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七章 巧遇熱推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胜天一刀,应天兴。
就如同提到剑法,人们就一定会想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那般。
当今江湖上,若论用刀的高手,前三名之中一定有他的名字。
应天兴的刀很快。
与人动手的时候,极少用到第二刀。
近年来,有不少人认为应天兴的刀法,已经堪比昔年号称‘神刀无敌’的白天羽。
甚至更有人觉得,他已足可比肩百年前霸绝江湖,兵器谱排名第一的那柄‘魔刀’。
应天兴还有个外号,人称‘赛公明’。
祖上余荫,给他留下了极为丰厚的家产,是寻常人几辈子也挣不来,花不完的庞大数目。
这样的人,往往都对钱财都不甚挂心。
他又喜好结交朋友,每每有人求上门来,他从不吝啬,出手可谓阔绰之极。
仗义疏财数十年,江湖上很多人都受过应天兴的恩惠,无论谁提起他的名字,都要不禁夸赞两句大英雄,大豪杰!
放眼江湖,论及声望和人缘,应天兴若称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一。
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成就,财富,地位,这辈子已可算是功德圆满。
但这世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应天兴终究也只是个凡俗之人,自然也不能例外。
诱爱99天:司少的天价宝贝
他纵横江湖一生,如今年过半百已近花甲,却是老来才有了一个儿子,取名无愁。
应大少爷,到得今年正好十岁。
天生根骨绝佳,资质卓越,更悟性过人,乃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在应天兴这个高手的教导下,一身根基已经打得极为牢固。
其为人品性亦是端正,颇有君子之风。
应天兴得子如此,本该老怀安慰,却无奈何,这应大少爷哪里都好,唯独脾气实在执拗的紧。
一旦决定了的事情,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让应天兴恼火不已。
应无愁身为‘胜天一刀’的儿子,理所应当要学的就是他老子的刀法。
可偏偏,自他懂事开始习武后,便对剑法情有独钟,任凭应天兴怎么劝解都无济于事。
应无愁对剑的钟爱,就仿佛是天生而来,自幼便已立下大志,要成为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那样的绝世剑客,甚至超越他们。
民间鬼传 龙徼豪
应天兴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始终无法改变儿子的想法,终于决定放弃。
毕竟,学剑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跟什么人学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应无愁是块璞玉,自当找高人悉心雕琢,否则的话便是暴殄天物,凭白浪费了他的天赋。
不过,由来高人易见,良师难寻。
天下剑法最出名的三人,分别在白云城,万梅山庄,以及武当山。
前两位,一个剑仙,一个剑神,名副其实的超凡脱俗,人和剑全都不点半分烟火气,已然凌驾于九天之上。
应天兴纵有再大的面子,也用不到他们的身上。
除这两人之外,便只剩下那个号称“围棋第一,喝酒第二,剑法第三”的武当名宿,木道人。
木道人亦是交友广泛,与应天兴倒也有些交情。
但他身为武当派辈分最高的长老,就连当代的武当掌门都是他的晚辈,若是收下一个十岁幼童为徒,定会引起派中上下不满,实非明智之举。
应天兴对此表示理解,心下却是暗自发愁,直到月余之前,转机突然出现。
他有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忽然登门造访,随身还带着柄剑,声称是送给应无愁的。
应大少爷的喜好并非秘密,这剑便是给他的礼物。
应天兴初时并未在意,只当是他这位朋友疼爱晚辈。
又过了数日后,他在翻阅祖上所留记录时,才发现了这柄剑竟是飞剑客的佩剑。
然则,空有宝剑,却无上乘剑法,对于应无愁来说根本是得物而无所用。
辗转反侧,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被应天兴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决定将剑送出去。
神兵利器素来都是武林中的硬通货。
但宝剑只有一柄,想要的人却不止一个,唯一的办法就是较量一番,凭真本事说话。
届时,能在最后得剑之人,必然是技压群雄。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以应天兴的声望,这人既得了好处,自然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如此一来,应无愁的师父便算是有了着落。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一切正如应天兴所计划的那般,果然引来了不少剑客。
飞剑客曾经天下第一剑的名头,由此可见一斑。
临近中秋。
天气依旧像个热情的熟妇一般火热。
应家的府邸,也许应该称为庄园更妥当。
晌午时分。
一男一女结伴而来,被待客的下人迎进了门中。
待两人远去。
左边的年轻些的下人怔怔出神道:“好漂亮的姑娘……”
右边的下人显得年长一些,笑骂道:“这是武林中四大美人之一,是最漂亮的一个,也是最惹不得的一个,收起你那没出息的死相,小心丢了性命。”
年轻人恍然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冷罗刹’薛冰,没想到她居然会来,二哥,那个男人又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不清楚?”二哥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很是古怪。
年轻人不解道:“二哥,怎么了?”
二哥皱着眉头道:“你看到那个男人了吗?”
“当然看到了。”
“可我却一点都没有看到。”
“二哥莫不是在说笑?”
“那我且问你,你可看清那人的容貌了?”
最强打脸系统 不火就搬砖
“……”
“呵呵,没看清吧,我也一样,这人全身上下像是笼罩了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让人瞧不真切。”
“怎……怎么会这样?”
“高手!绝顶的高手!”
入庄的路上。
薛冰漫步而行,瞥了眼身旁的任以诚,问道:“你不是很着急吗,怎地又有闲心来这里看热闹了?”
任以诚笑道:“就是因为着急才来。”
薛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又卖关子,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讨人厌。”
任以诚道:“如果那柄剑是真的,那你师父就一定也会来凑这个热闹。”
薛冰转过身来,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
任以诚悠悠道:“因为林诗音和飞剑客本就是情同姐弟的关系。
以她对阿飞的疼爱,是断不能容忍阿飞的遗物被别人拿走的。
眼下这消息已是人尽皆知,倘若你师父真的是她,那她今天就一定会来。”
薛冰点了点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了一间花厅前。
任以诚正欲进门,忽觉手臂一紧,被薛冰轻轻挽住。
他不由一愣,疑惑间,目光突然注意到厅里正坐着一个四条眉毛的男人,登时反应过来,嘴角当即忍不住泛起了一丝趣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