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ehu有口皆碑的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吃仙丹-第三百零四章 演的-wh0jt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活人总不能被死物逼死,万般无奈之下,毛熊只能狠心把东西给贱卖了,但他还不能找本地圈子里的买家,否则压价太狠。
毛熊一口气讲完了事情的经过,愁眉苦脸地说:“我这两天,就在为这件事情犯愁呢,李哥你认识的老板多,能不能帮我问一问?”
李湖光没有先表态:“东西呢?总要先让我看一下吧!”
“等一下,我马上去拿过来。”毛熊连忙去里屋拿东西。
李湖光拿起茶杯呷了一口茶,小声说道:“这家伙的话,你可别全信。”
赵琦微微一笑,古玩界,为了把东西卖掉,什么故事都能编,哪怕是朋友拿给他的东西,都要仔细看过,确认无误了才行,朋友不会骗他,但朋友的眼力会不会骗就不一定了。
过了片刻,毛熊把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一件紫檀圆雕瑞兽镇纸,自然生动,雄辉大气,身上带着吉祥图案,雕刻刀法老辣,古朴灵动。一大一小两头瑞兽相望状,身形矫健有力,面部栩栩如生。
等赵琦和李湖光都看过这件镇纸,毛熊对着李湖光双掌合十:“李哥,麻烦你帮忙介绍一下客户啊!”
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 俗女
赵琦开口道:“亏点能出吗?”
毛熊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惊喜道:“哥们你照顾我,我肯定不能没数啊!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不好,亏太多实在承受不住,如果你愿意,25万拿去,咱们交个朋友,今后再有好东西,我一定第一时间联系你,你看怎么样?”
毛熊心情忐忑地看着赵琦,见赵琦沉吟了片刻后答应下来,非常激动,对着赵琦连连作揖称谢。
付了钱,两人又坐了一会,见毛熊显得心不在焉,便提出了告辞。
赵琦走出店铺,走了几步,见送到门口的毛熊已经返回屋内,准备关门了,这让他多少有些奇怪,什么事情突然这么着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但镇纸自己没有看错了啊!
管他呢!
赵琦暗自摇了摇头,没有多想。
这个时候,李湖光在旁边说:“25万真的不贵吗?”
赵琦笑了笑:“我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那就好……”李湖光正说着,见不远处的一家店铺老板正在向自己招手,他带着赵琦走了过去:“老常,叫我过来干嘛呢?”
店老板老常朝毛熊的店铺努了努嘴:“李哥,毛熊最近买亏了东西,经常忽悠人买。”
李湖光说:“是紫檀镇纸吧?”
老常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那玩意儿。”
李湖光心一动:“他亏了多少?”
老常说:“据说是20个买的,大家都看了,15个都没人要!”
李湖光愣了愣,随即恼羞成怒,骂了起来:“这狗东西,居然骗我!”
说着,他回头一看,老熊的店已经关门了,他拿出手机,就准备拨打毛熊的电话,不过被赵琦拦了下来。
“李哥,不用打了,我都说了,我没亏。”
老常闻言讶然道:“你们不会买了吧?”
见赵琦点头,他又忍不住问道:“多少钱买的?”
赵琦也没什么不好说的,真言道:“25个。”
极道天行 初速度
这一刻在一起
老常咂吧了一下嘴:“他还真够黑心的!”
20万买的,25卖,还装模作样地说自己亏了三万,别的不说,赵琦觉得毛熊的演技确实不错。
李湖光越想越不得劲,赵琦是他带去的,结果贵了这么多,万一赵琦多心,以为他跟毛熊合伙呢!哪怕赵琦不这么想,他也觉得脸上无光。
经过两个多月的接触,赵琦也知道了李湖光的性格比较直,发起火来比较暴躁,他注意到李湖光的神色不对,就笑着说道:“真没事,这玩意我转个手,卖60万很轻松的。”
这话让两人都愣了神,李湖光讶然道:“真有这么多?你不会骗我吧!”
赵琦笑道:“这种事我能骗你吗?”
李湖光一想赵琦的身份,点了点头,道了声“也是”。
老常在旁边听了两人的对话,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这玩意儿,古玩城的许多同行都见过,大家觉得15万都嫌贵,到了你这,居然卖60万都轻松,这不是说自己这些人眼力不行吗?
这事得说道说道!
老常眼珠一转,笑着说道:“李哥,咱们也很久没见了,进来一起喝杯茶吧?”
赵琦注意到老常刚才的神色,就猜到在想什么。本来,他捡了漏也不想多事,宣扬出去,对他没多少好处,但那毛熊的所作所为实在有些倒胃口,总要小小教训一次才是。
于是,他给李湖光使了个眼色。
李湖光注意到,便笑着说:“行,好久没喝到老常你的好茶了。”
三人进了屋,老常热情地邀请两人入座,又给他们泡了茶,别说,他拿出来的上品白眉茶确实不错,色泽绿润,香高持久,汤色明亮,滋味鲜浓,喝过后唇齿留香。
李湖光喝了几口茶,问起毛熊买镇纸的经过,通过老常得知,毛熊到是没说谎,算是九真一假,这种话最容易骗人。
闲聊了一会,老常终于忍不住问起,赵琦判断镇纸值六十万的依据。
赵琦放下茶杯,拿出镇纸:“常老板,你认为这件镇纸是什么时期的,有什么技术特点?”
老常回答说,他认为是清中期的物件,技术特点讲的比较简单,无非是雕工精湛之类的话。
赵琦一听,就知道他对这方面的研究有限,也就不在卖关子,直言道:“我认为,这件紫檀镇纸是清代乾隆时期宫廷造办处的作品。”
老常当即就明白,赵琦为什么觉得能卖六十万了,如果赵琦的判断正确,这个价钱确实不贵,但这么判断,总得有个理由吧,于是便问了出来。
赵琦向其解释道:“想必常老板应该知道,乾隆时期的宫廷工艺制造在中国古代工艺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形成了最后壹个繁盛阶段。从其系统而严密的组织机构,巨大的生产数量,丰富的品类,高超的技术等方面,都可以说是无可争议地将传统工艺推向了顶峰。
乾隆仿古风格的盛行是它突出的特点,在传世作品中大多都是将不同时代工艺、造型、装饰等构成因素进行抽绎,然后创造性的组合出具有时代特色的样貌。“
讲到这里,他拿起镇纸介绍起来:“比如这件镇纸,它有着汉代时期的特有的风格,并且和清时盛行的吉祥图案结合起来,表达出一种新的装饰意匠……
另外,从它身上,还可充分领略到雕工之利、巧、细、微,其瑞兽身形丰腴,肌肉强健,颇有气势,一丝一毫皆精雕细刻,瑞兽勇猛之气势喷薄而出,丝毫毕现,形象饱满,精致而颇具古韵。整器雕工精湛,刻划生动细腻,线条流畅,造型端庄,古韵非常,为一件精妙的文房用品。”
風噬神獸 劉家少爺
赵琦的这番讲解,让老常听得津津有味,通俗易懂,令他信服,但他还是觉得,六十万的价格多少有些贵,至少他是不可能花这么多钱,买下这件镇纸的,于是,他又隐晦地提出自己的看法。
老常的问题正是对古玩价值的认知不同,赵琦对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他笑了笑:“我有朋友喜欢这类物件,另外,上拍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新婚不洞房 陈霆颖
李湖光在旁边加了一句:“我老弟是盛宇的顾问。”
“盛宇的顾问?”老常突然想到前段时间,闹的纷纷扬扬的万安恭事件,据传万安恭被捕前,被盛宇一位叫赵琦的顾问,狠狠打脸,而万安恭之前还在《收藏月刊》上暗示赵琦不学无术,脸都丢光了。
难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传闻中的赵琦?
想到赵琦刚才侃侃而谈的自信模样,一般的年轻人可没有这样的气场,老常觉得自己是遇到真人了,连忙又起身向赵琦伸出了手:“原来您就是赵顾问,失敬,失敬!”
赵琦客气地跟他握了握手,谦虚了几句。
既然是大名鼎鼎的赵琦做出的判断,那他说的价钱肯定卖得出去,这就是普通人和知名专家之间的差别!
老常为毛熊感到悲哀,你毛熊确实赚了钱,但也恶了赵琦,相比之下,明显损失要更大。不过转念一想,这好像是自己惹出来的事,如果不是他提起,赵琦估计也不会知道。毛熊如果知道这事,肯定要结仇了。
不过他也没当回事,本来他跟毛熊的关系不好,之前毛熊还拿次品坑过他,早就想教训教训了,这次他一定要宣扬出去,让毛熊丢脸!
遇到赵琦,对老常来说是相当难得的机会,于是也向赵琦推销起他的藏品来。
李湖光瞪着眼睛道:“卖东西就卖东西,不要搞什么花里胡哨的,知不知道!”
老常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李哥,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怎么着也不可能坑你啊!咱肯定不讲故事,价钱也好说。”
赵琦摆了摆手:“你正常给价钱就行,买不买是我自己决定的,亏和赚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一般情况下,他还是比较喜欢正常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