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435章:他說爲了全軍着想推薦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北漠农场的临时营地。
面对高至行的咄咄逼人,运粮官吴世冲也是满心无奈。
“高将军,不是我不给你运送粮草,而是后方的粮草也没过来。”
“现在,殿下那边近近十万人等着吃饭,我自然是要紧着那头先来。”
吴世冲直苦涩的对高至行道:“为了给殿下筹集粮草,我们军中现在都要断粮了。”
听闻这话,高至行一愣。
随即他皱着眉头问道:“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说实话,属下也是不知道。”
吴世冲从桌案上抓起书信递给高至行:“这是今日上午从府谷方向传来的。”
“咱们运送粮草物资的船只都被扣押在新谷关内了,据说是在粮草之内查到了通敌卖国的书信,所以要逐一排查!”
高至行一边看书信,一边道:“难道你就没告诉他们,这些都是咱们的军粮吗?这帮家伙,难道就不知道孰轻孰重吗?”
“谁知道呢。”
吴世冲抿着嘴巴道:“说真的高将军,别说您生气,我现在也生气呀。”
“若不是当初殿下让我老老实实的留在军营里,我都想拎着刀去跟那新谷关的守将拼命去了。”
见他那模样,高至行也算明白了。
这家伙没说谎,确实是后方的运粮道出事儿了。
“可现在怎么办?”
“我前线的将士,可都还饿着肚子呢!”
高至行沉了口气道:“不论说什么,你务必要给我筹集够一万军兵吃上十日的粮草,至于后方的事儿,我现在就去解决。”
“好,我尽可能的帮筹,尽可能用最快速度给前线的兄弟送去。”
吴世冲看着高至行道:“可高将军,现在粮草的事儿真的刻不容缓了,为了供给殿下那边,属下就基本上把北漠这边的储粮库掏空了。”
“若是接下来从关内运送过来的粮草再不抵达,可是要出大事儿了。”
“我知道了。”
高至行也没在与他多言,直接带人乘船南下,直奔新谷关而去。
……
新谷关,位于河套地区河曲县是大唐开通水上运输之后才建立的水上关口。
这几日,新谷关内可是热闹非凡。
九曲十八弯的河道上,停泊的全都是运送粮草的船只。
船上的船员,无一例外都被新谷关守将给拉过去审问了。
导致这些船只停在黄河上都没人管,甚至一些船只运送的粮草都被老鼠咬破了口袋,粮食就那么撒进黄河里。
场面看上去混乱中,又带着些许的诡异。
而高至行来时,看见的正是这样的场景。
当看见那些随着黄河水而飘走的粮草时,高至行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
他的兄弟可还在前线饿着肚子呢,而这些粮食却就被这样随意的洒落在河水里。
他直咬着牙道了句:“真是该杀呀……”
等到登陆之后,他直接带着百名亲兵就朝着县府而去。
见这百余人直接就要往县府里面闯,负责看守大门的两名衙役赶忙上前阻拦。
“站住,你什么人?干嘛的?”
高至行迈步上前:“凉州道行军先锋,高至行!”
凉州道行军先锋?
衙役一愣,随即目光变得警惕起来:“请问你找县令大人,有事儿吗?”
“当然。”
高至行昂了昂首。
“那请我先进去通报一声。”
“不必了。”
“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男神老公好给力
话落,高至行继续迈步要往里走。
只想你幸福 修仙者
见状,那衙役赶忙跑来挡住他的去路:“将军,还是让我通报一声您在进吧。”
“滚开!”
高至行现在可没那好脾气对他了,直接抬腿一脚将他踹翻。
随后,两名甲士迈步上来,抽刀将那两个衙役都给逼压住。
紧接着百余人呼啦啦的就闯进了县府之内。
河曲县县令麻德义听见了下面人的禀报,也深感意外。
当他来到前厅,看见杀气腾腾的一众甲士时,满脸的莫名其妙,疑问道:“请问您是……”
“高至行!”
高至行直接道:“废话咱们别多说,今日我就想问问你,军粮可是你下令扣押的?”
听闻这话,麻德义的眼眸闪过一抹慌乱。
“没错,是我下令扣押的。”
麻德义毕竟做了多年的县令了,即便内心紧张,脸上却也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本官也确实是在粮草内,发现了通敌的信件,所以才会扣下所有粮草,逐一排查运送粮草的人员。”
闻言,高至行直眯起双眸道:“既然如此,我倒想问你一句,你有什么权利扣押军粮?”
“前线大军若是有了闪失,耽误了战局,你可能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高将军,话不能这么说。”
麻德义故作委屈模样道:“本官这也是为了全军着想,怎么到了您的口中,就变成了本官在耽误战局了?”
“再者,前线应也有存粮才对,不会差这些许时日吧。”
些许时日?
听闻这话,高至行直接被气乐了。
前线战场可是有十数万将士呢。
军粮晚送到一天,将士们就要多饿一天肚子。
可到了这人口中,就变成了轻描淡写的些许时日。
高至行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让自己一刀剁了这狗东西。
他直直的看着麻德义道:“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何时肯放运粮队通过?”
见他话锋软下来了,麻德义也是觉得他怕了自己,直接道:“现在,叛国贼还没调查出来,本官预计,最少要五日。”
“五日?”
基因超维 征仙
“前线战场,可是有十数万将士。”
“军粮晚送到一天,十数万人就要饿一天肚子。”
高至行歪着脑袋道:“你跟我说,还要扣押这些粮草五日?”
麻德义佯装惋惜模样道:“为了全军的安全,也只能委屈将士们了。”
“我去你娘的!”
高至行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抬腿就将这货给踹翻了。
也不等麻德义从地上爬起来,高至行便从腰间抽出了佩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委屈将士们?”
“你可知道,前线的优势是牺牲了多少兄弟才换回来的?”
“你可知道,你今天的行为,害的多少兄弟每日饿着肚子打仗?”
“你竟还好意思说是为了全军安全,你可真是要笑死我了。”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尔等这般行事的家伙,不配活在世上。”
说完这话,高至行手起刀落,直将麻德义的脑袋给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