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98章 猛太子推薦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秦琅曾经告诉我,战争最重要的就是让敌人猜不透你的意图。”
承乾纵马驰入山谷,如虎入羊群。
这一刻,承乾感觉自己无比的自由,如他最爱的海东青振翅上天。我将成为一个伟大的太子,将来还必然会是个伟大的帝王,他瞧不起那肥胖的兄弟李泰,整天搞什么文学馆,修什么书,招了群刀笔吏酸腐儒,在那里翻寻故纸堆,咬文嚼字。
他也不屑于吴王李泰的假仁假义,弄虚邀名。
他就要做自己,就要做一个威武的帝王,大唐有今天的强盛,不是靠书籍纸笔,不是靠什么仁义,靠的是高祖太武皇帝和当今天子马上打下来的,是两代帝王的武功开拓。
甚至往远点说,李家能成为天下第一家族,成为天下皇族,靠的也不是经书诗词书画这些文的东西,他们李家不管如何追溯先祖到老子那去,但李家真正有今天,主要还是成为西魏八柱国之一的李虎。
承乾的这位高祖,北魏武川镇兵出身,李家正是靠着他才有了这兴代人的兴盛。
再往前追,李虎是十六国时西凉开国君主李暠的五世孙,李暠生李歆、李歆生李重耳。李重耳在西凉灭亡后,出仕北魏,官至弘农太守。李重耳生李熙,官至金门镇将,曾率领豪杰镇守黑城,护卫北魏都城平城,抵御柔然入侵,因而后来在武川定居安家。
李熙生李天赐,官至宿卫统兵的幢主,李天赐生李虎。
李虎打小倜傥有大志,特别善长射箭,轻财重义,后来跟随贺拔岳南征北战,屡立战功······
李家有今天,主要就是靠曾祖李虎,所以承乾最崇拜的也就是这位出身边镇将门的高祖,甚至李家传续至今的神射箭法,都是出自这位老祖宗。
狂风夹着暴雪,拍打在承乾的脸上。
冰冷刺骨,却浇不灭他心头的热血激昂。
战马奔驰,雪粉漫天。
清晨的山谷里,吐谷浑人还缩在那一个个帐篷里避寒睡觉,他们已经在这个山谷里呆了几个月了,外面风大雪大,又有大汗的严令不许外出,于是每天早睡晚起,无所事事。
之前一直听到的消息,都是唐军这次换了个如何无能的将帅侯君集,又来了个如何荒唐的皇太子承乾,听的他们是哈哈大笑,再不把唐军当回事。
他们也完全相信了大汗的话,大家在这里继续避避冬,待到唐军到时饥寒难耐被迫班师时,他们再半路杀出,杀他们个干干净净,然后一路杀过鄯州、廓州、河州,甚至是打到兰州,占了凉州。
驭蛇小娘子 怪味腰果
忍一忍,每一个人都能抢的无数牛羊,分得无数的汉儿奴隶。
承乾猛踢马刺,催马一跃而起。
他的身前身后,是数以百计的旅贲骑士。
这些骑士是席君买、梁建方、高侃等诸,把陇右各军中原在东宫做过旅贲的精锐抽调出来,重新为太子组建了旅贲营。
他们的任务就一个,护卫好太子周全。
承乾有些讨厌这些彪悍的战士,虽然他们是最精锐的,在当初随梁建方等南下剑南、陇右征战,屡立战功,然后许多人便授勋升职,就留在了陇右军中任职,这几百骑士,最低的都是个队头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可现在他们再次齐聚,组成了三百人的太子旅贲营,却不在乎职位官阶,仅以护卫太子为荣。
可承乾情愿没有这些人,他们牢牢的护在他的四周,这让他想要持槊挑敌也很难。
但承乾可不是这么轻易被束缚的人。
他催着坐骑,在那滚滚铁流之中,奋力冲驰,直往最中心冲。
吐谷浑人惊慌的从帐中冲出来,连那厚重的皮袍都来不及穿上,铁骑一冲而过。
席君买带头冲锋。
他在冲锋前就已经下达命令,不得恋战,不要纠缠,只管一冲到底,冲到底后调转马头,重新集结,再往回冲。
反复的冲,不断的冲,把吐谷浑人冲的粉碎,不给他们任何集结反击的机会,一直冲到他们彻底的崩溃为止,这就是这位先锋官的作战计划。
没有任何的花里胡哨,大胆而霸气,以五千冲十万,要冲碎他们。
承乾很喜欢这个计划,这才符合他心中的猛将风格。
狂风卷起,漫天的雪粉扑在脸上,承乾咬紧牙关,握着槊杆的手青筋直露,指节发白。
吐谷浑人刚从帐中出来,连马都还没来的及牵来,身上破甲都没能披上一件,就拎着面破盾牌,拿着刀斧,傻傻的站在帐前。
承乾紧盯着一个似乎被这无数从风雪中冲出的唐骑而惊呆的吐谷浑人,那个光光的脑袋,让他眼睛都赤红了。
“砰!”
一名旅贲骑士纵马从他的目标前冲过,一记马槊冲刺,把那个蛮子手里的盾击飞,又一名旅贲骑士策马跟上,扬起手里的马槊又来一击。
吐谷浑人再也躲避不及,被锋利的朔刃洞穿无甲的身体,战马巨大的冲击力,把他带的不断后退,旅贲骑士稍松开手,改用胳膊夹着马槊,减缓巨大的冲击力。
承乾眼看着就要接近目标,结果还离着很远,自己的猎物已经被两名旅贲骑士联手斩杀。
他暗骂了一声,赶紧寻找下一个目标。
风在吼,马在叫。
吐谷浑人在惊惶的吼叫,四散而逃。
百炼成仙
承乾咧开嘴笑了起来。
出其不意,多简单的四个字啊,可要做到这一步却多么的不容易,秦琅教他的兵法可真没半点假的,全是满满的干货,一个个经典的战例,细致的分析总结,跟着秦琅学了那么多年,真没白学。
优质痞妻 莫言织心
他也跟李靖、秦琼、李绩、程咬金、尉迟恭、李孝恭等这些大将们学过兵法战策,甚至也跟父亲学过。
但是他们讲的东西,承乾总是听不太明白。
而秦琅教的兵法,总是这么生动,让他一听就明白,尤其是秦琅还会跟他复盘推演,搞沙盘演练,甚至后来他们各带领一支旅贲,实战推演复原战例,这让他深有体会,大有收获。
杜氏有巧女 少地瓜
战争,是手段不是目的。战争讲究战略,而战略依靠一个个战术来实现,战术讲的就是虚虚实实,无所不用其极。
战术,就是围绕着你的战略目的,想办法利用你手里的兵力、装备、钱粮等等,通过各种各样的欺骗、引诱等手段,最后打败敌人的策略。
秦琅给他总结过一句直白的,你得让敌人按你的安排来打,不能被敌人牵着鼻子打。
这一仗,应当能证明自己的兵法课应当毕业了吧?
承乾得意的想。
鲜血,死亡。
这些没有让承乾畏惧恐怕,反而让他更加兴奋。此刻,皇帝应当是坐在洛阳紫微宫里在骂自己胡闹吧?
魏王李泰在洛阳他那个天子所赐占据二坊之地的魏王府里,轻狂得意的嘲笑自己作死,正兴灾乐祸吧?
至于吴王李泰,那个总喜欢装模作样,假仁假义的兄弟,此时在云南的南宁州味县的石城里,估计也正期盼着自己被吐谷浑人生擒呢。
这些兄弟们啊,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明白,他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得自己全力去争取、守卫,而不是指望别人呢?
他不会犯自己大伯当年犯过的错误,当年大伯建成为太子,于大唐开国也是屡立功勋,并无大错,可最后为何不但没守住储君之位,还丢了性命?
一是过于软弱,优柔寡断,二就是没能握有一支可靠的武力。
他八岁的时候,就亲眼看到了这场可怕的手足相残的惨事,所以他决不会再犯大伯这样的错。
李泰、李恪都想做第二个秦王,可他承乾绝不做第二个建成。
虽然此刻,肩膀和脖子都因身上的盔甲和武器的重量而压的疼痛,更难受的是,长途的马上奔驰,再加上极寒的风雪,让他半身麻木僵硬,但他心头火热,他不会畏惧,更不会后退。
“杀!”
承乾大吼一声,再次振奋精神。
前方出现一大群集结起来的吐谷浑人,有人甚至已经翻身上了马,旅贲侍卫们终于没法将他们全都砍杀。
承乾脸上露出笑容。
再次握紧马槊。
“挡我者,死!”
旅贲营三百骑士护着太子如同一支锋利的马槊,狠狠的撞进那团拦路的吐谷浑人中。
承乾夹紧马槊,如同千百次训练的那样,紧盯着猎物,目光如鹰。
我爱上了霸道恶魔
跨下的坐骑,是在山谷外换上的青马骢,据说曾经就是在青海湖的龙岛上长大的,又名青海龙驹,是吐谷浑牧民到了冬季时把最好的青马骢母马赶上岛,然后青海湖结冰后,就会有野马上岛交配,来年就能产下一批龙驹,再从其中择中最优良的小马驹培育,便能成为最好的青海龙驹,每匹价值千金。
这些马最适应这里的气候,如此的严寒大雪之下,仍然纵横如飞。
战马配合默契,他一声大吼,战马一跃而起,突然就加速,目标吐谷浑人的惊慌举盾,可盾刚抬起一半,承乾已经驾着龙驹从天而降。
一槊洞穿,击杀。
龙驹落地,再次跃起,将一名挡在身前的吐谷浑人直接撞的飞起。
承乾吼声连连,“杀杀杀!”
几支箭射来,避之不及。
可却只发出些叮铛的声音,两三支箭直接被甲挡住掉落地上,还有两支箭歪斜的插在甲上。
可承乾内衬细牛皮甲,再套铁索子甲,外面又罩了层明光山文札甲,最外层还套了层秦琅送的铜钉泡棉甲,再加上外面披的那层丝织披风,吐谷浑人的箭并未伤及分毫。
身上带着两支歪斜的羽箭,承乾催马继续前冲,槊出如龙,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