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932章 必須承認,天才是存在的展示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姚成是吃过苦的!
别看姚家现在已经是个小富之家,但是姚家过上好日子,也就是姚成的耶耶姚默三去到了倭国之后。
在此之前,姚家每年都要为吃食而发愁。
小时候的姚成,连猪肉都没有吃过几次,更不用说什么羊肉、鱼肉了。
至于读书,那就更不用说了。
姚成是到了八岁的时候,才有机会进入蒙学识字。
这还是因为姚默三成为了楚王府的匠人,要不然姚成这辈子,也不见得有机会进学堂。
所以他很清楚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或者是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读书识字的难度,其实还是挺高的。
当然,日积月累之下,你读个几年,肯定是可以完成正常的听说读写。
但是这个时间,绝对不是一天两天!
如今这个狼嚎,自己昨天才开始教他识字吧?
并且自己也没有教过他“你好,请吃!”这句话啊。
现在他居然能够主动的、准确的说出这几个字,那就很不容易了。
“我问你,这个字读作什么?”
有点激动的姚成,从怀中掏出昨天的教材,翻开来指着上面的字问道。
“火!”
“这个呢?”
“水!”
“那这个呢?”
“土!”
姚成指着一个字,狼嚎就念着一个字。
虽然发音不是非常的标准,但是却完全可以听懂。
姚成一直往下翻了好多页,把自己昨天教授过的几十个字全部都问了一遍,结果狼嚎居然一个字不漏的全部回答正确了!
虽然只是几十个非常简单的常用字而已,但是自己只教授过来一次啊。
这个土人居然就知道了?
为什么自己当初记起来就那么辛苦了?
为此还被蒙学里的教谕打了好多顿手掌心!
“来,狼嚎,跟我继续念下去!”
这个时候,姚成也不着急在那里喝鱼汤了,而是主动的拉着狼嚎坐了下来。
烟云盛唐
嗯,准确的说是蹲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样撅着屁股,像是在拉臭臭一样的不断的在地上画来画去。
姚成每说一遍教材上的字,就让狼嚎跟着自己念几遍,然后在地上写一遍。
他们两个就像是中邪一样的,等到大家吃完了早饭,也没有停下来。
“李郎君,要不要叫姚郎君先吃点东西?”
姚均看到兴高采烈的当起了教谕的姚成,有点无语的站在李义协身边,询问着要不要打断这对“临时师徒!”
“不用,就让他们学习去吧,我们不差这一点时间!”
李义协眼中精光闪闪。
刚才姚成跟那个土人的互动情况,他是完全看在了眼中。
说实在的,李义协也算是见过了不少天赋异常的人才。
特别是观狮山书院里头,如今有将近两万人的学员和教谕,什么样的人才没有?
听说永平县主的师父,三岁就能作诗呢!
还有那狄仁杰,是大唐最年轻的进士科状元。
但是,这些人给李义协带来的冲击都没有那么大。
眼下的这名土人,他的每一个变化,都是李义协看在眼中,没有任何弄虚作假的成分。
这些土人,在昨天之前,显然是从来没有见过唐人,更加没有学习过汉字。
可是,按照这个节奏下去,李义协觉得过个两天,那个土人就能跟大家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了。
不需要一个月,可能这个土人识文断字的本领,就能超过九成的水手。
这种学习能力,实在是太吓人了。
一不小心,李义协就见证了一个天才的出现。
看来,果然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
既然姚成在忙着教授土人识字,李义协也就不着急拿出画册让他们去认了。
与其现在鸡同鸭讲的痛苦交流,不如等姚成的教学有一定的成功之后再问,肯定可以问的更加清楚。
李义协已经想好了,完成了这一站的确认,他就带着船员们回希望港。
不管有没有找到土豆、地瓜和玉米、辣椒!
就这样,李义协在土人首领的带领下,花了半天的时间参观了一下附近的区域。
这些应该算是土人部落的直属领土了。
而李义协也在当天下午,亲自带着水手,让土人首领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捕鱼。
当一网网上来超过几千斤的鱼的时候,土人首领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嘴里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反正李义协感受到他们对自己似乎更加热情了。
生活坎坷
嗯,刚刚捕完鱼,他就又被部落首领手拉着手,去到水潭里面洗了一次澡。
算上上午参观完后的洗澡,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三次洗澡了。
李义协有一种预感,这绝对不会是今天的最后一次,甚至不会是倒数第二次。
这帮土人,实在是太爱洗澡了。
没错洗澡喜欢搓一搓身上的污泥的李义协,发现自己的皮肤都快要搓红了。
不过那些土人却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现在,李义协算是更加深切的理解,为何这些土人虽然生活的那么落后,但是身上却是没有什么异味。
要知道,李义协当初第一次去到草原上接触草原牧民的时候,可是差点给熏到了。
这个对比,实在是太过于强烈。
“李郎君,姚郎君还在教那个土人识字呢。看样子,那一本书都快要教完了。除了中间吃东西的时候听了几分钟,还有上茅房的时候听了几分钟,他们是一秒钟都没有浪费啊。”
姚均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压力。
他能够进入观狮山书院学习,是因为大哥姚一名在仁心堂当伙计,挣了不少钱财。
要不然的话,就靠他阿娘那点微薄的收入,姚均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读书。
可是,一直以来,姚均的成绩就普普通通,虽然最终侥幸的进了观狮山书院,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成绩。
要不然姚均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报名参加了“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的出海活动。
眼下,一个土人不仅天赋比自己高很多,勤劳程度也比自己高很多。
比自己聪明的人偏偏比自己还要努力,这让姚均怎么会一点压力也没有呢?
事实上,不少的水手看到了这幅场景之后,心中都隐约感受到了压力。
没办法,人和人之间,最怕的就是对比啊。
“这是一件大好事啊!虽然土人里面,似乎就只有这一个人比较愿意去学习,也只有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认识这么多的字。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学会了,他就可以去教授更多的土人,到时候我们跟土人打交道就方便多了。语言这个东西,最难的就是开头,一旦开了头,一切就简单很多了。”
李义协很是欣慰的看着姚成和那个土人忙碌的样子。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算是仅次于发现金矿和银矿的大收获啊。
因为这意味着大唐帝国和南美洲土人的沟通,已经正式的架起了一座桥梁。
“这倒也是,刚刚我在旁边听了听,似乎那个土人已经能够听到姚郎君说的一些简单的话了,他也能简单了问一些问题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怎么也不相信昨天这个时候,这个土人还是一个汉字都不认识的文盲呢。”
姚均想到当初自己学习这本书上面的字的时候,整整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学会。
虽然这里面也有大家年龄不同,学习能力不同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这个几百倍的时间差异,怎么都不能简单的用年龄差异来解释。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船上的兄弟们也都见识一下,看看人家一个土人都这么努力了,大家还要不要好好的识字?我曾经见过好几个船员,在上船的时候,大字都不认识一个,但是出了一趟海回来之后,就能识文断字了。可是我看我们船上的兄弟们,至少还有一半的人是达不到这个水平的。
我也不指望大家都跟这个土人一样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就学会,但是我们从希望港回到长安城,中间还有大把的时间,如果到时候还是有人连最基本的文字都不会读写,那么我可是要好好的考虑,在分配奖励的时候,给予适当的处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直以来,李义协也都是在敦促船上的水手们利用空闲时间好好的学习一些基本的知识,识字啊,基础算学之类的,学了绝对没有坏处。
但是,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有些水手觉得我现在这个状态已经很满意了,不需要再学习了。
也有些人觉得这些大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学起来太痛苦了,不如打一打麻将来的痛快。
当然,也有个别非常珍惜这种机会的船员,他们往往都会成为船上的骨干力量,是未来其他船只的船长的候选人。
伴随着航海知识的不断积累,新的海船的不断出现,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船长,只是有丰富的航海经验,肯定是不够的。
你要能够会看海图,要能够会绘制海图。
与此同时,航海日志也是每个船长每天都必须记录的。
重生将军府:悍妻当家
这个要求,甚至已经成为东海渔业旗下说有船长的一个硬性要求了。
……
“狼嚎,你阿爸为什么给你起这么一个名字呢?”
“因为我出生那天,阿爸听到了野狼在嚎叫,所以我就叫做狼嚎!”
“那你阿爸的名字为什么叫做阿帕奇呢?”
“阿帕奇在我们印加人的话中,是勇敢、是英雄的意思,我阿爸当初是部落里最强壮的勇士,所以当上了酋长之后,大家就叫他阿帕奇了。”
“你们每个人还不止一个名字的吗?为什么说是当上勇士之后你阿爸就叫做阿帕奇了呢?”
“我们印加人,每个人一生有好几个名字是非常正常的,越是厉害的人,名字越多。”
当这一段对话出现在李义协耳中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三天!
只花了三天,姚成就把狼嚎这个土人教授成了一个粗通唐语的学员。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义协是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看来,必须承认,天才是真的存在的。
只不过普通人身边,绝大多数也都是普通人,不肯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的。
“姚成,你把画册拿出来,问一问狼嚎,看看他是否认识这些作物?”
此时此刻,李义协再也忍不住了,想要知道这个土人部落到底知不知道这些作物的动静。
这几天,他也算是把这个印加部落的四周转了一圈,既没有看到玉米和辣椒这种长在地面上的作物,也没有看到土豆和地瓜这种果实埋在地下的作物。
“好,我马上就问!”
过了一把“教谕”的瘾之后,姚成总算是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没有办呢。
这几天,他几乎是吃喝睡都跟狼嚎在一起,完全是一副废寝忘食的状态。
不仅把船上入门的教材给说了一遍,还重新让人去船上把小学的教材给拿了过来,快速的给狼嚎讲解了一番。
接受能够超级强的狼嚎,让姚成非常有成就感。
有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错觉,是不是自己的教学水平太高,所以狼嚎才能学习的这么快呢?
莫非自己是一个被出海耽误了的好教谕?
姚成甩了甩头,摒弃了这些杂念,从怀中掏出了画册,随手翻开一页。
“狼嚎,这个东西,你知道叫什么吗?”
“玉米?”
“啊?你认识?”
围在旁边的李义协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
李义协的反应这么强烈,反倒是把狼嚎吓了一跳。
“不……不认识!不……我……我认识这个字。”
狼嚎紧张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立马点了点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是说你认识这两个字叫做玉米,但是你不知道玉米是什么东西?”
姚成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是的,我没有听说过玉米,更没有看过长得这样的东西。”
狼嚎指了指画册上的玉米图像,说出了一句让李义协和姚成很是失望的话。
“那这个呢?这个辣椒你认识不认识?”
“这个东西,我不确定是不是见过,但是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眼熟,有可能曾经在哪个林子里见到过。”
狼嚎思索了一会,再次给出了一个让李义协颇为失望的答案。
虽然狼嚎没有把话说死,但是在李义协看来,这就相当于是没有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