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dyb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愛下-第一百三十六章 幫我解蠱(二更)相伴-nhxak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半晌之后,法舟再次腾空,地上只余了三辆空着的马车。
方寸来到了法舟最正间的厅里,静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刚刚醒来的女子。
身上穿着的青袍看似普通,也没有某些宗门或是世族的灵纹,但是质地不菲,脸上带的青铜面具十分狰狞,似是某种法宝,一身气机含而不露,乍一看起来并不出众,但依着自己三寸三分三厘的先天之气感应,却隐隐可以察觉她体内似乎隐藏了某种极为深厚的力量……
身材窈窕,腿长腰细……
脸上已是不自禁的露出了笑意来。
此前服了他这生死符,而在前几天没有来到柳湖城拜见,献上小红花换取解药的,一共有三个人,方寸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活不了了,而且细细感应,确实可以发现有两枚生死符已经解脱,化作了蝴蝶,但还剩了一个,没有动静,但也一直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自然就是此人了。
早在初次相见时,方寸就发现这女子实力很是不一般,如今倒可以证实了。
如今距离她服下生死符,已有三个月零三天,她居然还活着,便说明她修为确实高深,某种程度上,能够比别人压制这蛊虫儿更久一些,当然,也可以看得出来,她这几天里着实遭了不少罪,等若是逃命似的,在最后彻底被蛊虫吞噬之前,幸运的逃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她身上这狼狈样子,就看出来了,赶路一定赶的很急。
也好在,她终于在这时候赶到了柳湖城,找到了方寸,再晚一点,必然会死。
这生死符,药性只会封存蛊虫三个月,前后误差七天左右,修为低些,体质差些的,或许三个月二十几天里便会有发作的征兆,而修为高,体质强些的,则可能会延迟几天。
但只要彻底发作了,便一定会死。
除非,在蛊虫发作之前,便不顾一切,转作鬼修,或是夺舍。
两者,代价都极大。
……
……
“帮我解蛊!”
方寸打量着这位女子时,她也在打量着方寸。
来到了方寸面前,体内的蛊虫儿便顿时蛰伏了下去,性情变得温和,哪怕没有药力压制,也不会作乱,所以这时候她倒是变得从容了许多,这时候只是正正的看着方寸,眼窝里投出来的两道目光显得非常认真,就像是在下命令一般,不容置疑的,强行要求着方寸。
方寸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道:“呵呵!”
哪怕脸上戴着这个面具,也能感觉到这女子一下子急眼了,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寸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子顿时噎住了。
而方寸,则顿时觉得她更有意思了,此前林机宜等人便曾猜测,她应该来自于南疆的炼尸一脉。但现在看来,倒也不见得,若她是炼尸宗的弟子,怕是养不出这么大的架子。
只是,无论她是哪一宗的,要比身份……
方寸不觉得她能比得上自己!
果然,这女子听了方寸的话,一腔怒火,也强行压了下来,死死的盯着方寸,过了好一会,才道:“好,仙师方尺的弟弟,手段果然不凡,在这件事上,我认输了,可不可以?”
方寸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脸上挂了淡淡的笑意。
女子已有些气急:“你……你这蛊虫,太可怕了,我根本不相信它是钻心虫儿蛊,你……你根本不知道我这三个月里,究竟去找了谁,试了多少解蛊方法,你……你也根本不知道当我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赶不回来时,心里多恐怖,所以我……我认输,求你帮我解蛊!”
方寸:“呵呵!”
中了自己生死符的人,都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解蛊,这是方寸早就意料到的,不先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解蛊,并且经历一番绝望,他们也不会这么听话,但这个女子听起来像是为了解蛊,跑去了很远的地方,差一点就回不来,这倒是让方寸感觉有些意思了……
……得有多头铁才敢这么干?
但凡她再晚回来一会,小命就丢了!
至于她说一句“认输”,便想让自己帮她解蛊,这就实在是有点……
“我……我可以交换!”
这女子见方寸冷笑,似乎也明白了过来,微一沉吟,才咬牙说道。
“哦?”
方寸闻言,却是笑了起来,道:“如何交换?”
“三……”
这女子咬牙,一顿之后,才说了出来:“三十颗龙石!”
“嗯?”
方寸闻言,倒是略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江湖之中,能够接触到龙石的野生炼气士绝对不多,能一口气拿出三十颗来的,更少。
女子已满怀希望,紧张道:“怎么样?”
方寸摇了摇头,笑道:“我别的什么都缺,恰是龙石,并不很缺!”
“你……”
女子微微一咬牙,道:“那我用别的交换,之前我曾驾御过一具怪石,你可还记得?那是南疆炼尸宗的黑煞力士,乃是力量堪比筑基境炼气士的尸宝,同样的尸宝,我还有三具,甚至还有一道炼尸的法门,只要你答应帮我解蛊,那我……我就将这些东西,全都给你!”
“我是正经人!”
方寸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玩尸体!”
女子气急,身子向上一窜,但又坐了回去,咬牙道:“我拿一件上品法宝交换!”
方寸不语。
女子咬牙:“那我拿一颗神丹与你交换!”
方寸摇头。
女子愤怒的大叫了起来:“我拿一道宝阶秘法与你换……”
方寸甚至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唰!”
女子终于忍不住,忽然间掌心里探出一道白芒,猝不及防之下向着方寸划来。
但方寸根本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这女子已是猛得浑身一颤,瘫倒在了地上,便像是被人按着挠了脚心一样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开心,但是眼眶里却有泪水不停涌了出来……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这一遭儿……”
女子大笑着,复又大哭,直到方寸压下了蛊虫,她才坐起了身来,已是满面绝望,掀起青铜面具,擦了擦眼中流出来的泪水,又将面具给戴上了,死死看了方寸一眼,声音忽然变得楚楚可怜了起来:“你……你不觉得身为仙师方尺的弟弟,此事做的实在太过分了吗?”
“哦?”
方寸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倒似有些好奇。
这女子咬了咬嘴唇,声音愈发显得有些让人怜惜,颤声道:“我……我只是自己跑出来历练一番而已,可是……可是何曾想到,竟是遇见了你,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你,无怨无仇,你居然用这种歹毒法子来害我,你……你甚至不允许我帮自己赎身……”
这声音几乎听得让人心碎,感觉自己有些罪大莫及了……
可是方寸面上,笑意却似乎更浓了,忽然看向了她,道:“姑娘真觉得自己很无辜?”
女子愤愤一甩手,叫道:“我当然无辜,我何曾招惹过你?”
“我也不曾招惹你呀……”
方寸笑着看向了她,道:“你我既是在江湖相遇,自该以江湖上的规矩说话!”
女子气道:“我又不是什么江湖上的人……”
方寸道:“这么说来,江湖中人最擅长的明争暗夺,谋财取利,姑娘也都没有沾过了?”
女子叫道:“我当然没有……”
“胡说八道!”
方寸忽然脸色微沉,冷冷看向了她,道:“你若真像自己说的这般无辜,当初又怎么会出现在柳湖?又怎么会现身于黑水寨抢夺人丹?甚至人丹之事过去了许久,还流连于柳湖城里,甚至出现在了那一艘争抢绿林供奉的舟船之上,难不成是过去跟着看湖景的?”
“我……”
那女子一时哑然,但旋及又理直气壮道:“我想夺人丹,也只是拿过来参研,看看人丹究竟有什么稀奇,惹得这么多人争抢,而我去柳湖之上,是因为……因为我当时没钱了……”
“没钱了就去抢,或是江湖道上捞好处……”
方寸闻言,倒是笑了起来,道:“姑娘是个实诚人,这法舟,也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吧?”
女子吃了一惊,眼中楚楚可怜之意尽去,惊骇道:“你……你怎么知道?”
“猜的!”
方寸笑道:“法舟价值不菲,装饰华贵,饮食可供十人享用数日,说明这舟上本有起码七八人,一人为主,旁人为仆,舱间灵料不多,御风符阵磨损严重,说明本来没打算赶这么远的路,舟间法弩、剑匣,丹盒,大半为空,说明曾经有人急切迎敌,但不是对手,便被打下去了船去,是以诸般法器皆未归鞘,最重要的是……这舱里香露是青桑揉制,男人用的!”
这女子呆得半晌,强撑着道:“那就不能是我借来的么?”
“借?”
方寸冷笑了一声,道:“若是借的,那何不将驾御法舟的奴仆也借来?倘若不是你驾御法舟不熟练,只是强行以分神手段来掌御的话,想必昨日就到了,也不会多受一天的罪……”
说着一叹,道:“下次抢法舟,将他的奴仆也一并抢了,完了再让他们驾回去,多好?”
“有道理啊……”
这女子微微一怔,旋及反应了过来,恼怒的看着方寸。
而方寸则轻轻叹了口气,慢悠悠道:“黑水寨里抢人丹,柳湖之上抢生意,一言不合连别人的法舟都抢了过来,姑娘行事很有几分好汉味道啊,但既然江湖上的手段,使得一个比一个溜,临到头来,却又委委曲曲楚楚可怜,非说自己与江湖无关,这是不是有点……”
微微一笑,看向了她的眼睛,道:“欠了?”
女子青铜面具之下,瞳孔似乎都缩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方寸。
而方寸则也看着她,忽然道:“你如此藏头露尾,是不是怕露了身份?”
女子咬牙:“要你管?”
方寸笑了起来,道:“那你信不信,我盏茶功夫之内,便可以知道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