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9r6超棒的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笔趣-第103章 曹銘道謝讀書-2tg1i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放不下米露?
被曹铭戏谑的我,真特么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想放下,但婚却离不了。
艹!
我抱李柔,他就提米露。
这是以牙坏牙,顺便比比谁的帽更绿?
而曹铭讽刺又来:“过去这么久了,婚还不离…没想到叶飞你,是个痴情种啊!”
他,悠闲自得。
而我手仍怀抱李柔,脸上挂起无所谓的笑容,还弄出副深不可测姿态,但实际…
窃女逆世
艹!
都市元素靈王
你麻痹!
你全家死逼!
于心中,用最恶毒话招呼曹铭。
因为,还是我赔。
想过继续用李柔反刺激,但那样是对她亵渎,做不出来。
再者!
米露是我正儿八经老婆,而李柔和曹铭名义夫妻,实则仇人…我是真特么被绿。
这种窝囊感,难受!
也真特么怀念,那天在我小区门口和他的干架,至少能酣畅淋漓的,宣泄情绪。
而曹铭…
讽刺我后,要将注意力转向米露。
仍是在大度中表态:“叶飞还惦记米露…不说这,如果你真同他合得来,我们离婚。”
以退为进?
不!
刘总也有类似表达,应该是和曹铭谈妥。
如果说鸿运酒厂和晨曦商贸发展,源自他们的联姻,那离婚,同样是利益考虑。
代表着两家,分道扬镳。
而李柔仍旧阴霾着脸,嘴角冷笑表态:“你以为这样,就能夺走我总代理权限?”
“希望你主动放弃。”
“不可能。”
“由不得你。”
曹铭笑着摇摇头,不慌不忙坐椅子上时又提醒:“到旺季了,别再想甩货的招。”
显然,他有恃无恐。
至于甩货?
之前,我一直疑惑。
只要她将代理产品,负利润…不,只需零利润抛售,便可短时间内将市场扰乱。
而鸿运酒厂、晨曦商贸,核心市场都是石安。
价格乱套,十多年内缓不过劲来,李柔会损失,而曹铭则倒闭…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李煜:只願君心似我心 吳俁陽
李柔收拾曹铭,不惜代价,但她没这样做。
原因…
是刘总吧!
很快,曹铭也印证我想法:“甩货的话,会给晨曦商贸造成损失,岳母不同意。”
“……”
这次李柔,沉默。
这是我首次见到,她如此不堪。
而曹铭还强调:“小柔,别怪我们为难你。”
他这样说,是维护自己利益,但得到刘总许可,从事实来讲,李柔利益没损失。
只是…
错觉吗?
自上次干架后,再次现身的曹铭,无论言语还是姿态,都在无形中掌控着走向。
怪事!
为骨所痛
之前单独对我,不能说下风,但也处处受限,而此时在我、李柔面前,轻松自得。
有意的,我试探:“曹铭,好大口气。”
“哈!”
“刘总底线,是别给晨曦商贸造成损失,这基础上,真以为收拾不了你?”我反问。
知道!
当下硬杠刘总没意义,但她是刘柔亲妈,处处留余地。
只要不过分,都默认。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李柔要全力助我坐上销售总监之位,为的就是控制销售部。
现在…
“哈!”
故意笑着,我提醒曹铭:“你说过,要用王辉来恶心我…那么你现在,恶不恶心?”
不干架,最佳方式莫过于恶心他。
萬域劍帝
但想不到的是,曹铭很坦然:“我没想到团队又被你控制…叶飞,更欣赏你了。”
盜墓高手
“谢谢。”
“不,是我谢谢你。”
顧少追妻:女人乖乖復婚吧
“哦?”
“知道你在套我话,别急,咱唠会嗑。”没被恶心的曹铭,指着椅子示意我坐。
唠嗑吗?
行!
拉着李柔坐下,睿智的她面对曹铭,情绪失控,想不通,但我得把场子撑起来。
这局面下,不能急。
她做旁边一眼不发,而我问曹铭:“聊啥?”
“聊你。”
“请。”
“实话实说,很早就看重你,一直有意培养你,成为销售总监。”曹铭微笑中道。
有欣赏,还有遗憾。
跟着还解释:“而你表现,也印证我想法。”
“继续夸。”
“真的,你逼的我请马亮,请这种人物…玛德,很心疼,我给了他30%的股份。”
“这样啊!”
曹铭话,我信。
当初就断定,马亮只用钱可不够,但没想到这么下本。
30%股份…
卧槽!
在我惊讶时,曹铭也直言:“当初我和李柔结婚,都不舍得10%股份,没想到啊!”
话这么说,可他怎么看都不心疼。
接着又夸我:“本以为马亮能轻松收拾你,可这种局面下,你还能反将他一军。”
“托李柔的福。”
“不。”
手一挥,曹铭又道:“作为情人她是靠善,但那天会议上你有勇有谋,真不错。”
“哈!”
听他这话,让我乐着问:“干嘛一脸享受?”
“那是先,当时见到王辉那德行…麻痹的,我真是怒火攻心,火大到输两天液。”
“然后呢?”
“你得先知道,马亮本质也是生意,寻求利益最大化。”
“明白。”
谜途 临渊止步
“他要用最小付出,得到最多…然而你把他逼的不在保留,叶飞,真得谢谢你。”
今天第二次,曹铭向我道谢。
很真诚样子!
我…
马勒戈壁!
有点懵的我,稍后才反应过来:“你指的是,马亮给刘总泸州X窖代理权?”
“不止。”
“还有?”
“哈。”
笑着,曹铭回应:“话回到刚才,知道你套话…马亮,要全力主攻窖藏系列酒。”
和以往一样,他喜欢引导情绪后将话题展开。
而我也注意到,曹铭说的是窖藏系列,而非窖藏20年,还表明,马亮要用全力。
下意识,我脱口而出:“他要动用自己资源?”
“聪明。”
“艹!”
“这么一来,鸿运酒厂将提高一个档次,损失30%股份,值!”曹铭洋溢着兴奋。
向来城府的他,喜出望外。
这不!
将一切托盘而出后,又面对李柔:“放心,只要你愿意,未来照样能和马亮合作。”
“……”
“小柔,我为你好。”
“为我好?”
“当然。”
曹铭春风得意,在他眼中,金钱高于一切。
而沉默良久的李柔,在听完曹铭一顿分析后,脸色更加不善,甚至是趋于失控。
这…
她怎么回事?
我没想明白,而李柔对曹铭道:“你从来都是这样,两手准备。”
染血的硬币
“对。”
“结婚前,也是这么做的吧!”
最终猎杀 大飞艇
“那件事,真不是我所为。”曹铭摆摆手,又解释:“那晚和叶威,只是聊了聊。”
“那他为什么第二天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