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笔趣-第八百八十八章 從未感覺如此強大!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职业之路很漫长,每个人打职业,都有自己的信念和想法。
Kake作为一个成熟的高情商男子,他一直都觉得。
打职业,打的不仅是操作和胜负,更是人情世故。
……
“我就觉得螃蟹这英雄大招设计的不合理。”Kake语气似有些抱怨,手一拍说道,“血量一到,直接就给你处决斩杀,让咱们这些辅助想让人头都让不了啊,唉…”
一声长叹,无尽惋惜。
下路阿水听得脸部一阵抽抽。
尼玛的,人家设计师又不是让你拿厄加特打辅助的,你拿个奶妈抢给我看看?!
李秀峰倒是没啥,虽然大家心里都说峰哥是“K王之王”,但说实话,他对人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辅助拿人头也一样,K哥,这把靠你了。”他笑着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Kake认真地说道,“退一万步来说,假如这把我真凯瑞了,那也是多亏了上路这波和峰哥的配合,这就是局势的转折点啊。”
你特么赶紧玩个塔姆吧!
阿水捂脸想道。
同一时间,主持解说台上,三个解说也是一阵感慨。
“精彩!实在是精彩!”
元泽拍手称赞地说道。
“没错,这就是辅助和辅助之间的较量,你以为你甩开了我,却没想到我在第五层,MK怕是也有点懵圈了。”猫神道。
夕桐想了想开口道,“这波不能说MK差了多少,他刚刚那波游走也很到位,最起码左手是肯定没想到会在那个位置遇到MK,让他连放大招给厂长的机会都没有。”
猫神认同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而这波MK之所以会失手,只能说,厂长这个盲僧这场比赛真的突破了我们所有人的认知啊。”
舞台比赛席上,MK这会儿也有些懵逼了。
想起刚刚那行云流水,轻松写意,举重若轻一波反杀,MK的脸上逐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是…厂长的操作?
不对!
应该说,这要是厂长的操作,那他还退役干啥玩意啊!
可能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只觉得厂长这波操作酷炫吊炸天。
但作为职业选手,MK更清楚在那样的困局要需要怎样的意识和反应以及对时机和对手心理的把握,才能完成那样的操作。
哪怕是换成小花生看了之后去复制,都不一定能百分百成功。
错一步,慢一点,那就会百分百被发条给拉起来。
“这个厂长…”
MK不由吸了口气。
他和中路的小学弟对视了一眼。
小学弟也来EDE快一年了,对于厂长还算了解,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选择退出。
但这一刻,他有点看不懂了。
难道…
真的有所谓的暗凯模式?
……
上路,圣枪哥也有点无语了。
六级之后,他对线就打得没前期那么激进了,甚至放任李秀峰推了两波线。
怕的就是自己压得太靠前了,到时候对面的打野盲僧看到机会,就此常驻上路,抽冷子给他来上这么一脚,那就真打个锤子了。
然而圣枪哥千防万防,却没防住第一次来上路搞他的居然是对面的辅助,而且还是抓住了他目送盲僧离开他们的上半野区这个心里警惕下降的时间点。
这简直是…干得漂亮啊!
没错,哪怕从圣枪哥作为对手的角度来说,他都不得不承认。
对面这个人称“K哥”的辅助,的确值得教练阿布赛间的时候让他们针对。
小花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圣枪哥被抓死一次,但上路最起码还能打,并不需要他去上路复仇什么的。
这波没能守住自家的蓝buff,他现在的重心,理论上应该还放在下路还对。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刚厂长反了他们的蓝,自家的蓝给了左手的加里奥。
这就意味着比他们发条多个蓝的加里奥接下在中路对线依旧掌握着线权。
如果是别的英雄有线权那也就还好,但加里奥这英雄一旦拿到了线权,对于边路的辐射就很可怕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小花生如果还去抓下路的话,加里奥一个大招飞下来,妥妥的“野辅盖饭”。
要想富先修路。
小花生琢磨了下,这场比赛要想继续抓下,必须得把中路加里奥的翅膀给打断了才行。
啥也别说了,抓中!
比赛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十分钟。
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小花生没事就往中路跑,没事就往中路跑,差点把他们中路打成了双人路。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哪怕加里奥是个半肉,面对发条和皇子的组合,真遭重那也得遭重。
然而这段时间里,小花生之所以久攻不下,主要还是厂长每次出现得太及时了。
每次他这边蹲了半天,终于找到机会,试探着走上去。
可到了最后一步,斜地里总会莫名其妙地冲出个光头,让小花生的罪恶之手悬崖勒马。
玫瑰特工
三番两次之后,这就尼玛很气人。
而在此之前,厂长做了什么,小花生不是很清楚,但他就感觉自己莫名好像被对方拉开了很多。
直到十一分钟的时候,小花生心里对自己说,再抓一次中路。
然而他却没想到,这次中路干脆没人了。
什么情况?
重生之毒妻倾天下 纵横花田
回家了?
“紫色方KG击杀了元素土龙!”
蓦然间,大屏幕上刷出一道击杀,小花生不由微微一怔。
小龙被打了?
他这段时间也偶尔会去小龙池转悠下,这会儿他就是刚从那边过来。
有那么快?
小花生很清楚盲僧在这个时间点的伤害,哪怕没有眼位,但如果对方偷偷打龙。
那等他下一次过去的时候,对方应该也会被他抓个现行。
然而眼下无情的现实却告诉他,小龙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Rush掉了。
是下路帮忙吗?
小花生迅速排除了这个可能。
MK现在盯下路盯得很死,对面那个螃蟹就在下路没动过。
那么真想只有一个了…
淦!
……
主持解说台上。
“诶?厂长这条小龙拿的倒是比较轻松啊。”
“没错,一般我们在比赛中,第一条小龙和最后一条小龙都比较难拿,没想到厂长居然直接就拿了,最神奇的是小花生还真没发现。”
“小花生是被厂长给误导了啊,厂长几波及时在中路出现,相当于间接地给了想要抓中的小花生一个讯息,中路我在反蹲。”
“是的,于是小花生就围绕着中路和厂长角力,完全没想到厂长每次都是最后关键时刻出现,前面的时间不是去刷野就是打河蟹了。”
“这才是最恐怖的好不好,换成别人,有几个能保证自家干别的事情还能最后一刻出现保住自家的中单?恐怕根本连这份尝试自信都没有。”
“嗯,最后左手也算是投桃报李了,大招支援下去帮忙厂长Rush小龙,一个大招换一个小龙还真是不亏。”
“……”
台上的解说看得是上帝视角,自然把场上这一切都看得透彻无比,为厂长在这波和小花生之间博弈的胆识和谋略惊叹不已。
但此时此刻,
厂长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场比赛从开局到现在,他从未感觉过自己脑袋里的思绪有这场比赛那么清楚,以往随着年纪变大,那些逐渐看不透的迷雾在这一场比赛全部拨云见日。
更不可思议的是,厂长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这双没有女朋友的手。
在这场比赛,居然焕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活力。
以往的比赛,厂长有时候是手速跟不上意识,脑子反应了过来,身体没反应过来。
但这些毛病这场比赛全部没有了。
说实话,厂长真不知道今天自己的状态为什么会那么好。
心神一阵迷茫间,厂长脑袋闪过一个画面,赛间休息室李秀峰在他口渴时递过来的那瓶营养快线和他说的话。
你渴望力量吗?
这就是…力量吗?
难道说…
啧,厂长忽然轻笑着摇了摇头,最近奇幻电视剧看多了啊。
不过他也能从科学的角度,理解这场比赛自己的状态为什么会那么好?
没错,或许那就是语言的力量!
为什么像是BMG和EDE这些队伍都有心理辅导师?
很多时候,尤其是在大赛的时候,及时的一对一心理辅导的作用很可能比一个星期的训练赛还要来的有效,那自己这应该算是被峰哥给鼓舞“话疗”了吧?
想到这,厂长转头看向了李秀峰。
李秀峰感觉到厂长的目光,转头看向了他,一如既往的微微一笑。
厂长顿时觉得自己猜对了。
眼前这个男人,连他的笑容中,仿佛都蕴藏着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
“谢谢你,峰哥。”
厂长轻声地说了一句。
李秀峰上路的亚索正好回城,听到厂长的话他微微一怔,轻笑着摆摆手。
……
“诶?这边厂长和峰哥好像有互动?”
解说台上,元泽看到导播给到的选手镜头,不由好奇地说道,“厂长刚刚好像对峰哥说了句什么,峰哥摆手了。”
“嗯,那咱们不妨脑补一下。”猫神笑着说道,“厂长可能说,峰哥我帮你抓上吧,峰哥摆手,意思大可不必。”
“有可能噢。”
夕桐也笑了,她看着上路,语气有些崇拜地道,“不过峰哥现在的上路的确不需要打野来抓了,圣枪哥的卢锡安已经完全没有手长的优势了啊。”
末世之红警无敌 阿斯顿无优
没错,虽然刚刚那波Kake来抓上,没能给到李秀峰人头,只拿了个助攻。
但李秀峰还是靠着稳健的发育,和那波一换一的人头,在十一分钟就回家做出了不算贵却提升巨大的电刀。
而卢锡安第一件想出吸蓝刀,毕竟上单卢锡安不是中单卢锡安,没有吃蓝的权利,不出吸蓝刀打团蓝量根本扛不住。
但吸蓝刀可比电刀贵了足足七百块,相当于两个人头还多。
圣枪哥比李秀峰多死了一次,发育也没那么好,这会儿散件都还没凑齐。
现在卢锡安手长的优势,也就堪堪能够弥补装备上的劣势,剩下的圣枪哥靠只能着操作和对线细节补刀拉扯不被消耗太多血量。
其实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换成别人,估计李秀峰换两次血,就要被越塔强杀了。
而这些也只是解说的脑补,厂长暂时也没有抓上的想法。
从来到KG的第一天起,他就很清楚自家的上单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手。
帮和不帮,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接下来,厂长要做的,就是把失去的东西一点一点拿回来。
于是在十分钟后的这段时间里,场下和直播间的观众都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厂长那个盲僧犹如出入无人之境一般在小花生的野区进进出出。
对此,小花生却无可奈何,现在论单挑他根本不是厂长盲僧的对手。
这就让人很有似曾相识的画面感,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在放小花生上一把盲僧打野的录像呢。
“别拿录像来骗我啊!”
“卧槽!厂长今天这是真爆种了啊!”
“早说了厂长这把是暗凯啊,刚戴耳机的时候没看出来吗?”
“草拟吗的小花生,别尼玛放水啊!”
“放水?哈哈哈,赌狗急了!他急了!”
“……”
任何商业类竞技赛事都会有场外盘,联盟比赛也不例外。
在场外盘里小项目很多,比如几分钟打野拿第一个小龙,几分钟打野区去反对面蓝,这些都能下注。
看了上场比赛小花生痛殴厂长,几乎把厂长的野区反烂了,这场比赛还没开局,很多人就已经下注了。
但谁都没有想到,“剧本”忽然被厂长撕了,换上了完全不一样的剧情。
这赌狗们能不急得跳脚骂人吗?
只可惜场外的评论弹幕,终究难以影响场内。
厂长的盲僧真就得理不饶人,你打红的时候,我来抢,打蓝我也抢,哪怕打个F6我都要来抢个大的。
说句伤心的,小学弟的发条,那么需要蓝buff的一个英雄。
但他这场比赛截至目前为止,硬是连一个蓝都没看到。
此时,小花生的脸上也不太好看。
他来EDE是为了证明自己,证明DGL有眼无珠。
上一场比赛EDE输了没错,但是小花生赢了,他已经证明了一半。
这场比赛,哪怕EDE还是输,但只要小花生野区这块保持上一场比赛的优势,把厂长这个“老年人”摁在马路上暴揍给大家看。
那哪怕EDE今天输了,
小花生也没输。
可偏偏厂长突然爆种,这场比赛的盲僧从小细节到大博弈,处处料他先机,小花生光是野区补刀就被压了快一半了。
难受啊!
那现在怎么办?
关键时刻,小花生突然灵机一动,眼前不就有着活生生的例子嘛!
没错!
想想厂长会怎么做!
下一秒,小花生放弃了上半区的野怪,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小龙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