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會是敵人嗎?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摧毁长老会,仅仅只是为了复仇?
莫说官惊雷不信。
伊人 睽睽
就算是他李星辰,也不可能相信。
李北牧是什么人物?
全世界最强大的黑暗之王。
哪怕是帝国大选,他也可以从中改变局势的恐怖存在。
如此一个毁天灭地的大人物,他会感情用事到仅仅为了复仇,就布下这么大的一个杀局?
若不是,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李星辰和官惊雷的想法,达成了一致。
而这,也极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是他李北牧真正的用意!
“如果真是这样。”李星辰深深看了官惊雷一眼。“那对我,对整个李家来说,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你说呢?”
“对李家,不是坏事。但仅限于李家。而不是你李星辰。”官惊雷说道。“现在的李家,是你的。未来的李家,你确定还会是你的吗?”
李星辰闻言,眉头深锁。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官惊雷。
“你们李家,就他李谪仙一个种。不是吗?”官惊雷反问道。“你确定,将来的李谪仙会听你的?还是听他强大的父亲?”
李星辰的手心,忽然开始冒汗了。
内心深处,也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李家,将来就不是自己的李家了?
李家,会成为李谪仙的?
会成为——李北牧的?
可不是吗!?
李北牧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光明之下。
那么他若是想重回红墙。靠什么?
当然要靠他的儿子李谪仙,靠自己用了大半生打造出来的李家!
而如果李北牧回来。那他李星辰的价值是什么?又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李星辰的心,彻底乱了。
望向官惊雷的眼神,也格外的复杂。
史上第一暴
“所以我才会告诉你。不必什么事儿,都以他李北牧马首是瞻,你应该为自己考虑。为你自己的将来多想想。”官惊雷说道。“这世上,没有不自私的人。这世上,也没人会全心全意地为别人考虑。包括你,真的是全心全意地在为李谪仙考虑吗?你担心他的处境,不正是因为你自身陷入了迷茫吗?甚至想要通过李北牧,来缓解你自身的焦虑吗?”
李星辰点了一支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你知道我如果真的背叛了他,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只知道。如果一切按照原计划执行。将来的你,将一文不值。将什么都失去。”官惊雷说道。
“为什么要挑破这一切?”李星辰直勾勾盯着官惊雷。“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我要楚云死。”官惊雷话锋一转,目露寒光道。“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有萧如是在,你能实现吗?”李星辰皱眉问道。
“以前不好说。现在,李北牧搅乱了整个红墙的局势。机会,便已经出现了。”官惊雷平静地说道。“我的机会出现了。你的,也在其中。”
“那帮老家伙,是不是都在找盟友?都想在这场大洗牌中,保存自己的实力。积攒自己的实力,等待着井喷爆发?”李星辰问道。
“你已经知道的答案,又何必问我?”官惊雷反问道。
“看来,是我后知后觉了。”李星辰吐出一口浊气。
“怎么想的?”官惊雷点了一支烟,目光深沉地盯着李星辰。
“我需要考虑。”李星辰说道。
“可以。”官惊雷淡淡点头。“但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李星辰重复了一遍。“我或许比你更加了解局势的严重性。”
毕竟,整件事就是李北牧布下的局。
为了这个局,他甚至连李谪仙都可以豁出去。
这场浩劫,没人知道会走向何方。
可一旦李北牧成功了。
那么将来的红墙内,他极有可能成为唯一的王!
而李家,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垫脚石,一个翘板而已!
这,便是他李北牧的野心吗?
是他李北牧这么多年来,预谋的最终结局吗?
李星辰很清楚,他李北牧究竟在红墙内拥有多么强势的力量和资源。
哪怕这么多年来,他基本没有回来。
但上次回国,李星辰就见识到了。
也对此感到万分震惊。
哪怕是沈老这级别的长老会成员,竟也对他十分的——言听计从!
若没有如此恐怖的话语权,他岂能撬动长老会与新势力的这场斗争?
又岂能让这场新老势力的交锋,变得如此暴躁而疯狂!?
红墙格局大变。大洗牌势在必行。
李北牧距离自己的野心,似乎正在慢慢地逼近!
哪怕他李星辰苦熬至今,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枚他重回红墙的棋子而已!
当他李星辰还在同情李谪仙被利用,被豁出去的时候。
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被利用的那一个?
送走满腹心事的李星辰。
官惊雷重回家中,来到了二楼的小房间。
房间内。
充满了阴沉的气息。
官世恒就住在这儿。
从医院出来后,他哪儿也不去,什么人也不见。
就连每天吃喝拉撒,也都在小房间内解决。
他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
他双腿已经废掉。
仇人在外呼风唤雨,星光熠熠。而他却无能为力。
这种绝望的滋味,侵入到了他浑身所有细胞之中。令他痛苦到绝望,绝望到窒息。
活着,对官世恒来说,已经是一种强烈的负担。
一种痛苦的折磨。
“坚持下去。”
官惊雷的嗓音低沉而疯狂:“复仇已经开始了。你不想看看,他楚云是怎么死的?你不想看看,他楚云死前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无助?”
黑暗之中的官世恒陡然抬头。
仿佛一只野兽。
一只受伤了,躲在阴暗中的野兽。
“他真的会死?”官世恒的嗓音,腐朽而尖锐。
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他必死无疑。”官惊雷寒声说道。“上帝也救不了他!”
“我死等。”官世恒咬牙。
浑身颤抖,面目狰狞。
……
红墙的局势,愈发复杂。
楚云不得不见一见二叔。
论及红墙资源,乃至于内部消息。他肯定是不可能比二叔掌握的更多。
毕竟,二叔可是早些年就跟那群大人物打成一片。甚至不少人,都曾是二叔年轻时的玩伴。
如今局势紧张而岌岌可危。
楚云必须和二叔来一次彻夜长谈。
他有一些问题,也有些疑惑。
当然,更多的,是想从二叔这儿,得到一些鼓舞。
毕竟,他不久之后要做的事儿,并不简单。甚至会引发世纪大战。
客厅内有茶水,有点心。
老怪物穿着很宽松的居家服,坐在客厅喝茶抽烟。
望向楚云的眼神,也略显微妙。
“您在看什么?”楚云忍不住问道。
“已经决定了?”楚中堂仿佛是看穿了楚云的内心。目光中除了微妙,更多的是坚定之色。
“嗯。决定了。”楚云微微点头。
他不确定二叔了解多少。
但像二叔这样的老妖怪,就算掌握了全部信息,楚云也不会感到稀奇。
“决定了,就去做。”楚中堂一字一顿地说道。“楚家人做事,不用讲道理。只看能不能做到。”
“这是你爷爷教我的。我现在教给你。”楚中堂说道。
“我其实对现在的局势,看的并不明朗。”楚云缓缓说道。
“哪方面?”楚中堂问道。
“李北牧,为什么要这么做?”楚云问道。“仅仅是为了复仇?”
“他想完成当年没成功的事儿。”楚中堂说道。“当年的他,就是红墙第一人。既不是官世恒这种,也不是宋靖这种。甚至不是你和李谪仙这种。是真正的,年轻一代的领袖。”
“和我父亲比起来呢?”楚云好奇问道。
“老爷子那时候已经脱离红墙。”楚中堂说道。“严格来说,你父亲并不算红墙中人。”
楚云深吸一口冷气。问道:“那您觉得,李北牧这次成功的可能性高吗?”
“不知道。”楚中堂摇头说道。“我也不是红墙中人。我只是认识一些人而已。”
“那您知道我想做什么事儿吗?”楚云问道。眼神有些疯狂。
“大概知道。”楚中堂摇摇头。“但你不必告诉我。你只需要去做就行。”
校园超级少年
楚云点头。沉默了半晌之后,又道:“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你说我父亲会现身吗?”
“不知道。”楚中堂摇头。“他和你母亲一样,没人能猜透他们的心思。”
所有人都以为,他楚殇不如楚中堂优秀,不如他综合能力强大。
可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楚殇,才是真正的王者。
老爷子知道。
萧如是知道。
楚中堂,同样知道。
“我会去做。也会确保自己能够成功。”楚云抿唇说道。“但红墙局势,我没办法卷进来。就算硬着头皮卷入,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你母亲会介入。”楚中堂说道。“你的事儿,是你的事儿。和你无关的事儿,你母亲会干预。事实上。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这场红墙内斗,你母亲也是幕后策划者之一。”
通缉令:惹上首席总裁
楚云深吸一口冷气。
停顿了良久。
然后抬眸看了楚中堂一眼:“二叔。我还有最有一个问题。”
“你说。”楚中堂淡淡点头。
“父亲,会成为敌人吗?”楚云问道。
手心却紧紧攥起。
身躯,也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