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513 人生啊,就這麼脆弱讀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急救,抢救,特别是有大量伤员的时候,这种抢救相当考量一个医院和医院中医护人员的整体水平和合作水准。
如果一个两个危重病号,往往普通的三甲医院,就上了。因为倾整个医院的医疗力量,国内的三甲级别的医院,就算是地区性的三甲医院,也是相当的厉害的。
毕竟一个医院如果要想升级到三甲,除了设备,上级还要考量医院的软件水平。
龍 經
这种竞争,有坏的一方面。就是增加内耗,但也有好的一方面,能在最短时间内让医生的水平大幅提升。这也是华国飞刀盛行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当地的医院,只要是三甲的,就看不起或者看不上其他当地三甲医院的专家。
单打独斗,全华国都是英雄。不知道南方怎么样,反正是北方的医院,同级别的同医院的医生很少能一起碰头合作搞个什么科研。所以,一旦遇上大型事故的时候,往往地方医院就拉了稀,只能是数字医院上。
医院虽然相对其他单位的时候,上下级更森严,可地方医院再森严,也不如数字医院森严。你上级太苛刻,老子不伺候了,老子拿上该拿的证书和履历,老子走人。
而在数字医院就不一样了,一个本科医生想去读研,都要科室主任和医院院长同意才能去。这种压制,看似很残酷,其实这才保证了华国医疗体系的最后防线。大家如果都自由发展,没有一个坚强规则,早在非典的时候就特么散摊子了。
其实,魔都的甲肝爆发,还有盟内的鼠疫爆发,这对华国医疗都不是啥考验,因为诊断明确,上就行了,了不起就来个隔离,这种治疗经验太多太多了,就连乡村医生都知道该怎么办。可在非典的时候,是正儿八经是对这个国家和对这个国家的医疗考验。
因为,无法诊断,而且强烈传染,大家包括各大专家在内半年时间内,都无法明确,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当时的情况就是,上不上?上了,说不定就要死,而且上了未必就有用,因为连诊断都不明确,当年连用药都不统一,当年老钟都差点被搞翻车,因为当时的治疗思路太混乱了。
各有各的招数,反正无法诊断,谁的方法都不能称之为临床指南。真的,当时真的特别危险。不上,临阵逃脱就能活。所以,当年的那个时刻,对于这个行业,的确是来了一场大火烤制。
半年时间内无法诊断,这在大型传染病的时候,是相当一个可怕的事情。最后,数字医院的医生护士是写着遗嘱进了首都的隔离医院。而后来或者未来的疫情,虽然也严重,可没几天时间,国家就诊断明确了。
就是帽子病,对症治疗就行,上就完了!
而茶素医院,论单打独斗,拎出张凡,其他的医生,也就是一个普通专家的样子。
但,要是加入张凡整个茶素医院,就如画龙点了睛一样,活了。
就在隆冬数九的凌晨,茶素医院里灯火辉煌。医院内部的探照灯,各个警察防爆车的大灯,照射的茶素医院如同再搞演唱会一样。张凡在手术室内。
而急诊中心的欧阳,就是这个时候的主角。
“我不管,现在病人就躺在那里,你现在给我说血库没血了,为什么提前不准备,你就是这样当血库主任的吗?”
“年底了,学生们都放假了,我想着马上要过年了,也不会有什么大量的患者出现的,就准备在开春以后去……”
“你想着,你想着现在怎么办,你是猪吗?过年要宰了就不活了吗?”欧阳指着医院血库的主任破口大骂。
血库的主任都快哭了,几年的存量明明比往年都多一点,可遇上这个事情了,他能怎么办。
血源又不是自来水。
这种事情,就如同幼儿园的老师教小孩一样,有事找警察找军队。
……
就在茶素医院这边抢救患者的时候,鸟市也在吵架。
卫生部原本对于茶素医院不说重视,连一般的关注都没有。就算张凡像现在小有名气,也都是因为卢老和吴老的关系,才让人家高看一眼。特别是张凡还和部里的医生官员的关系不是那么太友好。
可,当特种骨科的设备运进来以后,就不一样了。说实话,人家的这个设备,部里都想要,因为华国没有。而且,有钱人家也不卖。在经过部里的医生官员这么一渲染。
茶素医院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中,然后一查,嘿,地区医院怎么要变成省管医院了,还打了报告了。这能行?而且这个地区医院也太庞大了吧,普外实验室,器械都是亚洲甚至世界级别的。
烧伤科,已经拿到了临床三期试验的异体移植手续了,而且烧伤实验室已经算是有鼻子有眼了。
骨研所马上建设完成,看耗资和设备,这妥妥一个华国版的特种骨科啊。
再看看儿研所,儿外科和儿内科矫形科已经开始筹备培训医护人员了。
急诊中心有亚洲最大的救援直飞,还特么是驻军路航大队给维护飞行的。
这到底是地区医院啊,还是首都卫生部直属医院啊,体量太鸡儿大了。单论设备这都已经是部里直属医院的标准了。怎么可能给你省里管!
部里不答应,反驳了省里的报告。
省里不乐意了,为啥不同意。你凭啥不同意。
部里也不说什么话,也不说眼馋茶素市医院的身子,就一句话,连个附属大学都挂靠不了,你现在是在耽误茶素医院的发展。
我们马上挂!
不行,晚了!
省里和部里的吵架,可不是谁让谁,也不是谁服气谁的事情。最后官司打到了老总那里。
老总想了想,脑海里面有一个黑小子,还有一个想着法占便宜的老太太。
“这样,行政权在省里,毕竟茶素市就是我国最西边的桥头堡。而茶素医院不管要承担国内的老百姓的治疗,还要承担周边各国的医疗,有些事情部里协调起来毕竟不是很熟悉。让省里管着,茶素市医院也不会受欺负不是吗!”
“呵呵!”部里的领导尴尬的笑了笑。谁让这一届的部里领导话语权弱呢。
“至于挂靠,我的意见是既然承担这国际之间的医疗任务,我们就要让茶素医院看起来上档次一点。科研教学就挂靠在中庸医学部把,你们部里负责这一块。怎么样?”
老总想了想后说道。
“领导就是有水平!”鸟市的老大高兴了。
“行了,不埋怨就不错了。”
……
有了老总的批示,茶素评估组得到命令就撤回了。然后,茶素医院升级升格的步骤,也在鸟市发出命令后,开始了。
手术室里,张凡看着患者监护仪。
血压,高压从60开始,慢慢的上升,一点一点,终于,高压过了90mmhg,“成功了!”麻醉医生先喊了一嗓子。
张凡也终于喘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对几个武警轻声说道:“成功了!”
“娘哎,这比抱着拆哑弹还让人心慌啊!”一个小战士,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手术期间,其实他们比谁都心慌。
医生们忙着抢救,没时间担忧没时间心慌。
可他们有时间啊,眼睁睁的看着一会好了,一会又不好了。一会止血了,一会又喷血了。他们的心就如坐着过山车一样,上来了,下去了,说实话真的是难受。
一场车祸,六十多人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救活了大部分,但仍有十来个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有的是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永远的闭上了双眼,有的是在手术台上闭上了双眼。
一时间,茶素市医院的后院搭起了好多的灵棚。特别是失去了孩子的父母们。
哭的是撕心裂肺。
“我的孩子啊,我给你做好你爱吃的丸子汤,给你做好了你爱吃的羊骨头,可你怎么就如此狠心的走了呢。你让妈妈怎么活啊。”
少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
茶素通往鸟市的高速公路进行了整改,公路段的负责任和汽运公司的老总,也在这个冬天下了马。
但,永远无法挽回的是十来个年轻的生命。
走捷径沾小便宜有时候未必是近道,说不定是亡命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