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s3e好文筆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193章 對“不死”的研究-amn5i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这里便是小僧最自豪的房间。”
将乱 钭笔书生
宗海领着绪方和阿町走到后堂最里面的房间,然后一边用带着些许得意之色的语气这般说道,一边拉开了这扇房间的纸拉门,露出了门后的光景。
纸拉门被宗海拉开后,一股股浓郁的药味便朝绪方、阿町二人扑面而来。
“这是?”被屋内的景象给惊到的绪方,瞳孔微微一缩。
各种药材、煮药专用的炉和锅、木柴、西式的试管和各种药品——这便是出现在绪方眼前的景象。
“小僧平常便在这座房间里研究药品。”
望着这座房间内的各种物事,宗海的眼中散发出柔和的光,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就如刚才那位女施主所说的那样——小僧所皈依的天向宗在丰臣太阁颁布‘刀狩令’后,我宗便转而去研究医药,靠贩卖医药来赚取额外的收入。”
“经过了二百来年的研究、沉淀,我天向宗在医药方面也有着极为不俗的成就。”
“恩师他习得了我天向宗代代相传的铸刀术。”
“而我虽没习得这铸刀术,但却习得了我天向宗的药学。”
“二位施主不用在门前站着,大可进门参观。”
获得宗海的准许后,绪方与阿町缓步踏进这座药房,认真打量起这座药房内的每样物事。
“宗海……”绪方拿起一根空的试管,“你有着不少稀罕的玩意啊……你竟然连南蛮的药与器材都有……”
“哦?”宗海挑了挑眉,“施主,你也懂兰学吗?”
“懂得不算很多。”绪方随口说道,“为了弄来这些南蛮的药与器材,你一定费了很大力气吧?”
十月戀人
“没错。”宗海苦笑道,“这些南蛮的药与器材,都是在小僧随恩师一起前来这座岛静修的时候,从一名南蛮商人那购得的。”
“小僧原以为南蛮只不过造船厉害,没成想他们在医药学方面也有不俗的成就。南蛮的各种器材、药品,都令小僧叹为观止。”
说到这,宗海长叹了口气,随后感慨道: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宗海。”阿町一边打量着堆放在角落处的各种药材,一边朝宗海问道,“你说你平常都在这里研究药品,那你最近都有在研究什么药啊?”
“我以前只是随意地研究。”
宗海轻声道。
“研究伤寒的特效药、腹泻的特效药……总之就是漫无目的地随意研究。”
“这座岛上的药材资源极其丰富,所以也足够我尽情地挥霍。”
“直到……这座岛上出现了食人鬼,我对食人鬼身上那剧毒的血液产生了兴趣,所以这2年开始潜心研究能够清除‘不死毒’的药。”
神魔培訓班
“那你的研究有什么成果了吗?”绪方问道。
“要说成果的话……还是有的。”
宗海苦笑着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一个小罐子。
将这罐子打开后,一股浓郁到可以用“恶臭”来形容的药味便立即自这罐子里向外涌出。
罐子里静静地躺着一颗有成人地的尾指指头般大的黑色药丸。
“这是什么……?”被这药味给熏到的阿町一边捏紧着鼻子,一边因忍受不了这药味而皱紧了眉头。
“这是小僧偶然制出的药。”宗海轻声道,“在食人鬼的血入体、感染了‘不死毒’后ꓹ 立即吃下这颗药,这颗药的药性说不定能抵抗住‘不死毒’的毒性ꓹ 令你得以活下来。”
“‘说不定’?”绪方敏锐地抓住了宗海刚才的这句话中的一个令他不得不在意的词汇,“难道这颗药不是百分百清除体内的‘不死毒’的吗?”
“当然不是了。”宗海的脸上闪过一分苦涩,“说实话……小僧对这药对‘不死毒’到底有没有奇效都不确定ꓹ 毕竟小僧没有足够的、中了不死毒的人来进行实验……”
“小僧原本制作了2颗这样的药丸。”
寵著妳
“其中一颗药丸,在之前给一名不慎遭到了食人鬼袭击、食人鬼的血溅进伤口里的囚犯服下。”
“普通人若是中了不死毒ꓹ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死。”
“而那名囚犯挺了……近2炷香的时间。”
“只可惜,最后他还是暴毙而亡了。”
“所以说——这药应该还是能对‘不死毒’产生治疗作用的ꓹ 但这玩意能否救你一命ꓹ 就全看天命了……”
说罢,宗海将这罐子重新盖上,关回到柜子里。
……
……
在将整座天满寺参观了一遍后,宗海领着绪方和阿町进入了客房。
“二位施主,这房间就先暂借给二位了。”
“我已经让显海将这打扫干净。”
“待会显海也会拿来被褥。”
“房间有些狭小,还请二位不要嫌弃。”宗海双手合十,朝绪方、阿町二人行着礼。
“没有的事。”绪方还礼并恭声道ꓹ “你愿意让我们借宿,我们已十分感激ꓹ 又怎会嫌弃呢?再说了ꓹ 你提供的这客房已经足够大了ꓹ 最起码比我以前在广濑藩的那个家要大一些。”
“呵呵呵。”宗海轻笑了几声ꓹ “二位施主不嫌弃便好。”
“那么——接下来小僧便不打扰二位了。”
“现在天色已晚,小僧与显海一向早睡ꓹ 所以小僧也要准备就寝了。”
“二位施主ꓹ 晚安了。”
说罢ꓹ 宗海便缓步退出了这间暂借给绪方和阿町二人的客房,并顺便合上了房门。
待宗海离开房间后ꓹ 阿町长出一口气,然后呈“大字型”躺在了房间的榻榻米上。
“太好了……”阿町感慨道,“今晚不用在荒郊野岭度夜,可以舒舒服服地在被窝里过夜了……我好久没有睡过温暖的被窝了……”
阿町的话音刚落,绪方也长叹了一口气:
“我也是啊……我也好久没有在榻榻米上、在温暖的被窝中睡过觉了。”
“不过虽然我们今夜可以在被窝里面睡觉了,但守夜还是不可少的。”
“我知道……”躺在榻榻米上的阿町用力地伸了下懒腰,“阿逸,今晚谁来守前半夜?”
“还是我来吧。”绪方不假思索地说道,“就和昨天晚上一样,我守前半夜,你守后半夜。”
“好~~”
“二位施主。”
就在这时,房外突然响起显海得声音。
七煞碑 遊泳的貓
“我将二位的被褥带来了。”
“啊,多谢。”绪方赶忙走到门边,将纸拉门拉开。
身材较矮小、捧着2大床被褥的显海正站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