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txt-第二百九十六章:苦盡去,甘未來鑒賞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逼死’二字从苏涵瑞的嘴里说出来,竟已不带半分戾气,那些遗憾和怨恨,大抵在他前往大熙的时候,一路发散殆尽了。
“说到底,我还是最怨自己,我那时为什么要为了所谓家国自请去大熙呢?我如果没有走,她就不会死……”
“四哥你没错,是那些人错了。”眼见着苏涵瑞又要转身,似乎是想将自己心底这么多年的恩怨尽数忘却,甚至是将这上殷的一切尽数忘却,苏执连忙开口叫住了他。
“可是四哥,我从来是希望你与四嫂百年好合,你将军防图交到大熙手里的时候,有想过一旦真的国破家亡,我会死吗?”
“我知道。”半晌苏涵瑞道,声音几不可闻:“那时候宮宴,别人都是对我们视而不见,或是冷嘲热讽,只有你最爱跟我们说话。”
网游之终极死神
网游之血灵
那些年馥思受过的冷眼,苏涵瑞也是陪着她承受了的。后来先皇驾崩,大局将定,本以为日后可以做一个闲散王爷,再不问朝政,谁知苦尽去,甘未来,到底是幻梦一场。
“我没有想要你们死。”苏涵瑞十分诚恳道:“我在大熙受尽欺辱,即便我怨恨上殷,总也不愿意大熙讨了便宜去,所以军防图是半真半假,起初是真的,后来是假的。”
守护甜心之星雨音沫 叶玲瑶
苏执沉默片刻,这些他原本想到了,只是他宁愿不是这样,他宁愿苏涵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叛国大罪,无论是半真半假,还是他真的决心置家国于死地,苏涵瑞都逃不过一死。
“四哥……”苏执没来由地唤了一声,末了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无言。
“九弟……”苏涵瑞微微阖目:“当初大熙步步紧逼,才有了我去做质子的事,上殷趁我不在欺我所爱,馥思才会没能等到我回来,所以我想让上殷和大熙两败俱伤。”
“……你做到了。这场仗是我们赢了,大熙灭国,可上殷为此也折兵损将,伤了元气。”
氪 金 醫生
苏涵瑞勾了嘴角一笑:“是啊,我做到了,该受的惩罚你们已经受了,现在……只剩下我了……”
封魔战神
“什么……”苏执微微皱眉,后头的话苏涵瑞声音太小,他没听清。
苏执正欲走近牢门,里头的苏涵瑞忽而聚精看向他:“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苏执飞快地皱了一下眉头。
面前分明站着的是从前最信任的人,甚至此时此刻,两人还在坦诚相谈,可等苏涵瑞说了这话,苏执本能地有了几分提防。
他接下来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会不会还有什么阴谋?他真的放下从前的事,觉得跟皇室的恩怨可以到此为止了吗?
一时间,苏执憎恶自己脑海中这些纷至而来的念头,可偏驱散不了。
苏涵瑞没有觉察到苏执神情的变化:“裕太妃当年……或许与十四弟母妃的死有关。”
铁栏外的苏执一怔,这件事他是想过的,只是裕太妃对苏景佑自来十分疼爱,当年苏景佑母妃的死,她难过许久,还因此大病了一场。
有些事是有端倪的,可时隔多年,苏执也找不到证据再去证明什么了。
“四哥说这话有什么证据吗?”
苏涵瑞被苏执问得一愣,他大约是没想到苏执会提出质疑,因为以前这个顽劣的皇弟总是十分信任他的。
“证据…”苏涵瑞垂眸:“时隔多年哪还有什么证据?”
苏执没说话。
苏涵瑞抬起头:“这件事是我母妃当年同我讲的,十有八九是真的,我之所以告诉你,也是希望你来决定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皇上。”
他对苏景佑的称呼忽然从十四弟变成了皇上,苏执一时间有些不惯,只是面上未曾表露些什么。
“他一会儿会过来。”苏执轻声道,这个‘他’自然指的是苏景佑。
无论是因为苏涵瑞是他的皇兄,还是因为苏涵瑞是背叛家国的罪人,苏景佑都会出现的,只是他来的时候,恐怕就不是像苏执一样,只是质问一番,他定是来送他上路的。
苏执离开大理寺没多久,苏景佑果不其然就出现了。
仍是铁栏隔着血脉兄弟,只是这回外头多了一个人,是苏婴。
知道苏景佑会来,苏涵瑞一直面对牢门站着,忽然看到苏婴的出现,他毫无表情的脸上这才显出了一点惊诧。
“四哥…”少年的声音还未长大,透亮得很,似乎一嗓子就带着人回到了最遥远的从前时光。
那时父慈子孝,兄弟和睦,夫妻恩爱,家国安定……到底是…回不去了。
“你怎么来了……”苏涵瑞朝着苏婴喃喃一句,也没有向苏景佑行礼。
“四哥过了年没进宫看我,你每年都来的。”
苏涵瑞怔愣了许久,最后笑了一下:“每年都是我去看你,以后…该你来看我了。”
少年眼圈红了,没说话。
“苏婴,你去外头等我。”
少年隔着铁栏看了苏涵瑞一眼,这就低着头出去了,好似他来一遭,就只为说那句‘你每年都来看我’。
苏景佑瞧着苏婴渐远的背影,并未转回脸:“前不久朕亲口下令处死了鲁王,朕没想到这么快,又要送四哥上路了。”
“帝王之路本该染血,你少年登基,有些你以前未曾经历过的,上天现在还给你了。”
苏景佑沉默了一会儿。
“四哥还有什么要对朕说的吗?”
“等我死了,将我与馥思葬在一处。”
“本该如此,还有别的吗?”
“来世,愿不要生在帝王家。”
铁栏外头的苏景佑动了动嘴唇,却没人听清他说了什么,跟在几步外的李公公只见苏景佑一挥手,他便立马捧着一个净白瓷瓶上前了。
狱卒快跑了几步打开牢门,李公公进了里头递上瓷瓶:“昭王爷,安心上路吧。”
李公公在宫中多年,一双眼睛看遍了肮脏,也看遍了死别,这会子竟一点情绪也没露出来,而铁栏外的苏景佑,等苏涵瑞想起来抬头看的时候,他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十四哥……”见着苏景佑走出大理寺的大门,门口的苏婴朝他身后看了看,没有见着李公公,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回宫去吧,今日谢先生交给你的功课你还未做呢。”
少年罕见的没有找借口耍赖偷懒,他点点头,好似只进了一趟大理寺的门,再出来时,他已经长大了好几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