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494章各自的考慮鑒賞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韦浩的说法,让韦圆照很尴尬,他不知道韦浩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韦浩是担心世家做大了,会让社会发生动荡。
“慎庸啊,你不要忘记了,你也是世家的一员!”韦圆照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提醒韦浩这点了。
“我知道啊,如果我不是国公,我们韦家还有我一席之地吗?就说我堂兄吧,好像也没有获得过家族什么资源,都是靠他自己,相反,其他的家族子弟,可是拿到了不少,族长,如果你个人来找我,希望我弄点利益给你,没问题,如果是世家来找我,我不答应!”韦浩点了点头,看着韦圆照说道。
韦圆照则是直瞪瞪的看着韦浩。
“这次的事情,给我提了一个醒,本来我以为,世家也就这样了,能够安分守己,能够平安过日子,没想到,你们还有野心,还倒逼着皇权。
我不是说这样做不对,我考虑的是,如果某一天,坐在上面的哪位,性格软弱一些,那么你们会不会揭竿而起,天下是不是又要大乱,天下大乱,苦的是百姓,现在天下太平,苦的还是百姓,你也去过洛阳,不知道你有没有去洛阳农村看过,那些百姓穷成什么样子了,连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几件。
而我,现在坐拥这么多家产,真是惭愧,所以,洛阳的那些产业,我是一定要惠及百姓的,我是洛阳刺史,不出意外的话,我会担任一辈子的洛阳刺史,我如果不能造福百姓,到时候百姓骂的是我,他们恨的也是我!”韦浩看着韦圆照继续说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现在皇家这么有钱,百姓意见这么大,你认为没事吗?皇家子弟生活如此奢靡,他们天天纸醉金迷,你认为百姓不会揭竿而起吗?慎庸,看事情不要这么绝对!”韦圆照看着韦浩辩解了起来。
“诶!”韦浩听后,叹气一声,他也是担心这个,皇家子弟现在确实是生活奢靡,如果被百姓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而且以后,随着皇家越来越有钱,百姓会更加憎恨皇家。
“慎庸,让皇家把那些产业交给民部,不对吗?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无非是民部不能干涉百姓的经营活动,民部就是管收税,其他的不能做,我们也理解,但是,这未尝不是缓解百姓和皇家冲突的好办法,慎庸,此事你还是需要考虑清楚才是,天下分分合合,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韦圆照看着韦浩继续劝着。
“皇家子弟这一块,我会和母后说的,未来,皇家子弟每个月只能拿到固定的钱,多的钱,没有!想要过上好生活,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去赚钱!”韦浩说着给韦圆照倒茶。
“这样最好,但是慎庸,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件事,天下百姓和百官意见非常大,如果你执意要这样,我相信,很多官员都会憎恨你,凭什么那些什么事情不用干的人,还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而那些当官的,连一处宅子都买不起。
你知道现在在长安这边,宅子有多贵吗?地皮也买不到!进贤是县令,你自己说说,现在还有地卖给百姓建房子吗?”韦圆照说着就看着韦沉。
“现在肯定是没有地皮了,慎庸也是非常清楚的,之前慎庸给陛下写了奏章的,会有办法解决!”韦沉看着韦圆照说道,他还是站在韦浩这边的。
“解决,怎么解决?现在长安城有多少人口,你们清楚,很多百姓都没有房子住,慎庸,现在城外的那些保障房,都有很多百姓搬迁过去住!”韦圆照看着韦浩说道。
“什么,那些房子可是为了受灾百姓居住的,怎么现在就让人去住了?”韦浩吃惊的看着韦沉问了起来。
“没办法,长安城现在的房子非常贵,租房子都租不起,而城外的那些保障房,虽然是为了灾民做准备的,但是现在没有天灾,很多外面的人,就搬进去住了,我们派人去驱赶过,但是没办法赶走他们,都是人,每层都住了很多人,都是底层的百姓,我们能怎么办?
所以,我现在准备了2000顶帐篷,一旦发生了灾难,只能让那些灾民住在帐篷里面,这件事我给京兆府反应过,京兆府那边也知道这件事,听说太子殿下去汇报给了陛下,陛下也默许这件事了,慎庸,这件事,就这样了,百姓没地方住,不要说那些保障房,就是连一些人家的牛棚,都有人住了!”韦沉苦笑的对着韦浩说道。
都市 最強 仙 醫
“诶!房子的事情,要尽快解决才是!”韦浩叹气了一声说道。
“怎么解决,就剩下这么点空地了,长安城还有这么多百姓!”韦圆照看着韦浩说道,韦浩看了韦圆照一眼,坐在那里想着办法。
“慎庸啊,看事情不要绝对,不要说我们世家的存在,就是有坏处,现在我们世家子弟多,其实很多世家子弟,也是穷的不行,我们也希望让他们好过一些,我们赚钱干嘛?不就是为了家族吗?如果是为了我自己,我何苦这样,大家也何苦这样,慎庸,考虑考虑!”韦圆照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会考虑,但是不是现在,你们明明知道,我是明年才会去那边做事情的,现在你们天天来打听,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现在打听,我还能告诉你们,我要是告诉你们了,我还要不要干活了?到时候这块地是这个人的,那块地是他的,你说,我怎么办?
洛阳有地,到时候我去郊区建设了,你们买的那些地就彻底作废,到时候你们该恨我的,我要是在你们买的地方建设工坊,你们又要加钱,这个钱可不是我的,是朝堂给的,每文钱我都需要用在关键的地方,而不是被你们给赚了去!”韦浩盯着韦圆照说道,心里非常不满,他们这个时候来打听消息,不是给自己添乱了吗?
“行,你考虑就行,不过,慎庸,你真的不需要全部考虑皇家,现在的陛下是非常不错,等什么时候,出了一个不好的皇帝,到时候你就知道,百姓到底有多苦了,你还没有经历过这些,你不知道,我们不怪你!”韦圆照点了点头,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时候,韦富荣过来敲门了,接着推开门,对着韦圆照说道:“族长,进贤,该吃饭了,走,吃饭去,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聊!”
“行,吃饭吧!”韦浩马上站了起来,对着韦圆照说道。
韦圆照没办法,虽然还想要在韦浩口中多**一些消息出来,但是看来是套不出来了。
吃完饭后,韦圆照和韦沉也需要回去了,等出了府邸后,韦圆照看着正要翻身上马的韦沉说道:“进贤啊,明天有空吗?到我府上来坐坐?”
“明天啊,可能不行,这天已经阴沉好几天了,我担心会有暴雪,所以需要在县衙里面坐镇,族长可是有什么事情?”韦沉马上站住,拱手对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事情倒是没有,就是想要和你聊聊,你是慎庸的兄长,慎庸很多时候还是会听你的,所以就想要让你多劝劝慎庸,你看可好?”韦圆照笑着对着韦沉说道。
“族长,慎庸我可劝不动,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现在的一切,其实都是靠慎庸帮我,要不然,现在我也许已经去了岭南了,能不能活着还不知道呢,族长,有些事情,还是你直接找慎庸比较好,慎庸懂的比我多,我劝他,估计是不成的!”韦沉马上拒绝说道。
洛阳的计划,他是知道的,他担心到时候自己说漏嘴了,会给韦浩添麻烦。
“恩,行,那就哪天我去你府上坐会,这几年还没有去你府上坐过,也是我这个族长的不是!”韦圆照看到韦沉如此拒绝,于是就打算亲自去韦沉的府上。
他想着,也许韦沉知道一些事情,而且听说这次是韦沉来决定那九个县令的名单,已经有很多家族子弟过来说希望能跟着韦浩去洛阳了,想让韦沉去说说情,这样能放进去一个,也是不错的。
当然,他们也清楚,李世民是不会轻易让世家子弟前往洛阳任职的,现在在洛阳的世家子弟,估计都会被调走。
整个在洛阳的那些低级官员,可是都在打听这个消息,希望能够前往洛阳。
“可不敢这么说,族长要是能够来我府上,那真是我府上的荣光!”韦沉再次拱手说道。
“行,就这么定了吧,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韦圆照笑着对韦沉摆手说道。
韦沉也拱手恭敬的等韦圆照先上马车,等韦圆照走后,韦沉面色马上不悦起来,想着现在才想起自己来,之前干嘛去了。
如今,自己也不想搭理他们,自己是伯爵,未来只要不犯错误,那么一个侍郎那是肯定跑不了的,哪怕是不当侍郎,自己家里这一辈子也受不了穷吃不了苦。
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起来后,还是先习武一番,接着就骑马到了承天门。
此时,在承天门这边,那些大臣们都在,韦浩翻身下马,就往李靖那边走去。
“岳父!”韦浩过去拱手说道。
“恩,慎庸啊,今天啊,言辞不要那么激烈,有些事情,也是难得糊涂!”李靖提醒着韦浩说道。
“岳父,我知道,可是这件事是原则的问题,需要说清楚的!”韦浩点头说道。
“行,对了,这两天忙完了,到我府上来,到时候我给你讲兵法!”李靖微笑的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虽然这件事,韦浩没有答应李靖,让内帑钱归民部,但是也不妨碍李靖喜欢韦浩,他知道,韦浩这么坚持有他坚持的道理,再说了,自己这个女婿,可是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好处了,而且也没有以前那么操心了。
“啊,我…不学行不行?”韦浩一听,吃惊的看着李靖说道。
“那可不行,你是我女婿,不会指挥打仗,那我还能有脸?”李靖马上瞪着韦浩说道。
“不是,我两个大舅哥会就行了,他们继承你的衣钵就好了。”韦浩马上说道。
“老夫可不指望他们,他们那榆木疙瘩脑袋,学不会,老夫就指望你了,其实思媛学的是最好的,可惜是一个女儿身,要不然,也能够领军作战的!”李靖有点惋惜的说道。
自己的两个儿子,对于兵法是一窍不通,今天讲的,明天就忘记了,他也是很无奈的!
“岳父,这个,我可能也学不会!”韦浩为难的看着李靖说道。
自己可不想学兵法,到时候一旦会了,可是要去前线打仗的!
“没事,学了就会了!”李靖无所谓的说道。
而其他的人,则是看着韦浩这边,希望李靖能够说点别的,说说现在洛阳的事情,但是李靖就是不说,其实昨天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
官途匪路桃花运 如水追梦
“慎庸啊,现在朝堂的那些事情,你也知道吧?”戴胄此刻也到了韦浩身边,开口问了起来。
昨天谈的如何,房玄龄其实是和他说过的,但是他还是想要说服韦浩,希望韦浩能够支持,虽然这个希望非常的渺茫。
“哎,知道,不过,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站在你们那边,当然,分清楚啊,内帑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洛阳的事情,你们民部可是不能说要怎么样!”韦浩马上对着戴胄说道。
“这话?”戴胄不懂的看着韦浩。
“内帑的钱,你们有本事要到,那是你们的本事,而洛阳那边的利益分配,那你们可说了不算,我说了算!”韦浩看着戴胄解释说道。
“行,有你这话,我就放心多了,这样行!”戴胄一听,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洛阳那边分不到,那现在内帑的钱,他们可是要努力一番才是。
很快,承天门的大门就开了,韦浩他们进入到了皇宫当中,韦浩看到旁边的新宫殿,现在已经全部装饰好了,钦天鉴的人也选好了日子,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搬迁过去,现在李世民会时不时去看看,很喜欢新宫殿,而新宫殿名字也取好了,叫承天殿。
“上朝!”
韦浩他们刚刚到了甘露殿不久,王德就出来宣布上朝了。
韦浩他们进去后,韦浩还是在老位置坐下,到了地方,韦浩就靠在那里休息,根本就不管前面的事情,反正前面的那些事情,韦浩也听不大懂,能听懂韦浩也没有打算去听,都是朝堂的日常琐事,和自己关系不大。
韦浩靠在那里都快睡着了,这个时候,程咬金推着韦浩。
“怎么了?”韦浩睁开眼,迷茫的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现在在讨论内帑的事情,你岳父让我喊你醒来!”程咬金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接着韦浩就听到了那些大臣在说着内帑的事情,主要是说内帑现在控制的财富太多了,皇家子弟花钱也太多了,生活太奢侈了,这些钱,需要用在百姓身上,让百姓的生活更好。
韦浩一听是内帑的事情,就低着头,这件事和自己无关,他们要闹,那是他们的事情,但是民部就是不能直接控制工坊,这个韦浩是坚决反对的。
而皇家子弟,包括李恪他们,都反对那些官员的说法,他们说现在皇家子弟其实生活不奢侈,而且花钱也不多,内帑的很多钱,都是做了很多善事的,比如修桥,比如办学等等。
反正对于那些官员的话,他们就反对,但是皇家子弟少,而官员更多,因此那些大臣盯着那些皇家子弟就不放了。
“慎庸,慎庸,你来!”李恪感觉有点挡不住了,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韦浩,马上就招呼着韦浩,那些大臣一听李恪喊韦浩,全部停止说话,看着韦浩这边。
“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韦浩一听,迷茫的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你马上也要娶皇家的闺女了,到时候,也算半个皇家子弟了,他们现在要收回内帑的钱!要收回那些工坊,那当然跟你有关系了。”李恪着急的对着韦浩说道。
“慎庸啊,你也不缺钱,皇家给不给你钱,你也花不完,这件事可是关系到百姓的,内帑每年收入这么高,百姓们民不聊生,那可不行啊!”高士廉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这个,你们聊着,你们聊着啊!”韦浩马上打着哈哈说道。
而李世民非常清楚韦浩的意思,内帑的钱给谁,韦浩不管,但是那些工坊,可不能给民部。
“慎庸,民部的意思是说,民部要收回造纸工坊,瓷器工坊等工坊的股份,给皇家留下两成就算了,此事你怎么看?”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什么?民部收回工坊,那不成,民部不能控制这些工坊的股份,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韦浩一听,立刻反对的说道。
“不是!”那些大臣全部傻眼的看着韦浩,而戴胄最清楚韦浩的意思,马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