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542.呂公的女兒嫁給屠夫,都不敢嫁給縣公。(求訂閱)分享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
小說推薦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此刻大唐皇宫里,李渊用手使劲的揉脸,他觉得李隆基真的不能要了。
这简直就是给大唐皇帝丢人。
平平无奇李家主(乱世雄主):
“陈通都提醒到这个份上了,你竟然还不懂?”
“你就整天把心思花在儿媳妇身上吗?”
“难怪你抄作业都能抄错!”
“你根本就没有辨别的能力。”
“怎一个蠢字了得!”
……………………
李隆基此刻也很郁闷,他觉得李渊这就是记恨他秦王一脉,不就是你被儿子给被刺了吗?
用得着这么大的仇恨吗?
长生殿主李三郎:
“你说陈通有理,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那就让陈通说呀!”
“我就不相信,在郡县制的社会制度下,县公的权力还大不过其他人?”
………………
杨广汉武帝等人都纷纷摇头,觉得李隆基简直太蠢了。
而陈通也是嘴角抽了抽,跟这家伙说话,必须要把逻辑分析列清楚,不然对方还真听不懂。
陈通:
“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
秦朝的郡县制那跟其他朝代完全不同,因为秦朝是刚刚实行郡县制!
这时候的沛县县公虽然有权利,但他跟治下之民却完全不是一条心!
甚至可以说,在秦朝除了秦国的故土之外,在其他六国的地方,这些各地的县公跟当地的治下之民,那就是生死仇敌。
尤其是在楚国这种地方!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你就可以想象楚人对秦人的憎恨。
而沛县县公是谁呢?他是代表秦朝中央来统治楚地的,他其实跟沛县的所有人都是对立的。
这跟后世的郡县制完全不同,因为后世已经实行了思想大一统,县公是真正的父母官。
而在当时却不同。
甚至于秦末各地叛乱,他们喊出的口号就是杀县令,灭秦朝!
为什么要杀县令呢?
因为县令就代表了秦王朝的统治。
六国之民要推翻秦王朝的统治,那么首先在地方上,就要干掉帮秦王朝统治郡县的这些郡守和县令。
就如同项羽杀他的恩人会稽郡守殷通一样,这是属于立场正确,要告诉所有人,我们楚人与秦人势不两立。
我们楚国与秦国势不两立!
那再回头看看吕公的选择,他既然要在沛县落地生根,要在这里讨生活,他敢得罪刘邦这些人吗?
刘邦这些人可是地方豪强,相当于土皇帝,而且代表的可都是楚人的利益。
而沛县县公是谁呢?他只不过是秦王朝任命的官吏!
而且他这个县公,还是有任命期限的,也就是说沛县县公不可能在沛县呆一辈子,说不定一两年之后他就要调离此地。
如果你是吕公的话,你会怎么选呢?
是选择沛县公,跟所有的沛县居民作对?
还是选择刘邦,融入到沛县之中,获得沛县所有居民的认可呢?
这就是2选1的问题,要么他选择跟刘邦等人站在一起,要么他就选择跟沛县县公站在一起。
于是就有了刘邦大闹沛县县公的宴席,刘邦耀武扬威,狎辱宾客,就是来展现出他们沛县的实力。”
………………
刘邦哈哈大笑。
杀白蛇的不都是许仙:
“李老三,这回懂了吧!”
“你这脑子真是被驴踢了。”
“陈通已经给你提醒了那么多,你竟然都没想明白!”
“你就完全不明白秦朝时期的社会环境,谁给你说是县令说了算?”
“县令只不过代表的是秦王朝的统治,而六国的故地中,所有人都有仇秦情绪,死一两个县公,小意思!”
“吕公要是敢选择与沛县县公联姻,他绝对见不到第二个月的太阳!”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
朱棣这才完全弄懂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感情这是在选择政治立场。”
“如果选择了沛县县公,那么就等于站在了秦人那边,那他就是整个沛县的楚国人为敌。”
“这他以后还怎么在沛县讨生活呢?”
“这就是要与世皆敌啊!”
……………………
陈通:
“我再给你说说什么叫做眼前利益?什么叫做长远利益?
吕公的眼前利益就是在沛县安居乐业,继续做他的商人。
你想一想,当地还有他可以落足的产业吗?
人家沛县原本的商人会欢迎他吗?
吕公到来,在沛县经商,这不是抢别人的饭碗吗?
没有刘邦等人的允许,你吕家能在沛县做生意吗?
每一个大商人进驻到新的市场中,不都是人人喊打,不都得要维系当地的关系吗?
沛县县公能帮助吕家打开市场吗?可笑!
这可是在动整个沛县豪强家族的蛋糕。
只有刘邦这种豪强家族,才能分一杯羹给吕公,才能让他在沛县安稳的做生意。
而吕公长远利益,就是要在这里生根发芽,而且还能借助当地的势力帮他抵挡仇敌。
这些事情,都不是沛县县公可以帮助他的。
晋江女穿到起点文 夏风清水
沛县县公能够公器私用吗?
肯定不行!
就是秦朝律法也不会容许沛县县公这么干。
但是刘邦可以,以为他不守法!
而且沛县公总有一天会离开沛县,去其他地方任职,那么到时候谁来庇护他们吕家呢?
还不是要刘邦这种本地豪强?
所以,刘邦看似去混吃混喝,其实是在进行一场博弈,就是要告诉吕公,身为一个外地人,你要想在本地发展。
你首先要认清该向谁交保护费!
这就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
……………………
皇帝们听得连连点头,这才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以及吕公等人的真实诉求。
幻海之心(千古一帝,世界霸主):
“孙子,这下还有什么要说的没?”
“陈通的解释既符合史记上的记载,又符合秦朝当时的历史情况。”
“这才是我认为的最合理的解释。”
……………………
李隆基此刻就非常难受了,他真的是被陈通怼到无话可说。
这逻辑简直太严密了。
完美的契合了秦末的真实历史情况。
基于秦人与仇人之间的仇恨,又符合郡县制刚刚实施的历史情况,还有复杂的人际关系。
这种说法可以完美的契合所有的史料。
这让他都找不到一个角度来反驳。
长生殿主李三郎:
“这也只不过是你的一家之言而已。”
“你有什么佐证没?”
………………
陈通:
“佐证当然有了!
吕公可不只有一个女儿,他有两个女儿。
他完全可以把一个嫁给刘邦,把另一个女儿嫁给沛县县公的儿子,这样就是两头都讨好。
可吕公怎么做的呢?
他竟然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了樊哙,嫁给了一个屠夫,都不愿意嫁给沛县县公的儿子!
这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
他就不敢跟沛县县公联姻。
你根本就不明白生活在一个地方,与所有的居民为敌有多可怕!
流言都能杀死人。
更何况这些跟秦人有着血海深仇的所有楚人。
另外再说明一下,吕公自己的身份也很尴尬,他根本就不是楚人,他是从山东单县移居到这里来的。
也就是说吕公其实是齐国人。
所以他才更不敢得罪刘邦等人,因为他在楚国这片地上,那就是身在异乡为异客!
刘邦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吕公死的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