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第720章 蹭吃蹭睡推薦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这时,李天宇也看到了秦岳年,马上站了起来。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李天宇和秦岳年来了一个很亲热的拥抱。
这可把周围的人都看呆了。
可以看得出来,秦岳年看到李天宇是真的很高兴。
就连夏青青都很惊讶,李天宇跟秦岳年的关系比她想象还要好很多啊。
至于范武、孔罗达、卢宁馨三个人更是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原来李天宇还真没有吹牛。
不仅如此,看两人这有说有笑的相处状态,李天宇说得还有点保守。
要知道秦岳年的声望地位在国内文化界、商界,甚至政界都很高。
老爷子虽然平时也基本不会摆什么架子,行事比较低调,但自身颇为霸气,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不说秦岳年老爷子也没有在公众场合如此亲近过什么人,就算他想亲近谁,对方也表现得诚惶诚恐啊。
但看现在的情况,李天宇不仅没有诚惶诚恐,反而悠然自得,跟秦岳年聊天的时候,也是有来有往,压根就没有点头哈腰的感觉。
这在旁人看来,李天宇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对秦岳年这样的文化界大佬不得恭敬点儿嘛。
别说李天宇是个年轻人,就算上了年纪的也不敢在秦岳年面前表现得这么随意。
然而秦岳年却一点儿都不介意,反而高兴得不得了,就像看到了一位老朋友似的。
秦岳年:“天宇,咱们好久不见了,本来我还想着等回国约你喝茶呢,没想到听小彤说你就在普吉岛,真是他乡遇故知啊。”
李天宇:“秦老爷子,说得对,我也特别兴奋,听说您到了普吉岛,我也恨不得插上翅膀跑过来跟你见一面。”
秦岳年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这可把其他人又是惊了好几个跟头。
秦岳年的性子非常特殊,很有风骨,不喜欢被拍马屁,彩虹屁在圈子内可是出了名的。
但现在李天宇说的话,那可真叫一个露骨。
秦岳年居然一点儿都没有生气。
不过明眼人很快就明白了,这李天宇就是在跟相熟的长辈开玩笑,压根就没有拍马屁的心思,这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
两人稍微寒暄完,秦岳年就给李天宇介绍了周围几个人物。
这时,李天宇才注意到,跟秦岳年过来的都是各色人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一些皮肤比较黑的泰兰德当地人。
其实李天宇对这些人还真没什么兴趣,特别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知识分子,是文化圈的名人。
当然,也有一些对中原文化比较感兴趣的商界人士。
李天宇对商界的人士倒是有些兴趣,于是就稍微记住了几个名字。
比如王长光,是国内一家电商企业的高管,对中原书法也有一定的造诣。
江芙蓉,在泰兰德做旅行社的女商人,做得还挺大,按理说对李天宇应该是有帮助的,但已经有方特强这个合作方了,李天宇暂时跟她不会有什么交集,不过先记下来,以后没准用得到呢。
钟小民,在泰兰德发展房地产的地产商,公司规模算不上大,但在东南亚也不小了,拥有好几个楼盘和酒店,甚至在清迈还经营着一家购物广场。
反正这些人虽然对李天宇的身份十分迷惑,但因为秦岳年的关系,都对李天宇非常礼貌。
李天宇一时成了谈话的中心,都在问李天宇是做什么事业的,是不是学者,是不是秦岳年的什么亲戚、学生什么的。
其实李天宇到底是做什么的,秦岳年还真不好介绍,毕竟连他都不是特别清楚。
秦岳年:“别看天宇年纪,但学问可不少,是我的忘年交。”
众人一听,就全都赞叹连连。
秦岳年这样的介绍就连李天宇都觉得不怎么好意思了。
连“忘年交”都说出来了。
这岂不是说他李天宇跟秦岳年这样的文化界大佬都要平辈论交了?
当然,李天宇也没有言语。
反正他远来是客,就由着秦岳年安排吧,多吃饭,少说话。
此时,孔罗达、范武、卢宁馨这些人,只有在外围干看着的份儿,根本就插不上话。
李天宇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李天宇在他们这些学生的眼里,怎么看怎么神秘,有种极为莫测高深,看不出深浅的感觉。
马上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秦岳年带着李天宇,又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去了餐厅。
餐厅就在隔壁房间。
一进去,就让李天宇吓了一跳。
满屋子都是人,摆了得有四五十桌的样子,全都坐满了,密密麻麻的,相当恐怖。
这些人中,有一小部分是中原文化代表团成员,其他一大部分全都是泰兰德人,大多是当地华人,也有一小部分泰兰德土著。
也就是泰兰德室内的空调开得普遍都比较足,要不然这里得能热死个人。
桌上已经摆了一些饭菜。
看这些菜色,还是以中餐为主,其中夹杂着一些泰式和东南亚餐点,比如经典的东阴功汤,咖啡蟹什么的。
李天宇就坐在了秦岳年的旁边,另一边坐的则是夏青青同学。
这一桌人坐的果然都是有地位的,不是大佬,就是跟秦岳年关系比较近的人。
夏青青小声问道:“李天宇,问你个事儿行不行?”
李天宇:“叫李叔叔。”
夏青青:“别闹,你跟秦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李天宇:“秦老爷子不是说了嘛,我俩是忘年交。”
夏青青“切”了一声:“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我看就是秦老师给你面子才这么说的。”
李天宇:“你这小屁孩儿,秦老师都给我面子了,你还不得对我尊敬一些?”
夏青青:“那你做一些让我尊敬的事儿啊!”
阴阳少年
李天宇:“你喊叔叔,我就做点儿让你尊敬的事儿。”
夏青青好奇地眨了眨眼睛:“你要做什么事儿?”
李天宇:“你先喊叔叔。”
夏青青无语,酝酿了几秒钟后,小声说:“叔叔。”
李天宇:“啊?你说什么?听不到。”
夏青青:“叔叔。”
夏青青这次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李天宇才放过了夏青青。
这时,李天宇从桌子上的小蓝子里拿了件东西,递给了夏青青。
夏青青一看,居然是一颗糖。
李天宇:“乖侄儿女,真听话,这是叔叔奖励你的,以后要再接再励啊!”
夏青青气得脸都绿了,要不是坐在这里的都是秦岳年这样的大佬,她早就暴走了。
这时,李天宇发现一个人正盯着这边,正是坐在对面的胡正志。
李天宇不禁有些好笑,这小子的眼神是个什么情况?好像是见了鬼似的。
这也难怪,刚才秦岳年跟李天宇见面的时候,胡正志没在现场,不知道秦岳年和李天宇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此时胡正志见到李天宇居然坐在到了秦岳年的旁边位置,再看他跟夏青青有说有笑,打打闹闹,说悄悄话,胡正志当然非常吃惊,外加羡慕嫉妒恨了。
胡正志这家伙给范武介绍李天宇的时候,故意没说李天宇是秦岳年请来的,本来是想阴李天宇一下,没想到现在没有阴着,反而有种“小丑就是我自己”的感觉。
在席间,那些小辈儿们都不敢说话,只有几个大佬在说,其间李天宇想保持低调,可惜实力不允许啊。
特别是秦岳年,当谈论到一些具体的事情的时候都会问李天宇的意见和想法,以至于其他大佬也会效仿。
当然,李天宇也明白,那些人都是为了给秦岳年面子才会对他表现得如此重视的。
虽然秦岳年等大佬的话题多是围绕着中原文化,国学等领域,在这些方面,李天宇其实并不擅长。
不过因为系统的影响,李天宇的知识面已经相当广了,就算对这些领域没有深入的研究,但是凭借着一些方方面面的知识,也能说出一些听起来颇像回事儿的想法出来。
毕竟李天宇的口才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就算在这里当场做一个大场面的演讲,也不在话下。
所以李天宇说的这些话,也同样让其他人颇为惊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小伙子不错嘛,真不愧是秦岳年看好的家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后来有些话题涉及到了商界的范畴,李天宇那就更是如鱼得水了。
他好歹也算是大老板,就算忽略系统改造和能力副作用的影响,他经营了好几家企业,也是颇有些心得。
李天宇一番发言,把在座的几位大佬都哄得一愣一愣的,颇可以展现牛批的实力。
别说孔罗达、范武、卢宁馨和胡正志这些在座的小辈儿了,就算是那些大佬也得高看李天宇几分了。
秦岳年当然不失时机地介绍了一下李天宇在国内的创业成就,李天宇就更加耀眼了。
毕竟李天宇这么年轻,就又是酒吧,又是科技工厂,又是豪华酒店的,这样的成就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也是相当惊人的。
李天宇还没有说自己在泰兰德有座已经开发完成的旅游岛呢,要不然这些人就不仅仅是吃惊那么简单了。,。
特别是上面提到过的几位商人钟小民、江芙蓉和王长光等以商人为主业的人,接下来就不断地以李天宇攀谈。
这些人年纪也不算太大,跟李天宇谈下来,还真是觉得收获不小,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于是,几人还特意跟李天宇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好有时间再一直聚一聚。
总之李天宇这顿饭吃得也可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一点儿都不沉闷。
他倒是想低调一些,可惜实力不允许啊!
这顿饭吃得差不多了,李天宇琢磨着是不是该告辞离开了。
这时,秦岳年却对李天宇问道:“天宇,你住什么地方?”
李天宇:“我就住巴东海滩那边的酒店,离这边有点儿远,您这边都喝了酒,我一会儿打个车回去就行了。”
胡正志确实喝了点酒,就算没喝酒,李天宇也懒得让这个二批送回酒店,还不如自己走呢。
秦岳年却拍了拍李天宇的肩膀:“那离着可不近,你就别走了,这边有空房间,我让人帮你安排一下。”
李天宇连忙摆手:“秦老爷子,这怎么好意思,您就别照顾我了,还是忙您的吧。”
秦岳年:“你放心,现在我基本上没什么事情了,你留在这里,咱们还能聊聊天,不显得闷。”
李天宇一时无语,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如果是别人这么跟李天宇说,李天宇还真不会留下来,说什么也要离开。
但秦岳年的身份毕竟不一样。
他是德高望重的大佬,李天宇表面上表现得很自然,但心里不免还是要恭敬一些,多考虑一下秦岳年的真实心情。
在泰兰德这样的地方,秦岳年见到李天宇可能确实觉得非常高兴,想要将其留下来多叙叙旧。
另一方面,秦岳年的性格李天宇是知道的。
这老爷子其实非常耿直,是不会轻易说出留人的话的,如果真说出来了,那绝对不是客套话。
换句话说,秦岳年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让李天宇留下来,绝不会玩虚的。
没等李天宇回应,秦岳年便抬头对范武说道:“小范,你给天宇安排一个房间,没问题吧?”
范武一听,连忙放下筷子答应一声:“没问题的,这边还有很多房间可以安排,秦老师,您放心,我一会儿就去安排。”
又听秦岳年说道:“天宇,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就住在这儿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范武说,他是代表团的后勤。”
李天宇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确实有点累了,再从这边回酒店,晚上黑天瞎火的,没准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实在太折腾了。
此时,李天宇瞥了范武一眼,范武马上低下了头。
要说范武会不会使什么阴招,给李天宇安排一个破烂房间,应该是不可能的了。
借范武几十个胆子也不该这么对秦岳年的“忘年交”啊,那不是作死嘛。
夏青青小声说:“你真走运。”
李天宇:“怎么了?”
夏青青:“不只蹭吃,还能蹭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