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vl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邪亂 線上看-第六十七章 林深時見鹿鑒賞-4ztki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有人说,爱到骨子里会很容易迷失了自己。
他不顾一切地提前结束了闭关,倏然从秘道出来四处寻找她的踪迹。
除了她屋内淡淡的茉莉花香,南歌什么也没嗅到。
南歌抬头看见空旷的天空,静谧如尘埃,稀疏星光乍现,点缀了一望无垠的黑夜。
“主子!”
打了个盹的阮巡发现秘道空无一人的时候,吓得差点叫醒了整个朔王府的人。
想来先去书房和璃茉苑找人,还好南歌没走太远。
南歌眉头紧蹙,后低声说道: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来这里?
綠茵聖父
“属下担心你的身体。”阮巡不止一次地埋怨过自己,为什么内力远不如王爷,关键时刻竟不能分担一点痛苦。
“没事。”
岑乐瑾在他心里的地位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南歌心里如明镜一般清楚:没了她的日子,度日如年,痛不欲生,行尸走肉。
“方才……有探子来报,属下拦住了。”
阮巡见不得南歌这么作践自己的身体,本来还想再瞒到明天,现在还是说出口了。
“什么时候!”
“说是在潇湘馆见到了,被齐枫背回去的。”
话音未落,一个黑影马上消失在阮巡眼前。
主子,您好歹顾及一下自己呀!
阮巡哪里体会的到南歌心里都是她的滋味。
芍药居。
柳青青半睡半醒间准备和岑乐瑾凑合一晚上的时候,符半笙前脚刚走,她才躺下歇息,不想又一个冤大头不请自来。
柳青青以为是符半笙落下了什么又赶回来,连忙激动跳下床去开窗户。
冷情總裁強占我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映入眼帘。
柳青青心中叹道真是最怕什么来什么……
南歌黑着脸问道:人呢?
柳青青对南歌的态度日渐冷漠,如今萦绕她心头的人,天上地下只有符半笙一人。
“朔王殿下深更半夜跑到芍药居问我个歌妓讨人?传出去不怕叫人笑话。”
柳青青被符半笙打断了香甜的美梦,差一点睡着又是南歌跑来生事,这个时候她不想让他嘚瑟下去。
“陪我走趟齐国公府。”
“不去!”柳青青本能地拒绝,可朔王一直是个软硬不吃的,也就岑乐瑾能治得了他。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柳青青已经和南歌并肩站在某处屋顶上,再越过几个,齐国公府便要到了。
“等等—赵玄胤你是不是该问问,她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早知道南歌直接动粗,柳青青心想还不如直接让人领走**烦还省去许多事。
南歌身子微颤,差点没站稳脚跟,身旁的柳青青瞧见他额上渗出的涔涔汗珠,猜想或是昆仑派功法反噬所致。
天下武功,相生相克,唯快必伤。
“你受伤了。”
生于衰落医药世家的柳青青一搭上他的脉搏便知晓是什么毒-唯有秋水庄才有的一味药引方可解。
“还对我贼心不死?”
他依旧是自恋的模样,柳青青切地一声接着说道:回去吧,她在我那里,你若是再强行运功怕是大仇还未得报小命都不保了。”
突然,南歌惶恐担忧的双眸变得平静了许多。
原来是在柳青青屋里—那他还来叨扰什么。
“我先走一步。”只见他捂着胸口又一凌波微步踏上了回府的路。
剩下柳青青孤独地站在顶上吹了大半夜凉风才回去。
柳青青会点三脚猫功夫,但是恐高。
别说是房顶,就连室内的顶层阁楼她都不敢上去。
極品特工 流牙
“姑奶奶!”
柳青青回到芍药居推开门的时候有气无力地对岑乐瑾抱怨道。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
伊豆的舞女
“青青姐,怎么啦?”
岑乐瑾以为是自己又闯祸了,比如坏了她生意什么来着。
“你下次喝酒的话,好歹和他支会一声。”
柳青青说罢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毕竟几乎一夜没合眼如何不困。
“我去睡会儿,你赶紧回去回去。”
岑乐瑾一脸茫然地被柳青青赶了出来……穿着个小公子的黑色锦袍,站在那一众花朵的芍药居显得格外夺目。
刚巧—齐枫还在门外就瞥见了楼上的人。
先前两个时辰,齐枫发了疯似的找寻岑乐瑾。
走前交代给沁寕的,一觉起来人没了。
什么样的高手深夜潜入府邸,不为钱财,不为名誉,只为“美色”。
美色……嗯,勉强算是吧。
“你要去哪里?”
岑乐瑾起床气还在,心存对柳青青收留的不胜感激才没发出来,齐枫碰巧撞上了霉头。
“滚。”
岑乐瑾翻脸不认人的本事真让齐枫刮目相看。
“嗯哼?”齐枫奸笑道,凑近她耳旁说了句“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天晚上?
岑乐瑾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昨天是出去喝酒不假,可不是在柳青青这里吗……
但她恍惚想起:从喝酒到芍药居,这中间确实缺少了很多记忆……
难道……
岑乐瑾不敢继续回想下去了。
南歌可以对不起她,可她却不想这样失身于他人。
老姐居然是异能者
墨水真黑 上上有千
“齐少爷,你我皆是有家室的人,何必要这般纠缠不清。”岑乐瑾笑着说道。
正所谓,先发制人才能把握主动权。
“你和他…不也没?”
盤龍血族
岑乐瑾突然低下头,满面通红,猛然用两只手掌捂住了脸。
痞子总裁
竟是—
齐枫当然没想到自己会歪打正着。
男子新婚之夜不圆房,十有八九都是嫌弃女子的。
更不要说,岑乐瑾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平民。
大庭广众之下,她的名声瞬间一地狼藉。
只要路过传入耳中的,往后再在外头碰上,少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关门。”
齐枫一个眼神使过,芍药居的所有出口都被堵上了。
刚进来的客人还不明所以,纷纷大声吵吵说要出去。
下一刻,齐枫做了这辈子最为不人道的事情。
“所有外男—割去四肢和舌头,另一人赏黄金百锭。”
一百两黄金换一个人的双手双脚和舌头,岑乐瑾听见此话不由得抬起婆娑的泪眼。
“你……好狠的心。”岑乐瑾呢喃道,原以为南歌是最无情的王爷,其实齐枫并不逊于他分毫吧。
齐枫没想过解释,为他喜欢的姑娘考虑,牺牲点金银和风评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