道陈郡的情况,又没有带多少随从,而自己都已经控制住了大半的军队,想要抓住赵括,易如反掌啊。
樊於期在咸阳待了很长的时日,心里也知道秦国众人对赵括的态度,只要赵括在手,保证他不会自杀,秦国就不敢轻易的对楚国动手…而楚国也能趁机夺回很多的土地,而他自己当然是如愿以偿的当上楚国的令尹,成为楚国最大的封君,楚国的封君,那可是有实权的,跟秦国这些空有名头的封君截然不同。
就在樊於期躺在府邸里做着美梦的时候,陈县之外的校场,却是已经被包围住了。
赵括眯着双眼,看着远处点燃了几处篝火的校场,他低声吩咐道:“不许纵火,包围所有的道路,不能让一个士卒逃走,在处置好了校场后,就即刻控制住陈县,只许进,不许出!”,赵括吩咐着,趴在他身边的副将点了点头,满脸的激动,跟着赵括打仗的机会,并不是每次都有的。
赵括在得知陈郡的情况后,心里也认定樊於期要谋反,他一方面用书信来怠慢敌人,留下了一个人假扮成自己,而赵括却带着南郡的士卒,一路遮藏自己的踪影,急行军的来到了陈郡,这一路上,赵括都没有停下来让士卒们休息,从南郡到陈郡,赵括领着大军只用了十天!
而用十天还是因为赵括要注意道路上巡视的陈郡官吏,不能惊动了行人,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赵括如此迅速的来到陈郡,而樊於期刚刚才聚集了军队,将他们安排在陈县外的校场,赵括的目的也就是这里的校场,只要先将对方的军队给制服了,那樊於期也就没有任何能力作乱了。
谁都没有想到,赵括会来的如此迅速,驻扎在郑县外的军队,更是如此,他们甚至都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当南郡士卒们在夜色的保护下缓缓包围住敌人,开始冲杀的时候,整个郑县校场一片混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得敌人大喊:“武成侯在此!降者不杀!!”
汉之熵 苍梧老师
武成侯怎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事情败露了?
不同的士卒们有着不同的想法,只是,遭受这样的忽然袭击,他们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军官们无法指挥,处处都十分的混乱,周围又都被包围,在杀戮声之中,越来越多的士卒放弃了抵抗,丢下了手中的武器,这场突袭战,赵括先是堵住了出口,又安排骑兵们在周围提防溃兵,不给敌人逃离的机会。
在夜里的袭击,往往是最致命的,因为来不及披甲,来不起拿起武器,甚至是在混乱之中无法指挥或者被指挥,至于南郡士卒,赵括早就给他们安排了不同的进攻路线,故而在军官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开始进攻,只是用了一个时辰,赵括就一举击溃了驻扎在郑县校场内的所有敌人。
大多数士卒都选择了投降,赵括找出几个将领,将他们分开,不许他们见面,然后凝重的告诉他们谋反的事情已经暴露,谁能说出自己不知道的情况就能留住家人之后,终于是崩溃的说出了樊於期的全部打算,赵括认真的记下了这些言语,随后,他让副将看好这些军队,自己则是直接前往郑县。
校场外的骚动,自然是没有办法隐瞒的。
可是郑县本身并没有多少军队,城墙上负责守夜的不过几百人,赵括的人马早在赵括进攻校场的时候就控制住了县城,赵括带着几千人来到郑县,最先冲向了樊於期的府邸。正在府邸里做着美梦的樊於期忽然惊醒,他听着院落里传出的喧哗,茫然的坐了片刻,方才愤怒的训斥道:“吵什么吵?”
就在那一刻,大门忽然被踹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将军提着血淋淋的宝剑走了进来。
樊於期抬起头来,看着面前那熟悉的面孔,他浑身都畏惧的颤抖了起来,他想要呼喊,却说不出话来,仿佛见到了恶鬼一般,惊惧到了极点,他张大嘴巴,深深呼吸着。面前的人是赵括,重病的赵括,是昨天才离开了南郡的赵括,他是怎么到来的?为什么会如此迅速?他知道了什么?
樊於期心里有无数疑惑,只是,他来不及质问,就被赵括一把抓住脖颈,从床榻上拽了下来,“你知道因为你死了多少人吗?”,赵括冷冷的质问道,樊於期脸色煞白,却一句话都不说,赵括将他一把丢出大门,几个士卒上前将他抓住,赵括吩咐道:“他在城内肯定还有同党,让他的门客揭发,还有,搜一搜他的书房…”
这一夜,来自南郡的士卒们在县城内四处的奔波,一个又一个官吏被抓起来,一个又一个尸体出现在街头上,次日,当百姓们外出的时候,看到了这骇人的一幕,遍地的尸体,让人胆战心惊,百姓们尖叫着,急忙逃回家里,而经过了一夜的的苦战,赵括终于抓住了樊於期,包括他的那些同党,楚人所派来的奸细之类。
包括陈郡的军队,也彻底被赵括所制服。
赵括疲惫的坐在室内,这些天的奔波,加上一夜的战斗与审讯,赵括也有些吃不消了,不过收获还是巨大的,赵括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舆图,楚人果然是要前来的,只是,没有人知道楚人藏在哪里,他没有从那些门客口中得到关于楚军的消息,而唯一知道的樊於期,大概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再也不肯开口,不吃不喝。
在这种时候,赵括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本能来猜测敌人的位置了。
如果自己是楚国的将军,要在哪里驻扎呢?既要靠近陈郡,又要能隐藏军队,还要有退路…赵括的眼睛渐渐凝聚在了巨阳的位置上,心里有了猜测。接下来的时日里,赵括就派人四处打探陈郡内的情况,并且严禁这里的事情传出去,而辛梧在此时带着南阳郡的士卒急急忙忙的来到了陈县。
辛梧从陈嚣那里得知陈郡的事情,不敢迟疑,急忙出兵,这可是升迁的好机会啊!
奈何,当他赶到陈的时候,战争却早已结束,赵括神兵天降,一夜之间就灭掉了陈郡的叛军,辛梧同样也是领兵打仗的将军,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是许久都说不出话来,武成侯这也太快了吧!他对赵括是愈发的恭敬了,拜见了赵括,严厉的训斥了陈郡官吏的作法,他方才表示愿意听从赵括的命令。
“我已经派人去打探了,楚国的军队隐藏在巨阳一代…现在是击破楚国的好机会。”
“嗯???”
“将军…陈郡士卒不可轻用,两郡士卒加起来不过四万,这要如何破楚啊?”
“战争的胜负,从来就不是士卒的数量所能决定的。”
ps:啊哈,被激怒的小括子准备要给年轻的楚王上一课。
大家投票支持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