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txt-第六十八章 警惕是神的指示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被商见曜用手枪指着额头的男子似乎是灰土、红河两大人种的混血,黑发棕瞳,鼻梁高挺,眼窝较深。
他穿着灰扑扑的衣物,和周围的环境非常相似,仿佛随时能融入进去。
听到商见曜的反问,他略微有点生气,强调道:
“这个世界非常危险,就连曾经强盛的人类文明都抵挡不住,更何况现在的我们?
“如果不能时刻保持警惕,懂得如何隐藏自身,我们早就毁灭了。”
蒋白棉已经走了过来,制止了商见曜的刨根究底,转而问道:
“你是红石集的人?”
“是。”那男子先做了肯定的答复,然后说道,“但也请你们不要盲目地相信,保持足够的警惕。”
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的蒋白棉略感好笑,微微点头道:
“我们一直都很警惕。
“对了,红石集在哪里?”
錦繡 田園
“这片废墟的某个地方。”那男子望向了建筑的大厅区域,“既然我已经被你们找到,没能成功躲藏,那就由我带你们去吧。”
“好啊,怎么称呼?”蒋白棉也算是艺高人胆大。
“我叫高迪。”那男子随口说道,“这也可能是个假名,请你们不要盲目地相信。”
旁边的商见曜听得一脸兴奋,仿佛又学会了一招。
他收回“冰苔”,认真说道:
“带路吧,到了红石集,我保证还你自由。
“这有可能是句假话,请你不要盲目相信。”
高迪相当认可地点头,往大厅方向走了几步:
“距离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出了这栋楼宇后,商见曜让他上了吉普,坐在后排中间,负责指路。
这一次,换成了白晨开车。
车辆行驶的空隙中,蒋白棉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道:
“你们信仰的是什么教派啊?”
“警惕教派。”高迪用非常流利的灰土语回答道,“但你们……”
“停!我们已经记住了。”蒋白棉打断了对方的重复,笑着问道,“这信仰的是哪位执岁,教义是什么样子?我们有点兴趣。”
“圣餐是什么?”另外一侧的商见曜补充了一个问题。
高迪的表情变得颇为虔诚:
“我们信仰的是十月的执岁‘幽姑’。
“在旧世界毁灭前,祂就已经在某些地方的民间被广泛供奉。
“我们之所以叫警惕教派,是因为幽姑告诉我们,世界是危险的,警惕是每个人最重要的本能,没有警惕之心的人很难撑过旧世界毁灭后的各种灾难,等到新世界来临。
“警惕是神的提示。”
讲到这里,高迪抬起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摆出一副极具防御性的姿势。
“然后呢?”商见曜催促道。
高迪侧头看向他:
“我们没有圣餐。你敢喝不是自己准备的水和食物吗?
“我们参加弥撒和别的仪式,都是自带自己烧的水和自己做的菜。”
“果然警惕。”蒋白棉评价了一句,颇有点幸灾乐祸地望了商见曜一眼。
商见曜惋惜地吐了口气:
“我们没有缘分啊。”
高迪茫然之际,蒋白棉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们红石集都是警惕教派的人?”
“差不多,只有少数不是,还有,你们这样的外来者也不是。”高迪相当骄傲地说道,“自红石集建立以来,这里经常受到攻击,每次都带来了不少死伤。那个时候,有很多教派的人来传教,大家信仰的都很杂,但渐渐地,我们发现警惕教派的教义和理念最管用,‘幽姑’才是最怜悯世人的执岁。之后,大家自发地转入了警惕教派,这里被攻击的次数随之明显减少,死伤的人同样如此。”
有可能是灰土上的秩序初步恢复,局势开始稳定后,“联合工业”需要这么一个走私节点来完成某些不方便明面上做的事情……蒋白棉在心里找到了另一个解释。
但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她不可能以此反驳高迪。
她又不是商见曜。
按照高迪的“指挥”,吉普绕过了一片损坏严重的街区,进入了有不少常绿树木,颇为开阔的地带。
“这是旧世界的公园?”蒋白棉根据自身掌握的知识做出猜测。
“差不多,我们是这么认为的。”高迪本想再补一句惯用语,可前方已是到了一处路口。
他只好做起“指挥”:
“往右,到底。”
很快,白晨开着吉普来到了一座小小的丘陵前。
黑 米飯
这里有一个大洞,洞口能供四辆车进出。
通往地下的道路保存完好,表面非常齐整。
“红石集在地下啊……”龙悦红顿时恍然大悟。
这个他熟。
他话音刚落,洞口两侧的崖壁上,有枪管从孔洞里钻了出来,洞穴里面也似乎有火炮瞄准往外。
“我下去打声招呼。”高迪说道。
蒋白棉吩咐白晨把吉普往后倒了一段距离,脱离了火炮可能的射击轨迹,然后才开门让高迪下车。
“不错,很警惕。”高迪赞了一句。
他上前几步,挥了挥手后,伸出来的枪管和转过来的火炮都收了回去。
白晨这才开着吉普,接上他,进入洞穴,沿着湿气很重的道路盘绕往下。
没过多久,他们看到了停车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找离红石集最近的地方停。”蒋白棉环顾了一圈,记忆着地形。
“大家都是停那里。”高迪表示警惕教派的人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随时都做好冲出红石集,驾车逃离的准备。
“英雄所见略同。”蒋白棉笑着回应,“那就在附近找个空位。”
经过一番寻觅,他们停好了车,连续穿过两道木门,看见了红石集的模样。
这里仿佛外面某些楼宇格局的复刻,只是搬到了地下。
最底部是片广场,可以从“旧调小组”所在的顶层直接看到。
广场周围是一圈圈往上的楼层,肉眼可见的地方是通过自动扶梯连接的。
这些楼层灯火通明,隔出了一家家店铺,有的挂着“军火贸易”的牌子,有的写着“海上石油公司驻红石集办事处”。
一眼望去,龙悦红发现这里几乎什么都卖,而且比野草城的地下交易市场更加赤裸裸。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店铺内没摆任何样品,只有些桌子、椅子和柜子,而且,里面也没有人!
总裁,偷你上瘾
“要想在红石集交易,首先得找到躲藏起来的老板。”高迪边介绍,边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布制的面具,将它展开,戴在了脸上。
这让他看起来颇为“凶神恶煞”。
“有意思。”商见曜的眼眸异常明亮。
他抢在蒋白棉阻止前,几步奔向了最近的那家店铺——“黄金河茶叶”。
接着,他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口的木柜。
“你输了!”说完,他又狂奔回了蒋白棉身旁。
过了几秒,那木柜的门缓缓打开,出来一个身高最多一米六的中年男子。
他摸着下巴处的黑色胡须,茫然环顾了店铺一圈,没发现那个找到自己的人。
“这就是红石集的风俗?”蒋白棉笑着收回目光,对高迪道,“先带我们去这里的猎人公会吧。”
“它在最底层。”高迪率先走向了旁边的扶梯。
扶梯缓慢下行中,蒋白棉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们这里是靠什么发电的?”
“柴油发电机,太阳能充电板,水电机组,这些都有在用。”高迪随口回答道。
这时,商见曜插言问道:
“你们的弥撒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要比谁藏得更好?”
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高迪点了点头:
“这是其中一种方式。
“之前的弥撒里,我是倒数第十个才被找到的。”
合着还真是躲猫猫教啊……蒋白棉腹诽了一句。
商见曜则追问道:
“那谁是第一?”
“维耶尔。”高迪非常佩服地说道,“他到现在还没有被找到。”
“……你们这个弥撒是什么时候举行的?”蒋白棉怔了一下。
高迪有些不解地回答:
“就三天前。”
“那还好……”蒋白棉松了口气。
要不然她会以为那个维耶尔人已经没了。
作为一个饱读旧世界书籍的研究人员,她难免会联想到一些比较邪恶的仪式,什么每个人都要努力让自己不被找到,支撑到最后的将获得执岁的恩眷,直接进入新的世界。
这等于变相的人祭。
几乎没什么人来往的空旷地下建筑内,他们一行仿佛是仅存的生物,但来到最底层,看见“猎人公会”的招牌后,他们还是发现了别的人。
这个“猎人公会”不大,甚至不到野草城同行的十分之一。
它也没有那么多科技产品,只有一块大屏幕和一排服务窗口。
窗口后面的办事员都戴着不同的面具,有的是兔子,有的是小丑,有的是老虎,有的是纸袋戳洞。
“没办法,猎人公会不准办事员都躲起来,大家只能戴面具,隐藏好自身的真实模样。”高迪介绍道。
蒋白棉由衷地赞了一句:
“挺好的。”
虽然她和商见曜要找人还是比较轻松,但谁愿意自加麻烦呢?
除非玩得很开心。
他们迅速进入猎人公会,来到其中一个窗口前。
那个戴老虎面具的办事员立刻说道:
“任务都有在屏幕上显示,桌子上的记录也很齐。
“如果不识字,可以把‘向导’找出来,他们就躲在附近某个地方。”
PS:推荐一本书,书名:《我的云养女友》
简介:云养猫,云养狗,你试过云养女朋友吗?给云养女友投喂食物或者买买买,可以得到十倍返现。于是….陈言,生生把一个恋爱游戏,玩成了刷钱游戏。“女朋友有什么好的!哪有刷钱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