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末世之重返饑荒 起點-第四百四十一章 角色反轉相伴

末世之重返饑荒
小說推薦末世之重返饑荒末世之重返饥荒
“爸,差不多了,再打就要把人打死了。”
看差不多了,徐茹出声拦了一下。
杀人对于年纪不算大分徐茹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她这辈子还没见过死人呢。
此时的徐茹还不知道,她现在就在和好几具尸体共处一室。
张老虎的惨叫声惨绝人寰,好像下一秒钟就要被打死了一样。
看着手下的人奄奄一息的样子,徐远山停手了。
圣武天涯
年轻力壮又怎么样?
凶神恶煞又怎么样?
断了个胳膊再被打成这副样子,任谁也是打不过自己了。
徐远山气喘吁吁的歇了好一会,看见张老虎还是衣服,没缓过来的样子,心下又安定了不少。
弯腰把张老虎身上的绳子给解开,“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合作了?”
原本奄奄一息的人睁开眼睛,徐远山低头一看,那眼神中哪还有什么虚弱的样子。
“是啊,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后面的事情了。”
张老虎缓慢的站起身,一点点把自己被捆久了已经淤血的躯体伸展开。
徐远山刚刚下手的确很狠,但是哪怕废了他一个胳膊,对一个身体经过强化的异能者来说也只不过是损失的一点的武力值而已。
而剩下的力气也足够解决眼前的几个人了。
看着刚刚还被自己暴打的人一副复仇的样子,徐远山又抄起了手中的椅子。
“我劝你老实一点,你现在可是个残废,不要做没意义的挣扎。”
徐远山嘴里说着,步子却是忍不住的往后退。
张老虎的个子高,压了徐远山大半头,一点点逼近让人无限恐惧。
“是吗?”
张老虎抬起腿,一脚就把徐远山给踢飞了起来。
逼婚36计,总裁的旧爱新妻
是真的飞了起来。
徐远山的身体成一道抛物线的形状,飞到了另一边,重重的砸在了墙上然后摔了下来。
要不是有墙壁的阻挡,或许会飞的更高。
徐远山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好像都要碎掉了,摊在地上起不来。
怪物,绝对是怪物。
天赐良缘,错惹邪魅魔君
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还是在刚被废掉一个胳膊之后。
“爸爸!”
徐茹吓的叫出声,想跑过去看徐远山,却被谭晶紧紧的拉住了胳膊。
“都是他的主意,我们娘俩可没参与。”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可真不假。
就连徐茹听见母亲说这样的话都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徐茹从小被惯坏了,人自私又愚蠢,但毕竟年纪还小,接触的事不多,对于今天这样的场景,根本难以接受。
“哼。”
张老虎冷笑了一声,这种大难临头抛夫弃子的事,他可是司空见惯。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他也不会死。”
张老虎指了指徐远山。
“毕竟你们可是我未来,哦不,从今天起的丈人丈母娘呢,我怎么会伤害你呢?”
张老虎一脸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但是却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怎么觉得恐怖。
与法医合租那些事儿 吴静静
“你说什么?!”
徐远山还趴在地上缓不过来,两只耳朵嗡嗡的,听不太清这边说话。
还是谭晶先反省过来,炸了毛。
紧紧的把女儿护在身后,“你疯了吧,小茹还是个孩子,她还小!”
对于女儿,谭晶拿出来了和对待丈夫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还小?我看不小了。”
张老虎的眼睛色眯眯的。
徐茹躲在谭晶的后面,吓的直发抖。
张老虎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是个典型的农村混子,虽然长得挺高大的,但是那脸上的五官连周正都算不得,再加上脸上的皮肤黝黑干燥,在徐茹的眼里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这样的人还想当自己的男朋友?到底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如果此时的徐茹一家要是知道,自己正和好几具尸体共呆一室的话,大概就能明白,这个世界早就已经疯了。
另一边唐末感受到有几缕精神力断了以后,暂时搁置没管,可是过了几天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这个世界的末世和她之前的世界不一样,人死了之后是没有人收尸的。
在之前的末世世界里,尸体可是抢手货,是异兽们的口粮。
而现在的尸体只能放在那里发臭腐烂。
唐末不知道异能者的尸体如果就放在那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万一要是变异了,那不是直接把她的任务从简单模式升级为地狱模式吗?
不行。
唐末越想越觉得不对,决定找一天去看看物业中心那到底怎么样了,顺便把徐远山那一家子给解决了。
以徐茵心中对那一家人的恨,紧紧把他们从自己家赶出去的程度是绝对不够的。
虽然杀了他们在唐末心里也不是很解气,但是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唐末是不可能让这几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还有张老虎那几个人,希望他们是都死了,不然今天正好就一起解决掉。
这样的祸患没必要留着。
唐末不想在末世过去以后,自己离开了,再给徐进山两口子留下麻烦。
抱着一网打尽斩草除根的心情,灭霸唐末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出门了。
根本不需要担心家里人发现她出门,门一关,家里谁都不会不经她的同意进她的屋子的。
哪怕是两岁的平平安安都知道,在家里一定不能惹姐姐。
虽然她们两个都没见过唐末发火的样子,但不得不说孩子的直觉才是最准确的。
唐末悠闲的在外面散着步,别人退避三舍的迷雾根本就近不了唐末的身。
实在是太久没有出门了。
虽然由于浓雾的关系,外面能见度很低,也几乎见不到什么美丽的风景,但是已经在家呆了太久的唐末还是心情十分的愉悦。
她从来没有在家呆那么久过。
物业中心离唐末住的地方不算远,唐末慢慢悠悠的走10分钟也就到了。
唐末靠近物业中心的时候才把精神力放了出去,观察着物业中心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是物业中心里面的情形却让唐末有些惊讶。
“嗯?怎么会这样?不过,这样也不错?”
唐末脸上浮起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