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二十六章 住下推薦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你…..真想……我死…..快放老夫下来……断了…..要断了……咳……”
两只蛙蹼奋力拍打几下握来的手背,道人这才反应过来,看到舌头歪斜耷拉嘴边的老蛤蟆,连忙放回茶几,接触到桌面,蛤蟆道人顿时一屁股坐下去,吁出一口气,肚皮飞快起伏,被人捏了半晌,这才感觉舒坦了。
…….这小道士。
陡然清醒过来,晃了晃脑袋,看到道人眉开眼笑的蹲在茶几前,抱起双蹼转去一边,“竟然没变老,良生给你恢复过来的?”
“那是,也不看看老陆跟本道何等关系!”
孙迎仙蹲在那,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侧去的蛤蟆道人,伸出一根手指过去,“老蛤蟆,很高兴再见你老。”
那边,蛤蟆侧过眸子瞥他一眼,看着递到面前的指尖,哼了声,抬蹼将手指打开。
“少来跟老夫套近,老夫很忙的。”
语气顿了顿,补充了一句:“老夫很久没吃过田鸡了,这里可有卖的?”
“早准备了。”
说这话的是陆良生,穿着一身T恤,提着塑料口袋走了进来,指了指外面街道,“现在的东西倒是方便,不过这田鸡比那时候的有些大。”
袋子放去茶几,将袋子撩开,蛤蟆道人转过来,朝里探去一眼,几只剥了皮的田鸡,白花花的叠在一起,蟾脸陷入沉思,点了下头:“确实有些大。”
“那个……”
墙角的一排身影里,高天秋看着围在塑料袋前的两人一蟾,想起局长叮嘱的吩咐,缓缓举起手,那边两人一蟾望来时,挤出笑容:“其实……三位误解了……那袋里的叫牛蛙,现在吃田鸡……是犯法的…….”
“吃田鸡的都犯法了?”蛤蟆道人愣了一下,目光露出严肃,“人间官府管的太宽了。”
高天秋怕引起误会,连忙摆手,开口解释,目光先看去茶几的蛤蟆,又投去那边的陆良生还有孙迎仙。
“这位蟾大仙……并不是您想的那般,其实田鸡已经被吃的快没了,才保护起来的,咱们总得给后代留下些东西才对,你说是吧?”
“快吃没了?”蛤蟆道人微微张合嘴,惊得有些合不上,“竟比老夫还能吃……算了,牛蛙就牛蛙,块头大点也不错,那个谁…..拿去煮了!多放点盐!”
唤去的那边,陆俊丢下扫帚擦了擦手跑来提起那袋子牛蛙,小声道:“表叔,我叫陆俊,是你侄儿啊,你不会名字都不记得了吧?”
表叔?
陆良生愣了愣,大抵猜到是师父给这小胖子添加了记忆,他叫自己表哥,那师父岂不成我父亲了?
目光挪去茶几,蛤蟆道人瞥来一眼,像是知道徒弟的想法。
“怎么?不行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又不是不懂,哼!”
陆良生:“师父,这……”
道理书生懂,可叫了这么多年师父,陡然提起这个,还是颇有些尴尬的,一旁的道人尖嘴猴腮的脸上露出看戏的笑容,还没笑出两声,蛤蟆的目光看过来,“有什么好笑的,你跟良生情同兄弟,老夫当你爹也是情理之中,来,叫声听听。”
道人嘴角抽了抽,“…….合着本道笑两声,就多了个爹?本道活了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很厉害?”蛤蟆道操起桌上的吸管,脚蹼一蹬,跳起来敲去道人脑袋,“就算你活个两千年,你也辈分低。”
孙迎仙双手撑去茶几俯身过去,挤出一声。
“曰尔老母的……”
蛤蟆道人拄着吸管,淡淡回去一句:“彼其娘之,用上也是何其合理的。”
“你…..”
“彼其娘之!”
吖儿啊儿~~~
老驴伸来驴脸,冲出道人叫唤两声,被老孙撑着口鼻推开,挽起袖子,涨红了脸,冲着蛤蟆继续叫骂下去。
“今日不骂服你,本道不姓孙!”
白銀 霸主
蛤蟆道人目光一厉,摊开蛙蹼勾了下圆圆的蹼头,喝了声:“来啊!”
…….
陆良生看着一见面说不上几句话就杠上的一人一蟾,从这里学来的动作耸耸肩膀,看去那边愕然的高天秋,笑着伸手请了对方坐去沙发,顺手将上匍匐的老驴赶下去。
“不知贵姓?”
“叫…..叫我天秋就行。”高天秋知道面前这位年龄上当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不知上数十几代都够了,颇有而拘束的泛着笑过去坐下,屁股忍不住朝另一边扶手挪了挪,拉开一截距离,做自我介绍。
“我是Z6研究部门组长,就是你之前去的那个山里,里面很多仪器那个地方,我们是看到了那位……”
陆良生笑笑,看了眼那边还在跟师父对喷口水的道人,回头说道:“叫他孙道长就可以了。”
这番话令得高天秋能继续说下去,颇为感激的报以微笑。
卫雁 说书人苏子悦
“……我们是看到孙道长画的那幅洞窟壁画,早些年里,实验室那边也有先生的画幅,这一对比,才知道先生回来了,跟孙道长通报一声,就有了这件事前因后果。”
整件事脉络并不复杂,高天秋也只是大概给陆良生梳理一遍,自然,时代不同了,有些话该说的,做为职责部门,又是公务人员,该是要讲清楚。
“现在时代与先生生活的那时候已大不同,秩序上也与当年有所变化,人民当家做主,先生还有令师…..往后尽量不要乱用法术,尤其是对待凡人。”
呵呵呵……
陆良生带着微笑等他说完,这才开口,轻笑着摆了下手,让他安心。
“这你倒放心,就算过去,在下也少有对百姓施以法术,偶尔几次,也是为了帮衬一二,不然如何能有功德,得到成仙?”
说着看去那边杠累了的一人一蟾,挤在一起正抢着电视节目,抿了抿嘴,脸上再次泛起笑容。
“你说时代变了,那正好,我等也能好好享受一番太平时日,感受这个不同于我那个时代的生活,天秋,你觉得如何?”
啪!
高天秋一拍大腿,“先生之言,痛快!”
心头那块石头落地了,他真怕两位祖师爷,加上祖师爷的师父仗着侠气四处逍遥,甚至不节制法术乱用,比如之前同号真币一事,若非他们出面,寻常公职部分不得引出多大的乱子来。
“这样……这里反正也是南莞市,不如在下做主给三位置一套房,安居这里?”
陆良生原本就有此想法,之前与老孙说话,多半已被跟在后面之人听了去,既然对方给了台阶下,又是他与老孙的后辈,自然不会为难。
点点头,随意的拱了下手。
“也好,我正有此想法!最好是幽静小院,远离喧嚣。”
市区,还要幽静小院?
这下把高天秋给难住了,他是北方人,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悉,怕是要先看看地段再说,不过还是先应了下来,至于价格贵不贵,有没有合适的,反正只要清幽就行……应该不算太难吧。
日上晌午,陆俊端了爆炒好的牛蛙,添上米饭端去餐桌,那边争抢电视节目的一人一蟾丢了遥控器,推搡着冲去饭桌,陆良生邀了高天秋一起吃饭,后者客气一番,推辞离开,带着部下去街边饭馆随意对付几口,随后城里找房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