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73 偵探合流展示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Ornament!”
音符自叶琴足下延伸,震荡开周围的雾气,一切似乎变得模糊了,但在陆凝的感知中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这种奇妙感觉倒不坏。
叶琴所使用的并非是传统道术,她也并不以传统道法自称。寻找这里的鬼怪过程中,她稍微讲了一下自己的出身——算是带艺入门的半官方人员。叶琴本身所学驳杂,但天赋卓绝,除了因为年轻这个因素使得修为尚浅以外,对于各种不同道术的理解已经远超同龄人。她也是真的喜欢音乐,自己糅合了各家之长创出了自身独特的音律术法,优缺点也都非常明显——无法针对任何现有道术,也难以被现有的各种术法针对限制。
水清遥讲的是事实,叶琴这个天才身份确实非常方便,而半官方更是可以让她通过一些便利渠道展开调查。不过集散地的场景显然是给了多少方便就有多少麻烦,那么多渠道反而有些干扰她的调查,而到目前为止都无法确切发现场景的真实问题所在。
云中漪兰(天舞纪外传)
不过有她在这里掠阵,陆凝倒是很方便去从在这附近徘徊的鬼怪上刮下一些命运的灵体来。她能察觉到叶琴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自己和燕子丹——侦探也知道凶手的存在,也在寻找凶手的位置。
就在陆凝收集到了第二十个鬼魂的灵质之后,她终于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一股命运的方向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某种“福至心灵”,无比自信自己的正确,根本没有更多的怀疑。
“就在……”
还没等陆凝指出方向,眼前的三个八里工的其中一个就发生了大爆炸,火焰从门里面喷射了出来,推着一个人一并甩到了门外。
“Vibrato。”叶琴指尖一甩,火焰被一枚休止符严严实实地堵回了门里面,而被甩出来的人身体也轻飘飘地落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除了一点灼伤。
那是许彤。
她的双手手臂上都覆盖着紫色的坚硬手甲,一把扭曲的蛇形匕首握在手中,但除此之外身上没有别的护具了,衣服也被燎开了一些小洞,幸亏是冬天穿得比较厚,大多数都没烧穿。
但许彤的神情明显是有些扭曲的。
“混账东西!混账!!!”
她在地上打了个滚,马上站了起来,转头就要往里面冲,结果被休止符挡住了,当即愤怒地回头——
“你要发疯我不拦着,把信息留下再走。”叶琴依然是那么冷酷,“要么就说清楚,我们或许还能帮助你。八里工的人对你们下手了?”
“八里工?或许是,或许不是,但那个鬼影……不不不,不对……那个不是八里工豢养的走狗,它是有意袭击了我们的……”许彤捂住额头,竭力让自己冷静一些,“田阳……他,他死了……不可能,他和我都活过了这么多困难,怎么会……混账,那个该死的鬼是怎么回事!”
她的情绪略显混乱,陆凝想了想,往前走了几步,试图通过门前渐渐熄灭的火看到里面的情况。
就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双阴恻恻的“眼睛”,闪着鬼怪的火焰,令人感到分外眼熟的鬼眼。
在此之前,在枣园庄,在她跟着那两个鬼离开城心公园鬼怪包围的时候,从暗处揪出来的两只鬼,就是带着同样的鬼火双目!
“是——凶手!那个凶手也已经来到这里了!”陆凝猛地喊了起来,这一声也让叶琴立刻来到了门口,但那双眼睛刚刚看了陆凝一眼之后就立刻上楼不见了,叶琴挥手撤掉门口的休止符,却什么都没看到。
鲁宾逊漂流记
“你怎么确定是凶手?”她问道。
“在枣园庄,我们和凶手有过一次交手!虽然我们没参与,但他肯定是交战的一方,后来提前逃跑了。我永远记得这家伙手下鬼怪的模样,浑身发暗,只有双目……那双属于厉鬼的眼睛太特别了!”陆凝迅速说道。
“很好……凶手也来了这个地方,看来所有事都可以一起解决了。”
“什么凶手不凶手?刚刚那个鬼……你们认识吗?”许彤走了过来,语气也冷静了一些。
“你知道我们的接龙吧,其中有一个侦探和一个凶手,而现实中也同样存在着这样两个人。侦探就是叶琴,也是我们当中那个应该是天生的道士,而凶手……就是刚刚袭击你的。我们之前也被他算计过,那个鬼是他手下的鬼,没有错。”
“既然如此,就是来八里工的这些人里面出了?”许彤的声音冰寒,“田阳死了,不会是他。叶琴、你和燕子丹在这里,剩下的人都有机会。”
“不,如果只是手下的鬼怪,那么本人只要不在场暗中下令也是可以做到的。”叶琴淡淡说道,“谁的嫌疑都不能排除,而且找凶手是我这个侦探的任务,你们只要专心对付八里工就行。”
“我们怎么对付这个缩头乌龟!”许彤咬着牙说道,“我们在里面找了一圈,四楼有鬼怪看守我们打不过,前面也没多少有用的信息!”
“别担心,我们已经有办法了。”陆凝安慰了一句,“不过你说没多少有用的信息,看来还有一些?”
“你能找到?那,做个交易,带我过去,我告诉你我们找到了什么。”许彤非常干脆,“无论是哪个凶手还是八里工,一个也别想逃!”
许彤现在所表现出的愤怒也在意料之中,不过是如今有求于陆凝等人才会好好说话,若是没有牵制,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行动来。
“即便是凶手在这里,我们的首要目标也不是凶手。叶琴,你知道吧?”陆凝优先对叶琴说道,“无论如何,八里工才是造成了大量问题的元凶,我们优先要对付的是他们,这个顺序是一定的没错吧?”
“不错。”叶琴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已经有找到的方法了,而凶手并不一定本体在此。”
“凶手必定出自我们当中,而如今能够列入怀疑的目标已经很少了。或许你们还不清楚,可我们很多同学都已经死去,剩余的人数也只有一半左右。”叶琴说道,“在这个状况下,尚未来到铜方镇的人可直接排除,此前我接触过的几个人也可以排除,凶手的范围对我来说已经很小了。”
“你看来还是很执着于那位凶手的身份。”
“……说得没错。现在我们先把铜方镇的根本问题解决优先,那么,你带路好了。”
陆凝出了一口气,幸好叶琴还算冷静。她又看了看燕子丹,燕子丹摆出一副绝对会一直跟着的表情,陆凝也确实不能和之前让滕璇离开时那样让她这个当事人离开。
“那么请跟我来。”
众人的载具都在一定范围之外出现了损坏,所以要想追踪只能是陆凝带路一起走过去。命运锯齿所指引的方向非常明确,陆凝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自己会走的方向,只是这个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长夜实在是个糟糕的环境,只是走了一百多米,陆凝就感到呼吸有些粘滞,空气中的潮湿感依旧没有完全褪去。
“水镜……用到这样的地步,确实也是仔细研究过的。”叶琴随手拉了一下衣领,“我想整个铜方镇都在一个水镜的覆盖范围之下。”
“那么……那些人是不是还活着?”燕子丹脸色一喜。
“你觉得你现在在这里的是本体还是一个虚像?”叶琴反问,“水镜能够获得优势的只有施术者指定的目标,剩下的都是实体被拖进来。”
那位颜先生的神情也非常晦暗。不过陆凝倒是愈发清晰了起来,她现在前往八里工也只是为了搞清楚一个问题——故事接龙和八里工究竟谁是更加高位的幕后?
一座建筑风格比较老式的旅馆,就是命运锯齿指引的最后位置。棕色的装潢风格,简陋的停车场,以及略显陈旧掉漆的门,甚至还没有使用自动门,如果是平时,大概除了一些怀旧的人都不会考虑这种旅馆——毕竟墙外连空调外机都看不到。
但陆凝知道就是这里。
“方志杰的线,他最后来到铜方镇就是一座宾馆吧。”燕子丹说。
“可惜方志杰已经不在了。”叶琴淡淡说道,“希望故事中的他能够努力活着。”
“我们没时间去管故事里的人怎么样。”许彤盯着宾馆,“所以,最后指向的位置就在这里?”
“命运线的位置已经确定了。”陆凝说道。
许彤捏了捏双拳,再次抽出细针,针尖延展成一把扭曲的匕首,她的双目也在夜色中开始闪烁起绿色的光芒——遭遇了那么多次的险境,她也不是一无所获。
“我知道你要冲进去,不过恕我多说一句,你一个人未必是八里工的对手。”
叶琴没有阻拦,只是说了一句:“李玲,石启智,杨潇,钟有闻,四个最大项目的负责人都不是简单来历,在道术界或多或少听过这四个人的名头。八里工能将他们招揽过来,也肯定有别的厉害角色坐镇。你不过是暂借鬼器之利的普通人,并无与之作对的实力。”
此前吕屏道长等人,是否也是有现在这样的心情呢?向着未知……他们想过自己会死吗?
陆凝不知道,她只是有些可惜,没有和那些正直的道士多交流一些时间。
“知道了,我们一起进去。”许彤点了点头,“鲁莽会死,我是知道的。”
老旅馆的门也是老式的锁扣结构,而且没有上锁。当步入旅馆的一瞬间,陆凝就立刻感觉到一种畅快,就像是从水下浮出水面,大口呼吸时的那种感觉。
“浮上……漂亮。”叶琴说道。
那一瞬间,周围的光亮甚至闪耀到刺眼,旅馆接待大厅里的光猛然亮了起来,在一片明亮的灯光之下,却是一个如同鬼片一样的场景。血迹和尸体已经遍布了旅馆之内,惨死于此处的客人和旅馆接待人员都倒在血泊之中,以完全不似是人类手段的死状形成了这片血色恐怖中的一角。
“唔!”颜先生顿时摆出了想要呕吐的表情。
“滥杀无辜,光凭这一点,死不足惜。”叶琴目光扫视一圈,不过没有动手。陆凝则走向了柜台后方,命运锯齿有着非常强烈的指引,指向那个地方——
柜台下方,有一本书。封皮仿佛是陈旧的皮革,而内侧则蠕动着鲜红的血肉。陆凝先用手上的白环接触了一下,明亮,说明这确实是一件特殊的物品。
“叶琴,你看看这本书。”
“人皮书?”叶琴过来看了看,“无论是哪里的邪教,都有类似的手段。这本书放在这里恐怕也只是为了作为一个仪式道具来使用,本身不具备什么法术媒介的功用。”
“但是命运锯齿将我引导到了这本书这里。”
“你那个追踪命运的道具吗?那么……不妨用你的剪刀来剪断这本书试试看。”叶琴说道,“也许有危险,我不能完全保证。”
“没关系,你尽量保我,燕子丹注意四周。”陆凝不甚在意,取出剪刀卡在了书的封皮上。她的耳内传来了更加浓重的蠕动声,仿佛有什么已经爬到了她的耳道之中,当然,那只是来自书本所反馈的回响。
随着剪刀慢慢合拢,陆凝仿佛听到了潮汐的声音,也可能是血液的流动,一些生者和死者的命运流向了剪刀,她手上用力,将书本剪断。
红色的脓浆从破口汹涌喷出,一股强烈的腥臭被叶琴迅速掐下的几个音符压制在了小范围之内,陆凝迅速收手,不过剪刀还是被脓血沾满了。至于她和叶琴,手上也免不了沾染上一些血浆。
一股浓烈的恨意忽然从陆凝心头涌上,那些人的死,那些人的憎恨,虽然只是一瞬间,甚至不影响神智,但是她已经瞬间知道了一些东西。
七色谷……冥府七狱。
栗野神社……中原万妖阵。
环石山……对称世界。
清风平原……里侧死界。
在这些项目之中死去的亡灵们依旧在人间徘徊咆哮着,只是连这份怨恨也没有被八里工放过,留在了这个被蒙蔽的地方化为了为仇人效力的怨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