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370 中看不中用閲讀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小姐,夫人和庄主是夫妻,您这般无名无实去艺居阁接庄主回来,着实有些不妥。”
“是庄主的名声重要,还是我的名声重要,我不过是一介女子罢了,就算丢了颜面,庄主随便打点一番,我照样还是云熙哥哥心目中最好的胡蝶儿。”
小蛮劝说很久,胡蝶儿依旧准备好了去艺居阁寻回韩云熙。
美漫里的小邪神 千年杀1
胡蝶儿带着壮丁,点着火把冲到了艺居阁。
“蝶儿姑娘这么晚来艺居阁,不知道有何贵干?”
赖妈妈似乎早就知道胡蝶儿会来,一直守在艺居阁的门口。
“庄主现在在哪儿?”
“蝶儿姑娘,夫人和庄主正在交好,您这般闯入,怕是太不合规矩了吧。依老妈子看,还是明日再来接庄主回去吧。”
蜘蛛人 管他
“放肆,你们艺居阁就是这么里应外合的吗?庄主的面子不是面子吗?还是说,夫人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才让你们一直给他卖力,甚至不惜毁了庄主的名声。”
胡蝶儿依依不饶,她就想今晚带走韩云熙。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乔墨儿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一身慵懒清闲的走了出来,妖娆的趴在阁楼上的围栏上看向胡蝶儿。
“是你这么晚来这儿喧哗?”
“夫人,时候不早了,我来接庄主回云熙殿的。”
“哦,如此甚好,我这儿刚好和庄主办完事,累的快要不行,蝶儿姑娘你有心了,还特意带着几个壮汉过来。”
胡蝶儿带壮丁过来可不是为了给乔墨儿感谢的,她带壮丁是要强制带韩云熙离开的。
怎么到了乔墨儿嘴里,这些壮丁却成了收拾他们烂摊子的免费佣人了。
“夫人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庄主对你可没有了以前那番心思了,还请夫人以后不要再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呵,我和自家夫君在一起怎么叫见不得人的事了,蝶儿姑娘你要是这么说话,我还真要和你念叨念叨了。”
乔墨儿依旧待在二楼同胡蝶儿说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总是接触有妇之夫,传出去得有多么不好,懂你的人,是知道你为庄主考虑,不懂你的人,就会觉得你是居心叵测,惦记别人碗里的东西。”
“夫人,空口无凭,可不要随便无赖蝶儿。”
“是不是空口无凭,您今日的所作所为不就是验证了吗?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同您消耗,您还是带着这些壮丁早些将庄主带走吧。”
壮丁看了一眼胡蝶儿,胡蝶儿点头默许,这些壮丁就上了阁楼,将早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韩云熙,抬了出去。
“夫人,庄主身子不太好,不能喝这么多的酒,你难道不知道庄主之前喝酒中毒过吗?”
“我与庄主成婚才半月,怎么能知你们庄主酒中过毒,不烦改日蝶儿姑娘花上一天的时间,同我说说庄主的陈年往事。”
“夫人,您当真不是当年的云墨?”
“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本夫人姓乔名墨儿,与你口中的云墨姑娘毫无关系。”
胡蝶儿本想和她多说几句,但又见韩云熙喝了这么多酒,只能心疼的跟着韩云熙离开。乔墨儿妖娆妩媚的站在阁楼上喊住了她,“嘿,蝶儿姑娘,待庄主醒来了,麻烦告诉他一声,他真是中看不中用,这才三坛酒,就这般不省人事了,要是一车酒,那他岂不是嗝屁了。”
胡蝶儿也懒得和乔墨儿继续掰扯下去,冷哼了一声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艺居阁。
“赖妈妈,谢谢你了,今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诺,夫人。”
随着赖妈妈的离开,一场闹剧才终于结束饿了,乔墨儿听话的去翻了韩云熙所说的话本记录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人畜无害,德良全备的人,竟然是韩云熙口中所说的坏人?
乔墨儿吓得手上的书都掉了下来,但又怕被人给发现了,她赶紧讲这本书塞进了自己的压箱底里面,以备以后不时之需。
但是对于韩云熙所说的这个人,乔墨儿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是最后杀了自己的人。
乔墨儿昨晚已经答应了韩云熙,对他继续装做穷追不舍的样子,也答应会帮助艺居阁夺下最后的冠军,所以她对所有舞姬的要求也更严格了一些。
“夫人,小九,我是替阁主为你们传话的,明日晌午之前,允许你们在众人面前,切磋舞艺,输的一方要完完全全听从对方的指挥,若对方执意,也可劝退对方离开艺居阁。”
赖妈妈站在练舞房门口,恭候她们二人多时。
“太好了,夫人可以和小九一决高下了,你们要不要下个赌注,让大家赚点儿也好。”小洛这个小财迷,这个时候了,还净想着赚银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轻重缓急。
“我赌夫人赢。”
“我也赌夫人赢。 ”
小青还有一群死忠粉都给乔墨儿投了一票,只有一个人投了小九一票,而且这还是大家盲投的,谁也不知道这一票是谁给的小九,而小九也因为这一票,觉得更加的羞辱,她觉得自己可以没有钱,也可以没有人投她,但是这仅有的一票才是对她的致命打击。
“夫人,明日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将你赶出艺居阁,还请夫人明日不要怪小九心狠手辣。”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乔墨儿笑着回怼小九。
“我希望今日笑逐颜开的你,能代替明日失魂落魄的你,白九九,你可要长点儿心啊!”
小九没有理乔墨儿,继续进了练舞房练舞,众人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都赶忙进去练舞了。
练舞房里传来一阵阵乔墨儿鞭策和训斥的声音,鞭策的是大家,但训斥的却是乔墨儿自己。
“我都说了这个动作一定要精益求精,若是不能好好练习,别说一个月了,三五个月都未必过得了光。”
乔墨儿扶着大家重新纠正动作,一个又一个的更改讲解,并耐心扶正。
“不知道是我教的问题还是我跳的问题,还请大家再来跟我跳一遍。”
不断的尝试不断的改变,乔墨儿最终把大家错误的舞姿都改的差不多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好。
“今日上台表现,还请大家记住我说的这些,一定不要让顾客失望,你们都是最棒的。”
“好的,夫人。”
众人更换舞服,跟着乔墨儿上台表演,以前身后的这些姐们做什么都得看小九的脸面,你要稍微忤逆你下她,那后半辈生涯都废了,因为小九身边的胡蝶儿总是会不留情面的处理抢她风头的人或事。
现在不一样了,有夫人撑腰,她们自然是有多努力就得付出多努力的汗水,这样才能对的起夫人的教导。
今日台上表演,所有人的舞艺都大有提升,不仅让台下的观众连连叫好,还吸引了一批孩童站在台下看舞。
小九自从艺居阁落魄到现在,还没见过如此多的人来此看比赛,以前她都是独唱一角,现在所有人都各有千秋,吸引的顾客还真是络绎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