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萬古第一武神-第六百零八章 燒身業火看書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陆家天刀!”
陆川眸中混光微凝,似没有丝毫意外,周身毫光闪烁,瞬间如虚实相间,闲庭信步般迈出一步。
那足以湮灭灵魂的无形刀光,便既擦着边,没入虚无之中。
顷刻间,昏黄混沌光泽涌动不休,激荡的空间,仿若幕布般掀起大片涟漪,哗啦啦作响。
“陆天南!”
陆川横跨一步,已是与偷袭者拉开了数十丈距离,冷眼看向身后,一道伟岸刚毅的身影映入眼帘。
“好狠辣的手段,我还是小瞧了你!”
陆天南面色沉凝,眸光锐利如刀,死死盯着陆川。
网王之海妖的旋律 海妖的旋律
“彼此彼此!”
陆川飒然一笑,不无嘲弄道,“否则的话,你也不会坐视这么多人踏入陷阱,而且以自己为饵!”
“哼!”
陆天南冷哼道,“到现在还执迷不悟,难道非要将自己弄成过街老鼠,让先祖蒙羞,才肯悔改吗?”
“嗤!”
陆川嗤笑一声,不屑道,“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我感觉良好,你真以为,人人都稀罕陆家的名头吗?”
“你这忤逆不孝的孽债!”
陆天南怒不可遏,厉声道,“即便是再三狡辩,难道还能扭曲,你身具陆家血脉的事实?”
“哈哈哈哈!”
陆川失笑摇头,似乎真的觉得很可笑,透着几分歇斯底里的癫狂意味,缓缓展开双手道,“陆天南,你看看我这个样子,还能算是有陆家血脉吗?”
“你……”
陆天南脸色黑如锅底,闷声道,“只要你肯回头,我可以保证,家族会全力以赴助你恢复人身,凭你的修为天赋,即便是灵寂大修士,也不算什么。”
“你还真是有够好笑啊!”
陆川敛去笑容,淡漠道,“不说凭你这点修为,凭什么张口闭口,好似灵寂大修士不过是囊中物,唾手可得。
行了,也不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现在够了吧?”
“你……你明知道还配合?”
陆天南瞳孔一缩。
“是啊,你在拖延时间,我也在拖延时间!”
陆川淡然一笑,眸中魂火古井无波的扫过周围,不无讥讽道,“此地空间受乾阳剑君一剑,又有大阵牵引,着实太过紊乱。
若是不等这一会,我还真无法将之勉强纳入掌控,否则就要面对外面那些灵寂大修了。
而你,阵法牵引地脉爆发,现在也肯定不好受吧!”
“呼……”
陆天南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眸中利芒如刀,寒声道,“凭你的聪明才智,必是我陆家栋梁!
可惜,都用在了邪魔外道之上,今日说什么都留你不得了!”
嗡嗡!
说话间,其腰袢从未出鞘的黑刀,已是嗡然震颤,隐现慑人心魄的恐怖锋芒。
“哈!”
陆川失笑摇头,淡漠道,“不用给自己戴高帽子,当琅琊十三家圈养人族开始,在我眼中,已经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淑女蒙尘记
你陆天南,也不过是吃人肉,喝人血,敲骨吸髓的杂碎而已!”
“死来!”
面对这等毫无顾忌,而且是血淋淋事实的怒骂,陆天南百多年涵养瞬间化为乌有,仓啷啷一声金铁铮鸣,无锋黑刀瞬间出鞘。
正如陆川所言,面对地脉爆发和剑君一剑,陆天南耗费全身异宝和保命底牌,才保住了一命,消耗不可谓不大。
但即便如此,陆天南依旧是那陆家天刀,神藏人仙中的无敌存在。
嗡!
刹那间,天地俱暗,即便是充斥此间的混沌昏黄之色,都为之渲染,似乎凭空被一片阴影笼罩。
这一刀之下,即便是规则之力,都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陆家天刀,百年藏鞘,威势无量!
陆川面色沉凝,在虚实之间变化不定的身躯,好似幻化出了无数重峦叠嶂般的残影,躲避着这刚猛无俦的一刀。
这不仅仅是陆天南的巅峰一刀,更是其自身意志的升华,还有百年藏鞘养出的一口刀气。
其威能之强,说是有逆斩灵寂之威都不为过。
也正因此,才没有哪一家,在面对陆天南强势定下乾阳剑君归属时,敢于置喙的根本原因。
出刀既分生死,绝无第二种可能。
而陆天南本身乃是半步灵寂,即便有伤在身,可也绝对能盖压大部分同阶。
全力爆发,不顾生死,威胁灵寂大修士也在情理之中。
最重要的是,这似乎并非其最强的杀手锏!
在这一刀之下,空间尽数封锁,规则之力紊乱不休,即便是传送挪移,都受到了极大干扰,而无法施展,只能正面硬撼。
嗤嗤!
看似一刀,实则在无形之中,不知有多少刀,扑面而来,却是无论从哪一个方向躲避,都会面对这巅峰一刀的斩杀,根本躲无可躲。
强如陆川,哪怕有诸法不加身和脚下方寸,两大神异玄通,依旧躲不开。
所以,他选择了硬撼。
铮!
右手一探,神锋凭空而现,一刀在手,方寸之间,有我无敌。
此刻,陆川将一身所学,施展到极致,无数虚实相间的重影,密密麻麻,彷如怪物般在身上延展开来,齐刷刷劈出了一刀。
无论那天刀自何方斩落,都会面对这近乎实质的一刀硬碰硬,没有半点花招,就是选择了刀对刀。
这些年来,陆川遇到了许多强敌,但很久没有碰上,能让他全力以赴的同时,并且磨砺自身刀法,而对方同样是刀道高手的存在了。
陆天南的出现,不仅仅是陆川选择的一个猎物,更是要以此为磨刀石,令自己的刀法更上一层楼。
铿锵!
一瞬间,伴随着刺耳爆鸣,无垠火星迸溅,映照的空间天光大作,须臾昏黄光泽弥漫而来,却又再度被分割成无数片。
但见刀光纵横,两人在丈许方圆之中,展开了激烈搏杀,刀锋相向,一往无前,舍生忘死,寸步不让。
不得不说,或许真是有陆家血脉的关系,两人的刀法,竟然出奇的有几分相似。
都是那般决绝刚猛,一往无前,都是那般玄妙精湛,有一种刀招近乎于道,一招一式,化腐朽为神奇的意味。
但出奇的是,陆天南的刀,没有想象中的一刀绝杀,让陆川有些不尽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并非是陆天南刀法不够精妙,不够强大,而是显得后继无力一般。
而事实上,若是换个巅峰神藏人仙,乃至半步灵寂来,这短短几十招,怕是已身受重伤,乃至被斩杀了。
但现在的陆川,实力也是处于巅峰,寻常半步灵寂,在他眼中,同样不够看。
“陆天南,你在等什么,你隐藏了什么后手,若是再不施展出来,可就没机会了!”
陆川冷笑连连,手中神锋同样在虚实相间中变幻不定,每一次斩出,却都能在一瞬间,架住那刚猛无双的刀锋。
虽然清楚自己无法轻易斩杀陆天南,但现在的陆天南,同样没有给他丝毫生死危机之感。
这明显不符,此前所得的种种推演结果。
就好比,悉心打理的果树,终于开花结果,却发现果实是酸的。
满心的失望,便是陆川此时的真实写照。
“你确实很了不起!”
陆天南突然收招,后退数丈,刀锋斜指地面,冷眼看着陆川,目中复杂之色一闪而逝,“若你能继承我陆家天刀,甚至于,那位所言,琅琊十三家会出一尊洞天大能的预言,说不定会落在你身上。
但可惜,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陆川眸中古怪之色微闪。
不是陆天南的态度,而是话中那所谓的‘预言’,陆川也是最近从朱广浩处搜魂所得。
不知何时起,亦或是从琅琊十三家立足起,便有了一个极为隐秘的传闻。
这传闻,说是那位洞天大能曾言,万载以降,琅琊十三家将出一尊洞天大能,继承对方的遗志。
朱广浩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陆川怎么看,都觉得是无稽之谈。
若这种话可信,陆川觉得,还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何等存在,敢言万载以后的事情?
但明明是无稽之谈,可琅琊十三家却奉为金科玉律,坚信不疑,足足等候了万载,似乎某个隐秘计划也快成功了。
虽然不信,但陆天南的状态,却也引起了陆川的注意。
隐约间,一股令陆川倍感心悸的力量,自陆天南身上喷涌而出,竟是如陆川一般,虚实相间,变幻不定起来。
但也是此时,陆川面色更显古怪。
“业火烧身,寂灭化生!”
陆天南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声音都显得嘶哑刺耳,好似忍受着难言的痛苦,“陆川,你的野心,将与这足以烧杀灵寂大修的也会,一起灰飞烟灭!”
“白痴!”
陆川摇了摇头,已经无力吐槽,神色淡漠的一点半空,冷声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嗡!
话音未落,炼狱塔滴溜溜旋转,凭空而现,洒下无垠银蓝光华,有若幕布般笼罩了陆天南。
那在无形之中,足以将任何生灵,乃至魂灵都烧成灰烬的业火,竟好似乳燕投怀一般,呼的暴涨,没入了炼狱塔底部漩涡之中。
“怎……怎么会……”
陆天南好似被抽空的气球,伟岸身影更是瞬间佝偻,一身气息摇曳不定如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烧身业火,我现在确实不敢碰!”
陆川随手一刀枭首,淡漠道,“可不代表我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