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ef5好看的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115、儀式感看書-xw17p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聚餐可以说是在一种极为尴尬的气氛中进行的。
顾晨吃了个寂寞,全程都在为两人救火,以及弥补那千疮百孔的爱情小船。
高露全程都在讽刺潘文泽,而潘文泽却不以为然。
要知道,当初是潘文泽一声不吭,就因为高露父亲找自己谈话,而选择消失三年。
顾晨也从谈话中了解到,高露这三年一直在苦苦寻找潘文泽下落。
也是在百般无奈下,才决定暂时先出国深造。
可这一去就是几年,回到江南市,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
但好在潘文泽回来了,从魔都返回江南市,创办了自己的乐器商行,规模还挺大。
有了这家店,高露比之前要放心多了,也不怕潘文泽说走就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至少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吧?
当然顾晨也从高露的口中了解到,原来这些年,高露一直安排自己的闺蜜,每隔一段时间要去趟潘文泽家里附近地区,看看潘文泽何时回来。
尤其是春节期间。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连续两个春节,因为在感情上受挫,潘文泽都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独自一人留在魔都过春节。
可能是感觉跟高露不会再有瓜葛了,因此在第三年,潘文泽才选择回乡创业,也结识了现在的女友。
不过令人奇葩的是,正如顾晨父亲顾百川所说的,跟那名女子在一起后,潘文泽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气。
抽烟从来不超过10块。
但帮女友购买礼物,却是从不吝啬。
顾百川是过来人,早就看出潘文泽跟女友之间的感情问题,那就是过度依赖金钱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午潘文泽要了一包25元的香烟,顾百川立马就猜到,潘文泽肯定是失恋了。
果不其然。
顾晨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调侃。
潘文泽也并不介意,尤其看着高露笑喷的模样,似乎还有些庆幸。
渐渐的,几人之间的关系,也在相互拆台调侃中度过。
“时候也不早了。”高露低头看表。
“我送你回去吧。”潘文泽说。
高露却是摇了摇头:“不用了,你跟顾晨先走吧,我朋友会来接我的。”
“男……男朋友吧?”潘文泽之前并没有勇气问高露,这会时间,眼看就要分离,潘文泽不由自主的多问一句。
然而这次,高露却只是笑笑说道:“这你就别问了,我们就在这道别吧。”
“那好吧。”见高露不愿回答,潘文泽也不再强求。
只是站起身,对着高露冷冰冰道:“再见。”
“再见,记得把我送你的礼物戴上。”高露说。
潘文泽瞥了眼顾晨,顾晨赶紧帮他接过礼物,也是淡笑着说:“高露姐,那你的联系方式我先存着,以后多联系。”
“好的。”高露微微一笑。
目送着顾晨和潘文泽,渐渐消失在走道尽头。
而就在二人前脚刚离开餐厅大门,一名年轻女子后脚便走到高露身边。
“他怎么走了?”年轻女子不解的问高露。
高露笑笑,无所谓道:“是我让他走的,反正东西也给他了。”
“为什么呀?”年轻女子黛眉微蹙,也是不解的问道:“你非要从医院跑出来,还让我给他打电话,不就是想再让他陪你一个月吗?”
“是啊。”高露笑笑点头。
“他不愿意吗?”年轻女子问。
高露摇头:“不是他不愿意,是我不愿意了,因为我想明白了,就算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也要和敢跟自己过一辈子的人在一起啊。”
心尖独宠:腹黑总裁迷糊妻 江小檬
“害。”年轻女子扶额说道:“你这人,也开始文艺了。”
……
……
主宰
傲嬌男神拿走不謝 米米
另一边,顾晨开车将潘文泽送回家中,礼物塞进他手里,也是提醒着说道:“潘大哥,这高露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可别弄丢了。”
“不会的。”潘文泽笑笑说道:“对了,下个星期二我过生日,晚上……我们一起聚聚?”
“你要过生日?”顾晨有些疑惑,这潘文泽都三年没过生日了。
而在自己的印象当中,潘文泽当初在学校,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生日。
每当那天到来,潘文泽总能收到不少礼物。
并且在那天,潘文泽会将自己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请大家吃大餐。
所以学校人人都知道,潘文泽的生日,绝对是学校最热闹的日子。
在饭店包间内,甚至老板都会主动打折,因为潘文泽在学校的名气实在太大。
可就这样一个人,在默默离开高露后,整整三年没过生日,这是一种极大的反差,至少在普通人眼里,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见顾晨有些疑惑,潘文泽则是淡笑着说道:“高露不是说过吗?过生日必须要有仪式感,我之前整整三年都没找回这种感觉。”
“今天见到高露,她还送给了我一份迟到的礼物,哪怕为了这件礼物,我也得过一次生日啊。”
顾晨:“……”
合着这种理由很奈斯。
为了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而选择搞一次生日聚会。
顾晨感觉这波操作有点迷。
至少感觉当初的潘文泽似乎又回来了。
见顾晨还在迟疑,潘文泽好奇问他:“怎么?你不愿意参加?”
“愿意,当然愿意。”顾晨没有多想,爽快答应道:“下周二对吧?晚上我正好不加班,行,那天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回来参加的。”
“那就多谢你了。”接过顾晨手里的礼盒,潘文泽也是淡笑着说道:“高露说过,要下周二,生日聚会之后,送走了大家,才能拆开礼盒,这叫仪式感。”
“我看你脑子有点不好使。”顾晨感慨摇头,也是唏嘘不已道:“明明就很惦记高露,在望江玫瑰餐厅,却装作毫不在乎,何必呢?何苦呢?”
“你不懂。”潘文泽说。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我是不懂,但愿你能跟高露姐长相厮守吧。”
低头看表,顾晨也是淡笑着说道:“那我们下周二晚上再见吧?”
“行,早点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你也是。”
二人在潘文泽家的小区门口告别。
顾晨将中华田园犬放下车后便离开了。
……
……
翌日清晨。
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
顾晨将昨天调休所遇到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知给众人。
可这一说不要紧,瞬间引起的全办公室的轰动。
“我的天呐,这校花校草的命运竟然这么坎坷?感觉比韩剧还狗血。”何俊超第一个吐槽,随后又道:
“所以说,长相好的,不一定最终就能在一起,很多都是男丑女美,要么就是女丑男美。”
“要找到那种极致的、校园式的感情,估计也没有几对能成的。”
“何俊超,你就幸灾乐祸吧。”感觉何俊超这下有理由调侃了。
之前王警官老说他丑来着,于是何俊超就搬出这种谬论来自我安慰。
现在听顾晨这么一说,瞬间感觉自己的谬论还是有些道理的。
这不?一对金童玉女,最终却因为家庭因素没有走到一起。
何俊超也是侃侃而谈道:“这我说找对象就得门当户对,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
众人皆闭嘴,却唯独只有吴小峰无意接话道。
见众人毫无反应,吴小峰顿时感觉捂嘴,感觉自己有点站错队伍。
“别不承认嘛。”何俊超心里爽歪歪,也是不由吐槽道:“这潘文泽跟高露,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那你的意识就是男人的长相不重要咯?”王警官问。
何俊超默默点头:“可不是吗?所以我找不到对象,并不是我颜值的问题,可能还有其他因素。”
“不用解释了。”卢薇薇见状,也是故意调侃着道:“你要说一个男人长相到底重不重要?那我就这么跟你说吧,牛郎偷看织女洗澡,可结果两个人在一起成为了爱情的传说,对吧?”
“对呀。”何俊超合着茶水,也是不由接话道:“这爱情故事能说明什么?”
“能说明什么?还不是织女也看上牛郎的长相了。”丁警官不由擦嘴道。
卢薇薇则是淡淡一笑:“就是嘛,要不然为什么猪八戒偷看蜘蛛精洗澡,结果被人家绑起来要煮了吃呢?”
盛寵清顏 湯圓逗
“所以你看到没有?从古至今,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啊,长得丑就是你的不对啊兄弟。”
“卢薇薇,你就知道调侃我。”何俊超早就习惯了。
好在卢薇薇还没有拿顾晨来跟自己比较,这就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宽容了。
卢薇薇则是打趣着道:“那有人就会站出来说话了,说什么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首先这第一,你错了,长得帅就是能够当饭吃,康巴汉子丁真了解一下。”
“一个人只是在买泡面的路上被拍下正脸,结果就成了正式的国企员工。”
“这种待遇,估计你一辈子都遇不到,可丁真靠脸做到了,他真的只是靠那一张脸。”
“别说了。”卢薇薇说的是事实,何俊超顿时感觉有些扎心了。
然而卢薇薇却又道:“还有就是第二,就算长得帅不能够当饭吃,但是长着不帅对着会吃不下饭啊,那得多难受啊?”
“所以我告诉你何俊超,接受现实吧,男的只要长得帅,姑娘们根本没空去发现这个男的自不自信?有没有才华?以及他性格上的缺陷。”
“之所以能够发现你性格上的缺陷,那是因为你的脸和身材都没有什么看头,所以只好将就去探索一下你的灵魂。”
“结果一探索,哦豁,完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你也别再研究星座啥的,我告诉你,从来就没有什么星座的人最有异性缘的说法,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看长相的。”
“够了卢薇薇,闭嘴吧你。”何俊超感觉,卢薇薇每次攻击自己内心的灵魂,都能把自己说得魂飞魄散似的。
可一听,感觉又有那么些道理,实在有些无力反驳。
办公室内,大家也是一阵哄笑。
王警官则调侃着道:“何俊超,卢薇薇说的没错,所以你得吸取教训啊。”
“就如卢薇薇所说的,只要你长得帅,姑娘们确实没空去发现你自不自信?有没有才华?以及你性格上的缺陷。”
“你何俊超之所以能够被她们发现你性格上的缺陷,那就是因为你的脸和身材都没有什么看头,所以只好将就去探索一下你的灵魂,噗……我说不下去了,哈哈哈……”
千里之外 端不易
说道最后,王警官实在憋不住,直接大笑起来。
何俊超生无可恋道:“那就没有什么挽救的措施吗?”
“有啊。”王警官指着何俊超脑袋:“你那鸡窝头就应该打理一下,要不然理个短发吧,留长发没精神。”
“还有就是你的脸,太油腻了,就不会买点男士洗面奶套装什么的呀?好歹要看起来清爽。”
“可我又不用出警。”何俊超呆道。
王警官:“……”
“算了,算我没说。”王警官摆摆手,感觉有点对牛弹琴。
丁警官则是调侃道:“虽然你何俊超是个搞技侦的,不用每天在外出警,可有时候,我是说有时候,比如你上下班什么的,总得出去见人吧?”
“还有就是大家晚上聚餐出去什么的,你总得见人吧?”
“再或者说,咱们兄弟部门的未婚小女警,每天在食堂,你总得见人吧?”
“好吧好吧,我懂你意思。”何俊超挠挠后脑,也是不解问道:“可是我该买什么牌子的男士洗面奶?你们能否安利下?”
话音落下,几名稚嫩的警员回复了几个常用的牌子。
但何俊超却对顾晨和王警官使用的牌子感兴趣,于是问顾晨:“顾晨,你用什么牌子洗面奶?”
“我不用啊,皮肤天生这样的。”顾晨说。
何俊超:“……”
“好吧感觉是问错了人。”何俊超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于是又问王警官:“老王,你说,你用什么牌子?”
“我也不知道那叫啥牌子?”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托腮思考道:“之前一直偷偷使用你嫂子的洗面奶,后来被你嫂子知道后,一说价格,我瞬间沉默了,然后半个月零花钱被扣没了,那洗面奶哪这么贵呢?”
“哈哈,老王,那你挺惨的,你不知道女人的化妆品都很贵的吗?便宜的谁敢用啊?不怕毁容过敏吗?”卢薇薇调侃着说。
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哦。”
“那你现在用什么牌子?”何俊超依旧好奇。
王警官不假思索道:“我现在用我家小贝洗澡的肥皂洗脸,感觉香喷喷的,还挺好用的。”
何俊超:“……”
卢薇薇:“……”
“这特么小孩洗澡用的肥皂能用来洗脸?”何俊超有些颠覆三观的道:“算了,要是沦落到这种地步,要这脸有何用?”
瞥了眼卢薇薇,何俊超又问:“卢薇薇,把你知道的男士洗面奶,最贵的那种告诉我。”
“那你还不如把钱给我,我帮你买呀。”卢薇薇一脸真诚。
“不行,我才没那么傻。”何俊超仿佛看穿一切,赶紧又道:“让你卢薇薇帮我买,你肯定虚报价格,拿着中间商的差价买薯片吃。”
“艾玛,这你都知道?”感觉自己已经骗不了何俊超了,这家伙被自己调教的智商都有进步的样子。
一时间,帮何俊超推荐洗面奶的消息不胫而走,瞬间成了芙蓉分局食堂的热门话题。
仅仅是一个中午的时间,何俊超就被推荐了几十次之多。
结果何俊超犹豫再三后,还是先考虑入手大宝SOD蜜。
……
……
周二,晚上6点30分。
按照之前顾晨与潘文泽的约定,今天下班之后,顾晨要开车赶往望江玫瑰餐厅,参加潘文泽的生日晚会。
届时,潘文泽会邀请许多好友参加,但为什么要吧生日聚餐地点放在望江玫瑰餐厅,顾晨有些不太明白。
心说难道是因为跟高露在这用餐过,所以想要那种仪式感。
当顾晨手持礼盒,推开包间大门时,已经有不少人来到现场。
顾晨抱歉着道:“不好意思,刚下班,路上又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
“不晚不晚。”见顾晨前来捧场,潘文泽淡笑着拍拍顾晨肩膀,道:“你顾晨能来,就是给我潘文泽面子,我很高兴,先坐吧,还有些人没到齐。”
“唉。”
顾晨应了一声,随手将礼盒放在众人摆放礼品的专属区域,却突然又发现那天高露送给潘文泽的生日礼盒,顿时心中有些疑惑。
见潘文泽正在和几位好友闲聊,顾晨好奇问他:“潘大哥,这个礼盒不是那天高露姐送的吗?”
“是啊,没错,就是高露送的。”潘文泽说。
顾晨哭笑不得:“那你为什么又把这礼盒从家中带过来?”
“仪式感嘛。”潘文泽不紧不慢道:“高露不是说过吗?要有仪式感,所以我准备在今天生日聚会上,把这些礼物一一打开。”
“再说了,这不就是我之前过生日的传统吗?要遵从传统不是吗?”
见潘文泽变得如此可爱,顾晨也是扶额笑道:“好吧,就当我没说。”
……