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笔趣-第852章:準備踢出局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张北辰的态度,很强硬。
这种强硬,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如果是以往,我们两个有矛盾的时候,他都会退一步,给我台阶下,但是这一次,他不但没有要退,反而,拿着刀,前进一步。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马帮的人,又看了看张北辰。
豪门虐恋:爱上女二号 纪野
我冷声说:“阿叔,那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家,不能分,也不会分,我不会允许这个女人分一股,我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冷俊辉的,就算是,我也不会给,云泰祥的股份,我不会动,也不准动。”
张辉立马拍桌子,他生气地说:“阿峰,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呀?你这么说,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云泰祥的股份,不能动,阿叔,如果,你还当我这个人在你心里有一点分量,别做,否则,我怎么把你请进来,我就怎么把你踢出去。”
听到我的话,张北辰抽着雪茄哈哈笑起来,他摇了摇头,他说:“阿峰,我张北辰虽然靠你,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但是阿峰,你别忘了,我们是互相成就,如果你要抽梯子,那我就要砍树,你知道我张北辰是什么样的人物,我做事,釜底抽薪。”
我立马说:“所以,你要杀我全家是吗?”
我说完就站起来了,把腰里的家伙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所有人这个时候都站起来了,因为他们知道,事态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张北辰脸色冷下来,他摇了摇头,不高兴地说:“阿峰,你跟我玩这套?你忘了?你手里的这把家伙,还是我给你的,你跟我玩这套,你还嫩了点。”
我也摇了摇头,我说:“我只是要告诉你,我活不下去,所有人都得死,你也别觉得自己能挟天子令诸侯,这个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分一股,你可以放心。”
张北辰站起来,他笑着说:“没关系,我会让你低头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各自找律师吧,看看法律,会不会允许你这种自私的做法,走……”
张北辰说完扭头就走,张辉看着我,满脸地不解,他小声又怨恨地说:“阿峰,你真的变了,变的让人更讨厌。”
张辉说完也毫不留情,直接就走。
当他们走了之后,整个办公室更加的萧杀。
所有人都看着我,很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宏小声地说:“林峰,你跟张北辰,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会闹的要拔枪呢?”
我不能说,我不能把我心里所想的事,告诉任何人。
从张辉的态度来看,他还怨我变了,他是比较单纯的,可能张北辰要做的事,连他都不知道。
张北辰这个人,实在是太凶残了,连自己儿子都在骗。
这件事,张北辰的嫌疑最大,好巧不巧,冷天佑夫妇去世了,他就找到了冷俊辉的女人,带着这个怀孕的女人来继承遗产,说不是他做的,鬼都不信。
所以,如果是张北辰做的,那么,杀我的事,肯定也是张北辰做的。
死神代言人之死亡骑士
这就是我跟他决裂的理由。
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而是说:“余安顺,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冷家的股份一股都不分出去。”
余安顺皱起了眉头,她说:“这件事很复杂,根据继承法,冷俊辉的孩子,有资格继承的,就算这个孩子没有出生,但是,他也是冷家的血脉,法律支持弱者,如果要法官判的话,他们一定会判这个孩子有资格继承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这个孩子,不是冷俊辉的。”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张北辰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这个孩子的真实性,不用怀疑。”
听到我的话,余安顺脸色就更加的严肃,她说:“那……现在除非这个孩子没了,否则,他一定有资格继承冷家的遗产。”
我立马冷着脸说:“所以,这个孩子,得没了是吗?”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脸色都阴沉下来了,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理解两个字。
冷俊峰立马说:“林总,我觉得,你说的对,这个孩子,必须得没了,老三那小子,差点把我们全家都害死,现在他是阴魂不散啊,他的孩子,居然还被别人利用来抢我们的家产,林总,这个孩子你要是给做了,我分你一份。”
七夜暴宠 梦中销魂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直接打的冷俊峰一个踉跄,我吼道:“你以为我是要分你们的遗产?”
網 路 小說 完結
冷俊峰立马害怕地看着我,满脸委屈地说:“我,我也没说你是为了分我们家的遗产。”
我看着他那憋屈地样,我就说:“滚……”
林俊峰立马吓的跑出去。
我深吸一口气,解开西装地领带,余安顺十分不解地问我:“林峰,我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我也觉得张北辰有点不对劲,总之,你们两个都不对劲,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看着我,纷纷不解。
马妍也说:“是啊,林峰,我也觉得你不对劲,但是,你为什么就不肯说呢?难道真的是孩子的问题?如果是孩子的问题,那么,你就更没有理由去要冷俊辉孩子的命,将心比心,你怎么忍心去害别人的孩子?而且,我认识的林峰,绝对不会为了利益,去伤害别人,告诉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转过身去,我把我所有的心思都给收起来,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我内心在想什么。
盛唐风月
我说:“没什么,就是我不想这个时候分了云泰祥,我的女人孩子,家庭事业,都很不顺心,我不允许,任何人这个时候来窥视,你们什么都不要问,作为商业团体,你们只需要跟着我就行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
很快,吴灰就说:“大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回来?”
我立马回头指着吴灰,我说:“我有说我要回来吗?你告诉我,你现在搞的定吗?你在害怕什么?”
听到我的话,吴灰眯起眼睛,他脸上也是十分的不服气。
余安顺立马说:“行了,不要再争吵了,事情本来很简单,不用弄的那么复杂,阿峰,你现在很不冷静,我建议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说。”
我冷声说:“准备好计划,我要把张北辰踢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