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394章 總是這麼能爭鑒賞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早在简希说起吃烤肉,苏慕许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可她还是默默祈祷顾谨遇别揪着不放。
结果他还真是醋劲不改,不明着说吃醋,扯什么没叫他一起吃烤肉。
抽獎 系統
她眨眨眼,索性装傻:“没一起吃过吗?我记得有过呀!在……”
“那是烧烤!不一样!”顾谨遇气恼的低吼,呲牙咧嘴,作势要咬人。
苏慕许吓得缩脖子,脑海里有一个念头——没天理!那么凶残的表情都那么帅!
绝对是彻彻底底的被征服了!
“知道错了吗?”顾谨遇又威胁意味很浓的问。
苏慕许举手投降:“知道错了!下次开小灶一定叫上你!”
鉴于小可爱认错态度很好,顾谨遇也不想上纲上线了。
提起安诺这个人,他就不痛快。
“你休息一会儿,开始收拾行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我可以给你时间,等你藏起来。”顾谨遇松开了苏慕许,边走边道,像是视察的。
苏慕许无语极了。
她一个女孩子,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难道是他的房间有见不得人的,才会这么猜想她?
有机会真得好好逛逛他的卧室,而不是每次只钻被窝睡觉。
“没有,”苏慕许直接往床上一扑,“你看着收拾吧。”
顾谨遇嗯了一声,直奔衣帽间,干脆利落的挑出了七八套衣服,然后问苏慕许行李箱在哪儿。
苏慕许爬下床,去找行李箱,看到衣帽间里的沙发上堆的衣服,差点当场石化。
他什么眼光?
挑的全是黑灰色!连个白色的都没有!
“几个意思啊?”苏慕许环保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认真叠衣服的顾谨遇,有那么点哭笑不得的甜蜜。
这是怕她的美貌曝光在大众的视线之下?
就这还敢支持她出道?
顾谨遇振振有词:“年轻人,做人要低调。”
苏慕许决定放弃反抗。
反正她年轻貌美,披个麻袋也挡不住她的魅力。
再说了,她向来也不是招蜂引蝶的人,最讨厌被男生搭讪了。
从前总是有保镖跟着,后来总是有乔珺雅跟着,倒也没这方面的烦恼。
没办法,乔珺雅更有淑女范儿,吃她的,穿她的,还跟着她的私教各种学习,真正活成了名媛淑女的样子。
在乔珺雅的对比下,她可真是平平无奇只会任性捉弄人。
可悲的是,她竟然一直觉得这样最好,省心,落个清闲。
男人什么的,她不稀罕,有七个哥哥就已经足够了。
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
久而久之,当安诺向她求婚,她觉得最省事了,大家知根知底的也放心,还不用离开家,就同意了。
现在想想,不要太脑残。
“你的卫生巾呢?”顾谨遇忽然问。
苏慕许:“洗手间啊。”
顾谨遇:“多带些。”
苏慕许跑去拿了四五包,丢到顾谨遇面前。
顾谨遇整齐放好,又道:“不够。”
苏慕许:“够了,我一般三天之后就不多了,五天就干净了。”
顾谨遇:“我知道,我是说,这个用来垫鞋子里非常好用,吸汗,柔软,不臭脚。”
苏慕许恍然大悟,立即跑去将剩下的卫生巾都抱了过来。
这时,有人敲门,苏慕许直接大喊一声:“进!”
许铎进了卧室,听着动静找到衣帽间,看到顾谨遇正摆放卫生间,瞬间脸红。
这是进展到哪个地步了?
弄这东西都不感到羞耻?
“铎哥哥,你怎么来了?”苏慕许抬头一看是许铎,赶紧站了起来,试图挡住顾谨遇,“是来接我的吗?”
许铎:“嗯,来接你,也来给你送点东西。”
苏慕许:“什么东西?”
许铎将手里提的袋子全都递给苏慕许,苏慕许用力抱住,放到地上。
全部打开之后,苏慕许直接盘腿坐到地上,呆呆的看着四套迷彩服和鞋子,“这么多?定制的?”
许铎弯腰将苏慕许拉起来,按到沙发上坐下:“统一发放的衣服布料不舒服,鞋子也不舒服,我特意定制的,外观上看不出来不一样。你放心穿,上午一套,下午一套,晚上拿去干洗。”
苏慕许感动极了:“二哥,你也太贴心了!以后谁要是嫁给你,一定超级幸福。”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 倪汰爷
许铎笑了笑,没接话,只瞅了顾谨遇一眼,只见他又将摆放好的卫生用品拿了出去,顿时明白了他弄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将衣服叠好放好,顾谨遇很顺手的将许铎送来的迷彩服和鞋子也整理收拾好,然后拍拍手,对苏慕许道:“许许,我也有东西给你。”
苏慕许搓搓手:“什么?没见你带啊。”
顾谨遇将手往口袋里一伸,摸出一张折叠的纸来。
许铎挺好奇,抢先一步拿走,展开看。
苏慕许凑过去看,竟是一张医生开的证明,这样她可以直接不用军训。
抬眼看看顾谨遇,再看看许铎,苏慕许仿佛闻见了战火的味道。
这俩人,总是这么能争。
“你这是作弊。”许铎冷声道。
顾谨遇赶紧握住许铎的手腕,先抢走证明,然后才道:“咱俩谁也别说谁,大差不差。”
苏慕许赶紧拉着许铎往外走,小声说:“二哥,是这样的,我快生理期了,正好赶上军训,肯定得偷懒几天,你不会举报作假吧?”
许铎红着脸,闷声道:“不会,但你别太过分。军训是很有必要的,不要怕吃苦。”
苏慕许连连点头:“嗯嗯,二哥说的对!”
许铎:“你二哥如果知道你躲避军训,肯定会瞧不起你。”
苏慕许:“嗯嗯!我不躲,就头三天,实在是不方便,往后肯定加强练习,争取当个标兵。”
“标兵就不用了,太辛苦。”许铎赶紧劝道。
苏慕许特别想笑,她家二表哥居然也有这么矛盾的时候。
安抚好许铎,苏慕许又回去安抚顾谨遇。
顾谨遇一派淡定,将证明递给苏慕许,“怎么用随你,本来我也不是一个投机取巧的人,都是被你逼的。”
苏慕许收好,嘻嘻笑道:“我都知道的,你最心疼,最有心,最体贴,最温柔,最好最好了。”
顾谨遇轻哼一声:“反正我赢了,你铎哥哥想到的,其实我都想到了。只不过知道你想要锻炼自己,才没有那么事无巨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