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c5c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吟遊刺殺錄 一代大俠愷撒哥-第六百十九章 無數漫不經心的話分享-a6igl

吟遊刺殺錄
小說推薦吟遊刺殺錄
“凯文先生,其实我们还不太清楚,你来我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沉默片刻,小区保安索性直接问了出来,“据我所知,你的身份不一般,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深远的考虑。”
凯文不由扶额:“啊!不要这样夸我,我会骄傲的。”
“我没有开玩笑!”小区保安严肃回答。
凯文无奈:“我不否认我现在身份不太一般,我也的确曾经接受过一些秘密任务,也曾经自创一些秘密任务然后自己做。但是我现在就是很普通的游客,非常普通的那种,你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边上,寸草不由插一句:“凯文,我这几个月一直和斯达特在一起,其实以我个人的观察来看,他这次来史密达国,有些仓促。”
“这……他的生意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凯文摊手回答。
“而且,我和斯达特一直在一起,自那天你在酒店现身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你。你说你跟随斯达特一起过来,那为何我没看见?”寸草不由追问。
凯文叹息:“我和他不是走一路的,大概是我晚他几天出发。”
“是晚几天?不是早几天吗?”小区保安急忙追问。
凯文笑了笑,回答:“你们是不是以为罗伯斯就是我?我早斯达特几天出发,一直自称罗伯斯,然后在这里搞事?仅仅是因为这人的搞事风格和我很像?”
两人陷入沉默,算是默认。
凯文叹息:“如果想在有限的前提条件下,通过脑洞构建一个自洽的逻辑,是很容易的。以阴谋论作为基础,然后捕风捉影弄一些所谓的线索,最后加固阴谋论。这种做法,楼保勒国网上都多得是,两位如果也是这个水准,未免令人失望。”
“凯文先生,不要生气,”小区保安回答,“实在是这个风格过于罕见,我办案几十年,也没有遇到过如此幽默的罪犯。”
“那也不能直接怀疑搞笑的吟游诗人吧?”凯文反驳,“要不把全城的吟游诗人都抓起来,责令他们每个人都讲笑话。当发现搞笑水准和罗伯斯一样的,那就直接抓起来。”
“再说,”凯文接着说,“如果真的是我,既然名字都换了,这些工头当面也认不出我,那显然我做了不少的功课。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保留我的搞笑风格呢?这不是自报家门么?”
“但是,凯文,你到我国来,应该不是单单为了旅游而来吧?”小区保安再问。
“那你觉得我为了什么来的?”凯文反问。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刚刚你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小区保安回答,“亡灵巫师!你是为亡灵巫师而来的?”
“实话说,”凯文感慨一句,“我现在这个身份,如果真的撞见亡灵巫师,那我一定要想办法做点什么。但这不算什么,就好比一个搞事的,遇到事情,他就直接搞了……抱歉,这个比喻不太恰当,让我想想……”
“就好比一个治安官,他遇到一个罪犯,他就直接抓了。但这并不意味这他就是为了罪犯而来的,明白吗?我对亡灵巫师也是一样的,我如果遇到了,我就搞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为了亡灵巫师而来的,明白吗?”凯文终于缕清了其中关系。
两人:“……”
三人又陷入沉默,这个话题也到此为止。凯文不可能承认什么,而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疑点还是如海一般多,案件一团乱麻,连绳头都找不出来。
凯文提议通过亡灵巫师直接问询其灵魂,但亡灵巫师实在过于高端。三人中也就小区保安是原治安官总队长,以前算是有点情报,但时隔多年,早已经成了局外人。现在要找亡灵巫师,只能拜托城主。
不过以城主的态度来看,大概率是回绝的。而且即便亡灵巫师问询灵魂,也不见得能问出凶手来。
以凶手的专业,杀人之时不太可能露脸给死者看,死者最多也就描述一下案发过程。而且死后的灵魂也只能无意识的飘荡在案发地点附近,数日后完全消散。它不可能追着凶手,一路看他躲到哪里等等。
然后,凯文还是提出老提议:“我们先把屑教推了吧?也许推完了屑教,就有转机了呢?”
但凯文这种行事风格,显然是他们难以接受的。推屑教显然是大事,其背后有帝国主使,要开会再开会才有极小概率同意,像凯文这种拍脑袋直接上的做法显然不行。
傍晚时分,三人回到治安官大楼会议室,相比昨天热火朝天的讨论,今天就安静的多。三人呈三角对坐,各自呈思考状态,不发一言。周围人不论治安官还是黑帮的人,都小心谨慎,都知道这三人的智慧超出他们太多,当他们全力思考之时,无人敢打断。
“报告!”门外一个治安官匆匆进来,屋内所有人都给了他一个厌恶的眼神,新来的治安官不由一愣,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进来。”凯文回答。
“三位长官,”治安官们已经把三人都当长官看,“这是城主和总队长的调查报告,已调查城内13位六阶以上的强者,他们均有在当夜的不在场证明。”
“哦,辛苦城主了,”小区保安回答,“还有吗?”
“还有一些,似乎城主也不太清楚。”治安官谨慎回答。
在场黑帮调查组的人接口:“我们组织里面早就调查过了,我们当夜都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才要查是谁。”
凯文挥退治安官,开始重新整理方向:“现在的查案方向,有三条:一,我们查罗伯斯。有可能有联系,有可能查出另一个案子,也可能和光头纹身哥被杀案完全没有关系。二,平推屑教。其实以势力划分,屑教作案的动机最大,我觉得可能性最大。而至于第三嘛……”
凯文笑了笑,转头问寸草:“一般侦探破案陷入瓶颈的时候,如何突破?是不是经常有一些不相关的人,说一些漫不经心的话,然后突然破局?”
寸草点点头:“的确是常用手段,那又怎么样?”
“我们可以收集漫不经心的话,只要有足够多的漫不经心的话,那就必然破局!”凯文语出惊人。
“我建议,把人都集合起来,然后围着我们,拼命讲话,不管是国家大事,还是家长里短,想到什么讲什么。假设某句话是破案关键,那么只要周围有足够多的人,说足够多的话,那么这句破案关键,就必然出现!”凯文表情严肃,并不搞笑。
“对!”寸草先生也是眼睛一亮,“我的作品里经常出现漫不经心说话的路人,导致读者一直吐槽,说什么过于巧合,我也不好反驳。但只要我下一个场景,侦探事先收集足够多的漫不经心对话,再发现破案关键,就合情合理!读者还能吐槽吗?还能吗?”
“说的太好了!”凯文也非常高兴,两人相互击掌,为开了新的脑洞而兴奋着。
周围人:“……”
“哦对了,史密达国语我们两个都听不懂,要么会帝国语的人来和我们讲,其他人只能……”凯文对着小区保安笑笑,“你辛苦一下。”
“你们两个人是认真的吗?”小区保安神色诧异,一时间都看不出他们是搞笑还是……
“总队长!”突然,门口治安官恭敬的叫了一声,然后就见总队长油光满面的进来:“怎么样了?”隐约还有一股酒气。
“总队长喝酒了?”小区保安直接问了出来。
总队长坦然承认:“我们这也是调查,我们调查的是高手,怎么能想调查平民一样?何况城主累了一天,要放松放松。”
“这么说,城主还在放松过程中?”凯文好奇。
“咳咳,你们查的怎么样了?”总队长岔开话题。
小区保安随手一指:“凯文先生有新的调查方案,你可以试一试。”
凯文笑了笑,然后把刚刚理论又重复了一遍。总队长越听越觉得离谱,反驳了几句,却发现居然说不过凯文……
小区保安在边上帮腔:“总队长,正好也联络一下属下感情。听听属下的吐槽和牢骚也很正常。”
寸草先生也开口:“而且,说不定还真的有什么破案关键语句,你也会如同光线贯穿头颅一般开窍。”
总队长:“……”
小区保安见总队长还站着不动,索性站起来,直接拉着他走,拉到另一件会议室里。拿张凳子给他做好,然后一挥手,招来四五十号人塞满了会议室。
“总队长,我记得你好像给过我权力,还记得吧?你在所有人面前训话,我才是总队长,你是副总队长?”小区保安提醒一句。
“这……是,是的。”总队长无奈点头。
“那就行了,”小区保安转头下令,“所有人听着,从现在起到晚上11点,给我不停的讲话。讲话内容随便,但不得重复,不然会减小概率。这也是你们和总队长拉近关系的契机,希望你们好好珍惜。”
“是,长官!”对他们来说,的确是新奇的体验,虽然感觉有点离谱。
“11点以后,我会更换下一批人过来,继续给总队长讲话。直到有光线贯穿他的脑门为止!”小区保安说完,直接走出会议室,然后把门反锁。
门内安静了片刻,但很快就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响。毕竟封闭空间,说话一多就开始听不清,然后都下意识拔高了喉咙,于是又听不清……
总队长端坐正中间,一言不发,等待光线贯穿脑门的瞬间:“……”
原来的会议室内,凯文三人继续讨论。凯文不由感叹:“你这是打击报复吧?”
“这不是你的提议吗?”小区保安反驳。
“好吧,”凯文也不再多说,“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没人回答他,依照凯文的理论,现在只需要等总队长开窍就行。
“我还是这个提议,关于屑教的问题,就算不平推他们,至少调查一下?”凯文回答,“哪怕暗中调查?”
“好吧,”这次,小区保安倒是没有异议,“我们带几个人,穿便装过去。”
众人无异议,准备妥当之后,马上出发。这次人数精简,凯文三人,黑帮调查组长一个,两个黑帮保镖,总计只有六人,都是轻装上阵。
六人都不再走地面路线,直接在大楼中间飞窜,寸草由他的保镖背着。这也是在鱿鱼城内,中层高手的惯用行走路线,不再走地面,区别于平民,也区别于顶层高手。
一路飞窜,终于来到一所白色教堂前,此时已经是10点,教堂内还是灯火通明。只是窗口都用帘布遮住,不知里面在干什么。
“小心!”突然,小区保安一把推开凯文。然后,一支箭矢擦着凯文的胸前划过,斜钉在地面上。
众人大骇,急忙回头查看,远处楼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箭矢,应该是从那边射来!
“是针对你的!”小区保安很肯定的对凯文说。
凯文点点头:“很正常,我的头在外面据说很值钱。”
“这人是专业的,”两个保镖也得出结论,“比我们专业。”
寸草不由疑惑:“但他怎么会知道你今晚要来这里?难道他一直守着,知道你一定会来对付屑教?”
凯文也陷入沉默,转头还是对小区保安说:“感谢出手相救。要去调查那栋楼么?”
“现在去找他,多半已经跑了,而且还可能有陷阱,”小区保安拔出地上的箭,研究片刻,“箭上有毒,非常危险。”
“我们人手不够,今晚还是撤吧?”两个保安已经心有余悸,刚刚他们的站位很近,但都没有反应过来。如果杀手对付他们,必然凶多吉少。
“撤!”没再犹豫,众人暂且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