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笔趣-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她的姐姐鑒賞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奇迹是有代价的,但夏风早已经做好了付了代价的准备。
…..
伦蒂尼姆城下。
“噗!”
腥红的眼球被他亲手挑飞。
那一剑,他仿佛斩断了天空与大地,分开了黑暗与光明。
庞大的伦蒂尼姆城被一分为二,维多利亚短暂的黑暗时代,被他亲手终结了。
…..
喧嚣过去,染血的平原回归平静。
看到夏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同伴们都悲痛的围在他身边。
“夏风…..”
这时,维娜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听到这个声音,夏风已经黯淡下去的眼神又如回光返照般明亮起来,艰难的侧过头,维娜的脸庞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维娜,夏风缓缓扬起嘴角。
“维娜….抱歉,弄坏了你的首都,嘿。”
“夏风….”
“别管我,还没有结束,你….你还有该做的事,去…..去王宫。”
维娜失神的看着夏风濒死的模样。
“可是你….”
“别管我,去吧,去结束一切,别让大家的牺牲,白….白白浪费,这是你的责任。”
夏风最后的神情充满了期望。
维娜紧紧握住拳头,此刻内心的煎熬恐怕没人能体会。
“我不会让大家白白牺牲的,夏风,不要死,等着我,我要你亲眼看到新生的维多利亚,感染者和普通人平等共存的故乡。”
“恩。”
随后,维娜坚定的转过身,走向了开裂的伦蒂尼姆。
没有人看见,当她转过身的瞬间,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
最后这一剑,夏风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力,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
他在笑。
他守护住了他想守护的一切,没有任何遗憾,没有任何不舍,他视如珍宝的一切,都没有失去。
已经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了霜月,阿光,梅莎,以及所有黑羽同伴们的脸。
正在这时,一个画面突然在脑海中闪过。
已经模糊的意识,随着这一幅画面的出现重新回归,变的清晰。
他想起了城墙之上,那个落寞的背影,脑海中,回荡着那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包括”。
躺在地上,夏风已经僵硬的手指鼓起最后一丝力气,渐渐抬了起来。
“阿,阿光……”
阿光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激动的回道。
“我在呢风哥,你要干什么,告诉我,我帮你做!”
“带人……”
“带人干嘛?你说,要砍谁,我祖坟都给他掀了!”
“带….带人,去王宫…..”
…..
…..
王宫,正殿内。
金碧辉煌的墙壁因为剧烈的动荡已经开裂,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只有正中的尽头,放有一张象征着帝国最高权利的王座。
“哒,哒,哒,哒,哒…….”
维娜一步一步向王座走去,低沉的脚步声回荡在大殿中。
王座上,维琳面色平静的注视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一步步逼近,瞳孔中没有慌乱,也没有不甘,更没有所谓的怨恨。
不到5米的距离,维娜缓缓将肩膀上的战锤放下。
“维琳,结束了,中央军抵挡不住感染者,继续下去只是徒增牺牲。”
“是么。”
“南方军区马上就会从侧翼攻进伦蒂尼姆,放那些誓死坚守到最后的士兵们一条生路吧。”
维娜的声音冰冷到没有一丝感情,仿佛不是在交涉,而是通知。
反观维琳,平时镇定自若的她,此刻的声音却感情丰富了起来。
“维娜,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
“几个月前在皇家法庭见过。”
“可那时你没有和我说话,甚至没有正眼看我。”
“你也一样。”
说到这里,维琳那张绝美的容颜露出了一抹轻松。
她抬起手,拿起了旁边的金色酒壶。
“哗啦啦!”
酒被倒满,站起身,维琳拿着杯子一步步向维娜走来。
“维娜,你认为你赢了,我输了,是么。”
“不然呢。”
“呵,你的想法是正确的,从现在的结果看,我确实输了。”
维娜静静的看着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的维琳。
“维琳,你很聪明,也输在了聪明,也输在了自大,这么多年,如果你早就酝酿了父王死后的决策,就应该早些杀了我。”
“我没有。”
“没有想继承王位,还是没想杀了我?”
“无所谓了。”
维琳停下脚步,已经站到了维娜面前,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近在咫尺。
不同的是,一张面色坚定,一张面露释然。
看着死里逃生,一路从南部逼到北部,此时站在王宫大殿的妹妹,维琳莫名的扬起嘴角。
“维娜,你赢了,但同时,我也赢了,谢谢。”
“什么意思?”
最后的最后,维琳的声音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解脱。
“维娜,我听说你很喜欢喝酒,但是很遗憾,这杯酒只能我一个人喝。”
说罢,维琳端起酒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看着维琳喝酒的动作,不知为何,维娜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但却没有阻止。
或许是预感到了什么。
维娜攥紧拳头,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忽然,维娜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向维琳伸出了手。
“姐姐……..”
最终,维娜还是没有忍住,血肉相连的亲情,让她还是喊了出来。
只可惜,这杯酒,已经被维琳喝下。
…..
然而,喝下自备毒酒的维琳却在下一秒脸色突变。
“呕!”
那张绝美的容颜瞬间憋红,随后,剧烈的咳嗽传出。
“咳咳咳,呸呸,呸,这是什么东西,呸!”
……
王宫正殿的门口。
泰雷格已经被红刀等人封住嘴巴,死死的按在地上,并温柔的敲昏了过去。
喜歡 學長
孙富贵的手中拿着一个酒杯,心有余悸的喃喃道。
“还好赶上了,要是我这绝活施展的速度再慢点,怕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暗鸦一脸好奇的询问道。
“孙富贵兄弟,你给人家把酒换成啥了?看给孩子呛的。”
“哦,没办法,手头没东西,刚才路过寝宫的时候随手顺了个夜壶。”
看到殿内痛苦干呕的维琳,以及一脸无措的维娜,带队的阿光大手一挥。
“先别扯没用的了,按风哥交待的办,把人绑走,快!”
随后,一群人冲进殿内,将维琳来了个五花大绑。
“绑紧点,把嘴封上。”
“唔唔唔!”
很快,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维琳套上麻袋,扛在身上直接从王宫后门溜了。
正在这时,被红刀放倒的泰雷格恢复了些意识。
维琳已经消失,头破血流的泰雷格最后只是听到一个破锣嗓子用尽吃奶的劲大喊道。
“芜湖~!维琳女王死了!”
….
几个小时后。
南方军区的士兵在奥蒙将军的带领下攻进了伦蒂尼姆,很快,维琳的死讯传到了正在誓死守护的中央军。
意志瓦解,至此,帝国总军部,宣布全面投降。
————
————
————
泰拉历1094年,维多利亚,春。
横跨了整个冬天的维多利亚黑暗时代结束了。
….
夏风从梦中苏醒时,已经是黑暗时代结束的2个月后。
黑羽烧烤店二楼医疗部。
当他在床病上睁开眼睛时,呈现的视野有些莫名狭窄。
当然,人只要用一只眼睛看东西,都会有这种感觉,此时的他只是睁开了左眼,而他的右眼上,缠着洁白的纱布。
二楼的窗户开着,印着碎花的窗帘随风轻轻摆动,夏风记得,这条窗帘是南希选的。
外面阳光明媚,柔和的春风从外面吹进,隐约间,他好像听到外面的楼下有小孩子的吵吵闹闹。
“二狗,你到底会不会呀。”
“再来,我找到窍门了。”
“切,我估计你还是接不住。”
“不可能,再来。”
这时,好像有一辆车停在了烧烤店门口,车门开关的声音传来,伴随的还有拉普兰德慵懒的声音。
“ACE大哥,今天中午吃什么啊。”
“我在市场买了些牛肉,让雪怪四号安排吧。”
暗鸦的声音传来。
“ACE大哥,有没有买红薯?”
“买了。”
“哦。”
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二楼病床上的夏风感到十分安心。
躺了一会儿,瘫软到没有一丝力气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行动力,他撑着身子坐起,下意识的轻声呼喊道。
“阿光,阿……”
几秒钟后,楼梯传来“咚咚咚咚咚咚”的奔跑声,阿光长头独角的脑袋快速映入眼帘。
“风哥,你终于醒了!”
窗外鸟语花香,平躺在床上的夏风露出微笑。
“恩,我醒了。”
…..
苏醒后,夏风见到了很多人。
比如帮他全面检查身体赫默,用小脑袋在他胸口又贴又蹭的龟龟,以更好的针线活儿帮他修补围巾的霜月,以及一直在担心他,但又傲娇到不愿意过于表现的梅莎等等。
最后,随着赫默宣布他的身体暂时无异常,大家爆发出了欢呼。
“好耶!”
ACE大哥当即开着车又出发去了菜市场,伊芙利特架起了烧烤炉,雪怪四号撸起袖子,准备搞一场丰盛的晚宴。
离开二楼的医疗部,夏风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随后,他来到院子里,顺着向下的阶梯,进入了阴暗的地下室。
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人。
…..
“你醒了。”
“恩。”
夏风看了看地下内室被简单整理出来的床铺。
“条件简陋了点,还习惯么。”
维琳穿着朴素的布衣坐在床边。
她没有回答夏风的问题,而是轻皱着眉毛,问出了她心中在乎的东西。
“夏风,为什么要救下我,我本该死在伦蒂尼姆的。”
这一刻,夏风的声音很飘忽。
“维琳女王已经死了,如今这件事整个维多利亚帝国都知道。”
“你……”
坐在床边,维琳深邃的目光终于露出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夏风轻轻闭上眼睛,声音带着些许恍惚。
“是啊,为什么呢……..或许只是因为,你是维娜唯一的姐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