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fza優秀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起點-第一千五百零三章:各種準備看書-5mke7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在遇到难题的时候,不要死纠结想着问题本身,多多散发思维,将问题延展出去,才更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是谢铭长久以来,一直所使用的方法。
那么应该如何去找到解决眼前这个难题的线索,绕过艾丽丝来进入到奥兹玛被封印的异界当中呢?
知道的话就不用坐在这里想了。
自我吐槽了一句,谢铭开始顺着思路向下捋。
首先,封印是由艾丽丝借助赫尔德的力量来进行封印的。也就是说,封印和赫尔德密切相关。因此要是强硬的破开封印,必然会被赫尔德给察觉。
目前想到的解决办法之一,是开启自己的第二状态,动用强大的能量在封印之外再次制造出一个空间包裹住封印。这么一来,封印就算被破除也不会被赫尔德发现。
但是,外面的罩子一旦消失,赫尔德仍旧会察觉到问题。
况且自己仅仅是动用禁手状态,就造成了很大的动静。要是动用第二状态,必然也会惊动到艾丽丝,进而引起赫尔德的关注。
既然无法靠着自身或者队友来解决,那么就需要外援帮助了。
自己在阿拉德大陆的交际圈,虽然不广,但也算是相当恐怖的。
暗精灵王国、贝尔玛尔王国、圣职者教会、魔法师协会,以及像G.S.D这样拥有强大实力却隐居在暗处的强者。要是会聚起来的话,哪怕是德洛斯帝国都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他们并无法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帮助,想要解决使徒设下的封印,那么必然是需要去求助和使徒有关系的人。
………
“和使徒,有关系的人…..我怎么感觉,貌似有点印象…..”
手指开始轻轻的敲击地面,在大脑的记忆殿堂当中,谢铭开始检索名为‘阿拉德大陆’的书柜。将目光缓缓向下扫,看到了‘使徒’这一专栏。
别再低头要坚强 回眸倾城泪
在十三使徒当中,和人有关系的使徒其实并没有多少。
赫尔德的塔拉库沓,卡西利亚斯和召唤师们的契约、希洛克的……
希洛克的暴戾搜捕团!
谢铭感觉,自己貌似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从空间布袋中取处了当时自己从艾泽拉·洛伊要过来可以检测使徒气息的怀表,随手抛了抛,谢铭自言自语的说道。
“看来,要去一趟了啊。”
——————————
“绝望之塔!?”
从谢铭口中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欧贝斯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有什么头绪。唯有知识最为渊博的赛丽亚,露出了些许若有所思的神情。
“谢铭,那是什么地方?”
“算是一个修炼圣地,一处秘境,也是我们能够不打破封印去到奥兹玛面前的一丝希望吧。”
谢铭随口说道:“对了,可能索德罗斯也呆在那个地方。”
“哦,这样…..索德罗斯!!!?”
问出问题的诺羽先是一愣,紧接着整个人的爬在了桌子上,瞪大了眼睛:“索德罗斯!?”
“嗯,索德罗斯。”
“索德罗斯在你说的那个绝望之塔里面!?他不是早就失踪了吗?不对不对不对,索德罗斯都是多少年前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以寬恕為名 骷髏不壞
“所以我才说,绝望之塔那是一个秘境啊。还有,你脸贴太近了。”
嫌弃的用手指头按住诺羽的额头,将她缓缓推开,谢铭解释道:“在绝望之塔当中的时间流速,和在阿拉德大陆的时间流速是截然不同的。”
“在里面呆上2000年,或许外面才过了不到500年。而且,还不会对人的肉体产生影响。你进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出来时就是什么样子。可以说,是修炼求道者梦寐以求的地方。”
“之前从暗黑城回来的时候,我便遇到了绝望之塔的主人艾泽拉·洛伊,并且与她建立了联系。”
说着,谢铭晃了晃手中的怀表。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無名之風
“靠着这个怀表,我们便可以前往到绝望之塔当中。或许能够靠着艾泽拉的力量,在不惊动赫尔德的情况下进入到黑色打底当中。”
“或许……也就是说,谢铭你也并不确定,那个叫做艾泽拉的女人在这件事上帮助到我们。”
“嗯,但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谢铭轻笑着回答了诗乃的问题,在场的人中也就她不知道索德罗斯在阿拉德大陆的地位,所以才能保持着冷静。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较清楚赫尔德的手段的话,恐怕这个人,非艾泽拉莫属。而且,她和我们是同一条战线上的,都是在为了阻止赫尔德阴谋而努力。”
“所以,并不需要怀疑她。”
“是吗…..”
见到谢铭都这么说,诗乃也没有什么问题了。不,或者说少女已经明白,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太多秘密,她已经懒得去一一探究了。
“那么,今天大家就先各自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绝望之塔。”
将体内的能量转换为魔力输入到了怀表当中,看着虚空投影出的屏幕和按钮,谢铭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个仪器是傻瓜式操作方法,什么东西都标记着明明白白的。不然哪怕他习得过位面语言大全,能够认得魔族语,恐怕操作起来也得费些功夫。
“地图…引导….位置….嗯?这里还有个通讯,去之前是不是要先和艾泽拉打个招呼啊?还有,你们都不需要去准备一下吗?”
回头看向挤到自己身后,满脸好奇的看着这高科技玩意的少女们,谢铭嘴角抽了抽。
“每次旅途前你都说准备准备,结果到头来需要准备的也就是食物和餐具。这些直接在月光酒馆中拿就可以了。”
“瞎闹,有备无患这个道理你不清楚啊。”
瞪了眼反驳自己的诺羽,谢铭摆手驱赶道:“你们看得懂魔族语吗就在这里凑热闹,赶紧去圣职者教会多准备点圣水。”
“不要忘了,我们这次要前往的是黑色大地,是奥兹玛的所在地。那里的怪物,可都是有着血之诅咒的。每个人身上都至少要备上十瓶圣水才行。”
狠心老公走着瞧
“欧贝斯,你带着诺羽和蕾莎琳去购买去。米内特,今天应该是你和诗乃负责接送莉莉吧。赛丽亚嘛…”
“我看得懂魔族语哦~”赛丽亚微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摆了个V字。
“赛丽亚就在这里和我一起学习下怎么操作吧。”
“唉~~~”
除了赛丽亚外,少女们都发出了不满的嘘声。就连性情冷淡的米内特,都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自己不学无术,能怪谁?快去快去。”
像是赶鸭子一样将这帮大丫头赶出了房间,谢铭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家熟悉了,自然而然会变成这样。更何况都是些十六七岁的姑娘,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时期。
“晚上吃饭完,稍微教她们认一下吧。”
“刀子嘴豆腐心….”赛丽亚捂嘴轻笑道:“还爱面子。”
“你这形容可是大错特错。”
谢铭翻着白眼说道:“我可是刀术大宗师,应该说我是刀子嘴刀子心才是。而且,这和爱面子也没有关系。我总得自己搞明白,才能教她们来认啊。”
“这种回答,按照谢铭你的话来说,应该就叫嘴硬的杠精吧?”
“我平常都教了你们些什么啊…..”
看着貌似已经被自己有些带偏了的赛丽亚,谢铭深深的叹了口气。不过,眼前这个有点小腹黑的赛丽亚,在谢铭看来才更加有人味。
在游戏中那名一直都保持着微笑,任何时候都温柔善良的赛丽亚,和此时的赛丽亚对比,反而显得有些空洞虚幻。
或许,这就是不断取回记忆,和完全没取回记忆的区别吧。
“话说回来,赛丽亚你的记忆怎么样了?”
重新坐回了少女的旁边,谢铭突然问道:“看你近期战斗的情况,应该回想起不少东西了吧。”
“嗯,的确回想起了很多。”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银灰色短马尾,以及自己的耳朵,赛丽亚轻声回答道。
“但大多数,都是和各种技能有关的回忆和经验。关于我的身世,依旧没有什么头绪。只是隐隐觉得,我原先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关于那场大火,仍然没有想起任何事情。”
“是吗….”
谢铭重新开始操作怀表投影出来的虚拟键盘:“慢慢来就好,不需要着急。”
失貞棄妃不承恩
“嗯。”
赛丽亚温柔一笑:“是呢,慢慢来就好。”
随后,少女便也开始研究这个机器。
——————————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研究之后,赛丽亚和谢铭总算琢磨清楚了这个怀表仪器的所有用法。事实证明,哪怕是傻瓜式操作,面对高出几个世纪的机器,哪怕是再聪明的也是需要琢磨一段时间的。
任性首席 墨三千
更何况,仪器中使用的语言确切来说不是魔族语,而是泰拉语。
哪怕魔族语是由泰拉语演变而来的,两者之间也有着不少的差异。通俗点来比喻的话,就是文言文和简体的差别。
腹黑老公小萌妻
不过经过折腾,谢铭和赛丽亚也总算联系上了艾泽拉,或者说是一通电话把艾泽拉给吵醒了。在和这名泰拉人说明了事情之后,艾泽拉表示绝望之塔的确可以做到。
但详细情况,还是等谢铭他们来到绝望之塔之后再细说。毕竟,他们现在用的联系设备是原泰拉星的。
谁知道赫尔德那边,会不会通过某种仪器察觉到。
所以关键事情还是见面了再说比较安全。
到了晚上,谢铭也和其他人大概说明了一下怀表仪器的使用方法。激活仪器,只需要往里面贯彻入温和的能量就行,并没有限定在魔力这种能量上。
圣光、念气,其实都能激活。只是利用率,和魔力相比的话会比较低而已。
而来到赫顿玛尔后,就一头钻进莎兰开办的魔法学习的莉莉,在听说谢铭几人又要去冒险的时候,不禁有些失落。
话说又有谁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居然是那种治不好的路痴。要是不跟着人自己走的话,恐怕她能从赫顿玛尔走到暗黑城那边去。
谢铭等人在的时候,可以每天分配一两个人来接送她。不过这次全员都要出动,只能把她委托给月光酒馆的人来照顾了。
或者干脆点,直接让她寄宿在魔法学校里面。
在询问了莉莉自己的意见后,最终还是决定寄宿。
毕竟在月光酒馆里面,莉莉熟悉的人就谢铭他们几个还有索西雅。既然谢铭他们都要走,索西雅一天到晚也很忙,那还不如到学校中和同学一起玩呢。
顺便一提,短短入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谢铭已经收到了莎兰几次报告了。说莉莉拜了罗莉安为大姐大,成为了一个小参谋。
原本罗莉安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主子,现在又有了莉莉这个狗头军师,整个学校可谓是彻底热闹起来了。
不过听莎兰的语气,这两个小姑娘倒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学校热闹点也更加容易活跃气氛,促进彼此进步。因此这一个校长一个监护人,就这么采取放任态度了。
在吃完饭,收拾完之后,谢铭便打算帮莉莉收拾一下行李,带着她去魔法学校入住。那边,莎兰已经沟通好了,安排莉莉和罗莉安一个宿舍。
詭秘禁忌 臘月折梅
也是时候让那位小公主感受一下,集体生活是什么样的了。
看着莉莉将各种各样的布娃娃收拾的干干净净,谢铭笑着问道:“没必要收拾的这么干净,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住了。”
“莉莉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
哇,那堆满房间的布娃娃叫做没什么东西啊。
谢铭嘴角抽了抽,最后还是放弃了吐槽:“行吧,那我们走吧,罗莉安应该在校门口等你了。”
“嗯….等等。”
“怎么了?”
“刚刚听谢铭你们说,你们这次是要前往异次元的世界对吧?”莉莉抬起头看着谢铭,轻声问道。
狂妃本色:扑倒妖孽陛下
“嗯。”
道路慢慢 临荷听风
“那么这个东西,以防万一还是给谢铭你留着吧。”
从自己那涂的花花绿绿的空间布袋中,掏出了一个球形装置,将其递给了谢铭。
“这是?”
“我们魔族在各个异次元进行跳跃时所用到的空间移动装置,不过现在它需要充能。但以你的实力,充能它应该不需要费太大功夫吧。“
莉莉调皮一笑:“要是用不着了的话,记得回来时还我哦。”
“莉莉,你…….”
“怎么样,感动了吧?莉莉可是会考虑很多的大人哦!”
“你是不是想白嫖我一次充能啊。”
“……..”
“喂,你这丫头,直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