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二百九十九章 被挑釁推薦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原来靳珩深,是真的可以细心到这个地步。
等她换好了礼服,带着精致的妆容。做进了靳珩深的车里。
这时才发现,她竟然和靳珩深穿的是配套的礼服,看起来登对而又典雅。
夏岑兮忍不住噗嗤一笑。强压下小鹿乱撞的心,开口调侃。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的靳总还能够对一次小小的晚宴,这么上心。”看着靳珩深帅气的侧脸,忍不住抿唇,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想到这个男人前后变化如此之大,夏岑兮的心情也有些异样,不过更多的是高兴。她越发的能够感受的到,这个人对她的在乎。
“这是自然。” 靳珩深嘴角也噙着笑意,目不转睛的看着车前的路。
“不怕你笑话我,这也是第一次当别人的男伴,有些紧张。”他的唇角上扬,丝毫没有看出来有任何的紧张。
夏岑兮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信。
等他们两个到达晚宴的现场时,又小小的惊动了一波人。
夏岑兮和靳珩深今日的这一身装扮十分的相配,二人都是同主色调的优雅紫色,夏岑兮的礼裙,和他的西装相得益彰,不过裙子只露到了小腿,胸口也有大片的布料,一看就知道,是设计者特意为之的。
只要有心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靳珩深的心思。
夏岑兮没有想过这些,看到礼服这么保守时,内心还松了一口气。毕竟,她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也不想穿的太过于暴露。
本以为足够低调,当自己和靳珩深的出现的时候,就被众人包围了起来。
夏岑兮有些不太自然,还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一旁的靳珩深好像猜到了夏岑兮心中所想,勾了唇角,语气轻佻,用着只有夏岑兮能够听到的声音。
“别看了,他们注意到我们,也只是为了看我而已,和你没什么关系。以你的身材……”
“你!”夏岑兮猛地抬头,又羞又急,气愤的瞪着靳珩深。
看着又逗到了她,靳珩深心里忍不住的一阵爽快。
众人不知道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只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模样,心里更加的羡慕这一对神仙眷侣。
随着他们二人的到来,宴会也拉开了帷幕。
夏岑兮举止自然,神情优雅,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丝毫没有小家子气,气势更是不输身旁的靳珩深。
为了增大艾希的知名度以及日后的影响,这一次宴会,算是出了大手笔。
其他企业也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上流的企业人物都在找着各自的圈子,不停攀谈着,希望能够促成合作。
这样的慈善宴会,本就是双赢的过程。
靳珩深也是神采奕奕,身旁挽着夏岑兮,他倒乐得清闲。
夏岑兮看着这样的靳珩深就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有家老企业过来和靳珩深攀谈,想要谈谈关于环纳的项目,结果这男人竟然冷冰冰的一句“不好意思,我是今天夏小姐的男伴”给拒绝了。
这男人傲娇起来,可真让人无语。
就在他们刚刚站定准备稍作休息时,忽然一人走了过来,直直的站在他们二人的面前,目的性极强。
夏岑兮原本没注意,可是定睛一看,却发现是游山企业的老总。
游山企业是一家老企业,她在财经日报上有所闻,也见过游总的照片,虽然现在公司整体有些下滑的趋势,不过她作为小辈,也应该敬重。
她的脸上带着礼貌和尊重,微微欠身:“游总,久仰大名。”
可是令她尴尬的是,游总根本没有看她,开口第一句也只是对着靳珩深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靳总。”
靳珩深和夏岑兮对视一眼,感受到了氛围的微妙。
靳珩深颔首,没有开口。
鸾色天骄 赵羿菱
这时游总才装做刚看见一旁的夏岑兮,一脸的惊讶:“诶呦,这不是夏小姐吗?”
夏岑兮脸色微僵,但还是维持着自己的镇定:“你好,游总。”
游总上了年纪,脸上充满了皱纹,看着夏岑兮的眼神有些微妙,掺杂着几分轻蔑。
“夏小姐小小年纪,就能让艾希在短短几日之内跃居各大平台,成为现在基金公司的引领者,可真是不简单。”
这话虽然是在夸赞夏岑兮,可是语气中分明带着嫌弃和挑衅。
夏岑兮怎么会听不出来?不过她依旧维持着她良好的素质,脸上也开始挂着虚假的微笑。
“游总,这是您过谦了,我这刚接手艾希,确实还没做出什么贡献。”
原本这也不过是她的一句自谦的话,却没成想,游总却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你说的没错,这艾希,目前与你确实没什么关系。”
他这话一说出口,夏岑兮脸色不悦。
这游总看来,来意不善。
“艾希,我听说是靳总一手帮你创办的,还是什么礼物?看来还是你们小年轻懂浪漫啊,是不是?”说完以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靳珩深,频频示意。
靳珩深依旧只是点点头,现在他们二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游总语气中的针对和嘲讽。
“夏小姐从国外留学回来,能力确实可见一斑,不过还是稍有欠缺,出了不少乱子吧?”
语气像一个长辈教会小辈一样,如果不是语气中带着不善,夏岑兮说不定还会好好听。
“好在,你一旁靳珩深有帮衬,也是个万全之策。”这话里,已经把夏岑兮是个花瓶的事实说了个十成十。
别人可能不知道,可是靳珩深对于夏岑兮的禁忌,是一清二楚。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是他的附属品,是花瓶,空有其名的靳太太。他担忧的看向了夏岑兮,果不其然,夏岑兮此时再也维持不了刚才的礼貌,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靳珩深顿时蹙眉,下意识的想要开口。他可不想眼睁睁看着夏岑兮在自己面前受气。
就在此时,夏岑兮抢先一步,在他的前面开口。
“游总,您说的倒是不错。可是艾希的前身是夏家银行,请您明白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